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他的一反常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时间不早了,快点睡吧,不然明天真的起不来。”等小丫头的气消了,顾思远把她拉到畔,先上,拍拍自已侧的位子。

    “我去其他客房睡。”白琉璃吞了吞口水,僵直着子。

    “客房没收拾,先跟我凑合一晚吧,放心,我不是个强人所难的人,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还是你心虚了?”他的话听起来很自然,怔愣中的白琉璃一回眸,他已躺下等她了。

    他都这么说了,她在拒绝下去倒真显得自己多心了,这么想着,她试着也躺下,却像是木乃伊一样僵直,她不敢乱动,心怯懦着。

    “睡吧!”顾思远熄了灯,牵着她的手说。

    就这样?她讶然,在黑暗中侧过头去瞧他,他也正瞧着她,虽然四周很暗,但她仍看得见他炯然如星的黑眸。

    “你都穿着睡袍睡吗?”

    他摇头。“我习惯……睡。”

    “那……那你干么要改变习惯?”

    “你要我维持习惯?”

    “别说……你是为了要尊重我。”

    “我是。”

    黑暗中,他们因彼此的放不开而感到好笑,两人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他大手一伸将她搂进怀里,白琉璃反抗了下没效果,便随他去了。

    “我以为你是那种只要是女人躺在你边,你都不会放过的人。”她心悸地说。

    “谁说的?我不是个随便人……”他立即反驳。

    是啊,你随便起来不是人。白琉璃在心中腹诽道。

    不知不觉中她竟然将心之所想给脱口而出,说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不做点什么岂不是会让你失望,所以我们做一下睡前运动吧。”顾思远话落,翻过来面对她。

    薄唇准确无误的覆上了她的红唇。

    他烈地吻着她,对红滟滟的唇瓣辗转吻,更地挑开她的贝齿,探入她口中与湿软的丁香交缠,像是迫不及待想汲尽她的芳香甜美似的。

    极富技巧的吻愈来愈火深入,白琉璃被他吻得晕头转向,觉得全都快烧起来了!羞涩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去承受那种烈火的感觉,她只能无助地攀住他强壮的臂膀,克制不住地由口里吐出细碎的息与奇怪的吟——

    他吻着她,同时双手也飞快地脱掉两人的衣物,精壮的躯覆上了她,双手开始在她上游移,制造出一波又一波的潮……

    “呀——”当他粗糙的大掌覆住了那柔软饱满,白琉璃更是克制不住地惊出声,羞慌乱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别怕,让我好好你……”他吻去了她的惊呼声,温柔地轻哄她。

    “丫头你好美!真的,真的……好美……”顾思远抚着如凝脂般的雪肤,他的吻探向她耳后,沿着白皙的颈子来到锁骨,挑引着她的息声愈来愈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了,尽管夜已深,他们的却无法浅尝即止,在这*的夜里,他们只想不停地探索对方,不停地为对方付出,要对方享有一切快乐方能罢休……

    暗偌大的书房内,高大俊朗的男子昂藏而坐,微垂着的眸子看不清他此时的神色。

    “老大,您真的打算迎娶安小姐?”老大不是一直都对凌小姐念念不忘吗,怎么这回还是决定娶安氏千金了?付南疑惑地问道。

    “男人志向远大,女人并不是全部,我只是不甘心而已,现在她都已经嫁为人妇,孩子都有了,再固执下去于我不利。”裴纾寒抬起头,神色莫测的说道,似乎说得不是自己而是别人的事一样自然。

    “您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与安氏联姻不但能为洗白龙陵门见不得光的产业铺路子,做了安斯的女婿更能对安斯的财产唾手可得。这是两全其美的好事。”付南深以为然,点头附和。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将安大小姐的心抓住,我已经在感上输了一盘,这次不能连利益也输掉,安氏,我志在必得!”裴纾寒眼中闪烁着隐晦莫测的暗芒,亮的令人心惊。

    这时,裴纾寒书桌上的电话响起,“老大,安小姐来了,说要见你,您看?”

    裴纾寒迟疑几秒,说道,“让她进来吧。”

    挥手示意付付南退下,安佳颖很快就进来了。

    “过来——”他的声音低沉却不容抗拒,盯着这张脸,他感觉她的脸与那人的脸重合起来,心中微微一

    安佳颖有些雀跃也有些惊喜,他对她似乎又像回到了从前的感觉。

    于是她依言上前。

    裴纾寒随手一揽将她捞入怀中,一瞬不瞬的地凝视着她命令,“再近一点。”

    安佳颖惊呼一声,错愕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对她突然如此,有着受宠若惊外加近乡怯的矛盾感。

    不过,由不得她多想,人已经被他抱着了,她只好乖乖地把脸凑近了他一些,她想,这应该算是“近一点”的意思吧!

