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女配是炮灰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一吻作罢,凌瑾瑜气喘吁吁地从顾逸琛的怀中抬起头来,美眸一瞬不瞬的看着他,他眸光迷离,还带着幽暗的**味道,浓浓的暧昧气息密绵绵密密地包围着二人,久久未能散去。

    看着艳迷人的俏脸,顾逸琛有些心猿意马,伸手将她搂的更紧了些。

    “老婆,你不会离开我的是吗?”温香软玉在怀,顾逸琛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眸光黯淡下来,箍着她纤腰的手指几不可见地微微颤抖,想到她有一天会离开他,他的心就一阵窒息般的疼痛,他从未这么患得患失过,直到遇上了她,他第一次害怕了,胆怯了。

    凌瑾瑜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唐突地问出这样的问题,微微一怔,继而笑了,“我不是说过吗,你要你不欺骗不背叛,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恩?”

    顾逸琛心中一悸,脑中回着她说出的“不欺骗不背叛”,有些回不过神来,本来之前就想对她坦白的话语噎在的喉咙口,他突然之间迟疑顾虑了,什么也说不出来,或者说什么也不敢说,他担心。

    “怎么不说话?真的做坏事了?恩?”凌瑾瑜眨巴着眼儿,盯着他的俊脸,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丝一毫的绪。

    “怎么会呢,阿远都说我是二十四孝好老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甚至——”他故意顿了一下,将她搂的更紧,薄唇吐出的魅惑气息弥绕在她的耳畔,“上得大!”

    凌瑾瑜闻言,俏脸一红,捏起拳头就要锤他,“流氓!”

    却被他一把将粉拳包裹在宽厚的大掌中,“男人不坏女人不,你们女人就是口是心非,明明心里想要,可嘴里又说着令人讨厌的话。”

    凌瑾瑜哼了一声,“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跟我说吗?”

    “恩?”顾逸琛没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她叹气,果然在跟精虫乱窜时的男人说话是很费脑子的,好脾气地从桌上捻起一张报纸,塞到他的怀里。

    顾逸琛疑惑地翻开报纸,果不其然是徐若兰车祸的消息。

    他掠了一眼,似乎并不奇怪,抬眸看她,挑眉,“你认为是我干的?”

    “我不知道,我猜测不到谁跟徐若兰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竟然要置她于死地,我可不信有这么巧的意外事故。”凌瑾瑜有些心虚,当看到这则报道的时候,她的确以为是顾逸琛出手了。

    “不是我做的。”顾逸琛简言意骇地说明。

    “我知道,以你的份根本没有必要去做这种给自己找麻烦的事。”凌瑾瑜下意识地解释。

    顾逸琛却没那么好打发,哼了一声,“可是你第一个怀疑的是我。”

    “对不起,别气,我相信你不是那种人。”她有些不知所措,心中愧疚不已。

    “算了,谁叫徐若兰仇家太多呢,何况,她之前那样栽赃陷害我,我的确有理由教训她,不过,我没那么狠做这种事,顶多将她送入监狱。”顾逸琛理智说道。

    “恩,我相信你。不过,我还是想去看看她。”凌瑾瑜想着还是应该去看一眼徐若兰的。

    顾逸琛想了想,继而点点头,“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次一大早,凌瑾瑜和顾逸琛用过早餐,就和顾逸琛来到了市附属医院。

    向前台护士打听到徐若兰的病房,两人相携着走进病房。

    两人到达的时候,病房里徐家人都在,悲伤压抑的气息弥绕在病房中掺杂着淡淡的消毒水味,令人很不舒服,徐若兰紧闭着双眼,脸色带着不正常的苍白,安静地躺在雪白的病上,许久二老一脸悲戚地坐在病边,紧握着女儿的手,口中不停地呢喃着,似乎是想由此唤醒昏迷不醒的女儿。

    徐玺一看到顾逸琛,一股火气只窜脑门儿。

    “顾逸琛,你还敢来?现在看到我妹妹这个样子,你满意了吧?”

    他冲过来,一把将顾逸琛递上来的毫不留的扔了出去!

