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见警花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迷路的大叔 书名:姓赵名客
    “那我现在怎么办?!”赵客听得没底了,想不到社会这么复杂!

    “不是告诉过你了?晚上别出来,出来也最好几个人。真的有事了马上报jǐng。”

    “有用吗?!”问出这个问题不能怪他。

    “都说了不是每个jǐng察都这样,大部分还是好的,有一部分灰sè的也不会做得太过分,毕竟选择这个行业还是有正义感的”赵jǐng花开始有点怕自己说得太过火从而对他的影响太深了。为了他的安全又不得不说。一说又忍不住说了这么多。“服务员,拿瓶双江!”看到菜上来赵jǐng花嚷到。

    “你还喝白酒?!”赵客惊讶。

    “没办法,工作压力大啊不喝点怎么办?开始也不喝,可喝着喝着就习惯了,酒量也越来越大。不止是我喝你也得喝”赵jǐng花命令。赵客慌忙摆手“我从来不喝白酒,喝啤酒都会醉”“醉就醉啊,等会我送你回去。人生难得几回醉,一个大老爷们白酒都不会,别叽叽歪歪了你以为啤酒不贵啊?我可请不起。”后面一句有点赖皮,这是女人的天赋。于是,就有了赵客的第一次醉酒。有经验的人都知道,喝醉的人头脑还是管事的,就是器官有点不听使唤,特别是嘴。坐着的时候好点,一起的话胃就会翻江倒海了!赵客看到jǐng花去结帐马上起想抢着去,结果~~~马上把嘴捂住,生生压了下去!因为头脑还是清醒的嘛!知道不能在女孩面前出丑。以最快的速度冲上车躺到后座上又压了压吐意才好受些。“没用”赵jǐng花发车,起步。

    路上接到所里的电话,有任务要紧急集合!赵涵纠结了,想到前面放赵客下来又不放心,想问问他自己的意思结果没人答,反过头一看。。。没办法,赵涵直接一打方向盘开回所里。

    开会,集合,发布任务。事没多大,又是黑社会火拼。通常就是在边上等着,看打得差不多了才下去,抓人,收队,意外很少,没什么危险。

    出队的时候,赵涵看着跟来的几个同伴“只有一个位子,你们谁坐?”

    一个位子??看着空的车窗一人疑惑的拉开后门。。。“我靠!”捏着鼻子看了看浑酒气睡得不省人事的某人然后满怀深意的看着赵jǐng花。赵涵耸耸肩懒得解释。另几个围上来其中一个“哟!这不是上次那个英雄吗?”还是有人认得赵客的。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赵客从干渴中醒来。爬起四处看了看一时摸不着头脑。晃了晃头努力回忆,好像是和赵jǐng花在喝酒,然后上了车,然后就不记得了。赵jǐng花呢?!赵客爬到车窗边往外面看,天已经黑了,这是一个十字路口,十多辆车闪着jǐng灯停在街上,堵住了三条街口。街上的店铺都关了门。红蓝闪烁的灯光和店铺的霓虹灯转着圈晃着有点萧索的街道。马路上人行道上稀稀拉拉蹲着几个人,抱着头,每个边上都围着几个jǐng察。也不知道哪个是赵jǐng花,赵客努力搜索着。那个好像是,不是不是,没赵jǐng花材好。那个?也不是!赵客还在找,车门打开一人坐了进来,赵客一看,不是赵jǐng花还能是谁?!手上拿了瓶水递过来“看什么呢?”“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做jǐng察,你看看现在多威风!大喊一声‘站住,不许动!我是jǐng察!然后犯罪份子全都趴下!”

    “,本来可以一网打尽的,故意留了个口子让人跑。抓到的全是些小鱼小虾。”看来赵jǐng花又憋了一肚子气,赵客可不敢触霉头,没作声。看到赵客没接茬赵jǐng花也百无聊赖的看着外面。。。“噫?!”

    老张是绰号,就和所有的江湖中人一样,比如老鼠、丧彪之类的,老张其实不老,也就二十多岁。在道上混了几年,也换过好几个老大,混得都不怎么如意,到现在还是个小头目。其实今天本来只是摆摆场子,几十号人叨着吸管靠着护栏靠得好好的却不知从哪飞来一个啤酒瓶,好死不死砸在个倒霉蛋头上。于是插在后腰上经常翻翻衣服露出来吓人的西瓜刀就有了用武之地。

    作为老江湖的老张来说砍人当然是家常便饭。

    作为老江湖的老张来说被砍是很久没有过的事了!除了刚出道那两年。想不被砍当然得讲技术,这是老张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总结出来的经验,一般人不告诉他。首先你得别勇往直前,那样的英雄主义要不得!你一个人冲到对方人堆里面四面八方西瓜刀开山刀管杀挥来任你是葫芦娃再世。当然也不能退后,你想想如果每次打架都往后缩哪个还跟你称兄道弟?这样你再混几百年也出不了头。所以第二你要从边上去,最好靠着墙,那样就没后顾之忧了!第三你得眼观六路,这得靠天赋。后天养成的很少,老张是前者。可今天老张挨刀了,砍他的是个矮子。所以这怨不得他的天赋不行,因为说是六路其实也就四路,前后左右。哪个砍人时还看看天,再看看地??可这次因为没看地,他挨刀了!吃一堑长一智啊!!

