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怅然若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八戒抛绣球 书名:军政贤妻
    这次倒是换某男气极失语了,长臂一伸,顾逸琛一把将某得意洋洋,看着自己气得变色的女孩搂入怀中,伸手泄愤似的在她腰上暧昧地捏了一把。

    “臭丫头,真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顾逸琛俯首,准确无误地捏住她白皙的下颚,迫她昂起头,生气地在她红润的樱唇上狠狠地,惩罚似的狠狠吸咀了一口。

    “顾逸琛,你丫的属狗的吗?疼死了!”凌瑾瑜一手轻抚着被蹂躏得红肿的红唇,一手奋力推拒着男人强壮的膛,恼火地瞪着眼前一脸得意的男人。

    该死的臭男人,又占她便宜!

    顾逸琛老神在在地伸出修长指尖轻点她红润的香唇,霸气天成地扬言,“以后这里就是我的专属,不,是你全上下所有的地方都是我一个人的,要是敢让别人碰,哼哼,你可以试试后果。”

    “霸道!”凌瑾瑜对这人已经彻底无语了,怕这男人又抽风做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来,她话锋一转,“不是要参加宴会吗?还不走?”

    “你就穿这去?”顾逸琛瞟了一眼她上的穿着,那一洗得发白的休闲服令他眉头皱紧。

    “我只是走个过场。”又不是她愿意去的,她就这打扮怎么了?

    “要不,你找别人去好了。”这男人应该不会让她衣着寒酸地去给她丢脸的才是,最好他看不过去改变主意不带她去最好。

    “想得美!”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丫头在打什么主意,他偏不让她如愿。

    顾逸琛发动车子,不再开口说话,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行车驾驶上,那认真的神,别具魅力。

    路过一家服装专卖店时,顾逸琛将车子停下,拉着凌瑾瑜的手下了车。

    “去哪儿?”凌瑾瑜不解地问道,这男人又想干嘛?

    顾逸琛没有说话,径直拉着她的小手向专卖店走进。

    凌瑾瑜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心下一沉,眉头一皱,一把甩开了他的手,语气冰冷坚决,“我不去!”

    她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凭什么他要给她买衣服,包养么?她还没那么

    “你到底在犟些什么?”他真不明白这女人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你不是嫌我衣着寒酸,见不得人吗?没人非你带我去给你丢人现眼!”凌瑾瑜冷冷地看着眼前气质出众的男人,他是天生的王者,永远凌驾于人上,强烈的自尊心令她冲动地将心中最卑微的那一处暴露出来,她过惯了那种平凡的子,从来不进入高档场所,也不买高档商品,她只活给自己看,只想简简单单平平安安地和母亲相依为命。

    “凌瑾瑜,你不要无理取闹!”顾逸琛也火了,在他看来,给喜欢的女人买衣服根本就不算什么,甚至是天经地义,只要自己的女人美美的,博佳人一笑,就很知足,根本没有其他的想法,可是眼前不知好歹的女人显然误会了。

    “我无理取闹?是你高高在上,目中无人,有钱有势有什么了不起,本姑娘不稀罕!”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给她买衣服的意图不自觉中,就戳中了当初慕然利熏心,为了权势和名利将她送到徐总上的痛点!

    穷人就这么么?连自己的女人都可以毫不犹豫地出卖,换取权势财富?

    她就是穷,就是灰姑娘怎么了?她不需要去巴结讨好任何人,她站得堂堂正正,花自己的血汗钱花的清清白白!

    而这一切,是眼前含着金汤勺出生,一路顺风顺水毫无挫折的男人所永远不能体会的。

    在男人错愕地呆愣中,凌瑾瑜高傲地昂起头颅,“顾市长还是找一个配得上你的女人陪你去吧,本人高攀不起。”

    说完,转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只是刚转,突觉手臂一紧,整个人就被纳入一具充满安全感,强健中带着淡淡清雅香的怀抱,耳畔传来男人低沉哄的嗓音。

    “那就不买,都听你的,只是你不能放我鸽子。”

    凌瑾瑜没有想到他就这么轻易地为她妥协了,半响,还是从他怀中抬起头,摇头,“我还是不能去。”

    “是不能,还是不想,亦或是不敢?”顾逸琛从女孩明亮的大眼中看出了一丝畏缩和淡淡地忧伤,那双纯澈的眸子似乎隐藏了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却令他探究不到。

    “那不是属于我的地方,更不是属于我的世界。”就像他和她一样,始终处于云与泥的两个极端。

    她是卑微的星辰,而他是天上难以触碰和企及的太阳,永远那样光彩夺目,高高在上,令人仰望。

    她永远也忘不了当初父亲去世,凌氏倒闭,年仅十六岁的她,带着痴傻病重的母亲无依无靠流浪街头的子,在她最需要雪中送炭的那段难熬的时里,她看到的只是凌氏家族旁支贪婪地霸占瓜分争夺凌氏所有的财产,对于她们母子楚楚可怜求上门视而不见,甚至讥讽嘲笑,百般欺辱。

    想她父亲在世时,在那些股东和家族旁亲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慷慨解囊,却在父亲去世后那些旁支们不仅不帮衬她们母女一把,甚至落井下石霸占了凌氏旗下所有的产业。

    “丫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顾逸琛长叹一声,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他终究走不进她的心,打不开她的心结。

    凌瑾瑜退出他的怀抱,看着他,语气凉薄,“离我远一点就好。”

    是的,离她远一点就好!

    他跟她在一起只会给她平静的生活带来无尽的麻烦,徐总慕然的企图,他那三个政敌的虎视眈眈,都足以将她平静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

    闻言,顾逸琛心中一痛。

    为什么她总是不能接受他呢?

    打开她冷硬的心真的难如登天么?

    “为什么?”他抱紧她的双臂,额头抵着她的,询问的语气中更多的是带着一丝挫败和惆怅。

    “因为,我讨厌你!拜托顾市长离我远远地,越远越好!”咬紧牙关,言不由衷,凌瑾瑜别开脸,垂下眸子,不去看他怅然若失地脸,黯然失色的眼。

    ------题外话------

    特别鸣谢以下亲们的撒花!╭(╯3╰)╮

    1gg关楠楠书童送了5朵鲜花

    2吕书童送了20朵鲜花

    3香雪海329书童送了10朵鲜花

    4我是霜木林书童送了3朵鲜花

重要声明:小说《军政贤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