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生米煮成熟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柔若无骨的小手一入手,顾思远嘴角勾起魅惑的笑,邪魅的桃花眼中闪着迷人绚烂的光芒,炫花了白琉璃的眼。

    还未等她从这个妖孽的男人魅力中回过神来,忽觉手心一紧,他早已带着她旋走入宽阔的包厢中央,霸道中却不失绅士风度地一手攥紧她的小手,一手自然的置于她的纤腰。

    优美的旋律起,顾思远搂着她的腰带领着她移动,旋转……

    白琉璃有些不知所措的移动脚步,任由他带领着她,手把手地教她舞步和节奏,白琉璃踩了他的脚好几下,他若无其事,最后终于认清现实,觉得怀里的这个丫头真的没有当舞者的天赋,忍受着痛得麻木的脚,却还是想抱着她不松手,只因软玉温香太舒服了,舍不得放开,他搂紧她的腰,在原地转呀转,偶尔以教舞步的理由,公然吃豆腐揩油,心还算愉悦。

    “我说了我没这个天赋,你还不信,被我踩了这么多下,疼吧?”白琉璃叹气,这人真是自作自受。

    顾思远搂着她转圈儿,在她耳畔低语,“没事儿,不过是为了应付那些人而已,更重要的是我想抱抱你。”

    果然动机不良,这男人果然是个精虫上脑的,时刻没忘了占她便宜。

    “你——”白琉璃气得说不出话来。

    挣扎着想离开他的怀抱,顾思远却将她搂的更紧,“老婆,你忘了你已经答应我的求婚了吗,所以我想对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不是么?”

    “那只是个游戏!”白琉璃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抓着这个不放了,烦躁地掐他腰际软

    顾思远一个不防备被她偷袭成功,疼得龇牙咧嘴,“臭丫头,你还真下得去手,你不心疼?”

    “活该!”白琉璃巴不得他忍受不了,滚得远远地。

    “好啦,别闹了成不,做我老婆有什么不好?你看你年纪也不小了,难不成真打算当剩斗士?我们一起长大,说是青梅竹马一点都不过分,既然我们俩都男未婚女未嫁,肥水不流外人田,为什么不凑成一对呢?”顾思远苦口婆心地劝导,他虽然说不清对白琉璃是个什么感,但是,如果真要娶一个女人成家生子的话,他宁愿娶一个知根知底的人。

    而眼前一起长大的丫头,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只不过他想不通,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倔,看不到他英俊的姿,迷人的材,傲人的家世吗?总是三番两次地躲着他,嫁给他有什么不好?

    这话虽然说得有理有据,可是白琉璃却听得火气升腾,听他这话的意思就是她找不到人嫁所以他勉为其难的接收了?

    她有这么逊吗?

    白琉璃气极反笑,“抱歉,本姑娘再嫁不出去,也不屑嗟来之食!”

    这男人太不讨喜了!

    她郁卒地一把推开他,返回位置上。

    两人窃窃私语的对话并没有引起众人注意,白琉璃率先回到座位上,也都没怎么在意,想着肯定是三少又“欺负”人家了,小姑娘不好意思别扭地不跳了。

    “跳得真不错!”众人还是符合着捧场鼓掌。

    不管跳得好不好,重在参与嘛!

    白琉璃尴尬地笑笑,这些人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倒是熟练到家了。

    顾思远走过来,坐到白琉璃的边,紧挨着,白琉璃挪了挪。

    “都玩了这么多轮了,感觉没啥意思,要不,玩点刺激的怎么样?”黑衬衫坏笑着提议。

    t恤男饶有兴致的挑眉,“哦?说说看,你又打算出啥鬼点子整人呢?”

    黑衬衫神秘兮兮地一笑,拿出八个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又拿起一瓶拉菲红酒,逐一倒满。

    随即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一包小小的塑料袋,里面几颗白色药片,丢入其中的一个杯子里。

    “好了,这八个酒杯中,就一个杯子里面有药,看谁最不幸喝到,谁就有好戏看了。”黑衬衫一边将八个杯子逐一打散位置,一边莫测高深地说道。

    “你下的啥药?”有人好奇的问。

    “让人死的药,放心,吃不死人的,只会让人很有致。”黑衬衫男笑嘻嘻的解释。

    听他这么一说,白琉璃都明白了,这杯子里是媚药啊,这要是是喝下去,没解药的人岂不是会火焚的要死?

