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对移动军火库的憧憬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紫夜血花 书名:万化风流
    (本章节由网友上传&nb)现在该去审问那心如蛇蝎的女人了!

    云墨站起来,向着浴室走去。()

    ‘咿呀’一声,浴室门打开,浑**妙处毕现,被撇在浴室冰冷地面上的美人看到云墨走进,害怕的几乎心脏跳出来。

    “别杀我,我有…储物腰带,价值连城,你放我…一条生路吧,这宝物我会奉献给你,如果小…弟弟你喜欢女人的话,妾…也愿意侍奉枕席,你饶我一命吧!”

    ‘储物腰带’!这四个字仿似晴天霹雳将云墨震的几乎失了魂。“太好了!”他心中大叫:“今天来着了!”

    林媚儿痛苦的喘息着,饱满坚脯接触着冰冷光滑的蟒纹石地面,一股极度寒冷让她有着彻骨之痛,痛的惊心!

    她下细嫩的皮肤有被暴力撇进时磨擦蹭破之处,鲜血淋漓中玲珑躯玉体横陈,看着充满血腥与暴力,却无由的刺激人的某方面神经!至少云墨被刺激的够呛,由于她体横摆,所以,所有妙态一览无余,不由云墨不暗中心动!

    林媚儿大大的眼睛中闪动着希翼,她希望自己开出的两个条件份量足够,可以为自己赎回条命来!

    “宝物和美人,这不是所有男人的最吗?即使这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应该也不会例外吧?”她心中想道。然后努力使自己眼中神愈为可怜,她熟悉男人,所以她认为这男孩也会有那种怜香惜玉的心态!

    自从嫁给公孙符然后,这女人凭借着自己出众的美貌,深沉的心机很快就将公孙的心绑的牢牢的,在这里也是混的风生水起!她有信心,只要自己给公孙添个一男半女,就可以拱掉前面那两个拦路的妖妇,成为公孙的正房夫人,享受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当然,这生个孩子到底是不是公孙的种,这就只有天知道了,毕竟她这半年来,经常同一天和两个男人发生关系,若是何时有了,那到底是谁种子起效,她也是判断不出的!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母凭子贵,这就够了!

    已经为自己设计好了锦绣人生的林媚儿,从未曾想到过有这么一天,焦急恐惧、无助不甘的的心绪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上,简直没有天理了,即使在最深沉的梦魇中她也没有梦见过这般恐怖场景啊!

    “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活下去!”她心中狂呼着,耳中听得楼外愈加狂暴的雷雨声,这种不甘引颈就戮的心态愈发强烈!

    “我年轻漂亮,还有太多的人生乐趣没有享受到,我怎可死,谁敢让我死?”

    但她心中却有个声音告诉她:面前这个小男孩想要她死!因为那双眼睛中杀气**表现出来,是针对她的杀气,所以无法动弹的她真的害怕了!

    这一刻什么文俊来之类的哪还在她的考虑之中啊,所以她献出自己替公孙保管的宝物,并且愿意用自己成熟感的体取悦眼前这个煞星,为了活下去她什么都肯!

    云墨听着这女人的两个活命条件心中霎时大喜过望!

    对这美女自荐枕席他不是没有动心,不可否认,眼前这具活色生香的女体,绝对是云墨两辈子见过的女人中最出色的!相比之下盈盈、萍萍那些没发育好的小女孩在魅力上绝对比不过,即使长相漂亮精致,脯大大的莲莲也要逊色不少!但问题是,云墨目前这具体才八岁多而已,根本也没法拿人家怎样啊,摸摸碰碰倒会徒惹心火上升,那不是自己找虐吗?

    何况,这女人如此毒心肠,云墨心中已经将她定成了最恐怖的类型,也不敢有什么龌蹉心思!“万一,她恢复行动力,第一动作绝对会用她那对巨大脯将自己闷死当场!对这点,云墨深信不疑啊!

    但储物腰带吗,这惑云墨拒绝不了!

    这物件在其他修行者眼中虽然金贵,但只是装东西方便而已,但在云墨这里意义不同!

    在这个等级深严到令人无法理解的异世大陆,云墨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抱负,既不想引领工业革命大造钢铁及蒸汽机,也不想领导平民起义普及武器,推翻封建制度!自己只是个幸运的小人物,云墨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他只有一个愿望:有尊严,很自由的活着!

    “上天既然给了自己重活一次的机会,那就一定要活出个人样来!”

    多么简单的想法,但这条道路多么艰难!

    想要自由,想要尊严,凭什么?——凭实力!

    这是前提条件!没有实力一切皆为虚幻泡影,随便蹦出个份高贵的家伙,就可以将你所拥有的一切剥夺!不论是物质财富还是醇酒美人,你得有实力去保卫它!

    没有实力,你份低,不得自由,谈何尊严?

    而储物腰带这种法器对云墨而言,就是实力!

    这种大修行者耗费无穷精力炼制而出的宝物,有了它就增强了实力,这是对云墨而言!

    他那溶洞中有着那么多现代武器和工具以及大规模杀伤毒液,这些东西若是放进储物法器随携带,就等于随带着一个移动着的战争军火库!云墨有信心可以以一敌千!这实力岂止是提高了,简直就是从小孩子变成成年人的区别了!想象一下,碰到天罚顶峰修行者,不计其数的炸弹扔过去,绝对可以炸的敌人抱头鼠窜啊!且借口极好:“火系法术封印器物嘛,这有什么稀奇的,不过本人多些罢了!我找到宝藏了,咋的,不行啊?”瞧,多么顺理成章的理由啊!再配合变化之术,那简直牛掰到不行的地步了!

    云墨想到这种幸福前景,一时激动的几乎要失态狂笑了!好在他毅力坚韧,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激动,这才不至于失态!

    没见过猪还没见过猪跑吗?对储物法器,云墨那是闻名已久,不知从府中仆役口中听说过多少次,“好像在这城主府中至少统领这种份,才会有资格分配到吧?这女人极为受宠,她说手中有这种物件,没准还真就是真的!”

重要声明:小说《万化风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