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阴谋阳谋再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徐氏分公司

    光挂着“总经理”办公室的房间内,一个久违了的男(性xìng)(身shēn)影正伏案宽大的办公桌后。

    这时,门霍然被推开,走进几个巍然的(身shēn)影,为首的中年男子旁若无人,大跨步地走进来。

    伏案工作的男子正(欲yù)发火,当抬眸看清来人的面容时,微微一怔,随后笑容满面地起(身shēn)迎上去来,“原来是总裁大驾光临,慕某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来人正是突然造访的徐氏总裁徐玺。

    徐玺冷哼一声,“你还记得我才是徐氏总裁?”

    “徐总哪里话,这不是最近太忙了吗,正想着哪天登门谢罪呢天魔全文阅读。”徐玺虽然表面谦逊,心里却嘀咕着,这家伙两年前被我用鞭子抽的时候咋没怎么大气势?哼,就是一欺软怕硬的主儿。

    徐玺越过他,自顾自地在慕然的大班椅上坐下,“忙着给凌瑾瑜使绊子?”

    慕然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位置被徐玺占据,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口中却漫不经心的说道,“总裁难道不知道凌瑾瑜现在已经是凌氏总裁了吗?您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那又怎样?不管是谁坐凌氏的总裁对我来说都没影响。”徐玺不以为意地翻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再说了,毕竟之前他和凌瑾瑜合作过,要不是那次的合作,他也得不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那块地,而凌瑾瑜也得不到那些股份。

    对于与凌瑾瑜天衣无缝的合作,他还是很满意的,最重要的是各取所需他得到了自己一直想要的利益,他相信现在凌瑾瑜做大,对他来说有有利无害,凭着他们的“交(情qíng)”,(日rì)后他还会在凌瑾瑜的(身shēn)上赚到更多的好处。

    对于跟随多年,对彼此很了解的这位无利不起早的大(奸jiān)商徐玺的所思所想,慕然又怎么会不明白,可是眼看着凌瑾瑜的势力越做越大,也令他越来越不安。

    他相信,对于两年前他为了私利将凌瑾瑜送上徐玺的(床chuáng),却(阴yīn)差阳错遇上了顾逸琛这件事,以凌瑾瑜的(性xìng)子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他最担心的是她会腾出手来,翻旧账打得他措手不及。

    不,他不能任由这样的(情qíng)况发生,他现在必须未雨绸缪,早作防备。

    “您忘了当初我是怎么把她送上您的(床chuáng)的吗?您确定她不会记仇?就算她不计较这个,您难道能忘了徐若兰小姐当初可是因为她才变成现在这个模样的?”做贼心虚内心强烈的不安,令慕然脱口而出挑拨离间的话语。

    再次从慕然的口中提起当年,徐玺眉头拧了拧,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令他心中不悦,“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你未免想的太多,凌瑾瑜现在不缺权势,以她现在凌氏总裁和市长夫人的双重(身shēn)份,完全没理由将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放在心里。”

    他何尝不知道,凌瑾瑜之所以将那块地承诺给她其实不光是为了那些股份,更多的是为了补偿她间接对妹妹徐若兰的愧疚。

    他虽然是个利(欲yù)熏心的商人,可是,有些人(性xìng)他还是擅于揣摩的,要不然他的徐氏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屹立不倒的规模。

    “我也劝你不要再去招惹她了,有这个闲心还不如给我多做几个有用的项目出来,你看看你自从当上分公司总经理都干了些什么?”徐玺拿起那些文件夹,屈指不耐地敲了敲。

    最后不满地丢了文件夹,叹气,“总有一天我这个分公司得毁在你的手里。”

    要不是当初他和凤姐威((逼bī)bī)利(诱yòu),他怎么也不会妥协让慕然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来做分公司负责人,现在想起来就憋屈的很。

