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两个人的度假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今天是节假(日rì),顾逸琛难得陪着凌瑾瑜到度假村度假几天,沉浸在优美环境的氛围中,悠扬的音乐,两杯好酒,坐在凡尔赛宫的贵妃沙发上,让人舒服地不想离开女伯爵。

    “老公,我们这几天不接手机不上网。”

    “好,除非爸妈传简讯。”

    协议达成,继续维持懒人姿势,舒服地放空。

    “晚餐还不错。”凌瑾瑜啜饮一口香槟。

    “我喜欢他们的餐具。”

    “回去订一(套tào)。”

    “我们又不常开伙。”

    “可是你喜欢啊!”

    “下次去逛街,有看到特别的再买。”

    “也行,要是小宝心血来潮又砸了一地,我会忍不住想揍他!”

    “嘿嘿!有其父必有其子,一样的傲(娇jiāo)!”

    风,那么轻柔,带动着小树、小草一起翩翩起舞,当一阵清风飘来,如同母亲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我喜欢那种感觉,带有丝丝凉意,让人心旷神怡。享受生活,不一定要有山珍海味、菱罗绸缎为伴,大自然便是上帝所赐予人类最为珍贵的

    美酒佳肴,山居美景,具有疗愈的效果。

    白云深处的梦幻居所,为幸福加温。

    空气中飘散着淡淡香味,小酌一杯香槟,微醺的气氛让心(情qíng)更放松。

    凌瑾瑜柔润的唇瓣吐气如兰,往丈夫更窝近些

    慕容低低地笑了,笑声悦耳如钤,耐人寻味。

    “什么事好笑?”

    “我在想‘父母’和‘儿女’,仿佛来自不同的星球,常常沟通困难。可是,今天的父母,过去不也是人家的儿女,怎么换了(身shēn)分便换了脑袋?”

    “等我们有了女儿,可能也会换脑袋。”

    “啊?”女儿?

    “我们生个女儿吧!老婆。”他的妻子带给他的眷恋感受,轻易便能掀起他体内的原始**。

    双唇靠近,呼息交缠,周遭的空气一下子暧昧起来。

    室内好安静。

    静到只听得到两人呼吸的声音,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与她遗世独立。

    将电灯全关掉,点燃自己带来的香氛蜡烛瓶,简单优雅的瓶(身shēn),香氛结合南法莓果、(肉ròu)桂叶及些许辛香的微妙香气,令人陶醉又(诱yòu)人,在这迷人的所在、寂静的月夜里,了催(情qíng)剂一般,(情qíng)与(欲yù)一下子翻搅起来。

    强而有力的臂膀拥着她躺下,古董雕花的大(床chuáng)上(春chūn)意((荡dàng)dàng)漾,**的浪潮冲击着彼此的感官,竭尽所有的温柔,用心感受这结合的美丽瞬间。

    晨起,向远方的群山问早。

    在庭园里散步,从浪漫的花园里再一次回眸欣赏度假村建筑的美丽。

    “到底是怀抱着什么样的理想,才有办法投下庞大的资金在这里?而且不只一家,彼此竞争,非做出特色来不可。”凌瑾瑜无法想像自己会有这股傻劲,她太习惯生活机能方便的居住地点一品状元全文阅读。

    “这种人不是很可(爱ài)吗?让大家花点小钱便可以享受住在城堡里的虚荣感,当一天的贵族。”牵着妻子的小手,顾逸琛感觉很放松。

    “比去欧洲住老旧的城堡便宜多了,而且干净舒适。”

    “这是没办法的事,古老的建筑物维修不易,想要住得舒服,免不了会失去一些原汁原味:若要维持原貌不变,肯定不太舒服。”

    “我还是当现代人好了。”凌瑾瑜承认自己俗气,不是空灵的仙女。“结婚前很迷一阵子‘穿越文’的网路小说,你知道‘穿越文’吧?就是现代人穿越到古代去,百分之九十八是女主角穿越过去。”

    “是(肉ròu)(身shēn)穿越还是灵魂穿越?”顾逸琛问得实际。

    “大部分是灵魂穿越,女主角到了古代,只要假装失忆就好;如果是(肉ròu)(身shēn)穿越比较惨,在古代无亲无故的,姑娘家如何谋生?”

    “还姑娘家!”他失笑。“然后呢?”

    “作者大都很仁慈,让女主角的灵魂穿越到古代富贵人家去,不必为穿衣吃饭烦恼,故事内容真的非常有趣……但我要说的是,即使穿越到帝王家去当公主或皇后,我也不要,因为我是女生,光是想到没有抽水马桶和女生理用品,每个月都会不方便,就觉得女主角好可怜,而且,还不能随便出门逛街,也没有婚姻自主权。幸好那些只是幻想力丰富的小说,否则一位受过现代教育的女孩子,真能适应古代生活吗?”凌瑾瑜马行空的聊着。

    “真的过到了,人类的适应力是很强的,总有办法活下去。”

    “说得也是。”

    “真希望让思远也去‘穿越’一下,一年就好,学一学励志青年的生活,收敛野马子,然后再穿越回来。”顾逸琛突然异想天开。

    凌瑾瑜的回应是大笑出声。

    “可怜的老公,你真的被思远搞到一个头两个大。”

    顾逸琛自己也莞尔失笑。

    享用养生面包、德国香肠煎蛋等早餐时,收到顾思远传来的简讯:“我现在又回到了追求老婆的阶段,唉,真后悔当初年少轻狂,不计后果的玩乐,现在报应来了!”

