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我爱你这张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顾逸琛搂著凌瑾瑜回到卧房里,将她轻轻地放在上,而他也躺在妻子的旁。

    “老婆,你看到了吗,爷爷已经在开始慢慢接受你,我相信,假以时你们之间再也不会有隔阂了……”顾逸琛深地凝视她,心中满是温暖和满足。

    他对自己的老婆很有信心,瑾瑜的孝顺、耐心在慢慢感动固执的爷爷,找回了家庭和乐。

    这一路走来或许辛苦,但最终换来幸福,一切都值得了。

    “阿琛,这也要感谢你的帮忙。”她一度感觉灰心无助,幸好顾逸琛帮她出主意、想办法,让她重新抓住幸福。

    她好喜欢现在温馨和乐的家庭气氛,这些都是因为有了他的鼓励支持,她才能获得幸福。

    “因为我们很努力,很认真地追求幸福,所以老天爷被我们感动了。”顾逸琛牵著她的手,凑近嘴唇吻著。“有你这个老婆,是我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凌瑾瑜轻笑著,心中满是暖意。

    “有你这个老公,我才能享受家庭的甜蜜。”她偎在他温暖而厚实的臂膀,汲取温暖,沉醉于被宠疼的幸福里。

    “我希望,下一世还可以继续和你做夫妻——”

    历经了分离和波折,他们的感并未因此薄弱,两颗心紧紧相系,反而筑得更加坚实稳固。

    凌瑾瑜绽放笑颜。“可是我的记一向很差,到时候,我怕我记不得你……”

    “我会用我的方法让你再想起我的。”顾逸琛的黑眸蕴含著和信心。

    “什么方——”

    她好奇的话语已经被顾逸琛的吻吞没了。他地封住她的唇,无声地回答她的疑问。

    沉浸在美妙的亲密中,她的心被凌瑾瑜的柔融得甜蜜而踏实。

    虽然下一世,她不确定能不能再遇见他,不过她知道顾逸琛会宠她、疼她一辈子,这样丰沛的就足以让她幸福满足,不虚此生了……因为和一直不她却还是提出和她住在一起的未婚夫裴纾寒朝夕相处,安佳颖起初的活泼开朗也不再敢在他面前展现,反而面对这样的他令她感到无所适从,他能忘掉凌瑾瑜吗?

    竟然就这么答应了和她结婚,他真的因为凌瑾瑜已经嫁给了二表哥而死心放弃了?

    怀着这样惴惴不安的心,安佳颖微垂着头,修长的手指拨弄着花瓶中鲜艳滴的粉色玫瑰,脑子里却胡思乱想着。

    “在想什么?”后传来熟悉的嗓音令凌瑾瑜微微一怔。

    后之人凑近她耳畔而闻到她发丝传来的淡淡香气,他让自己更靠近一些,鼻子几乎要埋在她的发间。

    突然感觉到一阵搔痒,她慢了几秒才终于发现两人异常的贴近。

    她透过玻璃的反映,看见他几乎是贴在她后,而他的双臂,正一左一右地撑在桌子上,她就这么被困在桌子与他之间。

    她表讶异地转过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裴纾寒的膛,她抬眼,发现他正用一种她非常陌生的表望着她。

    那眼神令她心跳加速,双腿发软,但是……他的目光却又是那样飘渺悠远似乎透过她看向另一个人,这样的认知令她感到不舒服,可他还是舍不得移开目光。

    “你……靠那么近干什么?”安佳颖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避无可避。

    “想一些事。”他微笑,俊脸更往朝她欺近。

    “想……想什么?”她已经被他到,后脑直接贴在桌子上了。

    “你的洗发精和我的不一样吗?”他微挑眉问,却露出带有几分邪恶的微笑。

    “噢,对、对呀!家里用的那个牌子太贵了……我、我是买我家原本用——”她的声音,最后消失在他的唇下。

    他吻她?安佳颖惊愕地瞪大双眼,难以置信他居然这么做。

    裴纾寒感觉到她的唇异常僵硬,微微睁开一眼,瞄到她瞪着像金鱼般圆滚滚的大眼珠,喉间发出低沉的闷笑,单手覆上她的眼,遮住她的视线。

    “闭上。”他短暂离开她的唇,低声命令。

    “……唔——”

    她正想开口说话,他的唇再次覆上,不给她机会,又移开覆在她眼前的手,改捧住她的后脑,另一手扣住她的腰,慢慢加深这个吻。

    四片柔软的唇瓣贴在一块,他的尖在她的唇上轻轻来回摩挲,逐步瓦解她的防备,抓准时机一举入侵。

    安佳颖刚才感觉到有东西突然压上眼睛,反地闭上眼,但当他的手离开后,他的气息已全然占领她的感官,她只觉得全酥软,被他触碰到的部位急速发烫。

    她感觉到他扣着自己腰的大掌,正将她往他上压,她感受到他的腹肌结实有弹,他坚硬的膛挤压着她,此外他的吻完全入侵了她,勾弄着她生涩的小舌。

    她虚软地贴着他,任他予取予求。

    终于,他意犹未尽地结束这个吻,但手臂依旧强而有力地将她圈在自己怀中,防止她瘫软滑下。

    她双颊酡红,睁着迷蒙且不解的双眼看他。“为……”她想问他为什么吻她,是不是又潜意识地将她当成了那个人?

