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

    一颗树木迅速的枯死,像是被加快了它的时间一般,落叶、枯萎、倒塌、化为泥土。

    “喂喂!你不会只会闪躲吧?”

    黑色的大每一下的斩击毫不出彩,但威力十足,在男人的手中没有间断的斩出掀起的劲风触者枯萎即碎。原本郁郁的森林转眼已变成枯寂的死地。

    但在其中,艾萝娜的(身shēn)影忽闪忽现,手中泛起淡淡金光的短刀也不与穿着战斗迷彩服的瘦高男人的斩击任何接触,只是在她手中像是乐队的指挥者一般挥舞着。

    不得不承认,剑影中,艾萝娜动作比起躲闪更像跳起了一场优美的舞蹈,轻盈的(身shēn)姿足以让很多人深深着迷。

    但男人眼中却只是闪过了一丝厌倦。

    “如果仅仅如此的话,你就去死吧!”

    黑色的大剑突然闪烁出红芒,男人沉声喝出,而在他喝出的同时,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黑色的大剑从从右横斩的动作直接转折到自左斜劈而下,斩下的黑色大剑前,这一击正好切在半空中的艾萝娜刚刚跃起无法借力的时机点,完全闪避不得——

    但在黑色的大剑将要劈下瞬间,男人的动作随着艾萝娜扬起的短刀和停住的舞步顿住了。

    这是……?

    男人不解的发出疑问。

    他艰难的低下脑袋,在阳光的折(射shè)下,他看到

    线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五根、六根——缠在(身shēn)上密密麻麻的细线。

    他看着捆住自己的线,刚才既然全然没有发觉,视线范围内,无数的极细的丝线交错穿插在树林之间,而这些线相互的交点正是自己。

    艾萝娜伸出手指再一根线上微微一弹,立刻,收紧的细线根根陷进男人的皮(肉ròu)里。

    男人用眼睛的余光看到(身shēn)后有一个只有半个(身shēn)子的人形,那是一个像是由无数丝线编制组成的蓝白色人偶一般的人形,头部墨镜一般的护目镜倒映着他的模样。

    他熟悉这个造型。

    “……自由之石?”

    “呵……没想你强化的也是替(身shēn)啊……”越来越紧绷的细线让男人浑(身shēn)都无法施力,连手中的剑都有些不稳,但男人却似乎根本没把这个放在心上一般,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不过只是从主神那兑换的盗版替(身shēn)是无法胜过我的——

    强者的!”

    “喉啦!!!!”

    细线一瞬间被一只大手收拢,然后被从天而降的一柄和男人手中的大剑一模一样的黑色大剑轻易斩断。

    “只有替(身shēn)才能攻击到替(身shēn)……这个丝线对别人恐怕很多时候都很难对付吧?但对我来说却恰恰相反……”

    替(身shēn)骤然受损,艾萝娜手指(裸luǒ)露出来的皮肤上立刻看到了凭空出现的伤口,而且伤口迅速的开始腐烂,渗出黑色的浓血。死气……她跳开一段距离,看去,只见一个黑色的‘人’站在了男人的面前。

    那是一个和自由之石一样的人形傀儡,但一点也不像自由之石一样看得出容貌的精致,除了紧拧在一起的嘴唇,全(身shēn)都如刀削斧凿的黑曜石一般看不出任何细节,只是大概保持了一个人形的样子。

    这个人形此时双手各握着一柄黑色的大剑,剑锋直指

    艾萝娜。

    “喉啦!”

    人形的动作比起男人要更快的多!

    “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喉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两把大剑组成的剑闪一瞬间形成,密密麻麻!如繁星交错!自由之石布下的‘巢’一瞬间崩溃,带着死之气的龙卷撕裂了森林最后一点绿色,无数剑闪瞬息之间便已将艾萝娜的(身shēn)影吞没其中。

    “派你来阻截,你的能力确实十分有用,在我知道的人里,能快速的摆脱你的人不超过三个,但可惜!你遇到的是我!拥有强者的我!”

    男人大声道。

    “主神那里兑换的替(身shēn)根本不会随使用者成长而成长,只能按部就班的兑换,自由之石的能力也就那么一点到了终点就没有了,甚至如果严格的讲,你的自由之石不过也只是主神兑换表里的兑换一个技能罢了,而我的强者可是用黄金箭矢自我激发的替(身shēn)!是完全没有可比(性xìng)的!”

    “只有替(身shēn)才能击败替(身shēn)!你的自由之石技能是不可能打败我的替(身shēn)

    ——”

    “你好吵。”

    冷冷的声音传来。

    “嗯?”

    “谁说了自由之石是什么替(身shēn)?”

