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

    突然的声,意外的物,在主神空间出现完全陌生的……人?

    几乎是一瞬间,就算表面看不多大出来,但起伏的气机已经完全锁定在了来者(身shēn)上。

    这是在这个无限危机的恐怖世界无数次生和死之间锻炼出来的‘本能’。

    除了原本就是宅民一枚的伴晨,唐紫尘的内息运转到指尖;楚轩头部的角度微微变化,眼镜的镜面反(射shè)主神发散的光芒掩盖了他的眼神;詹岚摸了摸额头,半合的眼帘中眼神已是空洞一片;艾萝娜紧了紧怀中的黄昏之书;艾莉内部回头看了看不动声色的菲丽茜雅;李千百手中红色的剑在剑鞘中不可察觉的颤动着;郑吒(身shēn)边的温度慢慢升高了;依文洁琳鼻头动了动,她头上的茶茶零拿出菜刀往对方(身shēn)上比着;王宗超闭上眼睛;赵樱空、阿尔托丽雅同时掌心虚握;曾强的指甲反(射shè)出金属的色泽;齐藤一周围的光线仿佛暗了暗;铭烟薇、霸王、零点甚至是刚进入主神空间的方权戴着空间戒指的手指头都是微微动弹,只要有必要,武器就会瞬间出现在他们手上,然后对来者进行‘招呼’。

    感到(身shēn)边的空气几乎冻结,(身shēn)上也被数道不比任何输于她的大妖怪的气息弱甚至有几道可能还要更强的气机锁定,来者掩着半张面孔的折扇下,嘴角有些微微抽搐,手心中更是渗出汗液。

    但妖怪贤者表面同样一丝一毫的异样也看不出来,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八云……紫?”

    苏夜疑惑,不是疑惑她为什么在这,而是疑惑她怎么在这,不过她想了想对方那古怪的能力,不出声了。我自然知道苏夜是在哪里遇见过八云紫,也和小女孩一样,一点也不奇怪她怎么会在这里。

    “八云紫?”

    詹岚出声,她回头看了苏夜一眼,又转过头:“间隙的妖怪……”她说着,似乎肯定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八云紫这个名字,其实中洲队的众人都不太陌生,当然,中洲队里大部分人可不是宅民,他们知道知道这一号……妖物的原因纯粹是因为苏夜将自己在独立任务时的一些遭遇告知他们。

    而这八云紫,就是在苏夜前一次独立的任务世界最后一时与她遭遇过一面。

    没想到第二面会在这里,以这样的形式。

    “间隙……”

    呢喃着这个词,依文洁琳眉头皱了皱,间隙这个词让她联想到她所在的世界里某个同样拥有间隙称号的真正吸血种,不过那绝对算不上什么好回忆。

    当知道了眼前这‘人’是八云紫,中洲队众人的戒备渐渐放松了一点,他们当然知道以对方的能力很可能确实可以进入这里。对于对方,中洲队可谓是知根究底,毕竟八云紫可是响当当的二次元人物,网络上她的信息一查一大把,她的黑历史、能力、(性xìng)格被无数人以无数种方式展述过无数次,即便不是完全真实,但也**不离十。

    也因为这样,中洲队放下了惊奇,对方为什么在这,对方的能力就已经能解释一二了。不过中洲队却没有一个人因此放下了警惕,因为就像八云紫在中洲队的气机锁定下感到了危险一样,不管是其他人还是我都敏锐的捕捉到了属于大妖怪浑(身shēn)散发的刺骨寒意。

    肌(肉ròu)紧绷着,每一根神经都不断的提示着危机。

    王宗超、郑吒不动声色的向前一步,和李千百、唐紫尘、我、菲丽茜雅形成掎角之势,隐隐半围住了八云紫。

    而就在这时

    “啪嗒啪嗒啪嗒……噗!”