    漂亮女秘书送上来的咖啡徐玺没动一口,只是看着那得知他是总公司总裁后,一个劲儿对他搔首弄姿的女秘书皱眉叹气,临走时,他丢下一句,“后天凌氏有个宴会,你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去。”

    他想,有些事(情qíng)还是要有一个了结了,带着慕然去正好可以解开他心中这个不安的结,免得以后给他闹出难以收拾的麻烦来。

    “是。”慕然没想到他会提出带他去参加这个宴会,毕竟,那样的商业宴会一般都是需要请帖,有一定社会地位和(身shēn)份的人才能被宴请的,他只是区区一个分公司总经理,显然不够资格。

    想来也有两年没再见到过昔(日rì)那个他曾心心念念的女友了,谁能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昔(日rì)那个柔弱温婉的女孩现在已经一跃成为万众瞩目的存在,站在了利益角逐的高峰,以一介女子之(身shēn),不予多让地傲然游走在诸多商业精英之中捡个杀手做老婆全文阅读。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低估了她,如果当初他没有被利益冲昏头脑,跟她一起走下去,结果会不会不一样,他会不会已经拥有了整个凌氏?

    现在,追悔莫及也无济于事。

    悔恨自己鱼目混珠,识人不清的同时,他也在幻想,当年她那样依赖他,他是她的初恋,她会不会依然对他余(情qíng)未了呢,他是不是还能走进她的心,哪怕不能再续前缘,以她现在(身shēn)份,求求她她说不定会顾念旧(情qíng),在诸事上给他行个方便也是好的。

    送走了徐玺,慕然回到自己的别墅。

    刚一进门,一副(娇jiāo)软火辣的(身shēn)躯就黏了上来,一双白皙的藕臂搂上他的脖颈,“亲(爱ài)的,你回来了,你都不陪人家,人家好闷哦!”

    慕然不冷不(热rè)地斜睨着自己这不知道是第几任(情qíng)妇妖娆狐媚的瓜子脸,轻嗤,“想我,还是想我的钱?”

    女人不以为意地咯咯(娇jiāo)笑,在他唇角嘬了一口,“亲(爱ài)的,你干嘛这么说,人家自然是想你的人咯。”

    “想我在(床chuáng)上((操cāo)cāo)得你尖叫?恩?”慕然狠狠地捏了女人饱满弹(性xìng)的(臀tún)部一把,眼中却并无**。

    “哎呀,你越来越坏了,讨厌!”女人(娇jiāo)嗔着拍他不安分的手。

    慕然松开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来,帮我按按肩。”

    女人乖顺地走过去,绕到他(身shēn)后,白皙软嫩的小手在他肩膀处揉捏着,有些(欲yù)言又止。

    “怎么不说话了?”慕然闭上眼放松(身shēn)体享受肩膀上传来适度有力的感觉。

    “人家不知道该怎么说。”女人的秀发垂落在他的耳际,搔弄摇曳着。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慕然依旧没有睁眼。

    “那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她嘟着鲜红的唇儿。

    “恩。”

    “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啊?”没有一个女人不想上位当正牌老婆的,就像没有小三不想上位当正室夫人的。

    慕然眼睛没有睁开,慢条斯理的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我(爱ài)你啊,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这样不好吗?”女人藕臂环住他的脖颈,伏在他的肩头。

    “(爱ài)我?(爱ài)我什么?”慕然依旧没有睁眼。

    “(爱ài)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不是吗?能说出理由的就不是真(爱ài)了。”女人还不笨,知道四两拨千斤。

    “是吗?”慕然无意识的低吟,迄今为止,能让他产生结婚意识的恐怕只有凌瑾瑜了吧,这些个女人不过是他业余消遣的甜点罢了,何以宜室宜家?