    艾萝娜擦了擦脸上崩开的伤口流出的新鲜血液。

    开始只是一丝,然后越来越多——

    金光在她手心如晨曦亮起。

    有声音在咏唱,齐声赞颂。

    男人看到,强者的剑影慢慢的被一道金光撕开了,这道金光就如同夏(日rì)清晨的太阳缓缓升起,很快就带来了一丝灼(热rè)。

    (身shēn)边卷来了(热rè)风,地面燃烧起来。

    “这是!?怎么”

    “……怎么可能?自由之石?替(身shēn)?……不,它早就升华了。”

    艾萝娜淡淡出声。

    太阳神命运编制者

    “而且,我也不是来阻截的。”

    太阳张开了,如炽焰发散形成一般的十二片羽翼覆盖了男人的视线的所有范,明明如此耀眼刺目的太阳中心却可以看出是一个纤细的人形,而在那个人形中心,也能更为清晰的看到一块金色石板。

    电焊般明锐的光焰在这金色得石板前聚集着。

    如同直面恒星,男人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嘶吼。

    ----------------------------------------------------------------------------------------------

    红色的箭梭划破空气,与空气摩擦发出剧烈的呼啸声,抬头看着这从头顶上方迅速飞(射shè)而过的鱼群,人不知为何现(身shēn)战场的束发青年只是笑了笑,连手都没抬起一下,更别说阻拦了。

    “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正式的见面。”他说:“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

    太一。”

    “神仙盗贼团,太一……”楚轩推了推眼镜,确定了(身shēn)份。

    “我有一项合作的……提议。”

    依旧是那副好看的微笑,束发的青年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是在问今天该吃什么。

    ----------------------------------------------------------------------------------------------

    砰!

    剧烈的爆鸣声震动着鼓膜,激((荡dàng)dàng)着人的心(情qíng),随着枪口爆出的明亮红焰,子弹挤开空气,螺旋地(射shè)出,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道清晰的轨迹。

    爆矢枪的枪(身shēn)因为后坐力微微抬起,发(热rè)的无用的弹壳被弹(射shè)而出,打着旋儿落在地面上,因为相互碰撞发出叮当啷的响声。

    这种响声很快就连成了一片,如果仔细听,你就会发现这带着一种特殊的旋律感,十分入耳,但霸王现在可没有这种欣赏的心(情qíng)。

    “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嚎叫着,将火力全部向目标倾泻而去,但这样的火力根本阻碍不了对方半刻,如果不是自己的武器的弹都是药专门由一个空间设备来储存,否则恐怕这效率还会更低。

    科技越来越不给力了,霸王脑海里没由来冒出这样一个念头。

    科技好用,这谁都知道,尤其是其的泛用(性xìng),在诸神空间早期尤其可以迅速形成战力,这是魔法类强化根本无法媲美的,但到了后期,科技却又会被魔法类强化者反过来超越的原因还是因为科技的泛用(性xìng)。

    不说主神空间有些世界根本就(禁jìn)止了你使用科技道具,就连对付轮回者科技也不怎么顶用,遇到弱队也就罢了,但遇到实力相当、甚至只要精明一点科技就很难发挥实力,一般枪械的威力不够,导弹在超远距离就会被拦截下来,电子信号侦察就更好防御了,中子干扰器、米诺夫斯基粒子散布器,类似这些的东西一瞬间就能让你的电子眼睛抓瞎。而宇宙战舰,一艘小型战舰只会是四阶基因锁强者的靶子,而形成舰队或者一艘就能形成巨大战力的巨大战舰,光是兑换足够装得下这些战舰在主神空间运输的空间装备就需要天价。

    至于大规模的超级武器,那你也要别人会给你时间布置,问题是他们不会,或者你以为他们会好好的站着乖乖的给你打?

    大部分武器都是科技武器的机甲也是一样的问题,就像现在,霸王本来一直认为自己的机甲已经很给力了,但没想到现在自己这一个火力手既然硬生生被((逼bī)bī)得打游击。

    (身shēn)上配置的高斯武器的型号发(射shè)的弹头最多只是钉在对方的厚重装甲上,而动能巨大的爆失枪的子弹连将对方装甲打出一个凹槽都不行,最多在二次爆炸的时候稍稍僵直对方的动作,至于强融枪发(射shè)的高(热rè)能量球还没碰到对方就被提前瓦解了。

    而不属于科技单纯自己的圣光加持更是在对方装甲上形成的符文面前迅速被中和发挥不到半成的效率。

    霸王拿他没有办法,即便能提供了一点掩护,但其它人还是很不好过,对方可不是一个人。

    装饰的像个恶魔一样的机甲现在确实像是一个恶魔一样,全(身shēn)都笼罩在浓重的烟硝之中,符文散发的诡异红光从中刺透出来,大步地切近中,手中的链锯剑在浓烟的遮掩下每一下都顺着诡异的轨迹砍出,差点削掉了被对方的队友一个如同一道魅影般游走,蒙着眼睛,虽然是现代打扮但是脖子和手腕上都挂着巫毒一类的装饰品白人手上闪烁着幽光的小刀发出的咒术牵制了一下(身shēn)形的南炎洲队的理查德半个脑袋。

    “零点!不行吗?”

    天神队一个棕色头发穿着紧(身shēn)皮甲的女人护手上伸出的狭长弯刀和自己武魂形成的爪状真(身shēn)甲交错间擦出火星,千万小心才没被弯刀卸掉胳膊的曾强在心灵链接里大声喊道。

    “不行!我的魔眼被对方的烟雾阻碍了,而且沙薇莎的精神力也锁定不了,这不是单纯的烟雾!”

    “我和艾莉、方权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而就在这时,赵樱空的声突然插了进来。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