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好温情好有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翌——

    窗外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房中,虫儿、鸟儿的鸣叫声此起彼落,好似正共谱一曲大自然的乐章般。

    温暖的阳光和喧扰的鸣叫声,惊动了尚熟睡的可人儿。

    “呃……好累……”睡梦中的白琉璃,轻逸出呓语。

    咦!累?

    意识到自己说出“累”这个字时,她霎时整个人清醒过来。

    奇怪,她怎么会觉得累呢?难道昨天她真的又跟那个花心种马男做出那档事?不会吧!

    眼角一瞄就瞄到此刻正躺在她旁的男人,怎么可能?是顾思远!莫非她被骗了?

    如此说来,昨天是他迷惑她半推半就乘机与她……欢,他……简直是可恨至极啊!

    “你给我起来。”

    她使劲地在他上推了又推,目的就是要他醒来。

    “怎么了?”

    顾思远咕哝一句,无动于衷的继续睡。

    “顾思远,你再不醒来的话,就给我试试看。”

    白琉璃用尽全力气般的狂吼,现在她有一肚子的火正等着发泄。

    顾思远微微地睁开眼,在不被她发现的况下,凝视着她的美眸。

    奇怪!一大早醒来就怒气冲冲的,她在发什么火?发什么脾气?唉,女人,真拿她没办法。

    “好,我起来这总行了吧!”

    他早已经将昨的事全部忘得一干二净,所以根本想不起来她会是为了什么事而生气、愤怒。

    “你昨天又对我做那种事了?”一定是的!这个色胚根本就是无处不发

    “呃……”他嗫嚅着,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感觉到局促,“男欢女很正常嘛,再说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要搬走。”白琉璃俏脸一红,语气坚定。

    “为什么,不是住的好好的嘛,干嘛要走?”女人心真是海底针,顾思远好头痛。

    “没有为什么,就是不想和你在一起行了吧。”白琉璃拉过浴巾包裹住自己,哧溜一声下

    “我们结婚吧!”一道声音从她后的上响起,语调中夹杂着难以掩饰的愫。

    她微震,内心澎湃,赫然转看着他。

    顾思远被她看得不自在,他从来没有跟女人许诺过婚姻,此时说出这句话俊脸微微发

    “难道你不想跟我一起生活,一起慢慢变老?”他的声音好急,透著担虑。

    “我没想过让你负责,不过是两次你我愿,各取所需的欢罢了,我还不至于要死要活求负责的地步。”白琉璃别过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描淡写。

    “负责不是全部,以你对我的了解,我是那种为了对一个女人负责而甘愿被婚姻捆绑的人?”顾思远长臂一伸,捞过她的躯揽在怀中牢牢锢。

    在回到御园的子里,顾逸琛一走进这个房子里就开始四处绕著,一股温馨感也油然而生。

    客厅里,有两双拖鞋,粉蓝和粉红色的;茶几上,有两人依偎欢笑的照片;房间里,还留著属于他的枕头;更衣室里,还挂著他的衣物,其中有一件是和凌瑾瑜同款同色的侣睡衣;浴室里,有两支牙刷插在漱口杯里……

    突然间,有一些模糊的影像一一闪过脑海,虽然还看不清轮廓,但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清晰地感觉到凌瑾瑜深着他,她并没有因为他当初隐瞒着她的双重格和现在的失去记忆而放弃一切,他的内心不涌上一阵感动。

    “老婆~”顾逸琛转,眼眶湿,动地抱住她的纤腰。

    “怎么了?”凌瑾瑜微怔,看著他眼眶含湿润,黛眉一揪,紧张地担虑了起来。“体不舒服吗?是不是头又痛了?嗯?我带你去看医生生?”

