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他可以我也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面具男闻言,霍然回首,凌厉的黑眸危险地眯起,大手一勾,一把将凌瑾瑜勾进怀里,箍住她的大手陡然加重了力量,那张铁青的脸庞几乎快要贴上她的了——

    “我本来想放过你的,可惜,你太不乖!”说完,还没等凌瑾瑜来得及惊喘,她整个人就飞了出去,直接被扔到了奢华的大上。

    男人的力量不轻,看样子怒火完全被激发了出来。

    凌瑾瑜只觉得胃里一阵抽筋,几乎快要将五脏六腑都摔了出来,刚想爬起,早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她恐惧地瞪视他——

    “你……你要做什么?”

    她知道那一句冲动的话出口,肯定会引来不小的麻烦,尤其是面对一个喜怒无常的神秘男人,可是,她压抑不住心底的震惊和愤怒,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这么说她?她怎么惹到他了?凭什么这么说她?再说了,他凭什么对她步步紧,不经过她的许就擅自进入她的房间!

    男人的笑轻轻地漾在她的眼底——

    “马上你就会知道了。”他的大手抚凌瑾瑜柔滑的面颊,语气很轻柔,却冰冷地吓人。

    怀中女人眼中流露出的无措引起他体最本质的渴望,完美的轮廓虽然包裹在衣裙之下,却因为挣扎而露出大片凝白肌肤,毫无保留地呈现在男人眼前,水灵灿动的琉璃眸因怒火显得更加晶亮,微微发抖的红唇闪著人的光泽,似乎正惑着他。

    男人微微起,扯掉了自己上的衬衫,然后是腰带……一双深邃的黑眸却透着显而易见的**,毫不遮掩地盯着榻上的凌瑾瑜,像是一只准备将猎物吞噬入口的野兽!

    一贯的冷静不再……

    一贯的隐忍也消失……

    有的,只是男人最原始的**!毫不遮掩的占有

    凌瑾瑜子一颤,此时她真的感觉危险在悄悄临近。他没有像是在说谎,也不止仅仅是为了吓唬她,早已经历过男女之事的她,很快看出这个男人想做什么……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他突然大变让她一时间搞不清状况,

    站立于头边的男人光着上,这是一副足可以令女人尖叫的绝好材,比模特媲美的倒三角型,结实的肌理透着力与美的光泽,深麦的肤色不难看出他经常出入健房和沐浴阳光……

    冷桑清吓傻了——

    这是她长这么大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一个男人的体,如此明目张胆的!

    凌瑾瑜的下一个动作就是朝着门口的方向逃窜!

    然而——

    男人的动作比她还快,大手一抓,像是拎小鸡一样将她拎起来,重扔在上,紧接着,整个颀长的子压了下来——

    “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是犯法的!”

    那张带着面具的英俊脸庞俯过来,他看上去是那么优雅迷人,难得的俊逸让人几乎移不开视线,可在凌瑾瑜的眼里,男人此刻的眸却充满了邪恶,就像山野的狼一样,让她恐惧地浑颤抖。

    “又不是处女了,何必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你不是把我当成顾逸琛吗?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些,行啊,我不介意你将我当成他……相信我,我会比他更让你死!”

    冷酷的声音夹杂着低低的笑意,又透着一丝嘲讽之态,男人俯下,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纤细雪白的脖颈,带给她一阵前所未有的轻痒。

    凌瑾瑜吓傻了!

    她下意识地朝后退了退,却被男人的大手倏然勾住了纤腰,她一愣,腰间透过衣料传来的炙,剔透的小脸倏然一红——

    “你别过来——”

    “想让我放过你吗?”

    男人饶有兴致的看着下的女人一脸惊恐绝望的样子,低沉干净的嗓音透着一丝慵懒和邪魅,像是命令,又像是哄劝,低低的震动回在他们两人之间几乎零距离的接触上,他突然的转变,引起凌瑾瑜一愕,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你会放过我?”

    男人似乎被她的话逗笑了,低低的笑意从深喉逸出,刚毅感的唇边勾起似有似无的弧度,就像枝头桃花沾雨般清澈……

    “那你以为我会把你怎样,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到强迫一个女人。”他故意拉长了声音,薄唇再度勾起。

    凌瑾瑜松了一口气,小手抵着他的膛,“你起开!”

