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准备

    “穆老师,听说你研究生只读了一年就毕业了,真有资格教我们吗?”

    穆辛即便做好了准备,可女孩子当堂举手礼貌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她还是觉得有气。她不在意别人知道她的资历,可是被学生这样一步步地诘问,她还是有些不痛快。

    “穆老师,你怎么不回答呢?是不是因为怕学生们知道你的研究生论文其实是别人帮你写的?”

    女学生没停留几秒钟,就又连珠炮地发问。

    穆辛依然不是个多机灵的人,但她不会如同前世一般一句话都不辩驳。就如同老公说过的,有了外挂一定多了底气,她又没有做错事儿,凭什么不能大声地反驳?

    可能是看到穆辛张嘴,女学生连忙抢先一步开口:“还有,听说穆老师五一时候结婚了,不知道新郎是不是哪个教育部门的领导?我十分怀疑您今年二十三岁怎么就有两年的教龄了?我们学校虽说只是个三本,可教员的最低标准也是研究生水平吧?”

    穆辛不能让她继续说下去了,底下的学生已经开始交头接耳了,她连忙开口道:“这位同学,我丈夫的姓名我随时可以告诉你们,他从来不曾、将来也不会在教育部门工作。至于我为什么二十一岁研究生毕业,想来对于大多数同学是很容易理解的事吧?早上学一年、跳学两年,很多人都会跟我一样。还有,我的研究生论文涉及的所有数据我都保留电子稿和相关纸笔记录,有兴趣的同学可以随时查阅,看与我在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有没有什么出入。不知道这样可不可以证明我的论文没找人代笔?这位同学,你还有什么疑问?”

    女学生皱了眉头,怎么跟她预想的不一样呢,可她绝不会半途而废,“穆老师,您是要说您获得这份职业全凭自己的努力吗?”

    “是!”穆辛回答得掷地有声且毫不迟疑。

    穆老师表现得太不一样了,跟她打听来的消息完全不吻合,可女学生依然没有就此罢手,“穆老师,有人说您大学的时候曾经出去陪酒,有这回事儿吗?”

    穆辛深吸一口气,“我曾经做过兼职翻译,在2011年11月8晚上6点到8点这个时间段,曾在第八公馆三号包厢替一位美国人做翻译,若这就是你所听说过的‘陪酒事件’,那么很遗憾,我恐怕找不出第二件来。你需要我出具资料来证明我那天没做不道德的事件吗?”

    女学生这下傻眼了,小姑姑明明说这女人害羞懦弱,只要反问一句她绝对不敢开口,怎么事实跟预料到的完全不同?穆老师几次的应对完全出离了她的预期,女学生也是个有急智的,她连忙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道:“实在不好意思穆老师,我也是道听途说,我最担心教导我们的老师会是个没有节之人,既然穆老师说了并不曾做过不道德的事,我是完全相信穆老师的。占用你不少时间了,穆老师请开始上课吧。”

    穆辛松开攥紧了的拳头,开始如常上课,一节大课也只是一个半小时,她之后并没有回办公室休整一番,于是再次错过了某人在她办公桌前做到事。穆辛只有一个念头,回家,回到温洛的边。

    前世她傻乎乎的,受了委屈只在公园的长椅上默默流泪却不曾想过是否有人故意害她,那时候她不敢把烦心事告诉给再一次失业的温洛知晓。可这一世再不用担心伤了那个清高男人的自尊心了。有外挂,于是有底气。

    苏温洛皱眉看着一回到家就扑在他怀里哭个不停的女人,这是怎么了?

    “辛辛,不哭了,你得告诉我究竟出了什么事儿啊?你这样我很担心。”

    穆辛抽了抽鼻子,将脑袋在温洛的衬衫上蹭了蹭,擦干了泪水,才抬头说道:“我被一个学生质疑道德有问题,她还问我的论文是不是有人代笔,问我是不是出去陪过酒。”

    “怎么回事!?”苏温洛不淡定了,“难道是因为我们重生了,所以有些事要脱离了轨迹?这可怎么好?若是如此,我怕防备不住那个男人再度对你纠缠不清。我们所依仗最多的并不是外挂,而是对外来的预知。”

    穆辛不好意思地小声开口,“前世其实也是一样的,发生的事,别人说过的话语都没变。只是前世我不敢告诉你。”

    “你啊,”苏温洛放下悬着的心,“我没那么脆弱。我今天可不太高兴,上辈子你竟然还有事是瞒着我的。这样对吗?”

    穆辛脸红了,“我不是故意的。只是那段时间你不怎么开心,又没找到工作。我怕你压力太大。”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即便是在一个家庭也会有所体现。可苏温洛想,他们家是不一样的,辛辛也是不一样的,即便他一无所有一无是处,辛辛一贯只在乎他的心好不好?甚至担心一句话会伤了他毫无用处、只能成为绊脚石的自尊心。

    “真是个傻丫头。你是不是想要我无地自容呢?”

