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拜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落羽辰晴 书名:晨落彼岸
    一座山崖边,一名青衣人抱着一位一个蓝衣女孩在上急速跑向这座山崖上唯一一个木屋内。蓝衣女孩中三箭,那蓝装都被血给染红了。

    青衣人来到屋内,将女孩放在这个屋内唯一一张上,看着女孩上的箭伤,心想这样小的女孩怎受的起这样的伤害。于心不忍,脸上流露出不忍,每支箭shè入最少也有一寸长,想似是多么的痛苦。

    青衣人将女孩平放在上,轻轻地掀开女孩的衣物,直到还剩下一层薄薄的纱衣,那雪白的肌肤,看起来没有一点血sè,有的只是女孩流下的血液。

    而此时,青衣人将女孩的手放在腿上,用力一扯,一支羽箭便从手臂上拔了出来,女孩呻吟了一声,此时手臂都在颤抖着,抽搐着,血液也流了下来,染红了女孩的纱衣。

    青衣人恰似没有看到一般,而是直接继续去拔背上的,大腿上的箭。女孩早已是神智模糊,可是被这样一刺激,女孩的甚至逐渐恢复了,感受到了无尽的疼痛,整个体都控制不住颤抖,那疼痛是那样的刻苦铭心,如此折磨着她,全都在抽搐着。

    随着青衣人将最后一支箭拔了出来,那女孩刚到一阵轻松,顿时直接晕了过去,再也没有了知觉。上那层薄薄的白纱衣已经被血液给染红了,看起来却并有任何污秽,仿佛是给人一种,仙子的上又怎么会有这样血,看起来如此纯洁,美丽。

    青衣人看着女孩已经昏睡过去,微微叹息一声:“此女的灵xìng是如此的好,恐怕当今无几人可比,只可惜她的体质有些太过特殊……”

    “算了,不管了。”青衣人看着这个女孩,脸上竟是惜之sè。

    “就算特殊,也非不可能成神改命。”说着,青衣人的脸上露出了微笑,那微笑像似冰山融化,历经沧桑一般,并不像向白衣男子一样温和阳光。“天生的特殊体质,还有世间少有力量出现在了她的上,注定了她终究不会平凡。”

    “就算是那种体质又如何?”青衣人自言自语地说着,“但是她却有这个世间最上等,最神圣,最神秘的属xìng。”

    青衣人又看了看女孩,眼睛泛出jīng光,好像发现了什么,嘴上喃喃的说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啊!”心里想着,此女必定可以向他们证明,这个世界没有不可能的事。

    夜已深,青衣人将上的被子盖在女孩上,自己便离开了此处。

    第二天清晨。女孩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木屋内的一切,说了说:“这里是哪里啊,那天不是自己晕在了火海之中。”

    女孩坐在了上,看着自己上纱衣满是血迹,就知道那天的事不是假的,血液依旧在,但上已无半点伤痕。看着看着,女孩渐渐流下来眼泪,那天箭如雨下,带走了那对中年夫妇的生命,也带走了她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支柱,所有人都死了,自己也中了三箭,认为一切都已经结束,可惜自己却没有死,独留我一个人,又有何用?

    屋外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衣服放在了桌子上,穿好衣服出来见我。”

    女孩听到这声音,想必也是那天救她的人吧。女孩没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快速的换好了衣服,这衣服是淡雅的白sè,看似就像仙女下凡一般。

    女孩走出屋子,看到了一位穿着青sè长衫的男子,这便是昨天那个青衣人。山崖上的风阵阵吹来,青衣人的长发也随之飘动着,给人一种凌乱zì yóu,随心所yù的感觉。

    “出来了。”青衣人问。

    “恩,谢谢您救了我。”女孩说。

    “你叫什么名字?”青衣人一笑而过,知道这女孩定是极其聪明的,有些事不用我说,她便明白了。

    “桂……桂……圣……”女孩说的很小声很小声,几乎只有她自己可以听见,突然,女孩坚定的说:“圣落晨。”

    “圣落晨,好名字。”青衣人有些开心看着女孩。

    “妈妈说:‘圣落晨取的是落rì夕阳,晨起初升之意’。”女孩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心里想到了这些年的一些事:落晨落晨终究是陨落的星辰,上一世再怎么厉害也是死了,并且是死在自己最好的朋友手上,而这一世,一出生没多久,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父母,只是遇见几个贩卖人口的农夫将自己卖给别人。若不是这对好心的夫妇,自己早已暴尸荒野,我可能对这个世界再无半点希望,可是昨天一场箭雨,一把火毁了我的希望,但是我的梦想还未……

    青衣人看着我,说:“家里可否还有人?”

    “没有了。”女孩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伤心之sè。

    青衣人一看便不再说什么,沉默了下来,也对昨天那件事不知道对她的伤害有多大。

    而女孩也在自顾自的伤心。

    突然,青衣人的一句问话打破了沉默的局面,“圣落晨,你愿意拜我为师吗?我可以帮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的最强者;教你修炼,教你力量。”

    “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愿意教我怎样修炼?”圣落晨的口中略显惊讶,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你如此聪明,又天资优越,连我也要收你为徒。”青衣人笑了。

    听到这话,圣落晨跪在地上,拜了三拜。此时,青衣人扶起圣落晨说:“你未必需要行如此大礼,能有你这样的徒弟是我之幸。”

    “一rì为师,终为父,且礼不可废。”圣落晨开心地笑了。其实圣落晨并未多想,在上一世,自己为世家长女,对任何礼仪都是最好的,要求最严格的,所以圣落晨对礼仪的看待早已是世家的水平。

    “落晨,以后我就这样叫你了。”青衣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正式跟我开始学习吧!”

    “恩,老师。”圣落晨向青衣人微微一鞠躬便走进木屋里。

    青衣人单独一个人默默地先远方望去,白蒙蒙的云雾恰好挡住了他的视线,眼睛中闪烁着光芒,好似能看破一切。

    正此时,圣落晨躺在上,想着那场大火,想着今天,想着前一世,圣落晨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前世没有完成的设计,今生既然给了我以机会,我必定会完成我的设计。”

    想到设计,圣落晨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女子“夜舞”,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姐妹,却将我下悬崖,让我尝到了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背叛的滋味。想必她现在已经和秦泽在一起了吧!

    想着想着,圣落晨的脸上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圣落晨也渐渐的睡着了。

    正好,青衣人看到了圣落晨留下的眼泪,青衣人感到了心疼,这样一个十二岁的女孩究竟经历了什么,在我的面前,虽然她没有流过泪,但是从她的一言一行中,不难发现她的伤心,她的沮丧……+

重要声明:小说《晨落彼岸》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