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

    杀人鬼和杀人者大概不同吧,如果后者杀人还(情qíng)有可原,那么前者杀人大概除了被动的本能多数就只是纯粹为了乐趣吧?

    一股浓郁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从光头的男人(身shēn)上散发出来。

    光头男人现在一点也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他全(身shēn)变的铁黑,随着呼吸,刺破衣服锋利的黑色鳞片缓缓舒张,将他的衣服撕裂成了碎片,一根一根的骨刺沿着他的背脊突出延伸,肋下和手臂内侧也长出翼似的薄膜。他的脑袋拉长,开合的嘴里布满了利齿,额头上也长出了弯曲的角,金色的瞳孔中闪烁着疯狂。

    因为冲得上前和队友(身shēn)处的距离较远,光头的男人并没有被算在传送卷轴的范围内,自然留在了原地,不过他并没有与我们纠缠,他的目光始终注意着艾罗娜,也没在意自己陷入危机的队友,更不在意自己被艾罗娜引出了主战场。

    “我会撕碎你的!撕碎你!”

    他狰狞的笑着:“把你割成碎(肉ròu),将你浑(身shēn)的血(肉ròu)涂抹在(身shēn)上,将你的血液放干喝掉,将你变成骨架玩耍,哈哈哈哈哈!”

    光头男人仿佛一辆生物战车,所有阻挡在他面前的事物,都被彻底碾碎,恐怖的力量,灵敏无比的速度,再加上龙人地神经反应力解开基因锁第四阶层的素质,这让艾罗娜甚至隐约认为这个人的战斗力都超越了郑吒。

    这并不是艾罗娜随意猜测,在主神空间经常的训练她当然了解郑吒的实力,但就算如此,她对这个光头男人还是做下如此的判断。

    但他毫无理智可言,看模样就知道陷入被队长戏谑的称之为四阶基因锁中期综合症……俗称心魔状态的四阶基因锁强者虽然恐怖,但就某一方面来说绝对更好对付,至少对方不会管是不是会有陷阱。四阶基因锁中期开启后还原的是本能,更多的不是还原野兽预测危险躲避凶兆的本能,而是本能之中疯狂的杀戮意识、暴虐之心。

    “哈哈哈!!怎么不说话!哈哈哈!我知道了,等一下我要切下你的舌头看看!”

    “……”

    艾罗娜没有回话,只是略微显得狼狈的躲开对方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渐渐的将光斗男人引到了一处小片的森林里面。

    这片森林所处的地形是一个天然的凹陷地形,里面怪石林立,树木参天笔直,遮遮掩掩,不到一会光头男人眼前就已经失去了艾罗娜的(身shēn)影。

    “你想和我玩捉迷藏吗?哈哈!”

    光头男人的声音已经变得嘶哑,他一尾巴拦腰斩断他面前的几颗大树,目光直视仿佛能透过遮掩看到隐藏在其中的艾罗娜。

    “你隐藏气息的能力不错,不过我早晚会找出你的!到时我……”光头男人顿了一下,因为他从余光中看到一个女孩站在他(身shēn)后,毫无多余的动静。

    女孩的面容恰静,半合着眼帘,就这么静静的站在他的(身shēn)后,如果不是光头男人确确实实的看到了女孩,他绝对不会认为自己背后站着有人,女孩仿佛只是一团空气一份清水。

    没有多余的话,光头男人回过神来略微玩味的看着女孩,那玩味就仿佛是猫儿看着爪子中想要逃跑的老鼠那样,嗜血,冰冷。

    “雪白的肌肤,红色柔软的血管,把你的肚皮划开,嘎嘎,把内脏挤在手指里,把它们捏成(肉ròu)泥(肉ròu)酱之后挤出去……哈哈哈!”光头男人越说越兴奋,到最后他更是嚎笑起来,整个人仿佛影子一样闪向了女孩。

    然后他看到,人世之间最美的色彩,那是名为‘死’的绝色。光头男人没去听女孩细声的低语,他已经彻底陶醉在了对方那双眼睛的色彩之中。

    ------------------------------------------------------------------------------------

    另一处战场,此时,却是另一番风景。

    瀑布一般的轰鸣,洪流一般的声响,红,红的似血,甚至鼻翼之间都是一股浓重的血腥味,血一样的颜色铺满了眼前所有可见的景色。

    而就在这片血景之中,郑吒、南炎队的阿方斯和替换了詹岚、楚轩两人的王宗超两个基因锁四阶、一个不弱于基因锁四阶的强者看起来既然被压制了,被仅仅一人之力。

    三人现在的外表都狼狈不堪,整个人好像都是被大火烤过一般,表面的皮(肉ròu)几乎碳化,而看对方模样,既然毫发无伤?

    蹬在空气中,仿佛踩在一块实体的踏板之上,借此郑吒不断地在半空中做出各种变位的移动,躲避开一道道汹涌袭来的血色火柱,但即使这样,(身shēn)上还是沾上了一些飞溅的火焰,顿时,皮(肉ròu)上便发出兹兹的响声,随之就是一份焦臭的味道传来,仿佛接触了王水。

    如果再晚一步的话,郑吒回头一眼,方才所站位置十几步的范围之间已经彻底化为一处表面平滑的坑洞。

    “哈哈哈,不错,很不错,面对我,你们还能坚持到现在!”

