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这里是狂蟒之灾二的世界里一个隐秘的山谷,没有什么出sè的风景,只是平平淡淡的平常景sè而已,不过即使这样的景sè如今也已经是过去式了,山谷现在以是碎石遍地,面目全非。

    在兑换的这断时间里,我不但意外的开启了基因锁第三阶,还掌握了新的技能幻影和冲击。

    幻影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单纯的模仿漫画里人物的技能,用妖气不断加速产生残影从而做出致命一击,不过加速的速度倒是不赖,我用全力施展幻影的话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假面骑士kabuto装甲的cock系统了,但对(身shēn)体的负担也更大。冲击则是利用手中武器金蛇摩耶的xg质有节奏的将妖力传导做到破坏力、速度倍增的效果,我试过最大的威力可以整整的炸开了一座小山,而那一击几乎耗费了我三分之一的体力,也就是说我现在用这种最大威力的话也仅仅只能使用三次。

    “真是惊人的破坏力。”一旁,伊妮莉的左手扭曲成奇怪的模样还长出了眼睛和嘴巴发出声音道。

    她同样长着眼睛嘴巴的另一只手瞪着一块正以缓慢的速度变小的碎石说道:“似乎还带有腐蚀xg?”

    “那是念…将气集中在自己的眼睛……”伊妮莉淡淡的说道,在她的眼中,那块碎石是被一团黑sè的气包裹在其中,不仅如此,整个山谷都布满了这股令人不安的气,不过那些气都没有这块碎石上我的气浓郁。

    “哦,原来如此……特质系的念吗?和妖力结合了啊,带有腐蚀xg,腐蚀的速度似乎和气的多少有关……”寄生在伊妮莉左手的寄生兽喃喃道。而寄生在伊妮莉右手的寄生兽则是好奇道:“真是不可思议…”

    伊妮莉在这段时间也没放松,现在不管是移动还是进攻都能和两个寄生兽配合的十分默契了。

    而念的修行更是和我想的一样,伊妮莉通过在寄生兽(身shēn)上施展出自己的念来的时候会改变自(身shēn)念的xg质。左手被我简单的叫做左的寄生兽施展念时念会变成具现化系,右手的寄生兽右施展念时念则会变成强化系。而随着寄生兽对念的认识和学习,伊妮莉对这种念变化的灵活使用更是飞速的提高。詹岚那种金属牢笼对如今伊妮莉来说,只是一击的事(情qíng)。

    而念的量和控制,伊妮莉现在她体内的气不论是质还是量都提升了不少,尤其是气的内存储量已经达到了兑换时的一倍有余,而对念的控制更不能以往ri而语。

    “回归倒计时开始,请在三十秒内回到进入处,凡是没有直接接触物品一律留在恐怖片世界,如是主神空间特有产物,将在回归后抹杀。”

    主神冰冷的声音传来,我和伊妮莉就静静等待着回归的到来。

    半梦半醒的感觉瞬间袭来,再次回过神来,已是(身shēn)在主神空间的广场上了。

    “哈……啊哈哈,各位,好久不见了!”

    同时出现的还有同样前往狂蟒之灾二世界其他地方进行修炼的其他人。刚一出现,郑吒就哈哈大笑着向众人打招呼。

    “……”出现的位置和郑吒很靠近的苏夜不着痕迹的移开了一步。

    “对你们来说确实是好久不见,但在主神空间里只是一瞬间的事。”站在广场上的楚轩推了推眼镜然后他接着说道:“你们修炼得怎么样了?算了,去训练场实际演示一下吧。”

    ————————————众人训练中————————————

    主神空间的第十天,如果算上沙奈朵的话,再加上伊妮莉和楚轩(身shēn)边的阿诺,总共十三人两个寄生兽一起站进了“主神”照shè下来的光圈中。

    这些天,除了一起训练的几人,菲莉茜雅、区扬还有詹岚这三人我都没有见到几面,而现在他们三人也是直到最后的时刻才先后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一见面我就感受到了三人不同,如果说以前的菲丽茜雅是崭亮的宝剑,现在的她则是隐藏在深处如鞘中随时能拔出的丽亮长剑一般的感觉。而区扬(身shēn)上的气息也是变的略微不像是世俗之人的飘渺出尘一般的感觉。至于詹岚,虽然没有前两人的变化那么大,但和她以前给人的感觉相比也有着鲜明的差别。

    “三十秒内进入光柱,转移目标锁定,变形金刚一开始传送……”

