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我女人谁敢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夜幕下,微风夹杂淡淡的樱花馨香飘扬而至,弥漫在整个静寂的空气中。

    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行驶在宽敞的大道上,看着顾思远那俊逸邪魅专心驾驶的侧脸,白琉璃心中那种莫名地油然而生的感觉又一次浮现心头。

    许是感觉到那双明媚璀璨眸子投注在自己上的目光,顾思远忍不住转头看了她一眼,挑挑眉,“想去哪?”

    “我想四处转转。”白琉璃轻描淡写。

    闻言,顾思远猛然捏紧方向盘,俊朗的脸上尽是迟疑,“你不回家?”

    白琉璃凄然勾唇,“家?我有家么?”

    顾思远想起白家那一大家子人对待白琉璃的态度,眉头不由自主的蹙起,心中滑过一丝心疼。

    他向她伸出手,想抚平她轻蹙的眉头,不愿意看她那副只是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模样,却被她不着痕迹的躲过,她不需要任何人的同和怜悯!

    “专心开车,你想死别拉我陪葬。”白琉璃盯着他伸过来因为她的躲闪而僵在半空中的手。

    顾思远气结,没好气地收回手,磨牙,“不知好歹!”

    突然,前方窜过一只白色的小动物,顾思远一个紧急刹车,强大的惯使白琉璃小的子直直向旁边顾思远扑来。

    红润的唇瓣狠狠磕在顾思远坚毅有型的侧脸上,更令她更令她感到羞窘得冒烟的是,她的小手在大力的惯下顺势下滑,顺着顾思远宽厚的膛一路下滑,惊吓之下,白琉璃反地一把抓住了某物。

    男最为敏感的部位闪电般传来又痛又酥麻快感的触电感,顾思远僵直了拔的背脊,俊脸迅速染上了一抹淡淡地晕红,保持原状一动也不敢再动,时间在这一刻静止定格,车内的气氛也诡异地急剧升温…。

    让她死了吧!这么狗血的事怎么会发生在她的上?!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白琉璃俏脸唰地红得像西红柿,手心**的触感令她像火烫到了般火速放开,小脸埋在膝盖中不敢抬起头来。

    直到肩头传来温暖触感,以及那温醇如美酒般焦急关切的温润嗓音。

    “臭丫头,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到底是顾家见惯风雨,阅历丰富的儿子,即使发生如此令人尴尬的突发事件,顾思远心有余悸,却能在几秒钟内努力平复乱了的心绪,冷静地回过神来,俊脸上没有丝毫异样,只是俊脸上的余温尚未褪去,就算此时的他心中再汹涌澎湃,再难自抑,他都不希望令她更羞窘尴尬。

    白琉璃红着脸从膝盖中抬起头,放弃了她掩耳盗铃的鸵鸟心态,覆在脸上沁凉的手心也令脸上火的温度下降不少。

    “我没事,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我去看看,你待在车上别动。”关切的眸光一眨不眨地投到她俏丽的小脸上,仔细搜寻着有可能受伤的地方,见并无大碍,只是那妍的小脸上含羞带怯地带着小女人般的羞红,魅惑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玩味与莫测高深地光亮。

    或许是为了疏解一下车内尴尬暧昧的气氛,他云淡风轻地交代一声,打开车门,优雅下车查看路况。

    半晌,白琉璃白嫩小手抚了抚砰砰乱跳的心口,大眼好奇地向挡风玻璃处张望,却见顾思远迟疑却不失优雅地蹲下去,顾思远因为他的这一举动好奇心被愈加勾起,眼儿一眨不眨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丫头,眼睛闭上,我给你一个惊喜,不乖乖闭眼不给看。”

    顾思远起踱步到车门外,并没有急着开门上车,只是神秘兮兮地对好奇不已地白琉璃说了一句。

    看着顾思远一本正经的神秘模样,白琉璃虽然好奇,也只得乖乖闭上双眼。

    再睁眼,惊喜的眼儿瞬间如黑夜中的流星般灿亮。

    “哇!好可,好萌的小东西!”