    “不过,你以后得听我的,随叫随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再度扬起,低低的嗓音异常好听,就像天籁间轻轻飘过神音般,如丝缕般钻进了凌瑾瑜的耳朵……

    他俯下头,涔薄的唇抵在她敏感小巧的耳垂边,炽的气息如数地扫过她的耳府,暧昧地激着她的神经,语气魅惑而不容置疑,一字一句的重申,“记住,是随叫随到!”

    凌氏

    四面环绕的偌大落地窗上映着如金子般闪烁的阳光,裴纾寒的全就像是笼罩在光环之中似的,如贵族世界中走出的王子一样出现在凌瑾瑜的面前。

    微风轻吹他的发丝,细致如美瓷般的肌肤似乎都散发着邪肆的暗香,健硕高大的材几乎将背后的大片阳光遮住——

    深邃温润的眸细长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加上一双明亮得像钻石般的眼眸,时而闪着睥睨万物的神彩,让他看起来像只趾高气扬的波斯猫,优美的粉红色薄唇有些刻薄的上扬,带了点嚣张的味道,所有的五官在他脸上组合成了完美的长相,一名牌的高级衣服,包裹着纤细却不失阳刚的子,那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傲慢模样,在人群中特别显著。

    他晶亮的眸子就像沁泡在水中的钻石一样,漠然地扫过众多女人们疯狂迷恋的神后,落在了不远处在员工餐厅,靠窗旁用餐的凌瑾瑜上,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朝她的方向走过去……

    “又是一个魂不散的家伙!”

    凌瑾瑜只消看了一眼就转过头来,继续喝着美味的鲜草蘑菇汤,“这群女人也疯了,怎么反应跟高中时期的怀少女似的?”

    同事小月翻了一下白眼,“她们呢,的确算不少少女了,不过,要怪也只能怪男色惑人,整个凌氏,也就是你看到这样魅力十足的帅哥不动声色的,呐——”她突然压下声音,神秘兮兮地笑着说了句:“裴先生看样子是冲着你来的……”

    凌瑾瑜感到后背一紧,还没等反应过来,头顶处便传来低沉的声音……

    “丫丫,原来你在这,我想和你单独聊聊。”

    低沉磁的声音像水波一样轻轻漾开,音量不大不小,却正好能被其他同事听到……

    紧接着,整个餐厅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女同事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都盯在了凌瑾瑜的上……

    凌瑾瑜差点被刚刚吃进嘴巴里的饭给噎住,美眸瞪得大大的,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裴纾寒——

    他原本淡漠的眼此时此刻含着淡淡的笑意,如细瓷般柔美的脸颊映着光透的阳光,俊逸得极度不真实……

    “现在?”

    凌瑾瑜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拜托,他是故意找茬吗?竟然叫的这么亲密。

    裴纾寒笑着一点头,没有说话。

    “可是我在吃饭。”凌瑾瑜认为有必要提醒他一句,这个男人怎么一点基本礼仪都没有,打扰别人吃饭是一件很没有礼貌的事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便觉得被一股手劲拽起——

    “喂,你怎么可以这么野蛮——”

    众目睽睽之下,裴纾寒一把将凌瑾瑜从餐位上拉起,二话没说便将她拖出了餐厅,丝毫不理会她的抗议军政贤妻。

    整个员工餐厅先是死一般的宁静,紧接着便是如核武器爆发般的惊叫声……

    小月,久久处于怔愣之中……

    “还记得我们之前和合作还未完成吗?”一直站在冷桑清后的裴纾寒低低地开了口,由于他的材高大,自然将凌瑾瑜圈在了他的范围之内军政贤妻。

    耳畔低沉的男人声音夹杂着温的气息,如数地落在凌瑾瑜的耳周,连同属于男人上淡淡的清香一同裹进她的呼吸之中,他上的气息很好闻,就好像是森林中的果木一样,有着自然的味道……

    凌瑾瑜下意识转,却与他微微低下的俊脸不期而遇,恰到好处的距离却带着显而易见的暧昧,吓得她失声道:“你、你干什么?”

    “怎么,怕我?”