    这些人玩儿的还真是大!

    白琉璃蹙眉,不太想加入这样疯狂的游戏,今天就她最点背,她对今天自己的运气很是没信心,所以怕这次又好死不死的轮到她,第一个想着拒绝,“你们玩吧,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那怎么行,八杯酒八个人,一个都别想跑,谁当逃兵谁不道义。”黑衬衫毫不妥协。

    众人一听这话,心知对方连退路都不给他们了,要玩就一起玩,一个都别想跑,所以也就跟着劝道。

    “白小姐,玩就玩,怕啥?就算你中招,三少一定会很乐意献救你的,别担心。”

    “是啊,你放心,就算我们这些男人中了药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大不了找个女人就解决了,三少会保护你的。”

    “一起玩玩嘛!”开始还是只有几个人怂恿,到了后来大半的人都来相劝。

    白琉璃苦着脸犹豫不决,看向老神在在品着红酒的顾思远,不知道怎么的,这一刻,她觉得有他在就感到特别的安心,就好像他真的能为他挡风避雨。

    感受到白琉璃的目光,顾思远清浅勾唇,凑近她,“盛难却,那就玩吧,放心,你要是中了药,我会救你的。”

    “我不玩。”白琉璃不为所动,乞求地看着他,“只要你发话,他们一定不会勉强我的。”

    “寡不敌众啊,就算我说了,他们也未必肯听。”顾思远故作为难地摇头,傻子才放弃这次得到软玉温香的大好机会。

    白琉璃就知道,他巴不得看她笑话呢,怎么会这么好心帮她,怒火上头,气呼呼地说道,“玩就玩谁怕谁,只是到时候如果你中了药,我才不会管你,让你自生自灭去吧!”

    “两位,商量好了没有啊,要开始咯。”黑衬衫催促着。

    白琉璃点点头,第一个从桌上的八杯红酒中随意拿了一杯,却没有马上喝。

    众人见此,也都伸手挑选着红酒,有些小心翼翼,也有些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中招。

    顾思远拿了一杯红酒,轻轻噙了一口,面上一度云淡风轻。

    白琉璃双手捧着杯,低头浅抿一口,心,扑腾腾跳得好快。

    黑衬衫见众人都慢条斯理的喝着,有些不爽,催促道,“一个个都装啥斯文呢?豪爽点儿,一口干了!”

    说着他站起来,率先举起酒杯,“来,干了!”

    众人只得站起来,八个酒杯轻碰,发出叮叮的响声。

    每个人的脸上都有着各不相同的神色,有壮士断腕样儿,有小心翼翼样,有毫不畏惧样,还有无所谓的样,可见众人都是有些再意到底最后是谁喝了那杯下了药的酒的。

    左顾右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暗暗观察着对方,都不希望倒霉的是自己。

    白琉璃最感兴趣的是顾思远喝了酒的反应,暗中打量着他。

    多数男人都将目光投视在这唯一的女白琉璃的上,无一不在想着要是这大美女中了药,他们是不是有英雄救美的机会呢?

    过了好一会儿,八个人中却无一人有异常反应,众人既奇怪也都在心底暗松了一口气,不是自己就好,逃过一劫了!

    纷纷嬉笑调侃起黑衬衫来。

    “安达,你这药只怕是过期了吧?没什么效果啊。”

    “就是,是不是拿错了,是泻药哦?”

    “我怀疑是有人中了药却压抑着不表现出来,这可不厚道啊!”

    “恩,有这个可能,不过,在顽强也挨不了这么久吧?”

    众人七嘴八舌说得闹,白琉璃没其他的反应,斜眼偷瞄顾思远,这人自从喝下红酒后就没有说话,怎么回事?