    “我没有!”穆辛激动地反驳。

    “我知道,我知道,”温洛轻拍着怀里女人的后背,“看来,我找工作的事实在不能再耽搁了。”

    【白痴宿主。有本交易器陪着你,你竟然还想着去打工!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苏温洛嘴角一抽,怎么哪儿都有这个位面交易器的事儿?它是不是越来越绪化了?与最初冷冰冰的智能程序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老公,你怎么了?”栖息在温洛怀里的穆辛感觉到男人一瞬间的僵硬。

    苏温洛低头亲了亲她的眉心,“没事儿。我的主人骂我玩儿呢。”

    “咯咯咯。”穆辛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她十分喜欢这个傲的位面交易器呢。

    “不许笑,还笑,还笑。”苏温洛故作严厉地喝止她,可穆辛根本就停不下来,于是苏温洛上了手开始咯吱穆辛腰间的痒痒。两个新婚的人于是再度滚落到了铺着大红单的软上,消磨了一个中午。

    “老公,我饿。”工作了半天又做了体力劳动,穆辛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苏温洛看着脸颊依旧红润的穆辛,心里头一阵的满足愉悦,“这就给你做饭。自己去随农场仓库里找喜欢的食材。”

    穆辛不客气地将一把小白菜、两个番茄小子、两个胡富帅、两个南瓜小弟、两个土豆妹子偷渡了出来。

    苏温洛掌勺,夫妻俩吃得欢欢喜喜一干二净,之后竟然又抢起了厕所和浴室。

    等到苏温洛帮着穆辛擦拭头发的时候,看到她更加润泽白皙的肌肤,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还是你的外挂更有用一些。”

    穆辛只是享受地躺在温洛的怀里,体会头皮被轻柔地按摩、发丝被小心地擦拭,这样的幸福无与伦比。她闭上眼睛,陷入了某种美妙的、超凡脱俗的境地中,灵魂轻松而愉悦。

    苏温洛不再开口,他心里头柔软的一塌糊涂。

    可位面交易器听了苏温洛刚刚的话不乐意了:

    【宿主无知愚蠢!本交易器比那个低等虚拟转化器高级一百倍!本宿主可以让你瞬间富贵!】

    【我不稀罕!】苏温洛轻蔑地回了一句。

    【虚伪!本交易器连接了你们地球的网络,早就知道你们的文化价值。你个□丝竟敢大言不惭地说不稀罕富贵?本交易器才不会相信!】

    【我当然喜欢富裕,可不乐意被你牵着鼻子走。】

    【本宿主是你的主人!】

    苏温洛一时无语,反抗不过,又不乐意认命。

    【这样吧。本交易器的交易中心有种幸运符,你烧了它去买彩票就能中奖。如何?】

    苏温洛捞起手边儿的被子盖在怀里的女人上,淡淡了回了一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引我?你不许我升级,你却越来越聪明,想必可以在我上获得某些好处。你不用否认,说实话,对此我完全不介意。可我富贵了对你有什么多余的好处呢?我想不通。】

    位面交易器沉默了下来。

    苏温洛的思维却没有停止。刚刚的对话其实提醒了他,他可以不去中大奖,但是刮刮乐之类的中奖在1000元以下是可以在购买的地方直接兑奖的,若是他细心一些,完全可以避过那个男人的关注。况且北京城这么大,大小福彩中心无数个,他每个月在不同地方中奖两三次,除了故意关注他的人,应该不会引人注目吧?

    至于幸运符倒是完全不必,他还记得穆辛的农场仓库里收获着不少的符、学业符什么的,随便找找应当就能找到类似的小物品来满足他这点小小的愿望。

    苏温洛再次肯定,老婆的外挂才是最有用的。

    【本交易器可以配合你。】

    【你又偷听我的心声!】

    【谁耐烦偷听?本交易器想装作收不到你脑波的信号都不行。】

    苏温洛不再纠缠这个问题,完全是无解的死循环,跟个智能程序闹来闹去有个什么意思,他问了道:【你说说吧,想要配合我什么?】

    【交易中心有忽略符,只要你戴上它,就可以在五分钟之内让所有看到过你的人都忽略掉你。这样即便你每天中奖1000元都无所谓。】

    真是个让人心动的好主意。苏温洛不选择需要到彩票中心兑奖的大额度,就是因为领取大奖第一要记录份证、第二必定会有媒体追寻采访你,对于他这种暂时需要隐藏的人十分不利。可是忽略符却是个很有用的东西。

    不过,他是个听老婆话的好男人,绝不会擅自拿主意。

重要声明:小说《小人物重生(位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