    “不,我很好。”顾逸琛摇摇头。“我只是想跟你说……对不起,我不该让你担惊受怕那么久。”

    他对她有著满满的歉疚。

    他可以感觉到那些时以年来,凌瑾瑜对他的是那么的执著坚定,比起丧失记忆的他,她承受的痛楚绝对比她她大过百倍、千倍。

    凌瑾瑜的深以及心中涌起的感动,使他更想快点恢复记忆,他希望在的天平中,和凌瑾瑜付出的是对等的。

    “傻瓜,回来就好……”凌瑾瑜松了一口气,拍拍他的肩,俏颜露出了欣慰的笑意。“只要你的心还在这里,等多久我也值得。”

    他很高兴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她还属于他,他即将连接他们的,这会是一个幸福的接续吧?

    知道有个女人痴心守候著他,昔空缺的心,似乎已被他的深填满了感动,顾逸琛觉得这一生没有白来了。

    “我好幸福,瑾瑜……”

    他不自的俯,在她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这感觉好熟悉,像是跌入时光隧道里,回到了从前。

    脑中闪烁著两人第一次亲吻的画面,他的口快速起伏,呼吸紊乱,直到感觉呼吸困难,他才松开她,她舒了一口气。

    “老婆……”他低唤著。

    “嗯?”

    “我刚刚好像想起了一点点片段的画面。”

    “是不是跟我想的一样?”她好奇地眨眼。

    “你想的是什么?”他浅笑,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

    “粉红色的画面。”她语气羞。

    望著他灼发亮的目光,她的脸立刻染上羞怯的绯红,不知该怎么接话。突然,她感觉到体腾空,被他强而有力的臂膀抱了起来。

    她低叫着,赶紧攀住他的肩颈,藉以保持平衡。

    “一个吻就能勾起我的回忆,那么我想做更多的事会让我想起更多……”顾逸琛抱著她走向他们的大

    她看著他灼而充满*的黑眸,霎时脸红地将脸埋入他的怀里。

    顾逸琛将她放在上,虽然他丧失了记忆,但霸道与强势依然没变,脸上染上了*的色彩,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她依然是他可羞的小妻子。

    她柔软直顺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大上,人的躯散发著淡雅的馨香,看起来一如从前那般感而纯洁,迅速勾起了两人欢狂的记忆画面,他的心跳顿时加快,体内的血液正澎湃奔腾。

    他低头,黑眸含脉脉地望著她,雄伟壮阔的体像豹一样,动作优雅而轻柔地伏在她上,温习著属于两人的缱绻记忆。

    她温柔地回应他,要他记起她就是深他的妻子,要勾起他对她体的记忆。

    “老公……”

    他是如此的温柔,小心翼翼地抚着她的体,所到之处就像电流窜过般,引起她阵阵的悸颤。

    她可以感觉出他的呼吸浓浊,熟悉的阳刚气息在她耳际拂过,她全泛起阵阵酥麻的颤栗。

    顾逸琛必须极力克制自己的望,才不至于太过切而伤了她。

    她的材一如他记忆中的纤盈柔软,她的肌肤依旧如丝缎般莹滑细致,她的味道仍是淡雅芳香,

    这样充满炽的刺激,使他的脑中再度闪过两人狂欢的画面……他感到目眩神迷,体的反应仿佛在告诉自己,她生来就是属于他的。

    那灸的呼吸,拂在她的嫩颊、她的耳边,诉尽了他对她的念,她沉浸在被宠疼的甜蜜里,陶醉在幸福中,体飘飘仙,意识恍如进入神游状态。

    “老公……我你。”她习惯在两人紧密结合前,在他耳边吐出语。

    “……老婆,我也你。”他很自然地回应她,仿佛知道这是他们之间的通关密语。

    配合著他,一起和他攀升至的顶峰。

    在他失去记忆后,这是他们第一次的结合,两人一同跌入以前最美妙狂的记忆,找回极致欢愉的默契……

    好久不曾这样了!

    睡意朦胧的凌瑾瑜,依稀可以闻到一股熟悉的淡雅香气,不过她最后是被一阵咖啡、煎蛋、煎火腿及烤吐司的香气给唤醒的。

    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她的嘴角弯起幸福的弧度,下一秒,她起,很快地上一件睡袍,走出卧房,来到了厨房。

    她看见顾逸琛正背对著他,忙着做早餐。

    他还在,真好!

