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那么就这样吧,合作愉快。”

    “哼!合作愉快!”

    -------------------------------------------------------------

    扬州作为杨广的起家地,自然不是一般的城市所能相比的,这天下虽然已经开始缓慢的显出了乱象,但是这扬州还是算得上比较安稳。

    晚风吹过

    白(日rì)里喧嚣的扬州城也渐渐静了下来,但几家武馆却依然灯火通明,(热rè)闹非常。

    由于天下不靖,贼盗四起,人人自危,首先兴旺起来的就是城内的十多间武馆和道场。

    而若论规模威望,则首推由扬州第一大家高手‘推山手’石龙亲自创办的石龙武场。

    但近数年来,石龙已罕有到场馆治事,一切业务全交由弟子打理,但因武场挂的是他的名字,所以远近慕名而来者,仍是络绎于途。

    石龙的内外功均臻达第一流高手的境界,否则如何能数十年来盛名不衰。

    不过石龙自己却不在自己的武馆居住,而是独自住在扬州城外郊处的一所小庄院里。

    此时,庄园的一间房间里。

    一盏香茗摆在桌前,石龙盘膝而坐,双目微微一眯,却是细嗅着那飘((荡dàng)dàng)而出的茶香。

    闻着那茶香,石龙并没有任何去饮的动作,反而是双掌掌心朝天,以道家正规的打坐姿势运起了功。

    长生诀,据历代口口相传,此书来自上古黄帝之师广成子,以甲骨文写成,深奥难解,先贤中曾阅此书者,虽不乏智能通天之辈,但从没有人能融会贯通,破译全书。全书共七千四百种字形,但只有三千多个字形算是被破译了出来。

    书内还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曾看过此书者的注译,但往往比原文更使人模不着头脑。

    犹幸书内有七副人形图,姿态无一相向,并以各项各样的符号例如红点,箭头等指引,似在述说某种修炼的法门,但不谙其意者不练犹可,若勉强依其中某种符号催动内气,立时气血翻腾,随着更会走火入魔,危险之极。

    石龙与练此功法(日rì)夕相对足有数年,哪怕是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但仍是一无所得。强行修炼,更是让他的(身shēn)体在这一段时间里隐隐的出现了问题。

    “噗……”又是一口鲜血涌上喉头,这几年来,石龙几乎都快熟悉了这种感觉,擦了一口嘴角的鲜血,石龙无奈苦笑了一声,他从自己怀里将那份长生诀掏了出来,再度摊开在桌子上仔细认真的看起这一份他几乎是看了数年的道家秘笈来。

    “道家讲述缘,我有缘得此长生诀,却无缘修炼吗?”

    “荒谬!”

    半晌,石龙那原本一副高人形象的模样开始发生了变化。脸上升腾起了狰狞的(情qíng)绪。空有宝山而不可得,这是一种让人无比绝望的感受。这年复一年的同样(情qíng)况,已经让石龙原本的心早已经不静了。

    对江湖男儿来说,什么最重要,最能吸引他们的目光?

    那便是美人与武功,最美的人儿和最高深的武功!

    美人石龙可以不在意,但这高深的武功嘛,石龙略显枯槁的双手如抚摸(情qíng)人一般的抚摸着自己面前的长生诀,不觉间石龙的眼中已经显露出了那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渴望之色。

    他现在所有心思都在那长生诀之上。

    就在石龙思绪之间,突然这时,一声轻咳声从厅外传来。

    “贵客大驾光临,请进来喝盅(热rè)茶吧!”

    有客,石龙心中一凝,嘴上这般说,心中却只道来者不善。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自立其(身shēn),石兄打的真是如意算盘,这等进可攻,退可守,怎样都可为自己的行为作出心安理得的解释,我宇文化及,佩服佩服。”

    来者正是宇文化及。

    石龙深知对方借念出自己挂在厅堂处的题字,来讽刺自己。他平时修养甚深,毫不动气,仍安坐椅内,淡淡道:“哦,原来是宇文兄弟,怎么当今圣上的红人不抓紧杨公宝藏的消息,既然有这种闲(情qíng)逸致来访我等方外野民?”

    这几天杨公宝藏的消息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又有有心人挑弄是非,想掩饰也掩饰不住,即便是几乎半隐于世的石龙也有所耳闻。

    对方即是圣上亲信,他以为对方也是为追查杨公宝藏而来,毕竟他(身shēn)为扬州这一块的数一数二的人物,觉得他知道点消息也是对的,于是便借此反唇相讥道。

    不过对宇文化及来说,长生诀才是‘公事’,杨公宝藏反而倒只是私事。

    宇文化及负手背后,散步似的踱进厅堂,先溜目四顾,最后才落在稳坐如山的石龙脸上,叹道:“我却不是为那宝藏而来,不过说来真巧,还不是石兄累人不浅,你得到了修道之士人人艳羡的延生宝典,可是却不献予圣上,教他龙心不悦,我这受人俸禄的惟有作个小跑腿,来看看石兄可是个知(情qíng)识趣的人了。”

    出口意外,但石龙心下却是一沉,知道事不能善了。

    因为对方竟是为长生诀而来。

    “哦,如果,我说不呢?”

    石龙安坐在椅上,浑(身shēn)衣衫鼓涨。

    宇文化及笑而不语,厅内的空气立即变得奇寒无比,若非石龙内功精纯,恐怕立要牙关打抖。

    石龙心道厉害。他还是首次接触宇文阀的人。也是第一次见到宇文阀的家传秘功‘冰玄劲’。

    还未交手,石龙就知道眼前之人绝不好对付。

    “我宇文化及保证,若石兄爽快交出宝典,并从此匿迹埋名,我可念在江湖同道分上,放石兄一马,这是好意而非恶意,生荣死辱,石兄一言可决。”

    宇文化及哈哈笑道,但虽是这般说,(身shēn)上却鼓起了全(身shēn)劲道,仿佛只要石龙嘴里蹦出半个不字,就要痛下杀手:“若不然,对贵道场的诸学子却是有害无益。说不定还祸及他们的父母子女,道佛两家不都是讲求积德行善吗?石兄似乎有违此旨呢!”

    石龙神色再变,心下冷然,手上更是已经做好了准备,正(欲yù)张口拒绝时,却又听到一声轻语从外传来,语气之间散漫无比,既比之宇文化及都要毫不客气。

    他与宇文化及都是一愣,两人此时虽是将全(身shēn)的注意力放在对方(身shēn)上,但警惕之心也绝对不无,哪想房外声音传来,自己却浑然没感应到一点来者的气息。

    “看你们争执不下,不如,这长生诀暂且就交由我保管如何?放心,我很无私,等你们打完,我会大方的将它赐予还活着的胜者。”

    话音刚落,新客已至,而且既然还是两人,见到如此,石龙与宇文化及脸上神色更是不好。

    “这提议不错,你们觉得如何?我说过我很无私,(允yǔn)许你们发表意见。”

    魔者态度漫漫,(身shēn)后从者表(情qíng)浅浅。

    见两人有恃无恐的态度,原本敌对相向的石龙与宇文化及相视一眼,原本剑拔弩张的两人既一时统一了主意。

    这两人衣裳奇异,说话之人衣着更是华丽非常,不管是戴着的角饰还是衣裳的金银配件,宇文化及即使不善此道,也能想象那价值不菲,即便他在皇宫之中也见上不到。

    不过,这些当然不是让他们如此戒备的原因。

    高手!石龙心闪警惕。

    这两人,很危险!宇文化及心里更是翻腾。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