    裴纾寒微微一笑,开了口,轻轻淡淡的嗓音低沉迷离,漆黑倨傲的眸子裹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凌瑾瑜强行咽了一下口水,一挑眉,“怕你?我只是怕中午没有吃饱,下午没力气上班军政贤妻!”

    裴纾寒像是听到了笑话似的,被逗笑,轻盈如花般的笑轻盈地散在他的唇边,令凌瑾瑜不由得产生愧疚,她是个女人,竟然还没有一个男人的笑容那般美丽,真是令她自叹不如军政贤妻。

    “既然是我耽误了你的午餐,那——倒不如我请你吃饭军政贤妻!”裴纾寒的声音虽轻,却带着显而易见的命令军政贤妻。

    “非亲非故的,你凭什么请我吃饭?”

    凌瑾瑜面无表,一把将他推开,“你没什么问题了吧?还有啊,下次拜托你注意点影响,不要再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种不合礼数的事了军政贤妻!”

    “丫丫——”

    “还有——”

    裴纾寒刚刚开口便被凌瑾瑜打断,她指着他的鼻子,警告道:“以后请叫我凌小姐,一是因为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不要造成不必要的误会;第二点就是,你这么叫我,会对我造成很大的困扰,说实话,公司那些女人嫉妒的目光是可以杀人的,更何况你还有一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军政贤妻。”

    一想到餐厅中那些女人们贪婪仇视的目光时,凌瑾瑜全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军政贤妻。

    “现在才想和我撇清关系,不觉得太晚了吗?”

    裴纾寒依靠在一棵枝繁叶茂的老榕树干上,眼底闪过着隐隐的光亮,又像是一瞬的笑谑从中闪过,一丝妖娆之气在他眸间如雾般缭绕,高大的躯带着淡淡慵懒的气息军政贤妻。

    凌瑾瑜一勾唇,美眸泛起疏远的礼貌——

    “既然你还想和我洽谈公事,那么请裴先生你以后叫我小凌军政贤妻!同事们一般都会这么叫我军政贤妻。”

    小凌?

    裴纾寒闻言后,修长的手指微微抵在额头上,似乎在压抑着想要笑出的**似的,他的样子令凌瑾瑜倍感不悦,眉头一蹙,“你笑什么?”

    “如果——”

    他拉长了声音,走近她,唇如同洒上了薄薄的月光般落下温柔的影子,“我不想这么叫你呢?”

    “你别不知进退军政贤妻!”凌瑾瑜眯眼,这个男人……

    裴纾寒却轻轻抬手,见她有闪躲的举动后,一手将她圈住——

    “你真的那么他?”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落在她如眷美花瓣的脸颊上,温柔的力量就像是在抚摸着珍宝似的,眼底却带着丝丝妒忌不甘的暗芒,“到你的心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

    “裴先生,这是我的私事,貌似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凌瑾瑜蹙着眉头,清冷地对上他过于妖娆的眸子,一字一句地问道军政贤妻。

    “很简单……”

    裴纾寒笑了,乌黑的眼眸雾气渐渐消散,他的声音很低,有些飘渺,就像美酒般香醇又或,在她面前轻轻飘,“我只是想要陪伴在你边,我知道你不我,我可以不勉强你我,可你连让我和你做朋友的机会都不给我吗?”“朋友?”

    凌瑾瑜摇头嗤笑,她可不是那种天真的小女生,好笑地一挑眉,“你也说过,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以我们对彼此的了解,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借口吗?”

    “为什么这么说?”

    裴纾寒不怒反笑,这个女人是他这辈子过不去的坎军政贤妻。

    凌瑾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美眸泛起盈盈的讥笑和嘲弄,“因为你这个借口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又何必自欺欺人?”

    “你不信我?”裴纾寒眯起眼,她竟然不信他军政贤妻。

    “抱歉,我很难信任一个曾经对我卑鄙使用过催眠术的卑劣男人军政贤妻。”

    凌瑾瑜毫不留地泼了他的冷水,双臂环在前,“我喜欢的男人一定是成熟的、稳重的,尊重我,不会强迫我做任何事……”

    说到这里,她的脑海中不经意闪过顾逸琛的样子,内敛的,温润的,就连那感的薄唇都泛着令她捉摸不透的弧度……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