    先是如同鸟类拍动翅膀的声音,然后是(身shēn)体撞击(身shēn)体的轻微闷响,一个小小的(身shēn)影从八云紫的间隙用堪比苏夜第一次使用cock系统的速度扑进了苏夜的怀里。

    “姐姐!”

    浅金色色的头发,单边马尾,软蓬蓬的白色软帽上扎着红色的缎带,像是金属链上串起许多七色水晶的翅膀,红色的哥特式洛丽塔装。

    从女孩怀中仰起的脸,带着纯粹天真的笑意。

    芙兰朵露,一眼就能认得出来。

    “……摸摸”

    “吸血鬼……不,应该更接近吸血恶魔吧?”

    我听到依文洁琳小声嘀咕。

    “哼!”

    一声轻哼响了起来,从八云紫的间隙之中。

    低垂的眼帘下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带着明显不爽快的神色,抱着双臂,与芙兰朵露外表看上去差不了多少的女孩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从间隙中缓缓飘出,背后的蝠翼偶尔扇动。

    “就是你吗?把吾妹偷走的人?”

    她死死的盯着苏夜。

    “……盯”

    抱着芙兰朵露的苏夜与她对视。

    “哼!”

    似乎不满意苏夜的瞪视,蕾米莉亚直接移开了视线,将目光投向了主神。

    “……赢了。”做了一个‘很好’的手势,女孩小声说。

    “没人和你玩谁先眨眼的游戏。”

    伴晨吐槽。

    托她们的服,气氛总算缓和了一些。

    “不用那么剑拔弩张,我可没打算和你们战斗。”

    感到(身shēn)上气机稍稍松懈,八云紫也松了一口气,眉目带着笑意。

    “相反,我是来寻求帮助的。”

    “帮助?”詹岚挑了挑眉。

    “没错。”

    八云紫一合折扇。

    “那么就开门见山吧,能够出现在这里,就已经代表了你拥有合作的代价。”

    詹岚说。

    众人知道,主神对主神空间内的异物一项只有抹杀的态度,这是他们从南炎洲队获得的(情qíng)报,据尼奥斯说当时,他们经过的魔戒剧(情qíng)世界,魔都boss的索隆就附(身shēn)在他们最后得到的至尊魔戒中跟着进入了主神空间,结果……

    而现在听詹岚的话,众人不(禁jìn)都是一动,是啊,对方能出现在这里,那代表着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八云紫终于露出一丝苦笑。

    “哦?”

    楚轩推了推眼镜。

    ——

    围在主神平台巨大的光球底下坐了一圈,浑(身shēn)陷在柔软的沙发里,我接过通过主神回复了真正的手臂的伊妮莉替过来的一罐冰过的啤酒,看着众人和八云紫延续着刚才的话题。

    “为什么不可能了?”郑吒问道。八云紫的能力应该可以将人带离开主神空间,这样不适合这里的人就不再必须面对无限的世界各种生死危机,郑吒不是个圣母,但也不是那种见死无动于衷的人。

    他又看了看他怀中的罗丽,虽然他坚信自己不会死,但让罗丽脱离主神空间的话,也不用担心自己如果真的出现意外(爱ài)人也跟着一起消失……

    他思考过我和菲丽茜雅的问题,就像菲丽茜雅和队长的(情qíng)况,因为意外穿越到了其它世界,一瞬间消去了自己的痕迹,脱离了主神的锁定,主神根本没有反应。

    而八云紫的能力应该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吧?

    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如果只是我这样的不存在主神空间里的‘异物’偷偷的进出主神空间,我可以轻易地做到,但是要把主神空间里的人或物带到别的世界,现在的我已经无能为力了,更别说让其脱离主神的控制。”

    八云紫摇摇头。

    “为什么?”

    所以郑吒才问。

    “自从通过苏夜发现了主神空间,我就一直在研究这里。”八云紫没有回答,反而开始讲述起来,但所有人都知道她的讲述是关键。

    “研究主神空间?”