    因为对方个子小,这刀砍得不深,可这平息不了老张的怒火,马的老资几年没挨过刀了想不到今天在你个矮子手里破了处。都说男人三年不XX就依然是处那个男,这三年不挨刀不也是一样??!于是老张就专追着矮子一个人砍。矮子哪知道老张的想法?!还很委曲,马的不就是砍了你一刀就老追着我一个人,其间还故意跑到同伴后面想转移他的注意力,可这家伙就像锁定仇恨的BOOS。

    因为追得太投入,太忘,所以当老张发现况不对时已经有点晚了。大部队都从网开的一面撤退了,剩下的不是“新兵蛋子”看到jǐng察就腿软跑不动要不就是真的跑不动的,因为负伤太重。那些受了两刀三刀断了手指不算严重的跑得跟完人差不多,有些或许是因为受了血与火的刺激的原故跑得比别人还快。老张很机敏,见机超快,“嗖”的就钻进了花池。和他一样机敏的是被他追得千辛万苦的矮子。两人头挨着头观察着敌,全然忘了刚才的仇恨值。因为外面是更大的BOOS啊!

    好不容易找到机会看到没人注意这边了,两人慢慢退了出来,然后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大摇大摆从反方向撤退,看到一条小巷,一闪就进了去。

    “靠,老资几年没挨刀了今天栽你个矮子手上”

    “你以为老资好过?被你他马的追了几个小时差点尿都出来了!”说几个小时当然是夸张,其实也就十来分钟。

    。。。。。好像有人来了,两人回过头边看边走。

    来的当然是赵jǐng花,正憋了一肚子气闷在车里,看到两人从花池里钻出来当下就来了jīng神,火燎火燎就追了上来。

    看到来的是个jǐng察,两人撒腿就跑。别看矮子个子小,可跑起来飞快,不比老张慢。这眼看就要甩掉了,可前面不知谁家在拆房子,路上散落着一些碎砖瓦烂木头。矮子“嗖”的窜了过去,老张却踩到个烂砖头一歪,又绊到根烂木头“卟”的摔了个狗吃屎,好不容易爬起来刚要跑,赵jǐng花到了,不得不抽出了刀。

    看到对方拿出武器,赵jǐng花下意识的一摸腰间。。。。。再摸。。。还是没有!这才想起刚才上了车顺手就把枪扔到了车里。

    “放下武器,你知不知道这样会罪加一等。”赵jǐng花威胁。

    老张握刀,沉默。很有几分侠骨风范。

    “你才一个人,你以为拿着刀我就收拾不了你?我们可是受过专业训练。”见威胁没用赵jǐng花开始攻心。

    老张刚要松动,后面吭哧吭哧跑来个人,不是矮子是谁?

    绝非在刚才的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谊,实在是。。。后面没路了,这是个死巷。

    见来了后援,老张的胆又壮了,抓紧刀瞪了瞪对面的女jǐng察,“呀”的冲过来。其实他的本意是想吓唬吓唬这个女jǐng察,她一害怕往边上一躲也就冲过去了,却不知这是个倔丫头,不但不躲反而迎了上来!这就别怪我了,老张来了凶xìng,挥刀砍下,赵涵侧避过,一脚从下盘扫去跟着去抓老张握刀的手。老张一跳,反手一撩,由下往上从赵涵肚子上划。赵涵退一步堪堪避过,刀才刚过头,上前,抓住衣领往后一带一旋把老张面朝下按到在地接着膝盖顶住后背抓住手腕一反,一气呵成。老张艰难的仰起头“还不帮手!”

    对哦,对方是两个人!看到矮子咬了咬牙挥刀冲过来的赵jǐng花正着急,“嗖”一块砖头正中矮子鼻子,打得他鼻血飞溅,往后便倒,手上的刀也飞了出去。赵客赶到了!

    “我来给你送枪的”赵客淡定的说道。

    费了三个小时到十二点才把这章写好,正要保存。。。。出意外了!浏览器不知什么原因关了。我那个火啊!!!只好从写。。。幸亏记xìng好,一字没少不说,还多了不少!!

重要声明:小说《姓赵名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