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爱他的心不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夜,刚刚暗下来,浓雾层层弥漫、漾开,熏染出一个平静祥和的夜,白雾在轻柔月光和路灯的照耀下,便染成了金色。月光下,树叶儿“簌簌”作响,仿佛在弹奏着一首美妙的歌曲,婉约而凄美,悠深而美妙,那跳动的音符仿佛是从朦胧的月色中跃出来的,令人陶醉。

    暗偌大的书房中,明亮剔透的高大落地窗前,倒影出一道伟岸拔的影,一名贵墨色西装将男子衬托的更加神秘莫测。

    举止优雅地摇晃着手中深红色红酒,白皙修长手指轻柔抚摩在晶莹剔透高脚酒杯的边缘,仿佛是抚游曳在白皙幼滑的美丽女体之上,侧坐在皮椅上,月光将他的脸衬托得愈发的出尘,坚的鼻梁,薄而有型的唇,墨玉般的黑眸看的并不真切,却可以清楚的注意到那一排长而翘的羽睫如扇,魅惑中透着毫不掩饰的邪恶。

    “先生。”

    与夜色溶为一体的黑色紧衣,魁梧健壮的材,恭敬笔直站立在男子后的两名青年男子,毕恭毕敬地微微昂首,却丝毫不见一丝卑微。

    倒是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质令人望而生畏。

    “莫离,徐若兰怎么样了?”

    平淡冷静的气质,加之扈黯然的冷气令男子的话语无人胆敢质疑,更显威严冷肃。

    以俱来的冷,自然而生一种威慑力,无人胆敢放肆逾越。

    “回先生,徐若兰因车祸现在在附属医院昏迷不醒。”一脸面无表地莫离微微欠,镇定自若。

    “车祸?”

    男子清冷无波的低沉嗓音带着淡淡的疑问之意。

    在提到徐若兰的名字时,犀利的黑眸闪过一丝琢磨不透的冷冷寒光。

    “是裴纾寒的手笔,现在她早已没有了利用价值,他自然不想留下一个累赘。据调查,徐若兰被撞成了了植物人,肇事者已经承诺会负责一切医药赔偿,现在徐家人正闹腾着呢,裴纾寒这一招倒是高明的很,用一个车祸的假象就轻松解决了一个徐若兰,从而达到一劳永逸的目的。”

    莫离是一个坚毅俊朗,材健壮的男子,每一个认识他的人,都畏惧于这个男人的冷酷无

    莫离都伴随男子多年,与这个一生命定的主子出生入死,同甘共苦打拼至今,没有人会质疑他们的忠心。

    而,他们也一如主子的信任一般,忠心耿耿,毫无二心!

    “慕容志松口了?”一口饮尽杯中酒,感薄唇在红酒的湿润下更显妖娆。

    “进了暗组刑堂,由不得他不说。”

    莫离的嘴角始终带着似有若无的淡淡笑容,此时却冷飕飕的。

    而,众多事实证明,在多数任务下,这种令人放下戒心,防不胜防的亲和力,的确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都出来什么话了?”简约淡雅的纯男嗓音回在偌大的书房之中。

    男子对这位左膀右臂的话语与办事能力没有一丝质疑,他一向崇尚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既然能够有勇有谋,心甘愿留在他边数年,他定然没有理由怀疑他的忠心。

    “他交代南宫瑞的手中还有从徐玺手中弄来对您不利的照片,据说那是南宫瑞对付您的杀手锏。”

    闻言,男子冷哼一声,“穷途末路,也就这点本事了。”

    莫离深以为然。

    “以静制动,静观其变吧。”

    暗影下的男子放下酒杯,白皙的左手食指与拇指轻拂在右手大拇指上墨绿色的扳指上旋转,摩擦着。

    星星点点,墨色苍穹。

    夜风,席卷着花园里的浓郁花香,四处飘散,醉人心脾!

    御园,飘溢着香味,只不过是勾人食的饭菜香。

    “当当当!”

    墙上的钟声敲响,时针已指向9点,惊醒了沙发上熟睡的她,餐桌上的饭菜已了数遍,而她等待的那个俊朗伟岸的男人却还没有归来。

    门外突然响起汽车引擎的声音,沙发上的人儿一跃而起,鞋都没来得穿,而,她自己却全然不知自己的反应是何其激动,原来他早已在她心中有着这么重要的地位了吗?

    原来,等待待一个人竟是这样一种焦躁带着欣喜的滋味!

