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在金庸的小说中,不管是葵花宝典本(身shēn),还是以此为基础创出的林家七十二路辟邪剑法,都是以(身shēn)法快捷招式诡异著称,而现在,虽然李千百兑换的只是那一(身shēn)葵花宝典的内力,但配合上他另外兑换的只要一个c级支线同时能用内力、真元、仙灵力、神契力能量开启让人如云烟一般飘乎不定的修仙灵器‘罗烟袖’也如同战斗起来一道魅影一般,几个巨大的狂派机器人只能勉强捕捉到他的一丝痕迹。レ?思?路?客レ

    李千百依然还是一(身shēn)中xg偏女装的打扮,听他说是习惯了,而原本就女xg化的脸蛋因为兑换了葵花宝典内功强化更显得楚楚动人。此时他的食指嫣红如血,像切nǎi酪一般刺入了一个狂派机器人因要保持灵活而本就不厚重的护甲,一道内力形成的指气破坏了里面既使对机器人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脊椎部分,那个狂派机器人片刻就轰然倒地。胭脂红指,这在主神空间里有着两项兑换,一个是小说卡徒中的一项普通传承,而另一个则是一(套tào)指法,李千百兑换的就是这第二种兑换的修习方法。对这(套tào)指法主神的描述是贯穿力极强,效果现在来看也确实不赖。

    在解决了几个狂派机器人以后,李千百停了下来,缓缓喘气,他深知自己的不足,虽然看上去是他轻易解决了几个狂派机人,但他知道,他完全没有在多几次持续作战的能力,现在他体内的内力已经挥霍了三分之一以上了,而且这些狂派机器人奖励点虽然比起上一场恐怖片的那些巨蟒多了几百点,但这几个狂派机器人显然也和那些巨蟒一样是小角sè。

    “小心!”突然,在李千百附近的几个军人大声吼道,李千百只感觉面前利风一窒,连忙抽(身shēn)飞退,再一看,一个只有两米多高的狂派机器人已经站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上,剑型的手臂深深的插入水泥的地面。这两米多的狂派机器人在它的同伴中绝对是十分(娇jiāo)小的存在了,银sè的躯体不像是其它狂派机器人的那种暗sè调,双手是剑型,头像是鹰一般,给人的感觉仿佛一道危险的利剑。李千百的鼻尖流出鲜血,就是刚才那狂派机器人的剑刺下来的劲风造成的。同样很显然,眼前这个狂派机器人绝对不会是什么刚才几个狂派机器人那样的小角sè,而且肯定不是只经历过一次恐怖片的他对付得了的。

    “真倒霉…”李千百心里低呼一声,强压下心底不断升起的强烈危机感!

    “小心!那个狂派机器人不是你现在就能对付的,”一直在用jg神力感知注意着周围的人的我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狂派机器人,而这个机器人给我都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我当下让沙奈采用心灵链接对李千百大喊道:“往左边跑,区扬和郑吒在那里!”

    “……”不用多说什么,在李千百听到提示全力运转内力的一瞬间,那个狂派机器人也如它给人的那一股映像一般冲了上来。

    另一边,

    “军方的空中支援还有七分钟到达!”一个军人大声道,然而很不幸的是他下一刻便被从天而降的一发光子炮和他周围的几个人一起轰成了渣,更不幸的是,新人李萧毅那悲催的孩子也在其中。

    “是威震天!”几个博派机器人连忙将炮口抬起,瞬间就是几炮过去,但却被那架凶悍的外星战机全部都轻易的躲开:“渺小的虫子!”外星战机猛地变形,狂派机器人的首领被红蜘蛛从第七区解救出来的威震天踩在众人前面街头的一幢大楼上,居高临下的道:“交出火种源!我可以让你们死的轻松一点!”

    红蜘蛛踩在另一座大楼上拍着马(屁pì):“威震天陛下说到做到!”

