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瞒天过海,借桃色而取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夜血花 书名:万化风流
    星空灿烂,圆月高悬,这园林中显得分外静寂,好一副夏季夜景!

    ‘吱呀’一声轻响,一殷红袍服的‘程富贵’大总管从洞开的甬道中走了上来,只有他一人走上来!

    是的,云墨变化成程富贵出来了!

    在将程富贵藏匿的巨额财富席卷一空后,云墨打破一些木箱,取出装满清水的木制竹筒,用水将周泉毙命之处好一通冲洗,直到确认再也没有化骨液的残留物,云墨才用布包着手,将地上的缩小版风锥和周泉遗留下的储物脚链捡了起来。()

    储物法器原主人死亡后,就可以再次滴血认主了,云墨毫不迟疑就滴血认主将这脚链收为几有。

    一个天佑四级修行者,上竟然有着两件储物法器,这要是说出去,云墨马上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不知多少高手闻讯后会来抢夺啊!云墨也是极为小心,他不敢引起他人注意啊,该扮猪时就得扮,有时藏拙比高调要安全太多。

    他很开心,因为周泉的脚链里竟然有着达到中级战技级别的风锥功诀秘术,这可让一直担心自己没有兵器使用功诀的云墨开心的不得了!

    战技这种东西只要不是达到超级之上自拥有择主意识,那是谁都可以学习的!云墨更高兴的是,周泉拥有着高等战技级别的隐匿秘术!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能将他看透。

    这本记载隐匿秘术的薄薄小册子,夹在记载风锥战技的书册之间,若不是云墨拿出来仔细翻阅,还真就将这重要的东西漏掉了!

    他此时没有时间仔细阅读这两样功诀,所以他将脚链围在脚踝上,随即将这些东西又收进其中,那把缩小版的风锥也被他收好,待到他习练战技有成,这把神兵将在他手中变成索命之链!

    脚链空间中也有着几千万金币数额的金票,不过对目前财大气粗的云墨而言,这点钱真就没被他看在眼中,反而是这两本秘术和那把武器让他有着收获巨大的感觉!

    云墨的判断是极为正确的,不说别的,单单是高级战技级别的隐匿秘术,如果真的换算成金币的话,没有2亿金币以上的财富,你根本就不要痴心妄想!所以论价值,绝对是这两本记载功诀的书籍和黄级下品的风锥更为值钱。()

    储物法器之间是无法相互收取的,所以,云墨只好腰里围着储物腰带,脚上带着储物脚链了。他可不嫌多,这种好物件即使挂满全他也不觉得累赘啊!

    此时云墨只知道储物的法器稀少珍贵,他根本不知道这两件东西到底值多少钱,要是知道的话,绝对会被吓得跳起来的!

    其实他今天收获的东西中,最值钱的就是这两件储物法器了,只不过他本还不清楚而已。

    他伸出手指接触到脸上迸溅到的程富贵血液,心中喊着:采集!运转功诀,然后顺利的将程富贵的气息波动刻入灵海中万化功诀之内,随着他心意变换,在经过那种非人的剧痛,他变化成了程富贵!

    用水将程富贵的衣物和鞋子冲干净,确保没有毒液残留,取下墙壁上火把将衣物烘到半干,将衣物和鞋子穿在上,玉质黑冠已经碎了,这就没有办法了!云墨将披散的头发挽成高髻,利用头发相互间的空隙将发髻编好固定住,勉强也就有了个大总管的样子。

    然后他将此处火把熄灭,施施然离开密室,沿着台阶向上,按照程富贵交代的出入之法顺利离开了密室!

    随着密室自动关闭,谁也不知道,无声无息之间,紫叶城大总管程富贵和紫霞城费尽心力安插进来的眼线周泉,已经宣告从人间消失了!

    云墨强撑着摇摇倒的体,忍住肺叶间挖心般的剧痛,抗衡着脑中要马上昏厥过去的可怕感觉,竭尽全力使自己表现的轻松随意一些。好在明月群星虽亮,但园中高树树荫遮蔽,使得环境暗沉。不然他失血过多后变得犹如死人一般惨白的脸,会令所有看清之人心中起疑的!

    沿着园林幽静小路慢慢走过水榭风亭、小桥曲水,路过那莲池,云墨童心忽起,忍痛哈腰,伸手顽皮的采下一朵水莲花。凑到鼻端嗅嗅香味后又随手扔掉,这暴殄天物的形看在人眼中,那真是悠闲的不像话啊!或者换个通俗的形容方法,这厮真是闲的蛋疼啊!

    他晃晃悠悠迈着四方步,一直走到来时月门处,看到侍卫们还在尽心守护,便随意吩咐道:“我想随意走走,你们也累了,看来今晚家里很安全,你们该休息就去休息吧!”