    其实,她可以不必刻意等他回来的,只是,等不到他回来,她一个人就睡不着,好在,最近几天那个神马的面具男没有再来扰她,也少了她每天的担惊受怕。

    顾逸琛将车开进车库,却没有急着进门,姿慵懒地靠在车头,掏出一支香烟,点燃。

    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抬起,抚上额际,疲惫地闭目养神,脑海中,又闪过刚才在顾家大宅全家团圆的餐桌上那张威严暴虐的脸。

    “老二,今天,我给你下最后通牒,你必须搬回顾家,我顾希尧的子孙怎么可以住在外面?”

    “不可能。除非你们愿意接纳瑾瑜,别忘了我已经被你们赶出顾家了。”想赶他出去就出去,叫回来就颠颠地感恩戴德地欢天喜地回来,有那么便宜的事吗?

    在顾家,恐怕只有顾逸琛才敢这么直言不讳的公然反抗顾希尧的命令。

    “她要进顾家大门,可以,但是前提是辞掉她的工作,我们顾家的女人不需要出去抛头露面。”在顾希尧的心目中女人就是该在家相夫教子,难道顾家这么大的家业还养不起个女人吗?

    顾逸琛闻言蹙了蹙眉,他明白自家小妻子的想法,让她辞去凌氏的工作无疑是强人所难,他从来不愿意强求她任何事

    “她不愿意?哼,到底是你重要还是工作重要?她既然想嫁人顾家就得有这个觉悟!”在顾希尧的生命中,从来只有他命令吩咐别人的份,哪会轮到别人公然违逆他?

    包括他最引以为傲的儿子和长孙顾天擎都是对他唯命是从,从来都是按照他给他们安排的道路在走,唯独这个老二顾逸琛和老三顾思远,专与他针尖对麦芒的对着干!

    只有顾逸琛,只有他胆敢不把他的威严放在眼里,虽然在他的心目中,顾逸琛一直是他最看好的儿子。

    只因这一句坚决漠然的“不可能”三字,彻底将本就**蛮横老人的火爆脾气点燃,面对着顾家上下和众多下人的面,第一次怒发冲冠,将面前精美昂贵的白玉碗毫不留地砸向顾逸琛。

    好在手不凡的他反应敏捷,快速闪,躲过了还装着滚烫羹汤的白玉碗,却还是或多或少飞溅了一些汤汁在雪白的衬衫上。

    冷眼旁观着老爷子怒发冲冠的模样,顾逸琛只是淡定自若的优雅执起高大椅背上的西装外,冷冷地微勾唇角,“如果,这是你叫我回来的目的是供你发泄,那么,恕不奉陪。”

    不再理会在场的兄弟父母,言又止想开口劝慰他几句的顾思远和母亲,头也不回地离开楚家大宅。

    眉头深锁,狠狠地深吸几口香烟,缓缓吐出一圈圈漂亮的烟圈,仿佛吐出的是那心中压抑已久的苦闷,眉间久久挥散不去的惆怅,使孤单屹立在夜色中的他,看来更显孤寂与颓废。

    他不想受制于人,所以他反抗,他不想像其他的兄弟那样傀儡般的遵照那个人的懿旨生活,也许对其他的兄弟来说,就这样什么也不用自己心,只需按照父亲的命令行事,也未尝不是一件轻松惬意的事

    当初他执意出国留学,三番两次推脱了顾希尧的安排,不愿意受制于人,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他才深刻体会到被人束缚威压迫的感觉是那样痛苦军政贤妻。

    所以他选择反抗,选择独立军政贤妻!

    淡黄色的灯光透过窗户投出来,洒在顾逸琛愁绪万千的俊朗上,光晕在他修长伟岸地躯染上一层暖色军政贤妻。

    她,还在等他?

    这一认知令顾逸琛郁烦闷的心里莫名升起一丝暖流,紧锁的浓眉微微展开军政贤妻。

    凌瑾瑜移步窗台,轻轻挑开窗帘一角,远远一瞥,那道令人移不开视线的高大影默默地抽着烟,烟雾缭绕的俊脸在灯光辉映中若隐若现,如梦似幻军政贤妻。

    远远地,凌瑾瑜却感觉到男人上那不可忽视的气场却带着一丝淡淡的烦忧,他,看起来无坚不摧的强势男子,也会有如此烦恼的时刻?

    可能吗?这可不符合他一贯清冷狂傲的格军政贤妻。

    他在为什么而烦恼,是因为她吗?

    这样的猜测令她的心中染上一丝心疼,她最终还是令他为难了吗?

    凌瑾瑜愣愣地站在窗口发着呆,清丽姣好的面容若有所思,连一直在她视线之中的男人,突然间走到她的后,她都没有发觉军政贤妻。

    “在看什么?”