    “是啊,人家都跟你这么久了,你还质疑人家的真心吗?”女人有些不甘心,更有点摸不透这个男人的心思。

    “可是,我看你在(床chuáng)上那么(骚sāo),要是你哪天不安于室想尝试其他的男人怎么办?”他不是傻子,在现在这个饱暖思(淫yín)(欲yù),物(欲yù)横流的社会,难保他的老婆不会耐不住寂寞去爬墙给他戴绿帽。

    “我不会的,我(爱ài)的只有你呀。”女人急急保证,只要领了证,她只要做得隐秘一点他是不会发现的啦。

    慕然没有再说话,笑话,不管她说得如何好听,在他心中她也不过是个人尽可夫的(情qíng)妇罢了,他就算娶不到凌瑾瑜,那也要娶一个能带给他最大利益的大家闺秀悍戚全文阅读。

    女人见他默然不语,心中有些着急,正想说些什么,旁边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打断了她(欲yù)言又止的话语。

    慕然睁开眼,接起电话,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凤姐,好久不见了,怎么想到给我这个老朋友联系了?”对于这个久违了的女人,他陡然听到她的声音有些意外,她若不联系他他都以为她忘了他的存在了。

    “去国外玩了两年,国外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很猛很man。”凤姐依旧不改彪悍的(性xìng)子,随口拈来。

    慕然笑道,“那不是很好吗?两年前自从你和徐若兰大战一次后,我以为你深受打击,退隐江湖了呢。”

    “老娘有那么逊吗?哼,不过那女人也遭到报应了不是?竟然被车撞成了植物人,真是大快人心!”凤姐冷哼一声,想起那个为了一个男人和她争风吃醋的女人,凤姐至今想起依旧忿忿不平。

    慕然笑而不语,不予置评,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

    “我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订酒店,所以先来你家暂住。”凤姐继续说道,“方便不?”

    慕然瞥了(情qíng)妇一眼,继而笑道,“方便,凤姐啥时候来都方便。”

    “那行,我马上就到。”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先回去你的公寓吧,再等我消息。”慕然放下话筒,转头对(情qíng)妇说道。

    女人幽怨地嘟起唇,“可是…。”

    “没有可是,我有客人来,你等我消息。”慕然不由分说的打断了她的话,“我喜欢听话的女人,你不记得了?”

    “那好吧,我等你电话哦!”女人依依不舍的拿起包包,俯(身shēn)亲了亲他的脸,才离开。

    ——

    另一边的别墅中的宽大主卧的大(床chuáng)上,两具紧密纠缠在一起的**躯体,夹杂着(娇jiāo)吟和闷哼和大(床chuáng)震动声在喘息中静止。

    “亲(爱ài)的,你什么时候和你老婆离婚娶我?”她都这样偷偷摸摸跟着这个男人两年了,为了他,她去勾引顾逸琛,最后差点被看穿她(身shēn)份的顾逸琛送进监狱,还好她抽(身shēn)快,才不至于最后落得两头不是人的下场。

    昏黄的(床chuáng)头灯照亮了(床chuáng)上男人的面容,那可不是南宫瑞的面孔吗?

    而说话的女人真是两年前南宫瑞让她去勾引找寻顾逸琛不利证据的“漫漫”,不,真正的漫漫早已在一次救顾逸琛的事故中烟消玉殒,而她不过是和漫漫长相神似的一个女人罢了。

    “我们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媚儿。”南宫瑞点燃一根烟,**后的脸还带着淡淡的红晕。

    媚儿忍住酸涩的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可是我只想嫁给你,我不要再过这种偷偷摸摸的(日rì)子了。”

    最重要的是,她不想当小三!

    南宫瑞搂住她,(诱yòu)哄道,“我老婆那娘家是什么背景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这么容易离婚,我会被她欺压这么久吗?她那样的母夜叉,要提一句离婚,以她那火爆(性xìng)子,不但离不成婚,还不得连累你受苦吗?”

    媚儿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咽呜着,“都怪你,当初你就娶我不就好了吗,现在想甩都甩不掉那个疯女人了。”

    “放心,你不是一直都说不求天长地久嘛,只要我们的事不被她发现,这样过下去也不错不是吗?”

