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他的绝不放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白琉璃醒来已是中午。

    睁开眼,她瞪着天花板,想起和顾思远相恋后分分合合,点点滴滴的一幕幕,仿佛做了场梦一样。

    一直没吃东西,还被折腾那么久,肚子饿得厉害。她皱眉强忍着晕眩的不适感下(床chuáng)梳洗,随后去厨房找吃的。

    “你醒了?”低沉的的男声从客厅传来,她一楞,抬头看去,见顾思远从沙发上起(身shēn)朝自己而来,高大的(身shēn)影背着阳台的光线,白琉璃看不太清楚他脸上的表(情qíng),却注意到他嘴角是微微上翘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白琉璃蹙了蹙眉,语气冷淡无波。

    顾思远晃了晃手中的钥匙串,“没有我到不了的地方。”

    话落,心(情qíng)却(阴yīn)郁下来,以他的能力,的确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只除了她的心。

    “出去!”白琉璃咬牙。

    “你一个人跑出来,连乐乐都不顾了吗?”林姗姗那个女人能照顾好他的女儿吗?她会做得比他这个亲生父亲更称职?他不信!所以,他很快又将乐乐从林姗姗处接了回来,安顿好女儿,他受不了女儿想念妈妈的哭闹,和他对她刻骨的思念,所以他出来找她了。

    “这一切还不都是你((逼bī)bī)我的!”白琉璃愤恨地瞪他。

    想起他和那个李琦在一起的亲(热rè)画面,白琉璃心中一痛,不快的回眸,也不理他,径直走向厨房。

    对于她的态度,顾思远也不恼,跟过去看她在冰箱里找吃的。

    白琉璃拿了两个番茄和两个鸡蛋打算做面条吃,一转(身shēn)发现顾思远盯着自己看。她扫过自(身shēn)狼狈的样子,而对面的男人却神清气爽,一脸吃饱喝足的餍足表(情qíng),不由心头怒气翻滚,把东西塞到他手里,语气恶劣道:“你害我肚子饿的,你给我做。”

    顾思远看看手里的东西,又看她一眼,眉一挑,把番茄和鸡蛋放到流理台上,然后把衬衫的袖口挽高,开始动手给她做面条。

    白琉璃站在(身shēn)旁看他俐落的煎蛋切番茄,而他忽然回过头来,两人的视线相接,她立即不自在的撇开,最后索(性xìng)出了厨房,窝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阳台发呆。

    十多分钟后顾思远端着两碗面条走来客厅,食物的香气涌入呼吸,白琉璃回神,也不看顾思远,径直端过其中一碗自顾自的吃起来。

    顾思远在她(身shēn)边坐下,看她把煎蛋吃了,又把自己碗里的那只也放到她碗里去。

    白琉璃一怔,哼了声,不客气的照吃不误。

    “别气了好吗?那件事我已经处理好了,我保证以后决不再对除了你以外的女人看一眼,好不好?”顾思远从未这么低声下气求过人。

    白琉璃手一僵,没回他,继续把面条吃完然后放到厨房的水槽里。

    “别生气了。”转(身shēn)时,撞到一堵(肉ròu)墙。

    她试图后退,可双肩被一双大手抓住,硬把她揽入怀里。

    她抬眸,美目喷着火焰,语气却极其平静,“你到底想做什么?痛快点给我个答案,别让我糊里糊涂的猜来猜去行不行?”

    顾思远拥着她不语结婚,(娇jiāo)妻养成全文阅读。

    闻着他(身shēn)上熟悉而好闻的气息,白琉璃鼻头一阵发酸。

    “你明明就不(爱ài)我,为什么还对我这样?你不放我走,我会误以为你是(爱ài)我的,而这样只会让我更痛苦……”

    怀里的(身shēn)子轻颤,顾思远不自觉搂得更紧,低头亲吻她的发旋,大手覆上她的后背轻轻安抚,“相信我!”

    话虽如此,可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并不是她想要的,顿觉心灰意冷。

    “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她闭上眼,轻轻的说。

    顾思远抬起她的下颌,神色有些(阴yīn)沉,“既然(爱ài)我,为什么还要把我推开?连一个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

    她深吸口气,语气近乎哀求:“放过我吧,我已经给过你太多的机会,我累了。”

    肩上猛然一紧,力道大得让白琉璃皱眉。

    “你真的要结束?”他问,语气森寒。

    白琉璃点头,肩上的力道痛得她开不了口。

    “如果我不许呢?”

    肩膀越来越疼,她挣扎着晃开,一会缓过气来才回他:“我在伦敦时曾有一段时间患上了抑郁症,还险些自杀,而这都是拜你所赐。除非你想我再次患那种病,否则就别((逼bī)bī)我。”

    抑郁症,自杀。

    顾思远神色瞬变,望着她瘦削的脸颊,心口一阵生疼。

    难怪她回国后处处躲着他,难怪她明明(爱ài)他却要把他推开,是他无法给她承诺,无法给她安全感,而她害怕再受伤,所以下意识的想远离他?