    “琉璃还没原谅他呢?凌瑾瑜觉得稀奇。

    顾逸琛打电话问白琉璃,得到确定的答案,但内容肯定不愉快,所以他听了之后脸色有点凝重。

    ”真糟,没办法了。“他结束通话才对凌瑾瑜说,”琉璃说,她要离开,她没本事改变思远,也不想再勉强他了。“

    ”他们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思远当年那些风流帐,早就料到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顾逸琛叹息一声,对于自己这个风流成(性xìng)的弟弟当初玩乐留下的”后遗症“也很是无语。

    ”那怎么办?他们连孩子都有了琉璃怎么能就这么带着孩子离开?“凌瑾瑜皱眉。

    顾逸琛也很无奈,”这种事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旁人也不能插手,有空你开导一下琉璃吧,毕竟我也看得出来,阿远对她是真心的。“

    ”恩,我会的,毕竟我也想他们能在一起。“凌瑾瑜说道。

    这时,她接起一个电话,当听到对方的声音时,脸色冷沉下来。

    ”怎么了?“顾逸琛关切的问。

    凌瑾瑜牵起嘴角摇摇头,”没什么,一个讨厌的人罢了,别提他了,免得坏了我们的心(情qíng)绝宠-病王的毒妃全文阅读。“

    两人进到屋里,凌瑾瑜直接进入主卧房,脱下外出服,拉开薄被躺上(床chuáng),阖上双眼,掩住深沉心思。

    顾逸琛反而更不安,以为她气到不想讲话。

    ”老婆,你不舒服吗?“

    ”我头晕,想睡一会。“她没有张眼,有气无力的说。

    ”好,等你睡醒了再说。“

    她翻了个(身shēn),攥紧拳,该死的慕然,竟然对她还不死心。

    竟然派人跟踪她!

    这一夜她睡得很不好,她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为什么事与愿违?

    第二天,装潢精致的包厢里,有舒服雅致的藤编长椅、古典高贵的黑檀木桌,还有一片透明洁亮的落地窗,透过落地窗,可以看见百花齐放、蝴蝶飞舞的欧式花园。

    这是一间私人的高级餐馆,采会员制,出入的人都是政商名流,为了保有各人的**,每间包厢都有獨竝的出入口和车库,因此在这里用餐,绝对不怕打扰。

    此刻,黑檀木桌上正放着齐星计划中的排餐,香味四溢,令人垂涎三尺,可是凌瑾瑜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她端起咖啡浅噙一口。

    而一旁的顾逸琛很有耐心,她不出声,他也不急着催促,只是伸长着双腿,悠闲的靠在藤椅上,只手托腮,欣赏着她的表(情qíng)。

    这个他(爱ài)上的女人,真是令人百看不厌!

    无论什么表(情qíng),都自有一股风(情qíng),尤其此刻那心事重重的模样,让他浑(身shēn)的保护(欲yù)都沸腾了起来,只想将她搂在怀里好好怜惜。

    想起她接了个电话,(情qíng)绪就低落下来,那纠黛眉的模样,俊逸脸庞怱地浮现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昨晚失眠了?“顾逸琛嘴角微翘。

    ”还好,世间总不会有太顺利的事(情qíng),我会处理好的。“粉唇终于吐出声音了,黑眸微闪,点点头。

    ”为了什么?“他问。

    ”因为你马上就又要离开了。“美眸不舍的瞅了他一眼,”舍不得你呀。“

    ”以后我还会再来的,而且又不远。“他安慰着她,他也知道自己自婚后以来,陪伴她的(日rì)子真的太少了,心中愧疚溢于言表。

    ”我知道。“丈夫的宽宏大量,让凌瑾瑜的心舒畅不少,”你放心,我已经在安排将总部调回A市的准备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每天在一起。“

    ”我这边也在着手,放心吧,有老公罩着你还担心什么呢?“顾逸琛笑,宠溺地看着(娇jiāo)媚中透着干练的(娇jiāo)妻。

    凌瑾瑜白他一眼,”你还敢假公济私啊我的市长大人?“

    ”你是我老婆,我当然是正当途径帮你了,我可是遵纪守法的人民公仆,别把你老公想得这么不堪好不好?“顾逸琛故作郁闷地揉揉眉心。

    ”那我就先谢谢顾市长啦,其实这次的竞标,我很有把握,你大可不必这样,免得被人抓住把柄。“凌瑾瑜突然说道。

    ”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顾逸琛点点头。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