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肚子很痛,因为被一个脑袋狠狠的来了一下。

    还是比榔头还硬的脑袋……那个孩子绝对是故意的。

    ------------------------------------------------------------------------------------

    从校长室里出来,再跟着隆道去办理入住一个学园城市七七八八少不了的必要手续,总算搞定后,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因为是午休时间的关系,隆道和我们四人现在走的这条街又是服务学生为主的商业街,(身shēn)边三三两两都是学生。

    “接下来,你们怎么打算?”隆道虽然和我们这样说着,但他的心思一半却放在其他的事物上面。明明是在(热rè)闹的大街上,他背后却有些发冷,(身shēn)为一名足够强的强者,他当然可以感到让自己发冷的是什么东西,那是几道炙(热rè)的视线。

    混杂着八卦好奇老牛吃嫩草鲜花插在牛粪上?……

    隆道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他头疼的那班学生。

    “哈哈,抱歉,是我的学生。”隆道尴尬的开口,本来就不是什么专业的隐藏,相反在一定实力的人眼中,这样的手段几乎和光明正大的跟随没什么两样,他能感到的视线,我们没理由感受不到,也正是因为这样,隆道反而要解释一番,如果让人误以为这就是学园派来的人的水平……

    “哦。”对那扫来的几道略微‘刺人’的视线,菲丽茜雅早就发现是那班的几个女生,不过除了几个特定的人物外,她都不是太在意:“很有活力的学生。”

    “?”

    就在这时,菲丽茜雅轻轻的咦了一声,她感到了十分熟悉的人物,但就在她要看过去的一瞬间,那个熟悉的人的(身shēn)影就已经撞进了她的怀里。

    女孩因为将脸埋在菲丽茜雅怀里看不到面容和表(情qíng),但看到那有些颤抖的双手,所有人都可以明显的感到这个女孩的激动。

    “……小夜?”

    熟悉的人,熟悉的名字。

    因为突然和意外,就算是菲丽茜雅都没在一时之间反应过来。

    相反,我看到苏夜倒是不觉得怎么惊讶……才怪哩!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心里疯狂的吐着嘈,然后看向右手上很早就没什么存在感的黑色手表,果然,不知什么时候手表的屏幕又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目标人物任务时间之类的列表清晰无比,虽然我知道还会回到主神空间,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喂!小鬼你谁啊!!放开!”

    虽然看样子是菲丽茜雅认识的人,但看到菲丽茜雅被抱住,自从和菲丽茜雅确定了某种关系占有(欲yù)无比强烈的依文洁琳当即炸毛了。

    听到依文洁琳的话,苏夜偏过脸,她用一种扫视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依文洁琳,然后露出了一丝恰当好处的怜悯。

    “小孩子……”

    压低了声音却又刚好让周围的人都听得见的声音。

    “你说什么?谁是小鬼!有胆再说一遍!!”

    “小夜,跑那么快……”

    就在依文洁琳开始琢磨怎么把抢走自己位置的苏夜赶走的时候,一个声音又插了进来。

    不过在看到被自己照顾的女孩抱住的人俏丽的面庞,从人群中挤出来的金发少女愣住了。

    “格尼薇儿……”

    少女口中轻轻的吐出一个轻微的字音,眼中露出的一丝迷离与挣扎。

    叫菲丽茜雅格尼薇儿?难道是saber?那声轻呼当然被我捕捉到了,我脑子一转就七分确认了金发少女的(身shēn)份。

    毕竟不管是菲丽茜雅还是小夜都有的水晶宫之一……

    看来主神空间在他们呆在这魔法老师的世界里时已经进行了几场恐怖片了,就是不知那因为各种乱入而早已不靠谱的剧(情qíng)进行到哪里了,不过看现在阿尔托利亚出现但又不见苏理或者叫索拉,大致可以推测出来。

    “格妮薇儿?”