    “以后你结你的婚,我谈我的恋(爱ài),我也不躲你,只是不会再把你当成(爱ài)人,希望你也一样。”

    每说一句,白琉璃都感觉心狠狠痛一下。

    顾思远一言不发,凝望她良久后才转(身shēn)。

    “你好好照顾自己,别太累,太瘦了不好,抱着硌手。”顾思远揉揉额,走到客厅拿起自己的外(套tào),走向门口,她并没有上前挽留,他径直打开门走了出去。

    白琉璃望着他的背影,心里难受得想哭,好想扑过去留他下来,说只要他和她在一起,她什么都不在乎。

    她也不想说那些伤人的话来刺他让他难受,可她不得不这么做,在他转(身shēn)的刹那,眼泪绝堤般狂落。

    夜晚,是最清新、最美好的时刻。天空象是刷洗过一般,没有一丝云雾,蓝晶晶的,又高又远。一轮圆圆的月亮,从东边的山梁上爬出来,如同一盏大灯笼,把个奇石密布的山谷照得亮堂堂,把树枝、幼草的影投(射shè)在小路上,花花点点,悠悠((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宿鸟在枝头上叫着,小虫子在草棵子里蹦着,梯田里(春chūn)苗在拔秆儿生长着;山野中也有万千生命在欢腾着……

    白琉璃回到家,桌上放着一个精美的盒子。

    她打开,里头是一条(裸luǒ)粉色的抹(胸xiōng)无肩丝质长裙,(胸xiōng)前有个小开叉,小开叉下方是一圈圈旋转绽放的花边,一直延伸到裙摆。

    她回房换上,把一头长卷发盘成一个简单的鬓,再化了个淡妆,刚想着要搭什么鞋穿,门铃响起重生之相府嫡女最新章节。

    她提着拖地的裙摆去开门,顾思远站在门口,一(身shēn)银灰色的西装,素色的衬衫,黑色的皮鞋,没打领带却系着与西装同色的领结,与往常穿休闲衫的慵懒相比,今(日rì)的他显得优雅温文,看到她的刹那眉梢明显扬高。

    白琉璃惊愕,“你怎么又来了?”

    “我没答应过要和你分开,哪怕你对我视而不见,我也舍不得你,你(爱ài)不(爱ài)我是你的事,但你无权阻止我的行为。”顾思远淡然一笑。

    白琉璃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个盒子,还没开口就见他打开递过来。

    是一双颜色和裙子同色的镶钻高跟鞋,鞋跟至少十五厘米左右,是她穿鞋高度的极限。

    她低头看了眼裙摆的长度,在顾思远的注视中换上,再看裙摆,恰好遮住鞋跟。

    “舒不舒服?”头顶落下一个声音,微微的有些暗哑。

    她试着走了几步,还转了几个圈,侧(身shēn)时,顾思远瞥到她(胸xiōng)前若隐若现的浑圆,喉咙滚动了一下,一把拽过她搂进怀。

    转眼两人居然断断续续纠缠了两年年多,每一次的放弃,结果都换来更狂(热rè)的纠缠。

    白琉璃静静凝望着他,突然觉得鼻酸,手不自觉抚上他的脸,眷恋的勾勒他的五官轮廓。

    在她的手指停留在他嘴唇上时,他忽地张口一下含住。

    白琉璃心惊,下意识想抽回,却被他捉住手腕,而腰上一紧,整个人都被他带入怀里。

    “又想赶我走?”低沉的嗓音贴着耳畔滑过,温(热rè)的气息刷过她的颜面,她(身shēn)子一僵,想说什么,刚启口,就被吻了个结结实实。

    正在这时,顾思远的电话响起,他看到那显示的人名,脸色微沉,果断地挂断电话,可下一秒对方依然不死心地打过来,顾思远不悦的蹙起眉,再次挂断。

    “打错了,别理会!”顾思远不想再出幺蛾子让这个本来就没有原谅他的小女人生气,伸手揽过她的肩头。

    她拨开他的手,斜眼看他:“她又给你打电话了,需要你了?那你赶紧走吧,人家李琦小姐对你可痴(情qíng)了,别辜负人家一片真心。”

    闻到空气中漂浮的那股酸味,顾思远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呢?”他重新拥过她,低头以额抵着她的,“你对有多真?”

    很不满他居然这样质问她对他的感(情qíng),伸手探入他外(套tào)内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顾思远皱眉,将她拥得更紧。

    “不但(爱ài)咬人还喜欢掐人,除了这两样,你还有什么法子折磨我?”他咬着她柔软的耳垂问她。

    白琉璃撅嘴:“怎么,你不爽?不爽可以走人。”

    “我怕我走了再来,你会咬得我浑(身shēn)是齿痕。”

    白琉璃怒,“找打啊你。”居然把她说得像只小疯狗一样。

    顾思远搂着她笑,黑眸灼灼,颊边浅浅的梨涡浮现,让白琉璃想起女儿笑时的模样,竟然惊人的相似。

    她呆呆望着,有片刻的失神。

    她想女儿了,好想好想!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