    众侍卫互视一眼,看着没有高冠的程富贵虽然心感诧异,且跟随他一道进入园林的两人竟然不见了踪迹,也是让这些侍卫狐疑,但既然可以休息,他们也懒得管太多。于是连连称谢声中,侍卫们四下散去。脸色惨白的程富贵,费力的移动着形,向着东北角第三处院落走去。

    ………………………

    ‘呼呼!’程大伟费力的呼吸着,他口中仿似呓语一般喊着:“啊…,轻些…,再快些…,好,宝贝,你真棒!”

    他很舒爽,因为一位俏的小侍女正跪在他的胯间,将他的武器含于樱桃小口中吞吐着!

    女孩卖力的工作着,额角鬓边有着香汗滚落,她高耸的脯快要将薄薄衣物撑裂了,她也很是动,有着将口中之物放入某处中的冲动!却深知这程大伟此时受伤不能那般剧烈运动,不由有些求不满的干着急!

    程大伟是**着没穿衣服的,额…,也不能说是**着,因为他浑上下除了小弟弟和眼睛、口鼻外全被白色绷带紧紧捆缚着!但即使伤到这般境地,这厮竟然还有闲心和自己贴侍候的通房大丫头上演这般激烈戏码!

    程大伟岁数虽小,但这方面今年已在这俏丫鬟上开了斋!程富贵自然知晓,但他没有反对过!

    于是程大伟这一年来几乎夜夜**,所以他功课才会迟迟不得进步,还经常去晚!温柔乡英雄冢确实不是开玩笑的!

    你天赋再好沉溺于这脂粉阵中不得出,时间长了也会变成庸才!

    程富贵在这边爽的不知南北,可苦了不远处上的小麻子!这厮骨断处被固定着,但他某处还很好使啊,何况周泉管教的严,他还从未真正领教过这风花雪月的妙事呢,此时,他小眼睛瞪得溜圆,借着屋内昏暗的光线看着俏丫鬟熟稔的动作,只觉得浑的快要冒烟了!

    “麻辣隔壁的!”小麻子心中将不要脸、当着自己面就和丫鬟这般的程大伟十八辈祖宗骂了个遍!折磨啊!他真真切切感到了自己备受折磨,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世上最痛苦的事就是别人在你眼前享受着,而你只能干看着!且人家完全进入了状态,将你当成死人彻底无视,真是气煞活人啊!

    小麻子真的有发疯的感觉了。

    啊…!程富贵大喊一声,浑一震,抽搐着将某些东西释放出去,一时间觉得飘飘仙啊!

    嗯樱…!女孩将很多东西咽入腹中,竟然还伸出舌头嘴角,将程富贵看得又是一阵火大!

    “少爷,不行了欧,老爷吩咐过,你受伤不可有这种行为!今天已经是奴婢偷着来给你解馋了,不可以再继续了,否则,老爷知道了会打死我的!”

    女孩脸上有着绯红,明亮眼睛中透着意,她浑都痒痒的不得了,这般不上不下的感觉几乎将她难过死了!

    “呼呼,小浪妮子,少爷知道你对我好,那啥,我卧室里下有对翡翠镯子就赏给你了,一会你自己去取吧!”

    “谢谢少爷!”年纪大约十六、七岁的女孩感酥滴滴答谢道,将程大伟心都酥了半边,觉得几副镯子都值啊!“小妖精,看我好了怎样收拾你!”他也知道目前不宜大动,只好忍着。

    “明晚也要过来欧!”程大伟向起收拾利索的女孩说道。

    “知道了,你个小馋猫!”女孩撒着,弯腰在程大伟露在外面的嘴唇上一吻,然后嫣然一笑转离开屋子!

    ‘咕咚’咽了口口水,小麻子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激戏码已经结束,但听到程大伟吩咐明晚还来,他是哭无泪啊。

    “我勒个去的,这混账想要刺激死我吗?”他心中将程大伟骂成了狗屎。

    ‘彭,啪!’一声巨响,刚刚走出门外的媚女孩被巨力打飞进了屋子!白皙的脸蛋上高高肿起,她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跪在那,手捂着脸却不敢吱声!

    “混账!”随着这一句大骂,程富贵沉着脸走了进来。

    指着震惊的望着自己的程大伟就开骂了:“你这个混账王八蛋,上伤还没好就跟狐媚子搞这种事,你不知道受伤期间止房事吗?这屋里还有别人呢,你不要脸,我这做总管的还得要脸吧?

    侍候你的人呢,都死哪去了?没我命令,谁将这狐媚子放进来的?”

    随着程富贵发怒,门外走进四个20多岁姿色平常的女子,她们吓得瑟瑟发抖一起跪在了地上!

重要声明:小说《万化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