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塞外的三月还是冬季,这时的塞外一点也不壮阔,没有碧绿的草地,没有遍地牛羊,只有遍地枯草,瑟瑟寒风,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好地方。

    甚至有时候草原自己的主人也会如此觉得,草原的冬天尤其只有荒凉,只有寒风和死亡。

    草原人向往南方的富饶,他们以往南下劫掠,并没有吞并中原的野心,他们只是想捞点便宜。长城内的中原人太富有了,冬天时总是有余粮,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盐巴。同样是长生天的子民,为什么草原人就会在干旱年份挨饿!他们想不通,所以干脆过来抢。至于在他们抢劫过程中被杀的中原百姓,那可不是因为突厥牧人们天(性xìng)残忍:“中原人不肯乖乖把家产交出来么?只好用刀子说话了!草原上的狼群在围猎的时候,难免会表现得嗜血一些,谁让中原人的可汗懦弱了呢?”

    如今,隋朝积弱,而突厥(日rì)渐强大,他们已经不仅仅满足于单单抢掠了,而是准备将整个中原彻底变成自己的,于是他们在突厥的白狼天神的号召之下,塞外的草原人集军整备,挥军南下。

    这一年,三月之末,中原许多地方还在醉生梦死。

    在边关,万里告急。

    突厥三十万大军连克十数城,所过尽赤。

    -------------------------------------------------------------

    洛阳

    皇宫

    一片风和(日rì)丽,还有一阵的笙歌轻舞。

    杨广斜靠在(殿diàn)堂最高处的龙椅之上,目光略略失神的看着下面的宫女们的舞蹈。但他的心思已经全然不再这些(身shēn)资漫盈的舞姬(身shēn)上了。

    他的视线稍稍有些失神,似乎是眺望着远方那已经漫步烽烟的江山。

    “退下吧。”

    杨广年纪不过中年,但他的头发已经花白,整个人都恍若步入了花甲之纪。

    他声音不高,却格外清楚,他说道,于是这些舞姬便退下了。

    不知何时起,他真正能命令的既然就只有这些人了。

    “朕,很久没有听到外面真正的消息了!”杨广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与什么人说道。

    在外人眼里,自己就是一个暴君,最少也是个昏君,是可以欺瞒的君主,每有急报,下面的人只会说圣上明鉴盗贼正(日rì)渐减少,就连最近的边关万里告急,也只是因为压不住了才传到他的耳里。

    他喝退了相互推脱责任的所谓的重臣、忠臣,只想暂时静上一静。

    “我太急了。”杨广喃喃道,但他又怎能不急?又怎么会不急?

    在门阀世家的眼中,这天下说穿了其实不是皇帝的,而是所有世家门阀的。而皇帝不过是一个最大的门阀世家,一个代表而已。没有千年的江山,却有千年的世家,便是如此。

    就像现在他自己说的一样,他太急了。

    一个科举制度,就足以表明一切。

    他太急于摆脱世界大阀,甚至他之所以三征高句丽,不仅是大战略上的需要,也是他转移内部压力的方式,以军事上的胜利强行捏合内部门阀世家的反对,只可惜征伐高句丽失败了。

    而且是连续失败了三次。

    三次的失败彻底破了杨广的底与局,于是天下便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他也彻底被天下扣上了昏庸、暴政这顶帽子,拿都拿不下来。

    “……”

    “谁?”思绪之间,杨广突然道,一声轻哼,不同以往的那种混浊与随意。

    霸道,锐利,不可一世。杨广不再是斜靠在龙椅上,而是缓缓端正而坐,那姿势就恍若当初他登基之时般的君临天下。

    杨广(身shēn)上气劲鼓动,一双眼睛直视着大(殿diàn)的某处,一时之间既能感到在其(身shēn)上佛气流转、魔气纵横两种完全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劲道。

    (身shēn)为皇帝,杨广的武功既然也不可小觑,甚至比起江湖上一些声名远扬的大家,他的武功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很少有人知道,因为强练佛魔两种完全对立的功夫,他的(身shēn)子即是一(日rì)不如一(日rì),现在的模样与其说是威势((逼bī)bī)人不如说是回光返照。

    “哈!”

    似乎看穿了杨广的虚实,一声轻笑,浑不在意杨广气势的压迫,随着就是一声诗号回响:

    “华阳初上鸿门红,疏楼更迭,龙麟不减风采;”

    紫光之中,华丽无双的(身shēn)影悠然而至:

    “紫金箫,白玉琴,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带紫的女子斜(身shēn)而立,轻摇镜扇,凤眉入鬓,回眸淡扫:“儒门龙首,疏楼龙宿。”

    -------------------------------------------------------------

    黄河以北之畔

    战马嘶嘶,铁蹄轻刨

    突厥狼骑数万大军上下,此时虽是不安的躁动着,却是鸦雀无声,就连白狼天神带来的那数十头一人高大的白狼也都在徘徊没有轻举妄动。

    而这些就只因一个人。

    连破十数城气势如虹的突厥大军却被一个人拦了下来,这不得不说不可思议,甚至连一个人都没出来叫嚣,因为对方脚下几个痛苦呻吟的高手就是榜样。

    “‘神行之术’,怪不得,你们还算有点智慧。”

    有如滴墨一般的绿色(身shēn)影点点头,目光却是落在那几头巨大的白狼(身shēn)上。

    这个时候,突厥人如果进攻,任何人都相信,即使来的这个人是闻名天下的三大宗师之一的宁道奇也会被突厥大军的獠牙撕成碎片。

    但没人动弹。

    还是因为这个人。

    “既然一个人就敢来,或者说你以为你一个人就能抵挡这数万大军吗?”有人的声音从突厥人中传来,这声音轻而细,一听就知道是女子,但突厥人个个左右看去,却不见是何人说话,不过当他们看见原本低扑嘶吼的巨狼一瞬间安静下来,哪里还不知是谁,小声轻呼中,不敢高声打扰到这场谈话。

    “我敢来就代表我有完全的准备,但是你却不敢上前,甚至不敢出面,你怕了?”

    垂着眼帘,那人放下手中擦拭着的铜镜,衣袖一摆回过(身shēn)既然这么就要离开,浑然视突厥大军如无物。

    “如果你敢来,就来吧。”

    语气嘲弄,突厥人中有人正要大喝出手,却只见这人(身shēn)上既然冒出一阵耀眼的金光,隐隐的突厥大军前似乎出现了一道金光巨城,城强高大,城上天兵威武,更隐有杀伐之声传来。这景象甚至站在比较远处的突厥人见到都齐齐瞪大了眼睛,而几个纵马上前的突厥骑兵没有立马跌下马去已经算是表现的十分出色了。

    而后,金光消散。

    再看,那人已不见踪影,放眼间又哪里有什么城池天兵。

    只有一声回((荡dàng)dàng),清晰入耳:

    “我不介意马上杀你,再杀你的百万大军。”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