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天生一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不要!”凌瑾瑜想也不想脱口而出,她知道他所说的“真凭实据”是什么,她可没忘了他手里的那方丝帕,早已领教过眼前这人曲解事实的功力,她可不想在人前丢脸,而且还是在顾逸琛的家人面前。

    而她此时的举动在顾天擎看来,颇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顾天擎看着凌瑾瑜,“他说的是真的吗?你和我二弟真的在一起了?”

    顾天擎说得很委婉,可那意思任谁都听得明白。

    “我……”

    正解释,只觉手臂一紧,整个人就被揽入一具熟悉的怀抱,只听头顶男人磁好听的声音掷地有声,“当然是真的,我和她早已郎妾意,两相悦,大哥还是另寻良配吧。”

    说完,揽着凌瑾瑜就向大门玄关处走去。

    凌瑾瑜和顾逸琛各不相让地拉拽着走到门外,凌瑾瑜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你简直不可理喻!”

    顾逸琛只是淡然地看了她一眼,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你喜欢他?”

    凌瑾瑜瞪着他不说话,她早已被这个霸道的男人气得说不出话来。

    见她默然,他叹气,颓然地松了她的手,“你去找他吧。”

    凌瑾瑜赌气转就往咖啡厅大门走去,可才刚转,就被后的某人攥紧了手臂,语气冷然地命令,“不许去!”

    凌瑾瑜抬眸看向男人急切的脸色,“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不是你让我去找他呢吗?”

    “笨蛋!”顾逸琛笑骂,伸手宠溺地揉乱了她一头柔顺的青丝。

    “混蛋!”凌瑾瑜不甘示弱地回击。

    顾逸琛搂紧她的腰,笑,“笨蛋混蛋都是蛋,正好天生一对儿。”

    被他形象的比喻逗笑,凌瑾瑜白了他一眼,“怎么每次都能看到你?”

    “你是我媳妇儿,我当然得看好了。”顾逸琛脸不红心不跳。

    “谁是你媳妇儿?我看你是想媳妇想疯了吧。”凌瑾瑜脸一红,甩开他的手,撇开脸不想看到这个霸道的家伙。

    “你不承认没关系,我有的是耐心,你就是块石头我也会将你捂的。”看着别扭的女人,顾逸琛觉得女人心真是海底针。

    ——劳资是掉收蛋疼滴八戒——

    凌瑾瑜想着,不知道顾逸琛会如何处理那些被南宫瑞掌握的照片,想来顾逸琛现在刚刚上位市长职务,那些照片曝光出来对他也是不利的吧?

    可是又想到顾逸琛对她的执着,说不定他压根儿就巴不得那些照片曝光,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搞得人尽皆知,达到他想要的目的。

    不行,她不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那个不靠谱的男人上,她得早做准备,为自己谋一条后路才是。

    可是该怎么办呢?

    凌瑾瑜烦躁地揉乱一头顺滑的青丝,美眸一闪,突然被桌上一张报纸上的一条标题所吸引“踊跃参军,保家卫国,匹夫有责。”

    指尖捻过那张报纸,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

    看完,随手将报纸丢在一旁,美眸狡黠的流光微闪,嘴角漾起一丝柔美的笑意。

    似乎想到了什么,抓起手机就找到熟悉的名字,拨了过去。

    过了好久对方才接起电话。

    “丫的,你还知道给姐们儿打电话?”手机里传来夹杂着嘈杂喧闹人声音乐声,以及白琉璃气喘吁吁不太平稳的语调。

    “你在哪呢?这么吵。”凌瑾瑜蹙眉。

    白琉璃一把推开旁男人递过来的酒杯,穿过人群向门外走去。

    “酒吧呢,咋良心发现,终于知道打个电话过来了?”白琉璃倚在沁凉的墙壁上,缓解着因为在舞池尽释放舞动,全升起的潮。

    凌瑾瑜将背靠在叠的豆腐块似的被褥上,“怎么了?心不好?”

    她知道,只有那位心非常不好的时候才会跑去酒吧舞厅释放一下。

    “别提了,我一回家,想不到我那同父异母的好妹妹也回来了,回来也就回来了吧。”白琉璃撇撇嘴,冷哼一声,“还总是一副弱不风,林黛玉似的装楚楚可怜,看上了你在我生那天送我的围巾,当着爸妈的面儿非得要去。”

    “不就是一条围巾吗?她要就给她呗,至于将自己的心搞坏吧,你不像是这样小气的人啊。”凌瑾瑜捂嘴偷笑。

    白琉璃冷笑,“关键问题不在于此,你是不知道,我讨厌她那副虚伪做作的嘴脸,作了这么多年,咋就没作死她呢?没作死她倒是恶心死了我!”

    “我不明白,你一向都是不拘小节的人,按理说就算你们不是亲姐妹,那也是有一半血缘的,你们怎么就这么不对盘呢?”凌瑾瑜码字一天,累得颈椎疼,找出一张膏药贴在后颈处。

    “是啊,起初我妈去世后,她妈带着她入了我家门,我也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文静乖巧的妹妹,有什么好东西哪怕我自己很喜欢,都先给她。自从十八岁那年,我第一次偷偷带我的初恋男友来我家,被她见到我那男友的帅气英姿后,就被她惦记上了,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我不在家,男友来找我,她自作主张地将他留了下来,并在端给他的茶水中下了药,呵呵,可想而知,你也猜得到我回来后看到的是什么样的场景。”白琉璃回想起当年那一幕,依旧难以释怀,天知道,她暗恋了那个男孩多少年,默默追在他后多少年,好不容易用真心打动了他,可结果却被一个她最信任的人伤到体无完肤。

    “这还不是最伤人的,她事后却说是那男孩强了她,呵呵,正好被同时赶回来的父亲看到了,父亲要报警,我以命相胁,私底下甚至跪下来求她不要追究这件事,最后她甩了我几耳光,高跟鞋碾着我的手指,哈哈大笑,‘你终于求我了,你不是正牌大小姐吗?不是看不起我这个野种吗?看看人人眼中高高在上,受人羡慕的大小姐正跪在她这个野种的脚下,为一个背叛了自己的男人求呢。’”

    指尖被碾得出血的剧痛,根本比不上被人将尊严狠狠踩在脚下的耻辱,白琉璃笑出了眼泪,那是她一生之中最屈辱的一刻。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