    想当初,他可是看中了自己老婆那显赫的家世,才费了好大的劲安抚住怀里的女人,娶了那没有感(情qíng)的女人的,要怪也只能怪怀里的女人空有善解人意,温婉可人的贴心(性xìng)子,却没有助他高升的势力背景吞噬之主TXT下载。

    “真的不会被她发现吗?”想起那个(娇jiāo)蛮暴躁的女人,媚儿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女人不但背景雄厚,(性xìng)子也是个心狠手辣的,虽然她嘴上诋毁她带劲,可内心里,她还是不敢去招惹那个疯女人的。

    “只要你安安分分的,她就不会发现。”南宫瑞轻抚着她的发丝,嘴角勾起邪肆的笑,这个女人太好哄了。

    “我知道了。”媚儿扑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点头。

    “恩,这才乖,对了,当初顾逸琛到底是怎么看破你的?”他一直都没有问起那件事。

    “我也不知道,他只是有意无意的问了我几个问题,我答错了,他一眼就看出我不是那个劳什子漫漫了,他说不再追究我骗他的事,让我以后不要再出现在他眼前,最后还听说他惩罚了他(身shēn)边那个莫离。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媚儿靠在他的肩头,娓娓道来。

    “看来,顾逸琛的确比我想象中的要聪明狡猾多了。”南宫瑞叹气。

    “不提他了,我听说他老婆也就是凌瑾瑜竟一跃而起当了凌氏总裁,真想不到那样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竟然真人不露相。”媚儿有些羡慕嫉妒恨地攥紧(床chuáng)单,凭什么那个本来什么都不是的女人会一下子拥有这么高的(身shēn)价!

    上天真是太不公平了!

    “其实,这件事我也没有想到,算顾逸琛那小子走运,独具慧眼找了凌瑾瑜那样一个有财势的老婆,也许他一开始就知道凌瑾瑜的(身shēn)世也不一定,否则他凭什么这么维护她,要不是那是一座金矿,他傻了才会娶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南宫瑞心中无限妒忌,顾逸琛这个政敌总是那么好运,什么好事都让他占全了。

    “那这么说,以后顾逸琛不是越来越难斗了?”顾逸琛可是多了一个有力的砝码啊。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况——”南宫瑞微微一笑,“还有一个人值得我们利用。”

    媚儿眯起眼,“哦?是谁?”

    “你忘了,凌瑾瑜那个初恋男友可不就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吗?那个男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又自负狂妄的可以,不好好利用这个好工具岂不是太可惜?”南宫瑞眉眼含笑,却是(阴yīn)冷的笑意。

    “你说的对,慕然那个孬种男人怕是看到昔(日rì)女友现在风生水起,眼红的不得了,肯定追悔莫及不自量力地想着凌瑾瑜到现在还对她余(情qíng)未了呢,肯定会再次凑上去,到那个时候,嘿嘿,我们正好看好戏,顺便坐收渔翁之利。”媚儿也不傻,相反还很聪明,一点就透,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南宫瑞这么精明的男人还能对她宠(爱ài)有加的原因所在。

    “怕就怕我们投注在这个男人(身shēn)上的注意力太多,反而失望也过多,毕竟,那样一个为了利益连自己的女人都舍得出卖的男人信誉值实在令人担忧。”南宫瑞眉头微蹙,有句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对手。而在他的眼中,慕然就是个猪一样的队友,虽然他只是想要利用他,但这个棋子也不能太没有胜算,辜负了他的期待才是。

    “反正不过就是一个棋子炮灰而已,成与不成对我们来说都没有太大的损失不是吗?理由担心什么呢?”媚儿白嫩的小手在他光(裸luǒ)的(胸xiōng)膛画着圈圈,勾起他体内燎烧的火焰。

    “你说的对,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他翻(身shēn)将(娇jiāo)媚的女人压在(身shēn)下,大手在她(身shēn)上带起燎原(欲yù)火,在她(娇jiāo)躯之上纵横驰骋。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