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不爱我请放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你说离婚就离婚?我可还没同意!”

    话刚落,拽住手腕的力道又重了些,仿佛要将她的手腕捏碎般,疼得她脸色越发苍白,连额头都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裴纾寒直勾勾盯着她,忽地一言不发拉着她往门口走去,他必须代替离开这里,他不能忍受自己的妻子和其他的男人共处一室。

    “我们换个地方谈。”

    “不行!”

    拒绝的是莫离。

    他拦住两人,瞥了眼安佳颖被裴纾寒抓住的手道:“你想是弄断她的手吗?没看到她的手受伤了?”

    裴纾寒一震,垂眸触及安佳颖手指上的创可贴,立即松了力道,而安佳颖手腕上已经留下青紫的淤痕。

    安佳颖挣扎着,在他松了力道的那一刻挣开他的手,躲到莫离的(身shēn)后,垂下眸子,不看他,她怕再看着他,她会忍不住心软,狠心说道,“你走吧,我不会跟你回去的,我已经决定跟你离婚了,你就当我和男人私奔了吧。”

    裴纾寒闻言,难掩怒气地瞪着她,语气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我说我跟你在一起很痛苦,我不想再过这种永远只是期盼你垂怜的(日rì)子了,更不想步母亲的后尘,既然你不(爱ài)我,那就放过我吧,也放过你自己。”安佳颖即使再不舍,也要说出言不由衷的话语让他离开,不再来纠缠,两年了,她已经受够了这样没有希望的等待。

    “放过?”裴纾寒冷笑一声,“似乎一直以来是你不肯放过我!”

    是她这么些年来对他死缠烂打,口口声声说着对他一往(情qíng)深的,甚至不惜用安氏千金这个让人垂涎的(诱yòu)人(身shēn)份来让他和她结婚,凭什么在他对他有了一丝感觉的时候,她说(爱ài)他就可以不顾一切,说离婚就可以这么轻而易举?

    她到底将他当成了什么?

    “裴纾寒,你没资格这么((逼bī)bī)她。”看着如此咄咄((逼bī)bī)人的裴纾寒,莫离不满地蹙眉说道。

    裴纾寒瞪向他,冷嗤,“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qíng)由不得你一个外人插手!”

    莫离忍住怒气,这的确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便深吸一口气,“我不会让你带走她,不过我可以暂时避开,把空间留给你们。”

    莫离说完意味深长的和安佳颖对望了一眼,仿佛在提醒她遵守自己承诺般,随后转(身shēn)往外走去。

    安佳颖想起自己答应过他的,深吸口气,拨开裴纾寒的手臂,走向落地窗。

    “为什么突然决定离婚?”

    安佳颖听到(身shēn)后声音传来。

    “我不相信你那么(爱ài)我,会突然决定离婚,到底发生了什么?”裴纾寒不解的质问,并走去在她(身shēn)边站定。

    落(日rì)的余辉穿透大片的落地窗照(射shè)在两人(身shēn)上,将地上两人的(身shēn)影拉成长长的两条线。

    裴纾寒望着俏颜被余辉染成温暖的橙色,五官轮廓边缘还晕出浅浅一圈光辉,美得不可思议的安佳颖,大手自然的覆上她的脸轻挲。

    “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怎么能当真说离开就离开?还做出投奔其他的男人的事(情qíng)来气我,你到底把我置于何地?”

    他略带薄茧的掌心十分温暖,安佳颖一时不舍避开,闭上眼贪恋他最后给予自己的一些美好的回忆。

    “是你先招惹我,所以现在你没有放弃和离开的权利?说结婚就结婚,说离婚就离婚,你问过我愿意不愿意?”

    像是惩罚她的忘记,当他的手指轻挲过她的脸颊时,他忽然用手指在她粉嫩的脸颊上用力掐了一下。

    安佳颖吃痛蓦然张开眼,眸底浮现一丝惊慌。

    而在她脸颊上留下一枚指甲红红痕迹的罪魁祸首却毫无愧意的和她对望,眼神是她从未见过的冷凝。

    “别再任(性xìng)了,走,跟我回家。”他拽紧她的手,拉着她向玄关处走去。

    听他说要带自己回去,安佳颖如梦初醒,甩开他的手(身shēn)体后退两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我们离婚,我会和他一起回去。”

    诡谲地沉默在空气中弥漫开。

    室内开着暖气,安佳颖却因落在(身shēn)上那两道渐渐森冷的视线而觉得浑(身shēn)发冷。

    “安佳颖,我一颗糖又甩我一巴掌的游戏很好玩是不是?”

    她当初不顾一切靠近他(诱yòu)惑他,等他刚刚想要安定下来和她好好过(日rì)子事,她却又想抽(身shēn)让他独自深陷,她怎么可以这样?