    菲丽茜雅当然也听到了那一声轻呼,但因为现实和动漫之间的差异菲丽茜雅倒是没有立刻认出金发少女的(身shēn)份,她大概也没想过会在魔法老师的世界遇到阿尔托莉雅,只是略微奇怪的看了阿尔托莉雅一眼。

    ------------------------------------------------------------------------------------

    “击败大鬼神.双面宿傩,个人将获得a级支线剧(情qíng)一个,奖励点12000点,成功后全体回归主神空间。”

    无声的彰显着自己的存在的主神手表上这么显示着,但相比起自(身shēn)的另一些问题,剧(情qíng)难度倒是显得不重要了,毕竟以我们现在的实力看,a级支线剧(情qíng)只要不浪不玩脱怎样来都是妥妥的。

    直接平推无压力!

    此时,我、伊妮莉、菲丽茜雅、依文洁琳还有阿尔托莉雅五人正坐在麻帆良为我们安排的住房的大厅内,看着厨房里苏夜来来去去准备着午餐。

    菲丽茜雅轻轻皱眉:“也就是说,是复制体楚轩的算计……看样子就是把小夜这张王牌直接弹出小队变成独立进行剧(情qíng)任务的特别小队吗?”

    “不过这样也好……小夜毕竟太善良了。”她又说道。

    “的确,楚轩也说了,夜拥有我们谁都无法想象的实力,但是,她有致命的弱点,而且这个弱点是很不适合在那个世界存活的,那就是夜不愿意杀人这一点……所以,与其在同一个恐怖片世界进行作战,还不如让夜不断在单人任务世界变强,这样反而对夜和队伍都有好处。”

    阿尔托莉雅也说道,她看向菲丽茜雅的目光中似乎还是有一些恍忽,不过从外表上很难看得出来。

    因为苏夜平常都很寡言而且还在忙碌,阿尔托莉雅现在替着苏夜跟我们讲起我们‘死去’之后中洲队的(情qíng)况。

    不过因为阿尔托莉亚是我们死去很后面才进入主神空间的,因此她对她来之前发生的也不是太清楚,只讲述了大概。

    变形金刚真人电影的那场剧(情qíng)世界中,原本中洲队的资深者人马里,除了我们‘出事’以外,死去的既然还有区扬,他在回归倒计时的最后一刻被那个全(身shēn)仿佛由剑组成的银白色狂派机器人斩下了脑袋,烟消云散了。

    这让我有些意外,不过转念一想我又不觉得有什么意外了,那个原本应该和绝对疯狂里一样会变成林疯子的那个青年不是也死了么?再死个区扬也不会如何。

    新人中,王宗超和赵樱空两人我没觉得他们活了下来有多少意外,铭烟薇更是因为有着菲丽茜雅给予的装备帮主在一场剧(情qíng)片中迅速成长了起来。而留在第七区基地里的曾强和李萧毅两人则很不幸的遭遇了强化版的狂派机器人迷乱的袭击,只有曾强一个人活着回到了主神空间李萧毅那倒霉的孩子……,至于一开始就离队的那些新人,倒是很意外的活下来一个人,不过因为不劳而获的得到了一些奖励点强化了自己后就脑残的不把资深者放在眼里,还妄想想成为队伍的领导者,结果就在下一场剧(情qíng)片中被楚轩当作了测试剧(情qíng)实力的炮灰。

    而就是这场剧(情qíng)片中,开启了二阶基因锁的詹岚被引导者选中成为了中洲队的队长。

    然后紧接着,就是一场团战。

    这在神鬼传奇世界和东洋洲队的遭遇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让人复活一次的太阳真经,但因为只知道在主神空间里复活队员从而觉得缺少奖励点的众人并没有选择复活我们。

    接着又是一部刷分片……和紧接而来的在生化危机剧(情qíng)世界中与以郑吒和我的复制体为首,有着楚轩、赵缀空还要加上狂莽之灾里死去的疯子的复制体和一些不知哪冒出来的角色的复制体组成的比原著更强的恶魔队的团战。

