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还是舍不得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军政贤妻,【176】还是舍不得吗

    安佳颖闭上眼,心思烦乱,从第一次对裴纾寒一见钟(情qíng)到婚后的相敬如宾,真的要彻底斩断这段一厢(情qíng)愿的感(情qíng)吗?

    虽然她已经给下定决心离开并留下了离婚协议书给裴纾寒,可是想到要重新接受另一个(爱ài)自己的男人,她,心中还是犹豫不决。1

    “怎么?还是舍不得?”

    莫离眸光莫测地看着她,眼前这个近在咫尺的女子,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便住进了他的心底,这么多年来,他始终压抑着内心对她狂烈的感(情qíng),从未表现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黑道暗组老大的(身shēn)份并不能带给她想要的幸福生活,见不得光的刀口((舔tiǎn)tiǎn)血的(日rì)子他一个人承担就以足够,不能再将心(爱ài)的人也拉进这样的暗无天(日rì)的危险中来。

    更何况,自始至终,她(爱ài)的人就不是他,他从未在她的心底留下痕迹,她的心始终给了那个叫裴纾寒的男人,那个男人是他的对手,也是他的所深深羡慕嫉妒的人。

    他深深地怨恨着那个男人,恨他拥有了他梦寐以求的女子的真心,却不屑一顾。他深深地嫉妒着那个男人,明明得到了那样一个美好善良的女子,却不懂得珍惜。他深深地羡慕着那个男人,得到了他深(爱ài)的女子最坚贞不渝的(爱ài)(情qíng),却另有所(爱ài)。

    安佳颖深吸一口气,摇摇头,强颜欢笑,“没有,我只是再短时间内无法接受另一段感(情qíng),而且,我也没有想到你对我……”

    惊闻他对她的表白,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深沉的心(性xìng)啊,竟然将对一个人的感(情qíng)隐藏了这么久这么深。

    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了,或者说,她从未看懂过!

    男人高大健硕,穿着橄榄色西装,一(身shēn)英(挺tǐng),噐宇非凡,全(身shēn)散发着王者气势,却深(情qíng)款款地凝视着她,将她脸上所有的细微表(情qíng)都纳入眼中,令她无法逃避。

    可在这样侵略(性xìng)极强的眸光下,她还是下意识地移开了躲闪的美眸。

    小巧的下巴一凉,一双宽厚有力的大手抬起了她的下颚,安佳颖的目光逃无可逃地对上那张诚挚深(情qíng)的俊脸。

    “知道如何忘掉一个人吗?”她听到他这样问。

    安佳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却还是摇摇头。

    “当然是用新的感(情qíng)来取代。”莫离语气低沉好听,带着淡淡地魅惑意味。

    “可是……”可是她忘不掉那个人啊。(爱ài)夹答列

    “相信我,只要你自己能下定决心和他离婚,一切都交给我。”莫离目光灼灼的看着她,语气坚定。

    安佳颖强忍住心中的难受不舍,咬紧贝齿,最终沉痛地点点头。

    那本来就是一段一厢(情qíng)愿的婚姻,是该快刀斩乱麻地结束了!

    裴纾寒离开家驾车飞驰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俊容一派冷厉。

    机场那边并没有安佳颖购买机票的纪录,他相信她还在A市。

    ——纾寒,我们离婚吧。

    脑海中始终回响起昨夜安佳颖说的这句话,越想越心烦气躁,忍不住握紧了方向盘,骨节分明的大手微微泛白。

    想着安佳颖认识哪些人,平时与哪些人有来往,突然脑海中闪过一道人影——

    英(挺tǐng)的剑眉皱拧,他自口袋里掏出手机:“赶紧帮我查一查莫离现在在哪。”

    他记得婚前安佳颖与莫离走得最近,她很可能去找他了,现在他要先确定莫离在哪里然后再直接去找,免得打草惊蛇。

    工作了一会儿,莫离关了电脑起(身shēn),正打算进里间,这时桌上的内线电话响起,打破了一室寂静。

    怕吵着安佳颖休息,他立即拿起话筒,那端传来手下的声音,“莫先生,有位姓裴的先生没有预约但坚持要见您。”

    姓裴?

    莫离眉峰一挑,心想动作真快,这么短的时间就找来了,这个男人倒是第一时间想到了他这里,龙陵门门主还真是名不虚传。

    “让他上来。”

    挂了电话,他又坐回软椅子上,姿态悠闲地望着门口,微眯着眼,手指气定神闲的轻轻叩击着红木桌面,等待敲门声。

    只可惜裴纾寒根本连门都没敲便径直推门而入,动作急切而冷沉。

    “裴先生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他慵懒的语气,慢条斯理的转着手中的笔杆。

    裴纾寒没看他,目光在室内环顾一圈。

    莫离微微眯眼,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没有说话。

    “她在哪?”裴纾寒淡声问他,话语中透着风雨(欲yù)来的气息。

    “你问谁?”莫离故作不知。

    裴纾寒见他明知故问,皱眉没再问他,而是瞥了眼他休息室那扇紧闭的门后,径自走过去。

    莫离起(身shēn)拦住他,不肯让他入内。

    “那是我私人的休息室,外人不得进入。”