    顾逸琛不以为意,语气平淡地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事会发生到这个地步。”

    “少来假惺惺了,我就不信若兰这次车祸会这么凑巧,你敢说你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吗?”徐玺满面愤恨。

    “的确跟我没关系,你怎么不问问将你妹妹从警局带出来的人,是不是他们利用完了她之后,杀人灭口?”顾逸琛镇定自若。

    “……”徐玺顿时语塞,他是怎么知道他和南宫瑞之间的关系的?这个男人连这个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查到,还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

    想通这一点,徐玺有些惶然也有些沮丧,原来他以为以前都做得天衣无缝,结果在对方的眼中,自己的所作所为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甚至将妹妹弄成了这个样子,早知道是这样,当初他也不会去求南宫瑞,都是他太过天真,以为对方欠了他一个人就会遵守诺言,救出妹妹,可是结果却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这不是他要的结果。

    看着徐玺深受打击的模样,顾逸琛并没有觉得有多同和怜悯,这是他遇人不淑,一手将自己的妹妹推向了万劫不复之地,路是他自己选得,他该为自己的选择承担后果。

    徐家二老虽然对顾逸琛也有所怀疑,可是他们却一向畏惧于顾逸琛的份背景不敢公然与之对抗,可是现在听说是自己的儿子间接将女儿害成这个样子的,顿时不再压抑心中的悲伤和怒火,冲了过来——

    “啪”地一声清脆的声响唐突地回在安静的病房中。

    猝不及防的一巴掌印上脸颊,徐玺有些反应不过来,怔怔的看着颤抖着大手,年迈的父亲悲痛绝的朝他怒吼,“原来是你!你这个逆子,你到底做了什么将你妹妹害成这样?”

    徐玺闭了闭眼,心中也百般不是滋味,任由父亲在自己上发泄着又捶又打。

    最后还是徐母不忍心看下去,抹去脸上的泪痕,走过来将徐父拉开,“老头子,这件事也不能全怪阿玺,他的原本也是想将若兰救出来不是吗?结果却也不是他能预料的,我们的女儿已经这样了,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徐家这么大的家业还得靠他支撑,难道你还要和儿子断绝父子关系,失去唯一的一个儿子吗?”

    徐父颓然无力地垂下手,一下子仿佛老了好几十岁,任由妻子将自己拉离儿子的边。

    徐玺了悟他们兄妹俩的确是被人利用,徐若兰给人当了炮灰,南宫瑞才是这次最大的赢家,“我没想到他这么卑鄙,竟然会选择杀人灭口。”

    顾逸琛冷笑一声,“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自古不变的谋之道,你也是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的老狐狸,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枉费这么多年的商海浮沉,纵横打拼了。”

    徐玺知道,顾逸琛说得是对的,他无法反驳,可是他不甘心呐,不甘心就这么被南宫瑞耍弄。

    “不,我不会让他们逍遥法外的,我一定会给若兰讨回一个公道!”

    徐玺脸上的神色变得狠,下一秒,希翼的眸光投向顾逸琛,“顾市长,求你帮帮我,南宫瑞在政界的势力很大,我有自知之明是拼不过他的,所以我只能来求你,帮我们徐家讨回一个公道!”

    顾逸琛和凌瑾瑜闻言,相视一眼。

    顾逸琛清浅一笑,摇头,“我不帮不了你。”

    似乎早已料到顾逸琛不会这么容易答应他,徐玺也不恼,平静的说道,“我知道,南宫瑞和顾市长是水火不容的政敌,您不觉得多一份力量多一份胜算吗?”

    “徐总这是在和我谈条件?”顾逸琛斜睨着他,气定神闲,似乎并不为对方主动伸出的橄榄枝所惑,“可我并不觉得徐总的这个提议对我来说有多人。”

    徐玺早前就听说过南宫瑞和慕容志因为欧阳锋的事三番两次找过顾逸琛谈判,却没讨到半点好去,顾逸琛就是一个又臭又硬的茅坑石,现在他总算再一次见识到了他的精明和狡猾,相比之前他几次三番围追堵截找顾逸琛要批准新都那黄金地盘不成的无奈,这次,更令他束手无策,顾逸琛这样的人,即使他自认为自己是块辛辣的老姜,他也不是他的对手。

    徐玺无可奈何地叹气,眼含请求,“顾市长要怎么样才肯帮我?”

    顾逸琛也叹气,好心的劝解,“其实,冤冤相报何时了,徐总根本没有必要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也许这也只是一个意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徐小姐的车祸是人为不是吗?您这样冒冒失失地去报复南宫部长,在顾某看来,真不是明智之举,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只能令亲者痛仇者快,徐总是聪明人,但愿您能三思后行军政贤妻。”

    是啊,明明是一个醉酒驾驶的小混混横冲直撞撞了徐若兰,对方并没有肇事逃逸,反而主动将徐若兰送到了附属医院,及时联系到了徐家,并承诺承担一切事故后果,甚至徐家想将他送去坐牢也无异议军政贤妻。

    满腹猜疑的他也让警方介入调查,警方做过现场勘查,对那小混混也严密询问过,可惜,结果就是认定的交通意外事故,他根本找不到半点故意杀人的证据军政贤妻。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明明就是南宫瑞杀人灭口军政贤妻!”徐玺感觉到全的力气仿佛被抽走,他以为,他对自己的亲妹妹徐若兰一直是兄妹之,哪怕是年少无知时,和她做出有违伦理的事,也只认为是年轻气盛,血气方刚时犯下的错误,可为什么当看到鲜血淋漓的妹妹毫无生气地躺在病上昏迷不醒时,他的心还是会隐隐抽痛?

