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回来吧他病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友提醒:您当前正在作的作品是:军政贤妻

    市长大人我你【121】他病了回来吧(字数:3646vip章节)

    一吻作罢,顾思远提议到附近常去的酒吧坐坐,白琉璃不太想去,可是拗不过眼前的男人,只能半推半就的妥协。

    这是一间名为“夜归人”的高档时尚酒吧,门前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照亮了形形色色路人的脸,进进出出的顾客更是络绎不绝,显然生意很好。

    四周拥挤的人群不由使她皱紧黛眉,一双温暖大手适时伸出包裹住柔软小手,一路畅通无阻拉着她走向吧台。

    “来两杯鸡尾酒,谢谢!”顾思远俨然一副常客的样子。随着调酒师令人叹为观止的高超调酒技术,两杯漂亮赏心悦目的鸡尾酒就很快便摆在他们面前。

    “这里的鸡尾酒很不错,尝尝吧。”顾思远从容优雅端起高脚酒杯,轻抿一口。

    “嗯,还不错。”白琉璃沾上鸡尾酒余香的粉嫩红唇更显湿润人,不由伸出丁香小舌轻一下薄唇,殊不知此动作是何等勾人。

    盯着那水润人樱唇,顾思远喉结口干舌燥地上下滑动了一下,不自然的别开桃花眼,望向台上此时正在喋喋不休的司仪

    “大家请安静一下,现在我们有请一位帅哥出台表演一个前所未有的互动节目,大家掌声有请!”

    随着烈的掌声,一位帅气十足约莫才二十岁左右还带着点稚气与羞涩的男孩捧着一个精致绣花红色绣球缓步走出。

    “这位先生要与大家玩一个抛绣球的游戏,在场的女士如果有幸接到这位先生抛出的绣球,就可以与这位先生共度*,*一刻值千金,这位先生还是童子哦,恭祝大家好运!”说完只留下那男孩在台上,转走到一边的休息区。

    白琉璃不屑的撇撇嘴,“这老板为了赚钱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真为那男孩感到惋惜。

    “这也是一种商业手段,为了利益不折手段的人多了去了,不足为奇。”顾思远看着愤慨不已地女孩语重心长。

    “这么说,你也做过这种事?”白琉璃伸出纤手很“温柔”地掐了他的手臂一把,不由自主地又让她想起他之前对她非礼的事,很不解气,加重了力道!

    顾思远忍住几乎痛呼出声的哀叫,抚着被狠毒女人毫不留的魔爪掐得青紫的手臂哀怨的开口。

    “我这么纯洁无暇的美男子怎么会做那种事,你这女人怎么逮谁咬谁啊!”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用不着拿他出气吧?害怕自己的手臂又遭魔爪袭击,连忙聪明的转移话题,“看,你还不屑,瞧瞧现在多少女人争着抢着那绣球。”

    白琉璃杏眼一斜,“无聊,我要先走了。”

    说罢伸手招来服务员,掏出金卡递给酒保,刷卡付账。

    片刻,“对不起小姐,您的卡里刷不出钱!”服务员有礼的说。

    “什么?怎么可能,卡里明明有钱的。”白琉璃不可思议的张大美眸。

    “可能是您的卡被冻结了。”酒保礼貌地把卡递还给她。

    白琉璃咬紧牙关,无限恼怒,她该怎么办?白博东,算你狠!

    “用我的吧!”顾思远看着她千变万化的脸,很有一种幸灾乐祸地解气意味。随即爽快地为她埋好单。

    “你……”白琉璃有些诧异。

    “别谢我,回家偿不就好了,我很期待呢!”一句话将白琉璃的感激之拍得稀碎。

    一天不说气死人不偿命的话会死么?这个该死的混球!

    “好了,回吧!”顾思远揽上她的腰际。

    可就在白琉璃就离开之际,一个圆球状的不明物体向她飞来,白琉璃反地,伸手将那东西抓住,定睛一看,原来入手的,竟是那个让她避之不及的绣球!

