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宴请九叔齐商议

    刚刚给祖师爷上过香后,杨林还沉浸在被九叔收为正式弟子的喜悦中,却是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喊声。

    原来是镇长今天在教堂外见九叔与吴神父之间对于重开教堂的意见不合,虽说镇长本人是向着吴神父的,但毕竟九叔在镇中名望也不小,以后谁知道会不会有事求到对方所以也不能不给九叔面子。于是准备在晚上将镇中的有头有脸的人物都聚集起来一起商议是否重开教堂,其实主要是宴请九叔和吴神父二人。这是派人来通知九叔晚上去赴宴的。

    九叔接到通知后对来人回到:“知道了,我晚上会去的。”

    来人听到九叔的肯定回答后也是松了口气,毕竟镇长让他来请人,若是人没请到,那倒霉的可就是自己了。

    在送走了来人后,九叔却是神sè凝重的对屋里的众人说到:“那个教堂你们以后就不要去了,如果不听话出了什么危险我也赶不及救你们。”

    说完也不顾众人的反应就进里屋开始收拾行头,晚上要去赴宴,打扮太普通了可是会很没面子的。

    众人再听了九叔的话后除了知道真相的杨林外,阿星和月亮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显然是没将九叔的话放在心中,杨林本想提醒一下他们,但想到二人的xìng格后还是果断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打算。

    众人各忙各的,很快天就黑了,到了约定好的敷衍时间,杨林跟着九叔等人一起去赴宴。

    镇长家离九叔家也并不远,大约走了十来分钟左右就到了。

    当到达镇长家时天sè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跟着九叔一起上了楼,九叔先是往里面一看,结果发现吴神父穿着一牧师袍坐在宴席zhōng yāng,众人正陪着他说话。

    九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吴神父的衣服,趁着众人还没发现自己时拉着阿星和月亮又走了,杨林只好跟着九叔一起返回。

    在回返的路上阿星对九叔说到:“师父,有免费的饭吃为什么还要走啊?”月亮也跟着说:“是啊、是啊,都已经来了为什么不上去,是不是怕他?”

    “谁怕他,先回去在说!”九叔挑了挑眉毛说道。

    “那为什么不上去?”阿星接着问到。

    “你没看到那个天师他摆好了阵势,穿好了袍子,你看看我现在像什么样子,回去!”

    见师父好像有点要发怒的迹象,阿星也不再问了,跟着九叔一起回家去换上了一天师法袍准备卷土重来。

    其实九叔穿的也好的,已经是家里最好的一件衣服了,由此可见九叔对道统的重视,即使是一丁点的小事也要考虑到门派的威严和面子。

    当再次上到镇长家的楼上时,听到里面一阵乱哄哄的,都在抱怨九叔摆架子让众人等了这么久还不来。

    九叔出现后,场面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这种从极乱倒极静的转变让场上的气氛显得有几分诡异。

    最后还是镇长出面缓解了气氛,打破了这令众人尴尬的一幕。

    镇长赶紧来到九叔面前对九叔说:“啊九叔来了,欢迎,欢迎,快请上座!”

    众人虽然缓解了尴尬,但看着九叔一的天师道袍打扮还是多少感到不自在,不过他们却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个时候的人们还是相信鬼神存在的,也不敢过分得罪九叔。

    当九叔坐上席位后只听镇长的儿子大卫说:“家父这次安排两位长辈见面是想让两位相互了解一下,教堂重不重开,其实并不重要,主要是我们要实行mín zhǔ,我相信在坐的众位贤能父老都是这个意思,对不对?”最后一句则是对着着众人问到。

    众人一听这话,立刻齐声附和到:“对,对,对,我们都是这个意思!”

    九叔见众人都是这样一副嘴脸,却是一脸的嘲讽说:“蛮好的嘛,有头有脸的都来了。”

    镇长一看气氛又有点要遭,赶忙说到:“来,来,来,边吃边聊,边吃边聊,用,用,用,用嘛诸位。”

    众人见镇长如此客气,也就不再谈论教堂的事了,而是开始动手吃喝,毕竟刚才众人等待九叔一段时间,早就饿了,只不过九叔不来,他们也不好开动。

    如今宴席已经开始了,众人也打算先吃好了再讨论正事。

    谁知正当众人准备开动时,九叔却又和吴神父二人开始针锋相对起来。

    只不过二人这次针对的到不再是关于教堂是否重开的问题,而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二人用如何吃烤鸭来诠释了关于中西方文化差异这个深奥的问题。

    众人只好看着二人争论,最后还是二人不分胜负。

    安妮看到气氛逐渐缓和了就对众人说:“来来,喝酒,这是从法国待回来的进口洋酒,诸位来试试。”

    九叔喝了一口洋酒后却是直接吐了,让后的阿星拿了瓶二锅头出来,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将二锅头一口气喝完。

    九叔喝完后感叹了句:“还是家乡的酒喝着更舒服啊!”

    众人看着九叔的一番行为,却是不敢有丝毫表示。

    这时镇长的儿子大卫又开口了:“九叔,我们言归正传,既然大家都愿意重开教堂,你老又何必跟我们为难呢?大家一起和气生财不是更好吗?”

    “和气生财我不反对,但是你不要指望我跟他们狼狈为jiān。”

    这时吴神父却是问了句:“什么叫做狼狈为jiān?”

    九叔则是将在座众人的份和职业说给吴神父听。

    众人听着九叔说他们,也是感到一阵尴尬,想要就此挥袖而去,却又没那个胆量,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

    之后九叔又与众人争论了一番,但众人皆是想要重开教堂,九叔见无法劝阻他们,也就带着阿星等人一起离开了,整个宴席不欢而散,众人随后都一一离开。

    商议了一整晚,最终还是决定要重开教堂。

    等众人都走后,只剩下镇长父子二人还留在那,不久,有一个下人急冲冲的跑来禀告镇长说是有人要见他,镇长则是带着儿子大卫一起去接见。

重要声明:小说《无限之崛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