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

    “真的不解决他们吗?”齐藤一有些犹豫的问道,他看了摊在地上的几个天神队成员一眼,尤其是那个带给他们很大麻烦的科技类强化者,他现在同样趴在地上火红的机械盔甲已经被方权极近距离发(射shè)的纳米分解弹瓦解成了几块废铁。

    按照突然改变的计划,因为不要杀了他们,所以只好更费时力的瓦解对方的战斗力。

    这个人确实很强,而且结合了符文科技强化的机械盔甲的防御力高得惊人,就连赵樱空的匕首斩在上面也不过一道细痕,在他(身shēn)上,在主神那里需要一个b级支线剧(情qíng)才能兑换,即便楚轩自己制作也要耗时耗力花上许多时间的纳米分解弹连续发了三发才最终破解了他的防御。

    纳米分解弹的准备条件很多,但对方(身shēn)上散发那些烟雾不仅屏蔽精神力的锁定,还会对远处的人照成视觉差异,狙击的话风险太大,只能近距离击破。而如果不是赵樱空(身shēn)上的命格隐藏(性xìng)角色,艾莉、方权自己一个人的话近都近不了(身shēn)。

    不过在解决了这个人后,其它人就好对付了,即便都是(身shēn)为开启了三阶基因锁的强者,但在现在的赵樱空和阿尔托丽雅两人的联手面前还是被一一击破。

    “不,楚轩说了不要杀他们。”赵樱空说,虽然是在回话,但明眼人看到她飘远的眼神就知道她早就没心思放在这里。

    至于在望哪里,还用说吗?

    ----------------------------------------------------------------------------------------------

    最开始的战场,第一场战斗因我和老人的双双退场结束,而第二场战斗还没开始似乎就已经落幕了的样子,被人思慕着的女孩陷入和自己的半(身shēn)伴晨同样的境地。

    没有战斗,似乎是因为认错了人?不过色彩好像十分暧昧啊?

    好近,几乎贴在靠到了对方(身shēn)上,鼻翼间都可以清晰的闻到对方(身shēn)上传来的一股好闻得味道,有点像桔梗的香气。

    脸被捧了起来,感到指甲仔细修剪过的纤细指尖在脸颊上刮摩,抬起头,苏夜看着对方的脸颊,不自觉的与对方红宝石一般的眼眸对视住,苏夜从那双眼中看到自己在那双眼睛中盯着自己。

    苏夜在对视中第一次有些窘迫的避开了对方目光,在对方的脸上游走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因为太近了,苏夜看到那没有一丝多余瑕疵的脸,看到那修得细长的眉睫,白皙的脖颈,涂着淡紫色唇彩的饱满唇瓣,微微开启的唇瓣之间可以看到稍微露出来的尖利牙齿。

    没有战斗的必要,但(身shēn)为和平主义者的苏夜现在突然觉得还不如好好的打一场。

    “小夜……”沉默中,终于,对方的追忆一般的呢喃声清晰的传进耳中。

    一样的名字?

    是重要的人吗?

    和自己很相像吗?

    但我不是她啊……

    女孩再次对上对方的眼睛,但却意外的看到对方确确实实注视的却是自己,不是借着自己的形象展现的幻影,也不是某些追忆的片段,对方的这种目光属于……苏夜这个人。

    “啊……”

    女孩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我……”

    一滴一滴,对方的眼泪落在脸庞上,莫名的(情qíng)绪,一股刻骨铭心的感觉渐渐在心头升起,女孩捂住(胸xiōng)口,这是?

    然而,突然升起的光芒让女子脸上的一丝凄美变成了痛苦,女子扭过头,直视远方突然爆发的光芒的双眼在剧烈的光芒瞬间失去了艳丽的色彩,全(身shēn)被灼烤出黑烟。

    ----------------------------------------------------------------------------------------------

    耀眼的光芒吞噬了天空。

    “那是?!”理查德和霸王两个壮汉瞪大了眼睛看着那远处升腾而起的炽光,张大的嘴巴吞了好一大口吹来的尘土,赶紧呸呸了几声才吐干净。

    “是格尼……菲丽茜雅那里。”阿尔托丽雅与赵樱空对视一眼,看向那个方向,有些担心。

    “姐姐大人……”艾莉挂在脸上的担忧更是明显。

    ----------------------------------------------------------------------------------------------

    全(身shēn)的肌(肉ròu)都在不由自主的抽动,像是有无数的虫蚁在皮肤下穿梭爬动,在这样的(情qíng)况下,我的面容变得可谓是狰狞可怖。在战斗爆发的极致之中,我将我的(身shēn)体完全的统一从而发挥了超常的力量,但我的意识在现在却因为重伤而失去了对我全(身shēn)觉醒的这些细胞的管理权利。

    而这些觉醒的细胞,在此刻,驱动着原始的本能冲击着我越发昏沉的意识。

    基因锁只要一旦被开启,那么之后不管如何也不会逆转,除非不碰到,否则一遭遇生死的危机本就松动基因锁就会很容易开启下去,而在主神空间不遇到危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qíng)。

    基因锁很强不错,但问题也很大,在主神空间可没有时间稳定巩固基因锁带来的问题,即便我在魔法老师的世界呆了那么久,这些时间也还是太短了。

    我全(身shēn)每一个组件都似乎不属于自己,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的尖叫,每一个细胞的基因带来的远古片段都在无限放大,我只能用全部的精力勉强压抑着这些暴动,才没让自己的意志沉沦在无尽的**和疯狂之中。

    “不行,队长现在全(身shēn)的细胞都不能统一,用我的妙手回(春chūn)的话只会加剧这一份分裂。”詹岚的声音传来。

    “而且,队长本(身shēn)就是精神能力者,现在进入心魔状态后更为危险,因为精神都被本能的集中起来,这种(情qíng)况下,我根本无法用精神力进行安抚。”

    “……是吗?”十分熟悉的声音,有人走了过来。

    “危险!”