    但紊乱的心跳与尚未平复的气息,让她只能吐出一个单音,根本没办法把话说完。

    他移动原本捧着她后脑的大掌,掠过柔软的发丝,顺着她细嫩的脸庞往下滑,轻轻碰触那微肿的红唇。

    她的味道真好,就像那个他这辈子大概都无法得到又无法忘怀的人一样。

    而且她长得也与那人八分相似,而且她也他,不会像那人那样总是伤他的心,送上门来的替他为什么不要?

    因为脑海浮现的是另一张清冷倔强令自己放不下的脸,眼前看见的却是另一张脸,可这并不影响他将她当成心上人,他感受到**正在勃发,他对她有兴趣,且非常浓烈,他想就地扯掉她这早该丢掉的布料,将自己埋在她的前,深入她的体内,将她完全占为已有。

    就像将那人占为己有一样!

    看到他眼中毫不掩饰的**火焰,安佳颖害怕得后退一步,不,她虽然他可还没到盲目的地步,她很清楚自己一直都是凌瑾瑜的替,他对她好,不再排斥她,也不过是因为自己这张脸罢了。

    “你,冷静一点!”她双手抵住他的膛,哪怕自己很想拥有他,可她不能在他没有忘记凌瑾瑜上她之前就将自己托付出去,现在的她已经学会了理智对待感

    如果他对她冷漠以对,就像以前一样她还不会这么谨慎紧张,可是他这么一反常态,主动亲近,反而令她有一种想要逃之夭夭的感觉!

    他这是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光明正大的将她当他人替的表现!

    微垂眼睑,深邃的眸光盯着她置于自己膛推拒的双手,裴纾寒的眸光微闪,“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吗?”

    他轻挲着她微肿的唇瓣,勾唇,“怎么?现在我主动起来,你反而不喜欢了?恩?”

    “不是……”她稍微平复了气息,摇摇头,“你为什么吻我?”她不想再沦为别人的替,执意问清楚。

    他浑厚低沉的笑声响起,引起膛震,“因为我想吻你。”

    “为什么?”

    “因为你全上下都在惑我。”裴纾寒意味深长的笑。“若我不想吻你才有问题。”

    “我没有惑你!”她双颊烫,目光躲闪,“你……你不能……”

    “不能?”他挑高了眉,低下头又吻住她。

    安佳颖羞愧地发现,当他的吻再次落下时,她丝毫不想反抗,甚至不自觉闭上眼,享受他的亲吻。

    这个吻不疾不徐,挑逗戏耍的分较高,他住她的下唇,双眼微眯,略微迷离地紧盯着她。

    但是,她却没有在他眼里看到自己,似乎看到的是另外一个人。

    “还是不能?”他挑眉,不等她回答又再度住她。

    面对一个长相帅气,而且是自己心仪已久未婚夫的放电,对她而言的确是个不小的惑,她简直想呻吟出声。

    他的吻离开她的唇,顺着她的脖子往下,来到她的锁骨。

    “你不能……没理由……没理由就乱吻我……”她气吁吁又尴尬万分,明明喜欢他的吻,但还是嘴硬地坚持申明,迫他给她一个她想要的答案。

    “我的未婚妻,你想要什么理由?”他的唇停在她口上方,露出邪气的低笑。

    精明睿智如他,又何尝没有看出她的所思所想,他只是觉得她的心太大太贪了,这样不好,很不好,他不喜欢贪心的女人。

    他既然给了她想要的,她不就该知足地感恩戴德吗?“总有个理由……”她红透的脸颊有丝羞怯,“比如说……喜欢?”她紧张到声音梗住,“或是兽大发……”

    喜欢?是啊,他喜欢这张脸!他眸光闪烁着她琢磨不透的光芒。

    “我想要什么你应该心知肚明,女人,不要太贪心,男人都不喜欢太过贪心的女人,懂吗?”

    他几近粗鲁地捧住她的脸颊,沁凉的指腹游移到她可的耳珠,脸颊,细细地描绘着这张精致的俏脸,语气凉薄地在她耳畔呢喃,“你应该庆幸……”你有这张与她相似的脸…。他在心里默默地补上并未说出口的话语。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