    虽然死伤惨重,但因为我复制体的放水,恶魔队又被乱入的菲丽茜雅的思念体引去八成战力,不仅郑吒和苏夜活了下来,楚轩、王宗超和詹岚也只是重伤没有死去,倒让中洲队不像原著一样只剩下郑吒孤家寡人一个。

    用从复制体郑吒那里得到的复活真经的(情qíng)报,中州队就开始了同原著一样的复活之旅,而和直死中一样因为复制体楚轩给予的特赦令牌的关系,小夜也开始了她特别小队的独立剧(情qíng)。

    不过到底不是原著中惨淡的中洲队,仅仅短短不到两个剧(情qíng)一次团战的时间,除了我和菲丽茜雅,中洲队原战力就已经基本复原完毕了,现在所需考虑的无非就是利益最大化。

    我和菲丽茜雅是放在最后才要复活的,因为按照楚轩的说法,如果以众人的实力,那么我们一复活,即便我们实力都是自己的,团队的评价也会在一部之后迅速攀升到和恶魔队并肩的高度,那时候就会直接和恶魔队乃至天神队碰上。虽然众人都知道这该来的总会要来,随着中洲队重整完毕,面对恶魔队是一定的,但在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强化实力,复活我们降低团队能得到的利益十分不明智。

    楚轩其实也提议过兑换经过过的剧(情qíng)世界的时间触发延升的系列剧(情qíng)、后续的(情qíng)节来收获奖励点更快的恢复战力、复活人员,但和原著不同的是现在的主神似乎一点也不支持这样的行为,中洲队废了一番功夫才收获得到的支线、奖励点少得可怜,虽然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技术,但得不偿失,甚至有些舍本逐末的味道,这让中洲队放弃了这样继续的想法,至少不能大规模的这样做。听到这里,这点为什么和原著不同这样的疑问在我脑海中转了一下,但很快就被我抛却了,毕竟这不是现在我值得去注意的事(情qíng)。

    众人也因为这个原因同意了楚轩的说法,将我们放在了最后一个复活。

    这解释合(情qíng)合理,而且又不是不复活我们。

    所以众人同意了楚轩的说法,将我们放在了最后一个复活。

    “然后你们也看到了,本来你们按楚轩的提议应该就在这场恐怖片后复活的,不过现在是不需要了。”

    “就是这样。”

    苏夜淡淡结尾,她端正的坐在餐厅的椅子上,面前的餐桌摆满了‘精致’的料理……

    我咽了咽口水,不知自己是有食(欲yù)还是没有,因为念和妖力的结合,我的半妖体制既然也开始慢慢的转化起来,(身shēn)体素质倒是没有什么改变,变的只是原本半妖的(身shēn)体带来的副作用,比如金发银眼的样貌特征,还有食(欲yù)和对温度的感应之类的(身shēn)体本有的机能,也就是说我现在是有食(欲yù)的,但……

    小夜的料理是能吃,卖相也不差,而且味道当时看书里说应该更是不错的,至少比起那些(日rì)漫里的漂亮女孩固有技能做出的黑料理可以说是高出十万八千里,但问题就是这卖相上……

    红木雕纹的红烧(肉ròu),如同超精致彩色玻璃制品的水煮豆腐,白玉一般还雕出莲花造型的白萝卜,翡翠一样晶莹剔透的蔬菜还有一盘子惊厥僵直而伸得笔直而且光滑无比到连一丝褶纹都没有,像是玉佩一样润泽闪烁着玉石光芒的凤爪。这些还不是全部,但因为眼前摆满了一桌子的‘艺术品’已经晃花了我的眼,其余的也就不一一列举了。

    明明知道是能吃的,但心理上来讲该怎么说呢……

    不好下嘴?

    虽然看不出喜怒哀乐,但所有人都从苏夜的眼中看到“吃吧,快尝尝看。”这样的意思。

    “……”

    --------------------------------------------------------------------------------------------------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