    顿时众人的目光纷纷随着绣球的移动,最终定格在白琉璃的上。

    白琉璃不知所措地呆立当场,她不会这么衰吧?正要丢掉这个烫手山芋,溜之大吉时,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

    “各位,我们现在正式有请这位有幸接到绣球的小姐上台!”不,她不要,她要回家!可是怎么脱困呢?

    “对不起,这位小姐已名花有主,各位就不要强人所难了吧!”耳边玩世不恭的男嗓音上扬,顾思远一把将惊慌的人儿揽入怀中。

    司仪偕同男孩走到他们面前,“是吗?可是这是我们夜归人的规矩,从未破例过,不然要我们以后的生意如何做?”

    “你想怎么样?”顾思远嗓音冰冷下来。

    “呵呵,好办,要么这位小姐留下来,要么你留下。”

    “好啊,那就请你先尝尝这个!”顾思远说罢一个左勾拳狠厉地挥上司仪那可恶的嘴脸,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拉起白琉璃拔腿就跑。

    “快,给我追上那两个人,狠狠的教训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司仪捂着被打落门牙,嘴角还流着血丝的下巴,倒在地上气急败坏地叫嚣着。众保镖见状,鱼贯向顾思远他们逃跑的方向追去。

    “站住!”后传来保镖们大嗓门的怒骂声,脚步声。白琉璃的心都快蹦出来了,边跑边气喘吁吁的说,“我跑不动了,找个地儿躲躲吧!”

    就在这时一辆眼熟的轿车在他们边停下。

    “快上车!”

    白琉璃迟疑了一下,见是沈默,安心下来,拉开车门与顾思远双双坐了进去。

    看着俩人紧握的双手,沈默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平静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哦,没什么,上酒吧遇到几个找茬的小混混而已军政贤妻。”从后视镜观察到沈默的俊脸,顾思远心不在焉的的解释军政贤妻。

    白琉璃因为是易容过的,沈默现在肯定认不出来她,她也怕节外生枝,微垂着脑袋,一言不发,少说少错军政贤妻。

    “你女人?”沈默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顾思远旁的白琉璃,挑眉军政贤妻。

    “是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军政贤妻。”顾思远没有否认,心知肚明沈默没有认出白琉璃,这个男人对白琉璃有狼子野心,他早就知道,所以他不会让这个男人接近她军政贤妻。

    而白琉璃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还牵着顾思远温暖的大手忙惊慌脸红的松开军政贤妻。

    握着空空手心那缕温柔余香,顾思远的心中闪过一抹失落军政贤妻。

    三人各怀心事,一路无话,直至到了目的地,顾思远让白琉璃先回房,两个男人才针锋相对起来军政贤妻。

    沈默欠了欠,不满的质问,“你有了琉璃怎么还可以这么不自律?”

    “这是我的事,好像跟沈先生没有关系吧?”顾思远不以为意地恢复一贯的慵懒邪气军政贤妻。

    “如果你对她不是认真的,那么就早点脱,不要害她越陷越深军政贤妻。”沈默难得郁地说道军政贤妻。

    “你也对那小丫头动心了?”顾思远挑高了一侧的浓眉,眼神揶揄地问着军政贤妻。

    提到这个让他敏感的话题,沈默的心猛然一跳,是吗?他对那个迷糊狡黠的女孩动心了吗?

    “怎么会?我对那青涩到牙酸的小果子没兴趣军政贤妻。”沈默眸光微闪,矢口否认军政贤妻。

    “是吗?”顾思远意味深长的勾唇军政贤妻。

    “不过,那丫头的确与众不同,虽然青涩,但还是有调教空间的…军政贤妻。”沈默微微一笑,眼中有跃跃试的味道军政贤妻。

    话未说完,被人打断,“不许你碰她军政贤妻!”