    她上前,双手环抱著他的腰际,头埋在他的颈窝,像个撒的小女孩般。

    “老婆,你醒了?”顾逸琛正拿著锅铲在煎火腿。

    “嗯。你体还未复原,我们可以一起去外面吃早餐,不用那么早起来忙这些。”她嗅著他的发香,轻啄著他的耳际。

    家的味道,就是不一样。

    闲置已久的厨房里飘散著食物的香气,他的心也因为这些香气而涌入了幸福和甜蜜。

    “你不喜欢我做的早餐吗?冰箱里什么都没有,我刚刚到楼下的超商买了一些简单的食材应急。”

    他想尽力烹调三餐,满足凌瑾瑜的胃,讨好她的嘴,稍稍弥补她这段时间的无助害怕。

    “喜欢。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她还是那么贤慧、善良,是一个尽责的妻子。

    “晚上我们在家里吃饭。”凌瑾瑜提议。“你想吃什么?”

    “老婆,今天我想带你四处去逛逛,我们去吃喝玩乐。”他想要带她旧地重游,让两人一起回到过去。

    “你不用回政府吗?”

    “不用,今天是周六,不过下星期一我就得回政府了。”

    “好,那假我陪你。”

    “是我陪你。”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现在两人只想把握时间腻在一块儿。

    顾逸琛坐在凌瑾瑜对面,表愉快地看著她胃口大开地低头吃著自己做的早餐,他看得出来凌瑾瑜非常在意、重视自己。

    他何德何能,可以得到凌瑾瑜的,可以获得这份幸福。

    他打心底期盼自己可以快点恢复记忆,多知道一些凌瑾瑜的事,好付出和他相等的

    连著两天的假,他带著她来到昔常去约会的地方——到“lampedusa义大利面食馆”吃她最的蝴蝶面、美术馆看画展、电影院、常逛的书店……

    走过一同留下的足迹,昔两人相依相偎的恋光景,一一掠过楚冈的脑海,但在顾逸琛的脑中仍是片片段段的零碎画面。

    华灯初上,她牵起他的手,漫步在街道上。

    顾逸琛一件样式简单的碳灰色开扣长衫,配上一条墨黑色长裤,只是这样简单地配搭,却能突显他一向卓然出众的品味与沉稳内敛的感觉。

    微微开敞的襟口,可隐约看见他健硕结实的膛;两条手臂的袖子往上挽,露出的是健康的橄榄色肌。他停下脚步,仰头,眸底有著浓浓的歉疚。

    “老婆,对不起,我还是没有记起来……”

    “没关系,我会找个脑科权威,再帮你做精密的检查。”凌瑾瑜拍拍他的手,安抚。

    但这未能抚慰不安的他。他知道凌瑾瑜很用心,也耐心地告诉他过往的生活点滴,带他走过两人曾经留下回忆的地方,无非是希望可以她可以想起她。

    他也跟她一样,望变回过去的顾逸琛,但越是期望,他就越是害怕自己做不到。

    他担心,他会一次次让她失望。

    只因为他的况不一样,他当初可是有双重人格症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最真实的他。

    “老婆,如果我一辈子都记不起你,该怎么办?”他认真地问她,眼神有著落寞迷惘。

    “傻瓜,不要有压力,如果你一辈子想不起来,我们就重新开始。”凌瑾瑜抚着她的手,深而慎重地回答。

    虽然,她始终希望可以帮助他恢复记忆,想起两人从前的甜蜜,但他的脑部受过重创,加上之前的双重人格症,也急不得。

    就算顾逸琛永远无法恢复记忆也没有关系,她会让他知道,无论时间如何流逝,她他的心依然不会改变。

    “重新开始……”顾逸琛幽幽地问著。

    “对,重新开始。我的是你,不只是过去的你,现在的你、未来的你,我都会,我不会因为你忘了我,就不你了。”凌瑾瑜黑眸里透露著坚定的深

    顾逸琛眼眶了,口满是感动。

    他上一个好女人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