    “别妄想了!”博派机器人的回答显然只有几发光子炮。

    “那么!摧毁他们”威震天露出狰狞的表(情qíng),它本就狰狞的脸更显得可怖,它抬起枪口,毁灭的能量组成的光球瞬间从中shè出,这发光子炮的威力比起刚才还要更加巨大,一个博派机器人既直接就被炸成了碎片。而随着威震天的攻击,其它的狂派机器人也冲了上来。

    ……

    几个小时前

    “把火种源当作(诱yòu)饵?”郑吒疑惑道。

    “没错,既使这个火种源有着无限的能源,对我们现在也没多大作用,还不如把这个当作通过这场剧(情qíng)的保障。”詹岚道。

    “确实。”楚轩道。

    “根据‘主神’的规律来看,难度越大则奖励越高,相反也一样,我杀死了一个蝎子型机器人主神给了我五百点奖励点,之后的狂派机器人肯定更多,火种源从原电影剧(情qíng)来看应该是具备无限能量地特xg,这种特xg就代表了它所具有的价值,如果得到的话,主神无疑会在剧(情qíng)最后将难度提高。”我总结道:“这场剧(情qíng)世界明明可以得到远大于这些奖励点数与支线剧(情qíng)的东西……火种源,为什么主神还要设计奖励点,我看出来的就只有这点。”

    “那么,菲丽茜雅…”我抬头说。

    “什么?”

    “你也已经有三阶了吧?三阶潜能挖掘,甚至更上。”

    “……恩。”

    “菲莉茜亚?”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菲丽茜雅,虽然都知道她不知不觉中已经很强了,但众人没想到她既然变得这么强。

    “那就好办,你有没有大范围秒杀的技能?有畜力也无所谓。”没理众人的反应,我又问道。

    “难道…”

    “我说了,(诱yòu)饵嘛。”

    “这样的活也要有一些保障。”楚轩喃喃自语起来,不管看起来还实际上他现在都是一副准备算计的样子,不过现在可不是原著,郑吒几人还没领教过他的算计,所以没什么感觉,不过我和菲丽茜雅、区扬就不一样了。但我现在倒是松了口气,因为楚轩从他进入起到现在的表现太不正常了,不过又一想,我又有些理解,楚轩的兴趣是对未知事物的探索,原著里是因为郑吒才当上军师的角sè,但现在的中洲队不是原著里的中洲队,不管是现在的詹岚还是其他人都能很好的扮演那样的角sè,所以现在他现在更多的像是一名研究员,只有这些事时他才当当出出意见的参谋,至于原著里他为什么想死而现在又不想死,我表示你去问鬼吧。

    ……

    回到现在

    轰轰轰!威震天一路碾压过来,路上不管是房屋还是什么,都被它撕枯拉朽一般碾碎,我该说不愧是军用型的赛伯坦人么。大概是怕损伤火种源,它没有用任何能量武器,但它的力量既使我现在是三阶基因锁都不敢硬接,而速度现在我既使用着幻影和cock系统和它的距离也一点点的被拉近着。

    另一头,詹岚为这场恐怖片特制的分解阵配合苏夜将一个狂派机器人的躯体肢解成功的俘虏了这一个狂派机器人,楚轩立刻将手中的电脑也不知怎么弄的连接到机器人的网络上去,传输起什么。而在这一过程中,王宗超死于流弹,霸王没能来得及救下他。这也告诉我们,武功再高没有(身shēn)体素质也怕流弹,更何况这还是能量武器。

    按照计划,由我带着火种源吸引威震天进入菲丽茜雅技能的攻击范围,如果按照平时,威震天肯定会因为菲丽茜雅发动技能引动的能量躲开范围,但它现在毕需进来,我向它微笑一下,将火种源丢向了准备多时的菲莉茜雅。

    “不!”

    “在绝望中湮灭吧……超新星——天渊之剑!”

