99、不要钱

    穆辛在奇妙的感知里畅游了五六分钟便醒了过来,睁开眼看到的是丈夫深注视她的目光。穆辛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老公。”

    苏温洛听着这声软软糯糯的声音,心里发软、体发硬,狠狠揉搓了她一番,说了刚刚位面交易器跟他说的话。

    穆辛听了连连摇头,“只能让人忽略你五分钟,还不如不要。老公你想想,五分钟之前人们知道你在此处,五分钟之后你也在此处,然后彩票中心有人中了1000元却没人记得是谁中的,你会怎么想?若是一次两次还OK,次数多了,每次你都出现在发生神奇事件的地点,这难道不诡异?”

    苏温洛托起穆辛的头再次深吻,然后气喘吁吁地说道:“所以说,不听老婆话的男人都活不长。你说的没错,五分钟时间我能离开多远?次次都有我的痕迹岂不是明显告诉别人我是外星人了吗?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聪明呢?”

    穆辛搂着温洛的腰抿着嘴笑,能帮到他的感觉真好。

    苏温洛抚摸着她的长发叹息,“你啊,只有遇到我的事的时候才精明。自己却不想想。我刚刚还在犯合计,怎么就有女学生非得抓住你大庭广众地问个不停?她图个什么?或者她背后的人图个什么?我就想起上一世你这个月不是要评讲师却没评上的事儿,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穆辛绪低落了片刻,语气也低沉了一些,“怎么没关系,前一世的时候系主任突然就通知我的资格被取消了。我当时就以为是那个人做的。可今生重新来一把,我就觉得是自己走进了习惯思维的误区,你想想,那个人想要让我没工作都轻而易举,实在没必要拦着我晋级。今早上文文还提醒我给电脑设定密码……”

    “想到什么怀疑对象了是不是?应该是你同一个办公室的吧?前一世谁被评上讲师的?我记得许欢文比你晚一年工作,还没轮到她评讲师,又是她主动告诉你的,应当排除她。剩下的谭媛彭、孟姗姗倒是跟你同一年工作的。她们哪个评上了?”

    “不用猜了,”穆辛拽住温洛的胳膊抱进了怀里,头往他的口顶了顶,“她们俩都评上讲师了。孟姗姗她爸爸关系硬得很,用不着这个手段。谭媛彭平常不怎么跟大家说话,可她穿戴的都很体面,应该家庭况也不差。”

    苏温洛见怀里的女人说到这儿就听了,只得冷哼了一声,“你也知道是谭媛彭做下的吧?只是你习惯不把人往太坏的地方想,这回又想到什么替她开脱的了?那女人眼色不正。我们结婚那天她不是也到了么?看我是从脚上的鞋、裤子的腰带到手腕的手表一溜儿往上看的,然后她席上也没说两句祝福的话,纯吃饭去了。我们结婚请客,不就是图个闹,图个喜兴吗?她那冷着张脸,像是我们求她去的一样。”

    “也未必是那样。”

    苏温洛无奈地摇头,“你啊,就是不肯相信周围的人有坏心。我的事儿你样样仔细,可轮到你自己就得过且过。你倒是宽以待人了,别人可没领过。我早就说了婚宴只请亲近的人就好了。你啊,吃了一个亏就长个乖,别后还这么傻。”

    “知道啦。”穆辛像只猫一样在他怀里蹭啊蹭的。

    “惯会撒。”苏温洛最吃这,有一下没一下的给她梳理长发,“这样的话,买彩票还是行不通了。我就是想赚点钱让你买点好吃好穿的。”

    “不用买吃的,”穆辛一听说花钱就心疼,连忙拒绝道,“我这气质穿动物园儿的衣服也有款有型,穿高仿比她们穿正品还美,还是留点儿自信给旁人吧,所以我不需要买好衣服。”

    “你就可着你自己委屈吧,你乐意,我还不乐意呢!”苏温洛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我这辈子就你一个老婆,不能宠着你,我活着还有什么趣味?结婚的时候我就给你买个银戒指,想想自己真TMD混,存款不是还有几十万吗?干嘛要委屈你唯一一次的婚礼和蜜月?干嘛不给你买个更好的房子?”

