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见警花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迷路的大叔 书名:姓赵名客
    回到宿舍已经快十一点了,李锐他们还在赵客上打牌,因为赵客的方便。四个人打五个人看,看的比打的还着急,围在边上急喳喳。看到赵客回来李锐把牌一扔“不打了不打了!”“靠,我一晚上才刚抓了第一手好牌就说不打了!”一个工友不甘心的翻过李锐的牌~~~~结果更不甘心了,不依不扰的去抓李锐的汉jiān头。李锐看到赵客衣服上手上全是灰马上转移视线“楞个弄的叻是??一脏龊龊地!狗rì的是不是路上碰到个幺妹儿起了歹心在,人家挣扎反抗在地上滚起地??”赵客把经过一说,大伙都出了一冷汗。“狗rì的,什么世道叻是?要是我是当官地,老子一个个全拉去毙了”李锐愤世嫉俗,了解事件始末的工友也都很气愤。

    虽然赵客本来是受害者,但现在受害的是那帮人,赵客也没想太多,经过开始的紧张很快平静下来。不就是那帮人想报复,结果被自己打了一顿,而且打得还不轻。当时也没报jǐng,一来是怕麻烦。二来是想到上次。至于上次为什么会这样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就不是一个刚出校门只有十六岁的孩子所能理解的了。但这些事对一个刚入社会的人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却不能不说没有影响。尤其事还没有结束。

    十一月十二rì,转风了。有点凉。赵客送完货回到厂里李锐和粱chūn杨就围了上来,说是派出所的上午来找过他,留了话要他回来就去一趟说要了解什么况。

    来到派出所,也不知道问谁,一个人在一楼瞎转悠。

    “你是~~~~赵客??”赵客回头,是上次见过的jǐng花,名字想不起来了。“你过来有什么事吗?”jǐng花对赵客很有好感。这年头像这么有正义感的是越来越稀有了。赵客把来意说明,“跟我来”jǐng花怒气冲冲掉头就走,赵客莫明其妙跟在后面,这刚才还好好的咋说变天就变天了?

    来到二楼,jǐng花“砰”的推开一扇门“何永明,看你干的好事。”

    “呵呵,谁惹我们的赵jǐng花生气啦?!来来来,快坐~~~~~~~~这位是~~~~~”原来jǐng花也姓赵,就是脾气火爆了点。见何姓jǐng官看过来赵客看了看一旁黑着一张脸没作声的赵jǐng花把来意一说。

    “呵呵,原来你就是赵客啊!小伙子不错啊!”和善的语气令人好感大增。“不知你和赵涵是什么关系?!”

    赵涵?谁啊。。。赵客还在迷糊“他是我~~亲戚!”赵jǐng花本来想说弟弟,转念一想自己的家人很多同事都知道,包括对面的何永明。所以改了口说亲戚。

    “哦”何姓jǐng官丝毫没有怀疑的样子转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然后面向赵客,沉呤了一会“昨晚你和几个人打架?还动了刀子?”

    “我~~~~”赵客刚要申辩“什么打架,明明是那几个人打击报复人家,还拿着凶器,幸亏没出大事,要不然你~~~~”赵涵的话到这嘎然而止,还瞪了何姓jǐng官一眼。

    何jǐng官示意赵客说,赵客就把昨晚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听得赵涵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呵呵,虽然我也相信你的话,可我们是jǐng察,要讲证据!据我们了解到的况,对方四个人,现在有三个受了伤,有一个还轻微脑震。而且现场也没看到你说的刀子”说完把沏好的茶放到两人面前接着话锋一转“不过既然你和赵涵认识,而且那几个也不是什么好人~~~~~这样吧,我把那几个找来训一顿。叫他们以后不许再找你麻烦,至于医药费什么的~~~~”看到赵涵又要爆发“叫他们自己负责!你看怎么样?”