    又是那种半睡半醒之间的状态,但只是一会功夫,我就马上清醒了过来。而我便是打量起四周来。

    周围的环境说明了这是一个很具有中东风格的小屋里,简简单单完全可以说是简陋的家具,从什么也没有的窗户往外看还可以看到一片荒土沙漠。而众人还有几个新人将这间房间完全挤的满满的。

    众人相继醒了过来,从这里看,众人现在的实力几乎是一目了然,菲丽茜雅和我几乎是同时醒来的,伊妮莉、苏夜、艾萝娜和区扬只稍微慢了一步,接着是詹岚和她的莎奈朵,还有郑吒,然后才是楚轩、霸王还有李千百,而楚轩的造人阿诺是众人中醒来的最慢的。

    “十八人难度吗?”詹岚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看向自己的主神手表,手表上这次的信息不同于以往,并没有任何复杂的奖励与惩罚,上面显示的既和原著变形金刚那断的任务一样是获得火种源一个小时,或者直接摧毁火种源,然后才能回到“主神”空间,看完这些显示的信息后詹岚喃喃道:“这场恐怖片没有什么特殊的任务要求,也不是一直担心的团战,但加上这次的人数,看来这次的任务是九死一生呢。”

    人数越多,恐怖片的难度也就越大,上一次只有十二人的狂蟒之灾二就因为改变了剧(情qíng)差点让众人团灭,而这一次恐怖片的人数达到了十八人,难度肯定要比上次的狂蟒之灾二大很多。

    “看来是我们上一场恐怖片改变了任务剧(情qíng)提升剧(情qíng)难度导致主神对我们的评价增加了。”我说道的时候,目光就已经落在了地上的新人(身shēn)上。首先是四个衣仍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普通男女,在他们的旁边躺着的是一个样貌十分漂亮居家打扮的女人和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年,再然后是一个(身shēn)材均匀感觉像是保养的很好的二十来岁的白领男人,而最后一个则是个模样看起来斯文2安静的俊秀少年,他手中握着一本笔记本大小的书,虽然在黑夜中也能够看出在他乌黑柔亮的短发下,皮肤十分的白皙,就算詹岚与之相比也略有不如。在我的感知里,这个紧闭着双目的少年现在已经清醒了过来了,其实他与楚轩和霸王醒来的时间只差不了多少,虽然看上去只是简单的蜷缩着,但是却隐藏着致命的杀机。

    这大概就是赵樱空了?虽然半长的青丝盖住了侧脸,但是手中的那本写着奇怪名字但一看就知道是言(情qíng)小说的书很好的说明了她的(身shēn)份。

    大概是因为房间狭小的缘故而众人也摆在那里,区扬没有像他原本的同人里那样故弄玄虚的去打算吸引赵樱空的注意,只是默默的坐在原地。不过即使是他现在有什么想法或者以后又有什么行动,大概也办法产生半点效应了。有一个与赵樱空妹妹形虽不似却神似的苏夜和一个更是与她xg格十分相似的艾萝娜,区扬再怎么耍心思也没用。

    我只是比看其他人的时间多停在了赵樱空的(身shēn)上一会便移开了自己的视线,我可不想触碰到赵樱空这时候本就十分敏感的神经。

    似乎留意到了我多停留了一会的目光,也发觉自己的伪装被发现了但我们没去谁也没去理会她反而开始谈论开来,本就处在角落位置的赵樱空默默的坐起,将自己手中那本书打开挡在了自己面前,静静的注意起周围的环境。

    不管赵樱空,我还注意到了新人中那个白领男人其实是和赵樱空几乎同时醒来的,只不过我先前没多去注意他,他看到已经有人先起来了,既然有了出头鸟,又感受不到我的视线滑过时存在恶意。他也没有再继续伪装下去,背靠墙面缓缓坐了起来,双手自然下垂,似乎完全放松了下来,连眼睛也微微闭上。看似轻松写意,但这样的坐姿神态,随时可以扑(身shēn)暴起,攻向四面八方。眼下处境诡异,容不得半点大意!

    这时,其他新人也相继醒了过来,新人里其中的一个女人醒来后便马上大喊大叫道:“这是哪里!?你们是谁!?我可是……”

    “安静!算了…沙奈朵直接让她闭嘴。”我堵住耳朵说道。

    沙奈朵缓缓的飘了过来,新人们一瞬间呆住了,任谁在这种(情qíng)况下看到一个美丽但明显不是人类的生物出现在自己面前没有尖叫素质就还算不错了,不过他们现在大多数没有尖叫的原因应该都归于沙奈朵的jg神力暗示吧。

    我掏了掏耳朵说道:“詹岚,跟他们解说一下。”

    赵樱空这时抬头望向了我,目光里面没有一丝感(情qíng)。

重要声明:小说《乱七八糟同人笔记》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