    穆辛见不得温洛眼里露出的失落,连忙将子贴近了他,“那不是我决定的吗?你都说了要听老婆话了。我说把钱省下来,你还敢不同意怎么着?我不喜欢全款买房、不喜欢精装修、不喜欢钻戒、不喜欢出国!我就喜欢孩子,咱们把钱省下来养孩子才是王道,你怎么还钻牛角尖儿啊?谁说我委屈来着?再说了,前一世我们那儿预料到未来会轻松?那时候心心念念的都是采卵做试管婴儿,怎么可能把钱都花在房子上头?你傻了你?”

    “你骗鬼呢?”温洛捧起了穆辛的小脑袋,直视她的眼眸,“你大学时候打工不就是为了攒点儿钱买件好衣服?那时候同学都嘲笑你穿的土,你当我时间过得久了就忘记了?那时候你又不肯花我的钱,说是名不正言不顺。我都记得呢,一桩一件都记得。”

    “别提那会儿了,”穆辛也微笑着直视温洛,“那时候我还小,多少有些虚荣,现在不是好多了吗?佛祖都说了,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执着个名牌有意思吗我?你看看如今多少名人都皈依我佛了?可见这才是正法。他们那些执着于钱的人才是凡夫俗子。你我可不一样,对不对?”

    “真傻!”苏温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得再度将她紧紧抱进怀里,一遍又一遍地说,“真傻!真是傻极了!真是个傻姑娘!我的傻姑娘。”

    穆辛却拒不承认,“我才不是傻姑娘!哪有傻姑娘会看中你这么支优绩股牢牢抓在手里?我聪明着呢,我一辈子只聪明这一次也就足够了。”

    “我算什么优绩股,”苏温洛低笑,“你看哪支优绩股一年被老板炒了六次?你看哪支优绩股得靠老婆赚钱养家?你看那支优绩股需要贷款买三十平的房子?穆辛,你只是因为我,所以看我哪里都好。谢谢你。”

    穆辛一下子就红了眼眶,“谁要你谢我?那年你来我们高中做报告,又白又高又帅还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一毕业就有年薪十万的工作,我当时就想,上天怎么会这么厚你?让你又帅又聪明又好运。后来我考上大学,你突兀地来追求我,说是对我一见钟,我就在心里头骂你流氓,不过是见我长得好便想来占便宜。然后就说……”

    “我那时候说,”苏温洛抢过了穆辛的话,“我说若不是怕耽误你高考成绩,我回母校做报告的那天就想要追求你。你却不信我,你说一见钟都是骗人的,你说我不过是个好色之徒。可你不知道,我做报告那天看到别的男孩子看你的目光,我就嫉妒抓狂。你也全然忘记了,我家曾经住在孤儿院旁边,我小时候都要到孤儿院门口,只为了看到你的影。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呢。”

    “我后来不是想起来了吗?”穆辛嘟着嘴反驳。

    “你那也叫想起来了?”苏温洛将她的头从自己怀里挖出来,轻轻咬了几口她的鼻子、脸颊,才说道,“你不过是应付我罢了,说不定还是厌烦了我的死缠烂打才不得不开口说想起来了。枉费我惦记了你十几年,你却根本不记得我。”

    “变态,”穆辛小小声地嘟囔,“十几年前你刚刚告别正太、我却是地道的萝莉,你那时候就这么好色。”

    “你说什么?”苏温洛故作凶狠。

    穆辛立马露出小白兔一般害怕的表。这可把苏温洛逗得大笑,“辛辛,你是条美女蛇,别装草食动物,不适合你。”

    “讨厌!讨厌!”穆辛抓起一旁的枕头往苏温洛头上砸。

    苏温洛连忙抱头讨饶,“老婆大人我错了,虽说我是被女王抓进洞里吸食阳精的童男,可我也控制不了自己的心,早就上了你。还求女妖精留我一条命,我必夜夜侍候女王安寝。”

    “你说什么呢!”穆辛听了更加不依不饶,软软的枕头一下一下砸在温洛的头顶,“你还童男什么童男?上辈子就被老娘吸了个干净!”

    “哎,”苏温洛抚长叹,“女妖精是嫌弃小生不中用吗?”

    穆辛到底脸皮薄,此刻爆红了一张脸,扔了枕头就要爬下去。苏温洛如何乐意,他恨不得把她拴在上一辈子。苏温洛连忙搂着穆辛的腰肢让她背靠在自己怀里,清润的嗓音就贴着她的耳廓响起,

    “辛辛,别再压抑着自己。喜欢些好看的衣服首饰并不是过错。后我买得起。我也不是心灵脆弱的男人,你别只顾念着我的自尊心。”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