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神秘男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本来,她早就想跟顾天擎道歉来着,却一直找不到机会开口,现在总算说出了心中憋了很久想说的话,舒服多了。

    “我不介意,你也不用耿耿于怀,在部队整天训练,这点小伤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顾天擎略显黝黑,却英气十足的俊脸完全是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类型,露齿一笑中极尽憨厚,在凌瑾瑜看来还的!

    他其实想说,他不但不介意她的误伤,还要感谢她的“失足”,给了他与她单独相处的机会。

    可生谨慎细心的他并不想唐突了佳人,抿了抿唇,将心中所想的话咽了回去。

    “谢谢你。”凌瑾瑜不知道该说什么,在那灼灼目光下,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无所遁形,拘谨地伸手,将垂落颊边的发丝拢到耳后。

    心细如尘如顾天擎,敏感地看出了凌瑾瑜的局促和不安,体贴地笑笑,即使心中有太多千言万语,此时也说不出来了。

    顿时,整个加护病房只余下各怀心事地两人,顾天擎为体贴佳人不再开口,而在这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诡异气氛中,分外不自在的凌瑾瑜也安静地不再说话。

    半响,凌瑾瑜看了看墙壁上的电子时钟,又看了看顾天擎的腿,关切地打破了一室寂静,“还疼么?”

    “不疼。”他摇摇头,看着旁边专门为陪护所安置的小,“困了么,休息一下吧。”

    “嗯。”凌瑾瑜坐在那张单人上,点点头。

    ——偶是撒打滚卖萌求收藏八戒滴分界线——

    昏暗灯光下,黑色的真皮椅上,面目朦胧的男人昂藏而坐,子依靠在质地高档的真皮椅背上,量定制的暗色西装及衬衫将他的材完美的彰显出来,他没有说话只是用一双深邃而锋利的黑眸打量着下属。

    “人找到了吗?”

    低沉磁,却极具威严的嗓音飘扬开来,刺激着毕恭毕敬垂首站立在红木办公桌前,四个一声清一色黑色西装年轻男子的耳膜。

    “回老大,人在A市。”其中一黑衣人战战兢兢地回道。

    高高在上的男子不悦的语音带着危险地穿透力,“就这些?”

    “请老大责罚!”四个男子纷纷惶恐地低下了头。

    男子闻言,微微昂首,缓缓合上幽深的眸子,挥了挥手,感薄唇淡漠轻启,“办事不利,帮规处置。”

    “是。”四男领命而去。

    男子睁开眼,骨节分明,修长优美的手指拿过桌案上那张唯一的相片。

    那是一张有着甜美脸蛋,却有一双与这张粉雕玉琢地小脸所不搭地,略带忧郁大眼睛的小女孩。

    男子动了动,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霎时,一张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显现,英气人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

    总而言之,这是一张俊美出尘,温文俊逸的脸,与他的份并不相符的形象,令人很难将他的份和容貌联系起来。

    白皙的饱满的指腹轻轻抚摩着相框里那张惹人怜的小脸,充满思念与宠溺的嗓音令人动容。

    “丫丫,你在哪里?”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等你回来。

    你就这么想要逃开我的手心么?一直逃了这么多年,在你心里我可有一丝一毫的分量留在你心底?

    或许,当初,他就做错了,他不该一时心软,将她留在边,早就该送她去改去的地方,不然也不会遭受这么多年的相思之苦。

    门,悄无声息的被推开,男子敏锐的听觉令他指尖一动,将手中的相框不紧不慢的放回原地,双手交叉置于腹间,闭目养神。

    “寒,我做了新学会的点心,你尝尝。”伴随着悦耳动听女音而来的,是一抹着粉色睡衣,姿小玲珑的女孩儿。

    男子听见声音,却没有睁开眼,直到那带着淡淡幽香的躯走近,他才猝不及防地突然出手,大手一伸,将女孩小柔弱的躯搂进怀里。

    女孩一声呼,跌坐在男人强健的大腿上,白嫩的藕臂也顺势搂紧了男人的脖颈。

    “小狐狸,想男人了?”男人睁开眼,那双深邃的眸子中满是不怀好意的邪肆。

    大手也毫不放松,在女孩的上肆意游走,那张温润斯文的脸上带着一丝与他容貌不相符的风流邪妄。

    似乎早已习惯男人这样的举动,女孩没有太过反抗,却还是由于男人的孟浪举止,羞红了双颊。

    男人毫不掩饰地肆意目光投注在眼前这张,与相框里的小女孩八分相似的俏脸上,似乎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寒,这是谁啊?好眼熟的样子。”怀中的女孩伸手拿过那相框。

    却只听得一声骨头断裂的异响,紧接着小手上一阵剧痛传来,女孩只痛得“啊!”地一声叫了出来,一巴掌将那相框摔落在地。

    男子的看到那相框被“啪”地一声摔落,玻璃碎片支离破碎,洒落在那照片上带着淡淡忧郁的小脸上。

    顿时,俊脸一寒,狠狠地将上的女孩推倒在地。

    “安佳颖,谁许你碰她的?给我滚出去!”玄寒的语调中带着难以隐忍的怒火!

    “裴纾寒,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可以为了一张相片这么对我!”被男人唤作安佳颖的女孩摔倒在地,抚着剧痛的小手,愤恨不甘,却又无限委屈怜楚地看着男人。

    那张清丽动人的小脸上满是楚楚可怜,令人恨不能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抚怜,可惜,那眼中的男子却没有看一眼地上的女孩,只是小心翼翼地蹲下来将那破碎的相框珍视地拾起,拂去上面的玻璃残渣,连那细小却尖利无比的碎渣刺进手心都毫不在意。

    “现在,马上,滚出去!以后不许再踏进这里一步!”

    森寒没有丝毫感的话语,像一把无形的钢刀,狠狠地插进女孩的心底!

    “裴纾寒!我恨你!”安佳颖咬紧唇瓣,忍着剧痛从地上艰难地起,三步并作两步转头冲出门外!

    ------题外话------

    想不想知道“丫丫”是谁?

    和这个叫裴纾寒的男人有什么关系?

    八戒从不写与故事无关的事哦!

    继续往下看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果断“加入书架”吧!

    丞相夫人文/君残心

    传闻中双腿残疾面目丑陋沉不定的少年丞相和传闻中的竟然不一样?就连婚后的生活都和她想象的天差地别……

    云卿目瞪口呆的瞪着大眼睛,痴痴的看着面前的绝色美男子,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指着一大红喜服的丞相风蓝瑾。

    “你……你你……你是风蓝瑾?”

    握着喜秤的男子平静的坐在轮椅上,见到云卿这般震惊,眉梢微微一动,面上不动声色,眼角却微微流淌着淡淡的笑意。

    “不然,娘子以为呢?”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