    正百思不得其解中,顾思远突然站起,对众人说道,“太晚了,该散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再聚军政贤妻。”

    说完,不由分说的一把拉起白琉璃的手,向门外走去军政贤妻。

    “哎,走什么啊,还没玩过瘾呢,三少这么急着走是不是中药了,急着回家解决?”黑衬衫也就是之前有人称呼的“安达”说道军政贤妻。

    nbsp;   顾思远一脸深沉,没看安达,自顾自的拉着白琉璃脚步不停军政贤妻。

    当然也没人敢拦着他军政贤妻。

    冷东煌眸光微闪,看着两人离去没有说话军政贤妻。

    白琉璃被顾思远拉着风风火火的出了赌场,上车后,他一踩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般狂飙了出去军政贤妻。

    由于车速太快,白琉璃只感觉到一阵晕头转向,一把抓住他的臂膀,惊呼,“顾思远你作死啊?慢点开,赶着投胎呢?你想死我还想活呢军政贤妻!”

    顾思远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眼中浮现丝丝血色,攥紧方向盘的手都是汗军政贤妻!

    白琉璃到了这个时候,总算看不明白这男人的不对劲了,试探着,“那杯酒你喝了?”

    顾思远额头的汗珠滴落,看了她一眼,抿紧唇,没说话,只是开车的速度更加快了些军政贤妻。

    他只感觉全的难受,体内一股熟悉的火快要将他烧成灰烬了军政贤妻!

    白琉璃看他神色有异,伸手去摸他的脸,沁凉的手心触及他微微泛红的脸,心中一惊军政贤妻。

    好烫军政贤妻!

    “你真的……”白琉璃惊愕地说不出话来,之前他在包厢里还正常的啊,怎么这会儿药效发作这么快?

    顾思远在他别墅前停下车,大手紧紧攥住方向盘,语音沙哑隐忍地说道军政贤妻。

    “你走吧军政贤妻!”

    白琉璃蹙起黛眉,“你让我去哪儿,你现在都这样了,我还能去哪儿?”

    “难不成你还打算舍己救人,当我的解药?”顾思远转头看着她军政贤妻。

    白琉璃哑口无言,是啊,自己不是一向讨厌他的吗?不是一直最厌恶他这个种马男的吗?

    可为什么她还是不忍心看着他受到火的折磨?

    顾思远被火折磨得快奔溃了,早已等不及她的磨蹭,努力压抑着体中不断叫嚣的渴望,语气冷然,“要么走要么留,你要走我不会拦你,你选择留下,我会为你负责军政贤妻。”

    “我若走你会怎么样?”白琉璃认真的看着他军政贤妻。

    “我会叫其他的女人来,我不想死军政贤妻。”顾思远语气坚定军政贤妻。

    白琉璃想象着他和另一个陌生的女人在一起翻云覆雨,心中一阵窒息的疼痛传遍全军政贤妻。

    不知何时,心已沦陷,早已无法抗拒军政贤妻。

    她的手抚上他俊美的脸庞,有些不知所措,“我该怎么做?”

    他知道她这是默许了,来不及狂喜,俯下吻住她的唇,强势而狂军政贤妻。

    一触即她粉嫩的红唇,顾思远极力隐忍的**顿时如泄洪的堤坝不顾一切倾泻而出——

    他反客为主,一把紧紧抱紧她的纤腰,将她的躯严严实实的压向他,狠狠地,迫不及待的狂吻着她的花瓣般的唇军政贤妻。

    他的力量太大,咬的她吃痛,几度想退开,可又有些不忍,关键是他的舌头再一次窜入她的口中,翻搅着,也翻搅了她少女那懵懂的渴望军政贤妻。

    她闭着眼睛承受着,一再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为了帮他减少一些痛苦,而她却不懂的,这样的结果只会让男人更疯狂军政贤妻。

    他的吻由唇向下,到了她的领口,唇围着她的脖颈打转,最后停留在感的锁骨内侧,轻轻的吸、一点点啃咬,感觉不到痛,他的动作比先前轻缓了很多军政贤妻。

    白琉璃那白嫩的子,哪经得起他的撩拨,此刻,体内像有无数只小虫在爬,那痒由心尖溢出,不由的轻嗯出声,体向他更紧了些军政贤妻。

    顾思远的吻还在继续,一颗一颗咬开她前的扣子,一路来到她的口,那柔软的美好,让他本来就濒临崩溃的**达到极点军政贤妻。

    “啊——”

    前突然传来的敏感,让她尖叫出声,她睁眼看他,他不知何时已经低头含住她,瞬间,将所有的感觉传遍全军政贤妻。

    白琉璃终是有些害怕,害怕这样的侵犯,她很想推开他,可是,体却背叛了自己,小巧的躯不仅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