    一直注意着我的精神,一丝狂躁的意动让詹岚立刻警惕起来大声道。

    我一把掐住来者的喉咙,这一刻,我的意识已经接近彻底的混乱,而因为受损细胞的需要,我迫切的需要——

    进食。

    “詹岚,拜托你和沙薇莎,尽量压制住他的精神!”被紧紧的掐住喉咙,来者艰难的吐出道。

    “……好。”

    没有多少时间犹豫,詹岚立刻照做。

    瞬间的清明,让我顿时抑止住手下的进一步动作,看不清来者的脸,但我却下意识的认出了她是谁。

    模糊的想象中,伊妮莉应该还是她始终的那副淡淡的模样,即便我的手已经掐碎了她的喉骨。

    “……右。”

    她开口说道,声音因为喉咙受损而有些断续不清。

    “不行,这样我会死的。”叫‘右’的寄生兽拒绝道,然而,在下一瞬间,它的意识就被伊妮莉迅速统一,肢体变化成的数只触手尽数刺进我的(胸xiōng)腔,不断的分解填补着我体内受损的细胞的空虚。

    “……还不够吗?”

    看到同类的结局,‘左’沉默了,但伊妮莉也没想过征求它的意见,同‘右’一样,它的意识被迅速的统一而丧失,化为细胞组件一口气被输送进了我的血管。

    这些(肉ròu)片一进入我的(身shēn)体就迅速被我的细胞吞噬同化,为了消化这些(肉ròu)片,我体内的细胞暂时平静了暴动,而我的意识在这时也因为詹岚和沙薇莎的精神力的引导安抚从而渐渐清晰起来,我很快就开始掌管自己的体内的细胞回复原状。

    “好,趁现在。”

    詹岚左掌一抬,直接按在了我的背心,命格妙手回(春chūn)的力量尽数运转。

    “哈啊……”

    但就在这时,我的精神力出现了状况,只是因为稳定下来的(情qíng)况而松懈了精神,以往随心所(欲yù)仿佛吃饭举筷一般下意识就能调动的精神力既然控制不住,而意识分心的刹那,强烈的精神力如同出鞘的剑刺破沙薇莎还未收回的精神力扫向我周围区域中的一切。

    “这是!?”

    詹岚神(情qíng)一变,一把拉开伊妮莉和沙薇莎,镜扇挡在两人(身shēn)前,飞(身shēn)后退,这只是一瞬之间发生的事(情qíng),而下一刻,詹岚的镜扇就被不可控的狂暴精神力击得粉碎,手腕也被这一股力量撕得血(肉ròu)模糊。

    在我周(身shēn)附近的一片区域内,我控制不住的释放着精神力造成的精神风暴连空气都仿佛要被绞碎,好半会,我才勉强在精神力耗尽之前适应了这股状况,控制住了这股失控的精神。

    “不能半点放松吗?”

    脑海一阵刺痛,我不得不力集中思想思考,因为只要我稍稍分心,精神力就会喷涌出来,这意味着在没有把这个问题弄好之前,我必须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不能睡觉、不能休息、甚至一刻也不能松懈,否则一瞬间精神力的过度消耗就会让我死去。

    “队长,怎么回事?”因为命格妙手回(春chūn),在炼丹术活气的运用下,詹岚的手一瞬间就自愈了,看到我的精神爆发终于停歇下来后不(禁jìn)问道。

    “呼……精神力不受控制了而已。”听到詹岚的话,我故作轻松的答道,注意力却因为詹岚的话而稍稍转移,脚下一枚石子瞬间被露出的一丝精神力碾碎成粉末。

    詹岚看得清楚,她也瞬间明白了事(情qíng)的重要(性xìng),同样作为精神能力者她也清晰的感到我精神力的消耗,原本我连她和沙薇莎联手也很难压制的精神力,这一点消耗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仅仅是这一丝精神力的损耗,就让我的精神力几乎见底,而且剩下精神力还十分不稳定,即便是被紧紧的捂住,还是拼命的想钻出去。

    “看来队长你的(情qíng)况很不好啊。”此时我的(情qíng)况就像一个充气充到快要炸掉的气球,而且只能靠自己收缩精神力,别人还不能帮忙,因为这种(情qíng)况下,别人的精神力对我来说就像是针一样。

    “对了,其他人的(情qíng)况……”

    我只能去想一些需要我集中注意力的问题。

    而就在这时,远处,站在我这个地方可以看到的洛阳皇宫一角,一道光芒突然的亮起,随着扑面的(热rè)浪,慢慢的,这道光芒变得耀眼的似乎连太阳的光辉也会被其遮蔽。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