    这只狗狗才一个月大,全雪白的皮毛,毛茸茸的摸起来特别软滑舒服,眨巴着黑白分明的无辜大眼,看着楚琪的墨色瞳仁温顺萌人,被顾思远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

    “喂,顾思远,你不是一直有洁癖的吗?”白琉璃心知顾家的男人或多或少都是有遗传洁癖的,所以以前顾家大宅里阿姨们喂养的宠物,他都是看都不屑看一眼的,可是今天,他为了她却将一只被抛弃在野外的小狗捧在手心里,有一种叫感动的绪在心中蔓延。

    “我是那种冷血无,见死不救的男人吗?”顾思远从来没有为讨好一个女人做过这种事,脸色不由地略显尴尬之色,将小狗小心地放在她的手心,不自然地别开了脸。

    白琉璃悄悄抬眸,眸光瞥向耳根微红的男人,嘴角微勾,笑容明媚。

    “它是公的还是母的?”白琉璃眨巴着眼儿,转头问他。

    “我怎么知道?”其实他不是很喜欢这种软绵绵,毛茸茸的小东西的。

    白琉璃将小狗递到他的手里,“你把它翻过来看看有没有小**不就知道了吗?”

    “我不看!”顾思远一听,顿时黑脸,他可没有去看那个的东西的好。

    小东西战战兢兢地蜷缩在他的手心里,生怕他一个失手将它掉下去。

    “你必须看!”白琉璃不依不饶。

    “为什么你自己不看?”顾思远后悔了,怨愤地盯着手心中的小家伙,他为什么要手救了这个麻烦精啊?手心中的小家伙感应到他“深仇大恨”般的目光,可怜兮兮的呜呜叫了两声,黑溜溜地小眼睛求助般地望向白琉璃。

    “人家是女孩子怎么好意思看这个,何况如果是公的,我看了岂不是要长针眼?我才不要。”白琉璃一本正经。

    顾思远气结,“你不怕我长针眼?”

    “反正你阅女无数,女人的**你都不知道看过多少,怕什么?”白琉璃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

    顾思远简直被眼前气死人不偿命的丫头片子气得吐血!

    “你什么你,赶紧给我看!”白琉璃可没打算放过他,谁叫他这么滥种马,活该!

    不得已,顾思远只得认命地将小东西翻过来,看了看它的别特征,没好气道,“公的!”

    白琉璃挑眉,“跟你是同,不错,以后你有伴儿了。”

    顾思远俊脸顿时黑如锅底,“死丫头,你竟然将我和这个畜生相提并论,你活腻歪了是吧?”

    白琉璃立即捂住耳朵,受不了他高分贝的怒吼,蹙了蹙眉,“喂,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吧?你还嫌弃它,我看你长得还没它可呢,唔,这萌物我包养了,得给它正式取个名字,叫什么好呢?叫远远好不好?”

    “白琉璃,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她居然给狗取了他名字的中的一个字,靠,这不是寒碜他吗?

    “那叫老三好了。”白琉璃想了想,这个比较顺口。

    “白琉璃!”顾思远忍无可忍。

    “那你说叫什么嘛?”这人的毛病可真多。

    “叫小坏蛋我看就很好。”顾思远将手中的小家伙塞到白琉璃的怀里。

    “你才是坏蛋!”白琉璃抚摩着怀中的小家伙,瞪眼。金黄色的沙滩与碧海蓝天遥相呼应,浪花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一道健硕修长影悠闲地躺在白色摇椅上,光着上,精壮的古铜色肌肤极力彰显着这副体主人的惑人魅力,下仅松垮着简单围了条浴巾,使一旁的白琉璃不由地吞咽了唾沫,这只招摇的公孔雀,在哪都不忘显摆自己那惑人的材军政贤妻!

    一只黝黑有力的大手伸了过来,惊醒了一旁微红着脸观赏美男的白琉璃,赶紧眼明手快地将手中托盘中的威士忌红酒递了上去军政贤妻。

    “不错,孺子可教,小姑娘很懂事儿军政贤妻。”美男修长手指优雅地捻起晶莹剔透的高脚酒杯杯柄,妖娆地摇晃着杯中鲜红液体军政贤妻。

    墨色太阳眼镜遮掩了他深邃幽暗的黑瞳,微勾的嘴角还是泄露了那以俱来的优雅痞气军政贤妻。

    一句话,将白琉璃心中那漫天飞舞地粉色泡泡击得粉碎,感美男瞬间化邪恶撒旦军政贤妻。

    为了他口中的七之约,她不跟这个该死的家伙计较,她忍军政贤妻!

    樱唇轻咬,被捏的咯吱作响的轻微手指关节声响,显示着此时白琉璃拼命压抑着心中升腾的怒火军政贤妻。他大爷的军政贤妻!一天不使唤她是会死啊?军政贤妻!

    她堂堂白家大小姐现在竟沦落到给人当下人使唤的地步,传出去还不得英明扫地?