    很多人听到“超新星”的名字,会以为那是一个新诞生的恒星,然而实际上,所谓的“超新星”指的是那些比太阳八到二十五倍的巨大恒星,在经过漫长岁月能量耗竭之后,内核塌缩形成的最后一次辉煌。

    那一瞬间,它的光亮是太阳的一百亿倍,同时以每秒数千公里的速度急剧膨胀,甚至达到整个太阳系按冥王星轨道算的几倍,然后缓缓收敛,最终变成一颗没有生机的白矮星或者中子星。

    也就是说,“超新星”不过是巨大恒星回光返照的最后一声绝唱。

    而星球都是有灵魂的,虽然恒星不像有生命的行星一样,能凝聚出有智慧的星球意志和生命之泉,但是在以万万年为单位的漫长岁月里,依旧会诞生出巨大而单纯的恒星意念。

    当星球灭亡的一瞬间,这种意念会随着超新星爆发而达到极点,并向着无边的虚空猛烈散发,以告诉这个宇宙,自己曾经的存在。

    这一招“超新星-天渊之剑”,是以自己的jg神力截获宇宙中爆发的超新星散发向整个宇宙的恒星意志,在自己心中再现那宏大辉煌的爆炸景象,将宇宙中最辉煌的爆炸意志,注入到自己全部力量凝聚的一刀中。

    在这刹那间就会在刀术中形成“超新星的思念体”,尽管只是横渡宇宙之后残留的一点点意志,却也足以在百米范围内幻化出比核融合更猛烈的爆炸力。

    而事实上,就算是萨菲罗斯自己的力量都承载不住这种意念,所以才只能爆发一瞬,当做绝招来用,却不能驾驭自如,现在和萨菲罗斯相比还要弱上一线的菲莉茜雅自然也是如此。

    当然,对付威震天已是足够了。

    随着菲丽茜雅手中正宗的斩下,一圈璀璨的星云出现在她的(身shēn)周。但是在美丽的背后潜藏着的,是那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在这强横的力量下,一切都会化为灰烬,既使是火种源也不例外。威震天大喊一声,扑向了火种源,原本已它的力量,确实可以带上火种源冲出既将轰下的天渊之剑的范围,但它失算了,在它冲进天渊之剑范围内的一瞬间,它浑(身shēn)僵住了:“病…毒!”

    没错,病毒,楚轩特制的电脑病毒,如果是平时,除非长时间制造一个专门对付变形金刚的病毒,否则既使楚轩再花时间有可能对变形金刚也只是造成一些类似感冒的伤害,想来变形金刚可也不会简单的就被病毒干掉,但现在不同,只要一点小差错,威震天就会和它手中的火种源一起毁灭,而楚轩正是制造了这一点小差错。

    “不!”

    “轰――――――”一声巨响,无数比正午的烈ri更加耀眼百倍的强光,从菲莉茜雅的刀锋上绽放出来,媲美核弹的(热rè)量化作巨大的光球,肆无忌惮地暴裂开来,发出足以扭曲空间的高(热rè)。

    那范围中任何的一切都会被菲莉茜雅这一刀蒸得一干二净,无论是水泥还是钢铁,都应该没留下半点残渣,只会在地面上留下一个直径百米的大坑。四面扩张的冲击波砸得烟尘漫天飞沙走石,大片的建筑楼群倾倒崩塌。

    本来预料应该是这样的,但那黑洞是闹哪样?

    被天渊之剑巨大的能量正面击中的火种源突然仿佛是临死的凶徒,死也要拖点东西下水一样,以火种源为中心,空间瞬间崩塌了,然后那崩塌的空间突然又猛的向内一缩,全都缩到了一点,一颗如同针尖大小的漆黑一点出现在了那里。别问我这的原理,要是知道,我还会站在这么近的位置上?接着,连反应都没来得及,那一个黑点又突然扩大!只是一瞬间,站在最近的我和菲丽茜雅就被这么一瞬间吞没了进去,在最后的一刻我只看到了伊妮莉冲上来的样子。

    一切结束。

    原地只留下一个截面光滑的圆体巨坑。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