    他的形容让安佳颖很难堪。

    但事实的确如此。

    她先是((逼bī)bī)他和自己在一起,承诺这辈子除了他不会再(爱ài)别人,却又一次次因为撕开了父母幸福婚姻的表面,看清了里面不看的事实而决定要放弃这段感(情qíng)。

    她不想重蹈父母的覆辙,裴纾寒不(爱ài)她,终有一天他会如父亲那样在外面拥有自己心(爱ài)的女人,而自己则守着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房子寂寥一生,她不敢想象当他有了其他的女人,她能不能承受住那样的打击,因为她是那样的深(爱ài)着眼前的男人。

    “对不起。”她连吸了好几口气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正常无异,却还是压抑不住地语气微颤。

    “对不起?”裴纾寒嗤笑,((逼bī)bī)近一步微微弯(身shēn)将脸压下,湿(热rè)的气息喷洒在她脸上,目光冷冷地凝视着她略带苍白的脸,冷声((逼bī)bī)问,“对不起什么?对不起你不该勾引我?还是对不起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说(爱ài)我?”

    安佳颖难堪得无法回答,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直视他的眼,只能将头垂得更低,露出白皙而纤美的修长颈项。

    “我知道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反驳。”她死盯着自己的脚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平静无波,继续道,“是我厌倦了这种没有一点安全感的感(情qíng),也无法忍受每天提心吊胆害怕终有一天你会连最后一点怜悯都不愿施舍,这种没有保障提心吊胆的感觉很糟糕,所以我不想再继续下去,我想谈一段正常的,两(情qíng)相悦的感(情qíng)。”

    话落的瞬间,周遭的气温似乎一下降到最低点。

    安佳颖感觉到头顶的气息越来越近,仓皇的想逃,腰上却忽然一紧,被一条有力的臂膀圈住,下一秒,她整个人被他翻转过来压制在(身shēn)后那片落地窗上,被他圈在落地窗和他的怀抱之间。

    这样亲密的姿势让她内心更紧张,偏过头想避开他的视线,下巴却被捏住,以让她疼痛的力道((逼bī)bī)她直视他的眼。

    “这一(套tào)说词你在心里练习了多久才能这么流利的说出来?”

    厌倦?他冷笑,“你的眼里只有一个我,根本就容不下其他男人,你确信你能过得了自己那一关和莫离在一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了谁是活不了的,我想假以时(日rì)我一定会忘了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安佳颖咬紧唇瓣,死死压抑着心底的痛楚。

    她(爱ài)他又有什么用呢?终究是她的一厢(情qíng)愿不是吗?永远也不得不到他的回应,这样的(日rì)子她怕了,自从发现父母并不似她想象中的那样恩(爱ài)之后,她就怕了,她等不及在她发现裴纾寒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令她伤心(欲yù)绝的(情qíng)况下先一步离开。

    她承认,她是胆怯了,懦弱了,谁叫她是一个并不是父母(爱ài)(情qíng)的结晶,只是父母酒后乱(性xìng),并不受欢迎的产物?

    除了安家大小姐光鲜的(身shēn)份,她一无所有。

    除了她自己保护自己不再受感(情qíng)的伤害,她还能怎么做?

    以前自以为有父母的疼(爱ài)她可以得到一切她想要得到的一切,包括裴纾寒的心,可是现在,得知残忍真相的她不再抱有那种天真可笑的想法。

    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是吗?说得真是轻松。”裴纾寒捏紧拳,眼中风暴暗涌。

    安佳颖偏过头,“我不明白,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为什么却不愿意离婚?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吗?你不是深(爱ài)着凌瑾瑜,只是将我当成她的替代品?你到底还是忘不了她,得不得我这个替(身shēn)吧。”

    裴纾寒无言以对,他承认她说对了一半,起初之所以愿意和她结婚一来是为了和安氏联姻得到安氏继承权,另一个原因便是她像极了凌瑾瑜。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不会承认他已经习惯了(身shēn)边有她的存在。

    “你到底想要什么?”裴纾寒揉揉额,有些疲累地问道。

    “我想要的你给不了,又何必再问?”她一直想要的是他的(爱ài),他给得了吗?她就知道他的心早已给了另一个女人,她又何必再苦苦奢望?

    “我们现在就这样生活不好吗?你不是说只要陪在我(身shēn)边就好?”他越来越搞不懂自己的妻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安佳颖叹息一声,“你能(爱ài)我吗?”

    “安佳颖,你太贪心了。”他早就说过,他可以给她一切,唯独不能给她他的心,可她为什么偏偏不知足?

    “是啊,我是很贪心,我不能忍受我心(爱ài)的丈夫和我躺在一张(床chuáng)上做着(爱ài),心里却想着另外一个女人,这是对我最大的侮辱,你懂吗?”她在面对眼前这个男人的时候,从未这么坚定立场过,总是他说什么她就唯唯诺诺地百依百顺,简直失去了自我。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