    为了忍受这七天,他答应只要她伺候他七天就再也不缠着她的约定,她不服软还真不行,忍一时海阔天空吧,深呼吸再深呼吸,缓缓松开攥紧的粉拳,俏脸强颜欢笑军政贤妻。

    “应该的军政贤妻。”白琉璃皮笑不笑地附和,“还有什么吩咐么?”

    你丫的,窝在凉怡人的太阳伞下倒是悠哉的很,可她在这火辣辣的烈下都快被晒成人干了军政贤妻!

    顾思远淡淡地瞟了她一眼,嘴角弧度加深,“么?”随即拍拍自己仅着浴巾的大腿,“来吧,本少尊贵的真皮座椅廉价让你体验一次军政贤妻。”

    色胚军政贤妻!白琉璃悻悻偏过头去,心里将这个可恶的男人诅咒了百八十遍,面上却不动声色的婉拒,“无福消受,咱还是晒晒光浴比较好军政贤妻。”

    “来吧小姑娘,别害羞军政贤妻。”健臂一伸,猛地一把擒住白琉璃纤细手腕,只是稍微用劲一拉,软玉温香瞬间抱满怀军政贤妻。

    惊呼还未出口,眨眼就见自己置于一具极具惑力的怀抱,白琉璃咬牙皱眉,这人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土匪军政贤妻!

    虽说百般不愿,可根据这些天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她知道反抗对于这个狂傲的男人来说根本没有一点用,只会起到适得其反的负面作用,所以为了加快自己的计划进展速度,她还是装作矜持地挣扎一下便也没再动弹军政贤妻。

    不得不说,顾思远表面上看是个痞气十足,邪肆张狂的浪子般不拘小节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不羁男人,可是,就单从他虽时不时对她吃吃豆腐上下其手,还对她做出各种羞耻邪恶的事儿来,但精明如他,却是那样谨慎入微,

    她知道这个男人的桃花眼中每每看着她时那毫不掩饰的占有和浓浓的**,却被他理智的强压下去,并没有如他对平时围绕在他边的一样随时发,强行扑倒,似乎,他对她还是有着隐约的纵容和宠溺军政贤妻。

    “做我女朋友吧?”顾思远执起她垂落前的一撮丝滑的发,没经过任何化学品污染的乌黑青丝只带着淡淡地栀子花沐浴香,令他忍不住将脸埋入她的颈间深吸一口气,贪婪地吸取只属于她的馨香军政贤妻。

    指间把玩缠绕着一缕带着幽香的发丝,柔软地依附在他的手指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子这个动作,令白琉璃想起了一句话“铁石心肠化侠骨柔绕指柔”军政贤妻。

    能吗?本来她和他虽然是青梅竹马一起玩到大的,可她对他只有对哥们的那种朋友般的感觉,可以说他只是她只是她可有可无的一个人而已,而现在,他却想要更多军政贤妻。

    她真的能接受吗?像他这样的男人会甘愿为了她一棵不起眼的小白花,而放弃千百媚的大花园?

    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他真的对她是很好很温柔,可以说,这是她有生以来过得最为快乐的子,本来,她只想应付掉他的七之约后就离开这里,回到自己本来的轨道中去,可现在他却丢出这么惑人的话,她该作何选择?

    她怕她到离开那天会舍不得,舍不得离开,舍不得放手,更怕当到真相的那一刻他们会从人变成仇人军政贤妻。

    所以,她一直犹豫着,徘徊着,忐忑着军政贤妻。

    “女朋友?”这两个神圣的字眼将白琉璃从思绪中惊醒,愕然军政贤妻。

    “是呀,反正,我也不可能一辈子单,而你正好是我心目中的最佳人选,难道以我的魅力,七还不足以令你上我?”

    顾思远执起白琉璃惊愕不已的下巴,拇指抚摩着她花瓣般嫩的唇瓣,神色淡然自若,深款款,犀利的眸子似乎能看穿一切般,紧盯着她脸上的每一丝细微的表变化军政贤妻。

    白琉璃还没从被求婚的震惊余韵中回过神,怔怔地看着顾思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军政贤妻。

    惊的是他太一语惊人,这么突然就提起交往的事,她都没想过这码子事军政贤妻。

    “阁下的女朋友似乎有很多,我可不想成为其中之一军政贤妻。”

    白琉璃脑子一混混沌沌的,一时分不清他这话的真假,轻哼一声,蹙眉说道军政贤妻。

    “我们可以结婚为前提先交往,就算你现在还没上我,我相信以我的魅力,让你上我只是时间问题军政贤妻。”

    顾思远嘴角微勾,神采飞扬的脸上尽是自信傲然军政贤妻。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