    血一样的人形悬浮在高空,背上展开着蝙蝠一般却又有着羽的感觉的庞大双翼,整个人不时化作无数的血蝙蝠相比三人显得无比轻松的躲过一次次攻击。而他每一次随意一般的挥手,激(射shè)而出的滴滴血珠,就能化作令三人只能狼狈躲开的火焰洪柱。

    “作为奖励,我就告诉你们吧,这是我的‘血葬归还’,能死在这招下,是你们的荣幸。你们的队友虽然杀了我们几个人,但可惜,还是无用!”

    莱因哈特英俊的脸上带着傲慢的笑容,金发飞扬,他的目光始终都不在三人(身shēn)上,似乎他手上一朵不断重复着枯萎了又艳丽绽放的血红色玫瑰还更值得他注视一般,那(骚sāo)包的模样让人忍不住给上一拳,但对方确实有大话的资本,交手到现在,三人都很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一个人对上对方的话,根本没有太多的胜算,虽然能够逃掉,但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即使拼命,最终的结局大多也会是对方只是重伤,而他们被这血焰吞噬。

    不过三人可都不是轻易认输之辈,而且现在还是三对一的(情qíng)况之下。

    “再来!”郑吒怒吼一声,全(身shēn)上涌动的咒力化作的火焰缠绕在破阵枪之上,一瞬间攻势更增了数分。

    王宗超、阿方斯也是同样。

    王宗超(身shēn)如游龙,手中艳红的长刀划出道道惊艳惊鸿,每一刀看似简单,却又仿佛是层叠连绵的浪涛。

    阿方斯则以一种完全不符合他魁梧(身shēn)形的轻巧步伐游走,一把巨大宽阔的石刃在他手上也不像本(身shēn)的形象,仿佛刺绣一般,几乎无法预测的高速刺击,只能隐约看见一片细雾蒙蒙,烟雨凄迷。

    烧野之枪、凌厉之斩和石刃之刺,三个不同的人、三件不同的兵器、三种不同的战法虽无配合,却胜过无数合击。

    战斗的四人的动作(肉ròu)眼根本无法分辨,单单只是移动听到的爆啸声就能知道其中的凶险万分,更别说,四阶基因锁战斗时四处激(射shè)的劲气能量造成的毁灭(性xìng)的余波,方圆之间,山崩地裂。

    不远处,没受到波及的地方,詹兰和楚轩远远遥望战局,看着偏移的战场。

    “这就是,基因锁四阶……中期吗?”双目的瞳孔涣散,正是进入基因锁状态的特征,楚轩喃喃道,虽然南炎队的四阶基因锁强者阿方斯一开始毫无征兆的偷袭配合郑吒、王宗超的合击让西美洲队的雷姆瞬间失去了战斗力使得他们占据了优势,但想不到还是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四阶基因锁境界之间实力的差别看来比我想象的更大。”

    “不过计划很顺利。”

    确实,虽然郑吒他们确实被对方压制了,但这也只是暂时的而已,毕竟现在他们才是真正占据优势的人,郑吒三人虽然狼狈,但可都还没有用上各自压箱底的手牌,光是郑吒一人用上他的自创技能毁灭,瞬间逆转局势也不是不能做到,郑吒用上毁灭可是和他的复制体对上也能单挑一阵啊。

    就算对方是基因锁四阶中期,郑吒一个人使用了毁灭可能只是逆转局势而不能取胜,但是现在三个人呢?

    三人现在唯一没立刻用上这些底牌的原因是,他们还没有彻底的把握一定能留下对方。

    对方毕竟不是庸手,可是实在的四阶基因锁中期的强者,如果想要逃走,中洲队众人不聚集全部的人手还真不好说可以将对方留下来。

    不过,不好说那也是方才的事(情qíng)了。

    因为西海队西美洲队精神能力者都被杀死了,又因为新人的关系匆匆选择了撤退从而断了相互的联系,在不知道自己没有支援,也不清楚对方的底牌(情qíng)况下,莱因哈特全凭着对自(身shēn)基因锁四阶中期实力的自信和一时的压制,既然没有在发现有陷阱的选择撤退。

    在主神空间,敢冲敢拼是活下来的前提,但真正想要在主神空间生存下去,判断才是首要,一昧只知道冲杀的人早就不知烂在主神空间哪个角落里了,什么时候该进、什么时候该退、什么时候该拼,主神空间活下来的人没有哪一个是蠢货,但西海队是半养殖小队,尽管也有着智者,但智慧的用处大多是用在逃避危险、榨取利益,所以团队整体的战力不高,实力大多也是兑换而来,即便是唯一一个四阶基因锁中期的莱因哈特,自从提升到四阶基因锁,也因为团队控制队伍的评价从而遇不到符合自(身shēn)实力的对手和危机,每次都是碾压对方的战斗而不能让自己的实力充分的发挥出来,就别说遇到生死的局面了,而就是这样太过顺风顺水的战斗让莱因哈特在这个时候冒进了。

    “对方冒进了。”

    “那么,时机到了,破局吧!”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