    低沉好听的男嗓音,均匀呼吸中带着淡淡地烟草味与她近在咫尺,惊醒了窗边的人儿军政贤妻。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她受到不小的惊吓,快速转,小手窘迫地放下窗帘,柔荑安抚的覆上砰砰乱跳的心口位置,俏脸可疑地染上一抹红晕,却想着他们现在已经是夫妻了,没有必要还行,放下抚着口的手,为他拿过鞋子换上军政贤妻。

    “我在等你回来,吃过了吗?”她思维敏捷,调整纷乱的心绪,唉,为什么总还是不太习惯和他已是夫妻的事实呢军政贤妻。

    顾逸琛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上前一步,沁凉的指尖撩开之前她挑起的窗帘一角,偏头向窗外看了看,回头,似笑非笑地微勾唇瓣,简言意骇地道出她之前的言行举止,“你在偷看我军政贤妻。”

    “我才没有军政贤妻。”被看穿心事的凌瑾瑜俏脸一红,辩驳军政贤妻。

    看着小妻子羞不已,艳若桃李的小脸,顾逸琛心神一,压抑在心的郁结之气消逝不少军政贤妻。

    “陪我喝两杯军政贤妻。”胡思乱想中,凌瑾瑜的耳边传来顾逸琛攥紧她的小手走到桌边,将酒塞打开,琥珀色液体倒入酒杯的声音军政贤妻。

    闻言,凌瑾瑜红润的嘴唇抿了抿,嘴角勾起一抹笑纹,握紧了手中的筷子,吞吞吐吐,“为什么突然想要喝酒?你回大宅,爷爷又给你气受了?”

    “那个糟老头子,就先吃萝卜淡心,我都这么大了婚姻大事还用他管?不用理会他军政贤妻。”

    顾逸琛不甚在意地扬唇,浅淡的笑容魅惑众生军政贤妻。

    “我不太想喝军政贤妻。”凌瑾瑜咬咬牙关,心知顾逸琛此时心底肯定不像他所说的这样云淡风轻,却也不想他借酒浇愁,“喝酒伤呐军政贤妻。”

    顾逸琛探究的目光深邃地投注在眼前自己的小上,眼中尽是琢磨不透的淡淡光彩军政贤妻。

    纤细修长的手指缓缓举起剔透的酒杯,自斟自饮,却没有再为难她,仰脖,举杯一饮而尽军政贤妻。

    凌瑾瑜在他举杯的一瞬间,竟不可思议地看到顾逸琛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与孤寂,光洁的额头,英的鼻子,微抿的薄唇即便此刻勾出一丝烦闷的弧度,依旧感得只让人想要上前去亲吻一下军政贤妻。还有那长长的黑玉似的羽睫,比寻常男人更浓,比女人还要卷翘,月光打在上面,在他的眼底留下一排黑黑的影,却也无法让人忽略他眼底因疲惫而出现的黑眼圈军政贤妻。

    他这样优秀的男人也会有孤寂的时候?

    凌瑾瑜心疼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军政贤妻。

    男人一杯接一杯地一个人猛灌着闷酒,酸而甜的液体流过唇齿舌尖,划过丝丝甜的腻人的味道,直到喉咙处,才转化为丝丝甘甜,那双黑曜石般摄人心魄的眸子在酒精的渲染下越发迷离军政贤妻。

    “别喝了军政贤妻。”

    于心不忍,凌瑾瑜一把夺过顾逸琛手中的酒瓶,秀眉紧蹙军政贤妻。

    “老婆,你就让我喝一点点,就一点点军政贤妻。”顾逸琛白皙的俊脸微微泛红,却没有烂醉如泥的地步,微醺的脸在灯光的辉映下泛着红光,伸手便上前抢夺她手中的酒瓶军政贤妻。

    凌瑾瑜一个躲闪不及,被顾逸琛伟岸高大的躯狠狠扑倒在地,严严实实地压在下,动弹不得军政贤妻。

    迷离中,顾逸琛伸手捧起凌瑾瑜美嫩滑的俏脸,指腹在精致白皙的脸颊游移抚摩,视若珍宝军政贤妻。

    “老婆,你真美军政贤妻!”他眸光微闪,眉梢压得很低军政贤妻。深邃幽染的灰眸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军政贤妻。

    倏然,他抬起干净的手,拇指与食指扼住她小巧的下颌,转过她的小脸,目光缓缓下移,最终在她美的唇瓣上驻留军政贤妻。幽光倏闪,修长的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粉红色的唇瓣,同时,她的体微僵,羽睫颤动一下军政贤妻。

    凌瑾瑜晶亮动人的眸子扑闪着纯真清澈的光,惹得顾逸琛心尖儿一颤,如果冻般甜美的樱唇微张,似乎人品尝,垂首,他的唇就这么不自贴上香甜唇瓣军政贤妻。

    四片相接的唇瓣,柔软而带着彼此的香气军政贤妻。

    她的馨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