    赵客哪还会有意见,直点头,以为人家是向着自己,主持了公道。

    没多久又进来几个人,正是那几个,大家都猜得到哦?进来看到赵客眼里凶光一闪而过,然后站到一边勾着头一副受教的样子。接下来就是何jǐng官大义凛然的把几人骂了一顿jǐng告几人以后不能打击报复之类,最后还写了保证书,双方都签了字这事就算解决了。至少赵客是这样想的。

    从派出所出来正走着,一辆jǐng车到边停下,赵jǐng花把车窗摇下来“上车,我送你一下!”等赵客坐好赵涵瞄了赵客一眼边发车边问“有什么想不通的吗?”赵客莫明其妙“没有啊,很好啊!哪有什么想不通的??!”赵涵认真的看了他一下,发现他是出自真心的这么说不感慨:还是年纪小好啊,单纯,总相信世界是美好的,哪怕遇到一些挫折,经受一些打击。不过以后经历的多了也就不会这么想了吧!就和当初的自己一样,赵涵想着。

    “以后还是要小心一点,太晚了就不要出来转了。平时出来最好不要单独一个!”

    “不是没事了吗?!那个好jǐng察不是jǐng告过他们了吗?他们不是写了保证书了吗?”一连三个反问句。

    “好jǐng察??你是说那个何永明??你以为写了保证书那些人就不会找你麻烦了??”两个反问句就把他三个给回答了。

    。。。。。???赵客

    “唉,小朋友,很多时候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赵jǐng花都有些不忍心打击他。“就说你眼里的好jǐng察吧先去吃饭,我请你”

    “啊???!!”这个思维太跳脱,一下就从说明叙述转到了吃饭。

    “这个~~~不用了,我去厂里面吃就好了”赵客客气。

    “我还有话要对你说”赵jǐng花白了他一眼“这是为你好,不听也要听”

    哦,既然是为我好,那就不能要人家请客了,赵客捏了捏兜,还有百把块,只要不去太高级的地方两个人应该差不多。

    停好车,带着赵客来到一家大排档“我工资不高啊,只能请你吃这个”赵jǐng花抛了抛钥匙先进。赵客没作声,心想到时抢着买单就是了。等着上菜的工夫,jǐng花继续教他认识世界“何永明是个笑面虎,别被他笑呵呵的样子迷住了,其实yīn着呢。还一肚子坏水。”“哦”赵客应着,心里还是怀疑的,还在想是不是他们两个有过节才故意这么说的。唉,女人不能得罪啊!!他这点小脑子哪瞒得过干刑侦工作的赵jǐng花,当场给了他一筷子“我骗你个小孩子做什么,别以为世界多美好,就拿我们派出所来说,你以为每个jǐng察都是正义的化?就是抓坏人?救好人?”“那还能怎么样?抓好人救坏人?”“啪”又一筷子,“当然不是每个jǐng察都这样啦!要是每个都这们社会还不乱?!是一些!一些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明明是一粒,赵客心里嘀咕着,当然不敢说出来怕挨筷子。这jǐng花漂是漂亮,就是太暴力。

    “对了,听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照理说上次那几个不是都要判刑?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你是说你救人那次?”说到这jǐng花口吻好了很多。“判刑那是要先立案,再交检察院法院来判。如果不立案呢?”

    “不立案?这怎么可能?!”所以说赵客太单纯。

    “有什么不可能的,有些jǐng察中的败类”说到这赵jǐng花咬牙切齿“放养,我们称为放养!放养着一些社会上的闲散人员。充当他们的保护伞”。

    “怎么能这样?他们为什么要这样?!”赵客很不理解,这跟书上教的差太远了。

    “为什么?还不是为钱,保护费,你知道吧?就说保护费,一个jǐng察总不能去收保护费吧?但是混混会收啊,收上来跟那些老鼠屎二一添作五,当然不只是这个,还有其他的什么黄赌这些,要不然凭那些工资这些人怎么可能天天好烟好酒大鱼大?”赵客听得目瞪口呆。想了想“那这跟我刚才问的那几个的事有什么关系?!”“啪”。。。。。

    嗯,其实作者的心理没这么yīn暗。只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是一段特殊的时期,价值观扭曲了人生观能不扭曲?不是有这么一段:说是中秧为了解社会现状派了一位正直的官员下去调查。该官员回来只交了十二个字:全民赌博,全君走私,全档**。要不怎么会有之后的那几把火狠狠的烧!烧净了社会yīn暗的一面!!邪终不胜正,在此庆幸,党还是人民的党。

重要声明:小说《姓赵名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