    即便是四阶基因锁强者已经有一定实力可以抗衡主神了,但在轮回者的普遍印象里主神依然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包括我在内的中洲队大部分人都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菲丽茜雅和楚轩两人恐怕有,但他们都是绝对理智的人,在没有绝对的能力前恐怕也不会自大到有研究主神空间的行动。

    而且研究主神,光是研究的方法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主神包含的东西不管是法则、因果还是其他什么,其中任何一项就算是四阶基因锁强者也很难涉及到,目前大概唯一只有拥有境界这种能力的八云紫才有机会触碰。

    “……”

    没人说话。

    “我本来就可以通过能力进入书中的世界,也想过自己也存在在某本‘书’之中,结果没想到还真是如此。平行延伸、盒子干涉、符文科技、因果利用、法则机制、神秘、概念、科学……利用如厮,制作主神的存在真是可怕。”

    八云紫赞叹道。

    “不过与主神本(身shēn)的能力相比,它的‘智能’却相当的……你们也知道的吧,主神很多时候显得更像是一台简单的外界式……电脑,所以我试着去控制主神,毕竟控制主神这么(诱yòu)惑的事(情qíng),而我也有能力这么做,在不断的尝试下,我终于解析获得了一部分主神的权限!”

    八云紫又打开了折扇,掩住嘴唇。

    “但你玩脱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应该表现的激动还是其他什么,就听到菲丽茜雅说道。

    “对。”

    八云紫苦涩一笑。

    “主神并不是没有智能是吗。”

    楚轩说出了和他最初的推论完全相反的结论。

    “而且智能还不是一个,主神的机能是由复数的智能管理着的。”

    “……”

    “主神的每一个机能都是一个智能控制,新人选择是、人员数量限制是、难度是、传送是、兑换是、治疗时、监控是、发布任务是、抹杀是、管理因果是、协调法则也是,但它们能做到的可不止只有自己管理的机能,应该说,它们每一个都相当是一个主神空间,这些智能的能力每一个都超出我的想象,但它们都被限定住了,每一个智能都只有自己管理的机能的权限,他们被主神空间唯一的基础智能……连智能都算不上的简单程序死死限定了,因为是简单的指令程序,连歪曲篡改的可能都没有,任何超出自己权限的事(情qíng)都不被(允yǔn)许,甚至自(身shēn)有任何改变也不(允yǔn)许,所以有时候主神做事显得呆板僵硬,但……我为了要获得主神的权限,解开了这一道限制。”

    詹岚皱起眉头。

    “虽然缓慢,但主神现在已经开始……‘暴走’了。”

    郑吒望了望周围,似乎想看看那里表现的像是暴走的样子。

    “用暴走这个说法恐怕不合适,至少以主神的智能,它‘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有目的的,尽管我现在根本看不出来是什么目的。”

    “首先主神对轮回者的监控加强了,至少不能用我的能力进行偷渡,主神选择新人的条件也没有了,任何人都可能进入主神空间,而且没有了人数的限制。”

    “没有人数的限制……”

    除了秦缀玉、方权还是新人没有立刻反应过来,就算是赵樱空的脸色都变了。

    “现在增加到三十人的人数只是刚刚开始,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多,四十、一百、一千、一万……”

    “……甚至整个世界。”

    听到最后,郑吒几乎是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说道,坐在他旁边的罗丽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他当然也立刻就想到了自己和罗丽的父母,如果他们进入这糟糕的世界……

    “怎么会……”

    即便是詹岚现在也有些不冷静。

    “这样会死多少人?”

    阿尔托丽雅脸色不变,拳头却已经死死捏紧了。

    不知道。

    在苏夜无声的视线中,八云紫叹了一口气。

    感到抱着自己的女孩轻微颤动的(身shēn)子,芙兰朵露疑惑的抬起头看向女孩。

    “这可能还不是最糟糕的(情qíng)况吧?”王宗超说。

    “有什么解决的办法?”