    顾思远眼中染上一层风暴,狂肆而危险军政贤妻。

    “那你得看好了,千万别给我可乘之机军政贤妻!”沈默丝毫不畏惧他的威胁,好整以暇地斜睨着他,语气却异常坚定军政贤妻。

    点点星光,犹如耀眼的钻石,镶衔在无尽的墨色苍穹之上,闪耀着耀眼的光芒军政贤妻。

    微风肆意的吹散了一个随意趴在阳台上,盯着楼下那辆车子若有所思,约莫双十年华甜美女孩的柔顺发丝,女孩有着一张柔美粉嫩的瓜子脸,乌黑明亮的水灵大眼,闪烁着狡黠的流光,犹如新鲜带着露珠的樱桃小嘴,人的抿了抿更显水润军政贤妻。

    嘀铃铃

    手机铃声唐突响起,白琉璃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名字,嘴角勾起一抹笑,接起军政贤妻。

    “琉璃,你还好吗?”另一头传来温柔的女声军政贤妻。

    听到这熟悉的女声,白琉璃随即绽开一朵甜美的笑花,“嗯,姑妈,我很好,您体还好吧?”

    白琉璃虽然笑着,眼里却不知怎的带着一丝落寞军政贤妻。

    “我很好,琉璃,你有心事?不能跟姑妈说么?”女人敏感的感觉到了侄女的落寞军政贤妻。

    “没事啊,也许是最近有点累了吧,姑妈不用担心,我已经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您放心吧军政贤妻。”白琉璃将语气放松,很是懂事地说军政贤妻。

    “你别瞒我,我知道你父亲给你打过几次电话催促你回家你都不肯,最后甚至连电话都不接了,傻孩子,虽然说你父亲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说破天去你们也是血浓于水的至亲,他对你再不亲,再亏欠你,你们也是父女啊军政贤妻!听姑妈的话回去吧,他很想你军政贤妻!”

    “是他让您来当说客的吗?”一听到对方提起那个她再也不想想起的人,白琉璃语气瞬间冷凝下来军政贤妻。

    “他病了,想见你一面,你回去吧,父女没有隔夜仇,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军政贤妻。”

    白琉璃冷笑,“他最的那对母女现在不是在他病前表现的大好时机了吗?我要是回去,还不恨我抢了他们的功劳?”

    “自从你父亲生病以后,她们只给他聘请了保姆,一天两天她们还能装模作样的照顾他饮食起居,可时间长了,你父亲脾气也暴躁,她们哪受得了这个罪,所以现在已经很少去医院看他了军政贤妻。”

    白琉璃闻言,嘴角勾起嘲讽的笑,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报应么?

    他最最信任的人,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却将他弃如敝履,当初他一力维护她们的时候,可曾会想到有今天?

    在最需要她的时候才想到他还有这么一个他从不待见的女儿军政贤妻。

    在妻子女儿厌弃他的时候才知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么?

    “姑妈,我不会回去,你跟他说,这是他一早就选择好了的,既然他那么在乎那对母女就让那对母女照顾他吧,以后别再来打扰我军政贤妻!”白琉璃抿了抿唇,缓缓闭上了双眼军政贤妻。

    心中还是不忍的吧,可那又怎样?

    这么多年的隐忍和屈辱她不会因为他生病了在她面前装可怜就会忘记,更不会说几句好听的话,她就心软地颠颠地跑回去,遭受那对母女的刁难军政贤妻。

    “好孩子,你那些年受得苦,别人不知道,姑妈却看得清楚,只怪我也无能为力,姑妈对不起你军政贤妻。”想起这孩子受过的苦,女人红了眼眶,语气嗯咽起来,满是愧疚的绪军政贤妻。

    “这不怪你,人各有命,我不怨任何人军政贤妻。”白琉璃叹息一声军政贤妻。

    “回家吧孩子,现在不正是你在他面前好好表现,让他看清那对母女的真正嘴脸的时候吗?患难见真,他虽然固执,却不是个愚笨的,他病了这么久,也看透了人心,给他一个机会改变吧军政贤妻。”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