    “让开。”裴纾寒轻飘飘吐出两个字,周遭的室温却仿佛低了许多。

    莫离不畏所惧的笑了笑,目带挑衅,“这是我的地盘,我有权不让你进去。”

    剑拔弩张的气势在空气中爆开,裴纾寒盯着莫离看了会,别开脸点点头,忽地毫无预警一拳朝莫离的脸面狠狠挥来。

    莫离虽然早有防备,但裴纾寒速度实在太快,尽管他勉强避开这一拳,但紧接着(胸xiōng)口就被结结实实揍了一记,他闷哼一声,难受的蹙紧了浓眉。

    这一拳力道并不轻,打在(胸xiōng)口有种脏器移位骨骼错开的感觉,难以形容的疼痛。

    趁着莫离被他突然攻击地后退一步的空挡,裴纾寒一把狠狠地推开他,大跨步上前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裴纾寒不顾莫离的阻拦,闯入内室,然而,休息室里洁净整洁,应有尽有,唯独没有见到那道熟悉的倩影。

    他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失望的光芒,黯然地退了出来。

    “我都说了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现在你该信了吧。”莫离敛下心中的思绪,在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裴纾寒攥紧拳头,眉头蹙紧。

    退出了房间。

    他冷冷地看了莫离一眼,冷声警告道,“如果被我发现你跟我的老婆有关系,知(情qíng)不报,后果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

    莫离不置可否的笑笑,“自己的老婆都照顾不好,现在却来问我一个外人要人,裴先生不觉得你这个丈夫做得很不尽职吗?”

    裴纾寒冷笑一声转(身shēn)打开门,却在打开门的瞬间愣住了!

    “小颖!”

    安佳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才出去买了点东西回来,就这么巧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地愣在原地。

    一袭雪纺高腰洋装显得优雅而感,使她玲珑有致的(身shēn)材展露无遗,低抓绉的设计,衬出她傲人的双峰及凝脂般的肌肤,多层次的软料裙摆,随着她走路时,摇曳生姿,风(情qíng)万种。

    看着如此夺人眼球的妻子的装扮,裴纾寒下意识地蹙紧了眉头,压抑着心中不停升腾的怒火,她怎么能穿成这样来见另一个男人?!

    裴纾寒望向站在休息室门口的安佳颖,她苍白如纸的小脸让他心口一阵揪紧,正要走过去将(诱yòu)人的她拥入怀中不让任何一个男人见识到她的美,却听她道,“你走吧。”

    “……”

    他因为她的离开心急如焚,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她却叫他走?难不成她真的要跟他划清界限甚至离婚?

    裴纾寒微眯深邃黑眸,凝着那张俏颜,“为什么?”

    她又因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反常?她不是对他一往(情qíng)深,非他不可吗?为什么这次说离婚就离开,决定着这么干脆而决绝?

    安佳颖越过她走向房内,眉眼低垂着没看他。

    裴纾寒在她走近时(欲yù)伸手将她带她先离开,安佳颖却在莫离面前站定。

    裴纾寒一言不发的望着安佳颖,看她伸手覆上他的(胸xiōng)膛,轻声问,“疼吗?”

    虽然坐着如此亲密的动作,但只有两人才知道她此时的手早已颤抖得厉害,心乱如麻。

    莫离似笑非笑的牵动嘴角,捉住她冰凉的小手按在(胸xiōng)口,回道,“你替我揉一揉就不疼了。”

    安佳颖闭了闭眼,咬紧贝齿,就着被他捉住的那只手在他(胸xiōng)口活动开。

    裴纾寒望着两人的互动,(胸xiōng)口像是有什么突然炸开来,将他的大脑炸成一片空白,只感觉眼前这一幕是那么刺目。

    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他二话不说冲上前一把拉开二人,将安佳颖拽到自己的怀里,恶狠狠地看着莫离,咬牙切齿的说道,“莫离,你别忘了安佳颖现在还是有夫之妇,你这样勾引他人妻子,当我是死人吗?”

    莫离气定神闲的撇撇嘴,“可是小颖已经决定和你离婚了,是她主动来投奔我的。”

    “你别高兴地太早,离婚协议书我还没签字!”裴纾寒磨牙。

    他扣住安佳颖手腕的力道让她吃痛的皱眉,他却似毫无所觉,努力克制着体内四处奔窜的怒焰,沉声问她:“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个解释?”

    安佳颖感觉到他的震怒,面上显得格外平静,内心却犹如刀绞。

    “没有什么要解释的,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要离婚。”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他不(爱ài)她,这一刻就算再痛苦,都让一切尽早结束吧,否则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