    赵樱空冷冷的问。

    “抱歉,虽然我接触了主神的一部分权限,但也只是一部分而已。”

    八云紫摇了摇头。

    “但这不是你需要我们帮助的原因吧?”

    楚轩冷静的指出。

    八云紫需要帮助,肯定是危及到自(身shēn),或者是她在意的东西,否则绝不会如此。大妖怪的寿命都十分悠长,而长生的代价往往就是不管愿不愿意,都会变得足够的……

    冷血。

    现实世界的人命肯定都不会是八云紫在乎的东西,那她在乎的东西又会是什么呢?

    “……幻想乡。”

    我说了出来。

    --------------------------------------------------------------------------------------------------

    就和我猜测的一样,幻想乡‘出事’了。

    说到底还是八云紫自己惹来的祸事,因为她的进入,幻想乡的存在被主神定位。现在幻想乡的博丽神社前,降下的金色石碑带来位面重叠的倒计时。而根据队长权限查询下一场剧(情qíng)世界主神给出的信息,‘幻想乡’也正是我们接下来将会去的世界。

    位面重叠,这似乎是发生在可以说是无限恐怖后传的《无限未来》的事(情qíng),说是似乎,因为z大的其它小说我都没看过,其实就算是我唯一看过的《无限恐怖》,也只看过到神鬼卷的,后面的章节都是看同人了解的……

    本来应该发生在《无限未来》因为复制体楚轩的计划产生的位面重叠,现在只不过提前而且是换成主神亲自引发就是了。

    整个‘幻想乡’,甚至一小部分冥土都被拉到了一个新的世界之中,虽然表面上幻想乡还在同样的地方,但那个世界可没有龙神,而且也没有怪异的存在,没有了这两者的支持,保护幻想乡不受外界影响的博丽结界渐渐稀薄。

    这还是好解决的问题了,一旦恐怖片降临,体系弱小的影片也就罢了,但降临的也可能是拥有强大体系的影片,幻想乡的博丽结界能发挥出多少的作用?而基础却脆弱的人类面对可能席卷整个地球的灾难又会存在多少?体系实力的强大还不是最麻烦的,生化危机、生化病毒、外星危机、外星病毒、星际‘虫’群之类,这才是八云紫担心的。

    八云紫所在的世界只要是异类,不管是妖怪还是神明,甚至是吸血鬼,都需要以大量人类为基础的信仰、恐惧才能维持存在和力量,就算这个世界并没有与‘认知’相对的‘质疑’,但恐惧和信仰这些认知可都不是那么好提供的,那需要(日rì)积月累的发酵才可能,根本不可能短时间用掠夺人口来补充恐惧和信仰。

    一旦失去人类这个基础,妖怪就像鱼脱离了水,小妖怪可能连存在都维持不了变成为普通的野兽,最多也只是强大一点的野兽,而像八云紫这样的大妖怪虽然已经无需人类的恐惧维持(身shēn)形,但力量绝对会下降的厉害,到时候,别说周全幻想乡,就算八云紫想要自保都勉强。

    毕竟,她的间隙和境界的能力也都需要恐惧才能维持。

    所以八云紫才未雨绸缪,积极寻求可能的外援,而有着芙兰朵露和苏夜这条线的中洲队无疑正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

    “作为我方合作付出的代价,第一个就是我已经用我得到的权限在主神中洲队区域选择新人给予了一定限制。”

    八云紫总算抛出了个还算好的消息。

    中洲的新人无非都是在国内选择,而听八云紫的说法只要在国内,就不会突然的就被选入主神空间,中洲队里大半还有父母亲属的人连带他们自己,几乎一辈子都没出过国门,而以后大概也不可能,所以他们统统都松了一口气。