    顾逸琛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其他的话他说不出来,毕竟,对于徐若兰他一直以来都没有丝毫好感,从一开始的百般纠缠,到因生恨刺了凌瑾瑜一刀,再到自导自演栽赃陷害他,他都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恶劣的所作所为军政贤妻。

    说节哀顺变也不妥,她只是昏迷不醒的植物人,尚还有一口气在军政贤妻。

    两人出压抑冷的医院出来,双双吐出郁结在心头的一口浊气军政贤妻!

    “怎么了?”顾逸琛偏头看向自从走进病房就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凌瑾瑜军政贤妻。

    凌瑾瑜嘴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弧度,“感慨罢了,徐若兰也许到死也不知道,自己被人利用之后就成了弃子般被弃如敝履了吧军政贤妻。”

    “这应该叫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军政贤妻!路是她自己选的,如果当初不轻信他人跟人走,心甘愿被人利用,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军政贤妻。”虽然留在监狱也是生不如死,因为伤害了他的女人的人,他顾逸琛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军政贤妻。

    “是吗?据我所知,徐若兰待在牢里也是生不如死吧?”凌瑾瑜似笑非笑地斜睨着他军政贤妻。

    顾逸琛扶额,这女人果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当下被看穿,也不急,轻描淡写地启唇,“那一刀,插在你,疼在我心,让我心疼,我就要让她生不如死军政贤妻。”

    “从来不知道你是这么记仇的男人军政贤妻。”凌瑾瑜有些意外军政贤妻。

    “没有哪个男人的心头受到伤害还能不动如山的,何况,我从来就没有掩饰过自己瑕疵必报的本军政贤妻。”他微倾着嘴角去拨她额前垂落的刘海,手腕却被忽地抓住,蜜色的肌肤与细腻如白瓷的无瑕肌肤交相辉映,居然格外地赏心悦目军政贤妻。

    “以后别再这样了,你的份不许你意气用事,虽然我知道你是为我出气,可是你是我丈夫,我们是一体的,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去犯错,要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你等着抓你的把柄,你不能太任军政贤妻。”凌瑾瑜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严肃,心中虽然感动于他对她的维护,可她更不希望他因为她而被人抓住把柄,落入对方的陷阱之中军政贤妻。

    顾逸琛眼中含着一丝暖意,拍拍她的手,“放心,既然我敢做,就会有万全的准备,不会有事的军政贤妻。”

    凌瑾瑜松了一口气,最怕的就是忠言逆耳,他能听进去就好,自然地挽上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头,“我明天就要回凌氏了,今天有空陪我不?”

    “想去哪?”顾逸琛想着待会发个短信让王助理将今天的行程取消,明天她就要启程回凌氏了,理应好好陪陪她军政贤妻。

    “游乐园军政贤妻。”

    顾逸琛挑眉,没想到她竟然会选择游乐园这个小孩子玩的地方军政贤妻。

    “怎么?不行吗?”凌瑾瑜嘟嘴军政贤妻。

    “行,你想去哪都行军政贤妻。”他纵容地摸摸她的发顶,眼中满是宠溺军政贤妻。

    两人来到游乐园,游乐园里都是一片闹非凡的景象,这里是a市最大,娱乐设施最为齐全的游乐园军政贤妻。

    顾逸琛握紧她的柔嫩的小手,带着她一步步朝园中走去军政贤妻。

    “阿琛,有人跟着我们,是你的人还是?”凌瑾瑜敏锐都觉察到自从他们进游乐园开始,就一直有人紧随其后,不远不近地跟着他们军政贤妻。

    “有我的人,也有其他的人军政贤妻。”顾逸琛不以为然的解释,他知道以她的聪慧自然能猜出那其他的人指的是谁军政贤妻。

    “不会有危险的,我的人也不是软脚虾,会引开他们的军政贤妻。”顾逸琛看她神游太虚的样子,安抚她军政贤妻。

    &nb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