    “亲我。”他的唇停在她的一公分前。

    他清楚地听见了她讶异地抽口气的声音,还有那张迅速变红苹果的脸,眉头微挑,这些亲昵的举动早该习以为常了,她还是动不动就脸红,羞涩动人的模样让人看了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

    如果亲他,可以让他对她更一些的话,她还是愿意的!

    可是,以前都是他主动亲她的,现在要换她主动,她不知道要怎么亲他,他才会觉得满意?

    “寒,我,我不太会,你,你就委曲一下……”安佳颖怯怯地说了一串话来壮胆,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硬着头皮把唇凑过去,贴住他的。

    一秒、两秒……她乖乖不敢乱动,数了五下之后,觉得自己已经吻他吻得够久了,唇瓣才离开他的。

    “好,好了。”

    “你刚刚那个叫吻吗?嗯?”裴纾寒不冷不地瞅着她,冷嗤,“你确定不是拿张贴纸贴在我嘴上?”

    原来羞涩又忐忑的安佳颖,听见他的比喻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随即又意识到他说的正是自己,更显窘迫了。

    “你真的我?”裴纾寒突然问道,一下子就把她压倒在沙发上。

    “呀——”灼的气息拂在她脸上,阳刚气息一下子笼罩了她全,许久未曾和他这样亲近过了,她有些手足无措,感觉两个人好像要融在一块儿了;她心里有着紧张、有着慌乱、还有一丝丝好奇……电视上的男女主角好像都是这样滚倒在上,接着就天亮了;然后不久之后女主角就会告诉男主角,肚子里有小宝宝了……

    啊!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呀?咦!不对不对!电视不都在上吗?但他们现在是在沙发上,这样地点不是错了吗?

    喔——虽然这说出来好像太难为了……可是,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当然你了,但是婚前行为不太好吧?”

    “在想什么?”裴纾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下子喜一下子忧的小脸。

    “佳颖——”这个小东西该回魂了,他要进攻了。

    “寒……”安佳颖忽地扯了扯他衣角。

    “嗯哼。”

    “沙发不行啦……我们好像……好像要到上才对。”

    “哦,是吗?”裴纾寒淡定挑眉,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她难道不知道在这种时候挑逗一个男人,是很容易*的吗?

    “电视……电视上都这么说的……”她只敢看着自己无助绞动的手指头,脸红得快烧起来。“男女主角一起滚倒在上……然后就天亮了……然后不久,女主角就会有小宝宝了……可是……我们现在是在沙发,我不知道这样行不行?不过贺大哥……你比较有经验,如果你觉得沙发也可以的话,那我……我是没意见——”

    “你想太多了。”裴纾寒嘴角抽了抽。

    搞了半天,终于弄懂她的意思,她单纯的言语在他听来只觉得哭笑不得,原本紧绷的*被她这一闹,也褪得差不多了。

    “看来,我还是高估了你。”他低下头,朝那张小嘴又吻又咬。“我看哪!那种骗人的把戏,全世界就只有你这个傻瓜会相信!”

    “怎……怎么会?”她在他的吻之间着找空隙反驳。“我……我觉得演得……很好呀。”

    “以后我们两个,会演得比电视上的更好。”裴纾寒勾了勾唇角。

    安佳颖听见了他说以后……心无比雀跃,那他的意思是今天——

    “那、那现在……我们……”安佳颖不知道两个人一起压在沙发上要做什么?她想问他还要这样多久?她觉得他好重——

    “佳颖,创造人类那档事很花时间……”裴纾寒附在她耳畔,很正经八百地解释着。“我们现在还没吃晚饭,虽然我是没关系,不过你一定会没体力的,这种事一定得找个时间,好好‘从长计议’才行……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认真看着,你未婚夫要‘上课’喽——”

    “上……上课?”

    “是啊!你可要表现好一点,否则罚你不准吃晚饭。”

    “呃?要上什么课?会……不会很难?”不管是要算或要背的东西她都不行。

    “不会、不会,一点都不难,你未来老公要上的课是……”裴纾寒覆上她的唇,笑意却未达眼底,“接吻实习……我可不想下次再被贴贴纸。”

    哪怕不能上她,但他还是需要一个在事上能满足他需要的女人。

    “你要做什么?”安佳颖紧张地缩在他的箝制下。

    “亲你。”他简言意骇地回答。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