    至于还有有一半不住在国内的人,我看了看零点、霸王、菲丽茜雅、艾萝娜和唐紫尘、甚至赵樱空,这几个人不是没有了亲属,就是也足够的淡漠和冷血,或者说稳重会好听一点。

    我又看了看郑吒他们松了一口气的神(情qíng),然后不屑一笑,几条人命算什么,不过这个想法升起的瞬间,我就警惕起来,是对自己的警惕,因为以前就算再没心没肺我也是从来不会这么想。

    暗骂一句,看来‘心魔’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大了。

    “……”

    我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提神。

    这时,我听到詹岚叹了一口气说,她抚着额头:“以现在的(情qíng)况看,我们推测出来的最后一战大概已经不太可能出现了,这样的话我们自(身shēn)的方针也需要改变了。”

    “也不知道接下来剧(情qíng)的难度,和人数有没有关系了。”菲丽茜雅说了一句让所有人脸色又变得难看的话。

    “在没有多余的信息前,我们在这再怎么讨论也只是胡乱猜测。”

    楚轩说,他已经喀嚓喀嚓的解决了第五个苹果。

    “今天的信息量略大啊。”抱着自己的金发美女的霸王按了按自己的睛明(穴xué)。

    “如果没再有其它坏消息的话,我先会房了。”王宗超说,他不是不((操cāo)cāo)心这些事,但就和楚轩说的一样,在没有多余的信息前,再怎么讨论也只是胡乱猜测,还不如趁现在好好修养一番。

    而且菲丽茜雅楚轩他们已经和八云紫谈起了他没有怎么涉及到的东西,一时间肯定听不明白。

    和八云紫合作已是必然,众人都没什么意见。

    最后,除了菲丽茜雅和楚轩想知道八云紫获得的主神的权限可以给予他们的帮助到底能做到何种程度,又只能做到何种程度以外。

    ——

    我也早早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躺在(床chuáng)上发呆,一点累的意思也没有。

    这次在大唐世界除了脑子出了问题以外,我并没有遭多少罪。

    大唐世界的隋朝尽管是当时鼎盛的文明之一,但以那时的条件就算是达官贵人的生活,现代人一般都受不了,不过中洲队虽然在主神空间接连在生死之间打滚,却从来在物质上不亏待自己,就算是过着近乎是苦修士一般生活的王宗超也不会特意抠刻自己。

    大量的生活物资,几辆高级房车一个空间装备就轻易带上了。

    除了战斗时,在大唐的生活基本和郊游差不多。

    但我现在不仅不累,还有些烦躁,尤其是伊妮莉坐在(床chuáng)边的时候。

    “怎么了?”

    伊妮莉拿着一本从赵樱空那借来的一本小说看着,头也不回的问道。

    不知怎么得,我突然觉得伊妮莉很有吸引力,我打量起她。合(身shēn)的黑色布制长衣,在腰上系上了皮带,(身shēn)材均匀,不过分纤细也不丰满,倾泻披下的一头银发下,精致的容颜每一根线条都有如笔尖轻描般的细腻流畅,眼帘低垂,银色的双眼随着抚在书页上的修长手指的指尖,小声的念着小说上的字句的单薄嘴唇,轻启轻合露出贝齿。

    “怎么回事?”

    闻着她(身shēn)上淡淡的香气,对心里突然升起一这股难以言喻的冲动感,我莫名其妙,不过我一下就想明白了,四阶基因锁带来的本能觉醒唤醒的可不止人生为生物的残酷生存本能,同样也唤醒了生物最基本的繁殖**。

    想到这里,我擦了一声。

    对了,这么久只顾着修炼,都差点忘了自己还是个‘处’了。

    视野的开阔、思绪精神上的清醒清明对人的影响果然比起生物生理本能的快感更强,让我连男(性xìng)基本的生理**都淡忘的差不多了,但现在,心魔却将我的这繁殖的**放大了出来。

    我想,一边嘀咕着,我又看了一眼伊妮莉,心想自己是不是要再造个女人解决一下问题。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三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