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三 霸炎神威

    潜山中部的山路上,气喘吁吁的跑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和尚,小和尚头顶的八个戒疤甚是扎眼,此时已经满脸煞白,汗如雨下,却依旧奋力的奔跑着,直到跑到困龙山半山腰以上才停了下来。

    此时月已三竿,满天繁星,困龙火山上依旧到处被黑的灰的火山灰覆盖,山顶上空也笼罩着一片灰蒙蒙的雾气。

    “霸炎前辈!霸炎前辈!”小和尚自然就是一休,听了随雨的话拖着受伤气力耗尽的(身shēn)体跑了几十里山路来到困龙火山,停下来深吸了一口大气双手作喇叭状尖叫着,尚未变音的尖细声音在寂静的夜空里飘((荡dàng)dàng)出好远,回声不断。

    却没有任何回音,一休更焦急了,想起随雨的话,死命提起一口气大叫道:“霸炎你这个打输了就躲起来的懦夫,赶紧出来见我!”

    这下有了反应,一个浑厚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一休的耳边道:“谁,不要命了,敢跑来这里骂老夫!”

    一休耳朵被震的嗡嗡直响,听的声音大喜,脸上露出笑容大声道:“霸炎前辈,不好了,随雨随施主被仇人抓走了,再不救他就死定了!”

    话音刚落,就听霸炎的声音说道:“怎么回事?被魔界的人抓了?”

    一休心想什么魔界,又道:“是被竹叶谷的人抓走了,他们说随施主杀了他们的人,还说要拿随施主的头祭奠!”

    霸炎听随雨说过这事,大惊,急忙化(身shēn)出山,也顾不得什么约定了,心想老子是去救你孙子,以后在yīn间碰头你应该也不会怪老子了。

    一休只觉得眼前红影一闪,一个长相威武的红衣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吓了一跳,心道这应该就是霸炎前辈了,于是连忙把事(情qíng)说了一遍,还把随雨交代的事告诉了霸炎。

    霸炎一抚胡须,微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老夫去也!”

    一休只见霸炎(身shēn)上红光闪起,吼的一声震天龙吟震得一休站立不稳一(屁pì)股坐在火山灰里,一条火龙头从红光里冒了出来,直直的一条五十多丈长的巨龙上升到半空中,驾着一朵红sè的云雾就向竹叶谷方向飘去了,一股浩瀚的龙压压的一休动弹不得,直到霸炎远去,一休才缓过气来默念一句:“随施主,小僧尽力了,你千万别有事啊!”说完憋了几个时辰的一点气息一泄,眼前一黑往后一倒,溅起一阵火山灰,昏睡了过去。

    “卫仙子现在哪里,快点说!”

    “卫仙子被你藏到哪里去了!说就让你死个痛快!”

    “卫仙子……”

    曲移竹此时坐在随雨前面的桌子前,每过一会就一拳锤在桌子上,面sè铁青的问一次随雨。

    随雨总是微笑着要么摇头要么说一句不痛不痒的话,眼看着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一半,曲移竹脖子上青筋暴起,却又无可奈何,只有双眼喷火的看着随雨。

    曲移竹恨恨的把随雨脸旁边的剔骨尖刀拔了出来,在随雨眼前晃着,耐心渐渐已经被消磨殆尽。

    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闹之声,地牢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家丁蹭蹭蹭跑下来说道:“大少爷,不好了,外面有一头疯狂的火龙,说要我们让出竹叶谷给他居住,老爷们正在带人抵抗,只是怕打不过了!”

    曲移竹大惊失sè,正想跟着出去看的时候,却听随雨说道:“曲公子,我家传有降龙之术,要是有什么摆不平的记得来找我啊!”

    曲移竹怒哼一声,没有理随雨,只是嘱咐家丁看好随雨,自己就上去了。

    “吼……”一声震天怒红,一条巨大的火龙在一团红sè的云雾中盘着飘在竹叶谷的zhōng yāng广场上空,地面,房子等都被照的一片通红,惊慌的竹叶谷中人脸上(身shēn)上也变成了红sè,一股股的(热rè)浪袭来,众人全(身shēn)都是大汗淋漓。

    两颗磨盘大的龙睛隐隐泛着红光瞪着地上手持各种兵器围成一团的竹叶谷人,强大磅礴的龙压压的众人透不过气,心脏都剧烈跳动不已。

    “让出这山谷给老夫居住,你们可以走了!”威严厚重震耳yù聋的声音回((荡dàng)dàng)在山谷里。

    曲无心新得到的凝霜神剑已经出鞘,和曲断海,钟如意,曲连城四个竹叶谷天人境的高手站在最前面,与火龙对峙,说是对峙,其实也已经有无力之感。

    如果说力成境与武道境靠着种族优势或者一些神兵利器还有一拼之力,武道境拼天人境的靠十个人的阵势或者一些上古奇宝还有机会,天人境想拼虚神境,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只有被屠杀的命。

    四人都全(身shēn)颤抖着,被龙压压的只能勉强保持住站立的姿势,(热rè)浪袭来,后背上都已经汗湿一大块,额头上不断的渗出大滴的汗水,内心都是巨震不已。

    古家的二公子此时嘴里叼个馒头出来看着天空中这一奇景大喜道:“好好看,喂喂,那是什么?”拉着旁边的一个家丁不停的追问。

    曲无心强打起jīng神抱拳道:“龙神,此地我等已经居住开拓上千年,还请龙神莫要咄咄((逼bī)bī)人!”虽然心里打鼓,却还没有失去威严。

    火龙自然是听了随雨的计策前来捣乱的霸炎,听的此话又是一声怒吼震天,眼中红光乱闪:“滚开,老子要住在这里,你们给我滚开!”说完一口烈焰喷向旁边的一座建筑,一阵火光亮起,瞬间建筑就化成了灰烬,轰隆几声垮塌在地上,带起一阵漫天的灰尘,周围的人赶紧抱头就跑,幸好人都已经跑出来看着霸炎,竹叶谷并没有人伤亡。

    曲断海悄悄对曲无心道:“父亲,这龙怕是疯了,受谁的蛊惑到谷中捣乱。”

    曲无心捻须沉吟一会,紧了紧手里的凝霜神剑,胆气一壮,怒喝道:“上,还怕他不成!”四个天人境的高手便动手了。

    “万点星芒!”曲无心跃到半空中,手一翻,凝霜神剑化出无数光芒,再一挥,无数棱形的冰晶带着丝丝寒气和嗤嗤的破空之声向霸炎shè了过去。

    曲断海也跟了上去,笛子放到嘴边,一阵优雅的笛声传出,音波在曲断海(身shēn)前化成一道道波浪似的的气流前赴后继的袭向霸炎。

    钟如意手一扬,怒叱一声:“流云飞袖。”一条匹练如瀑布似的白sè长袖陡然伸长。

    曲连城也没闲着,作为谷主,自然要表现一番,急忙大喝一声剑一挥,一招和曲无心一样的招数攻了出去,只是没有寒气。

    霸炎心里冷笑一声,低头一声龙吟,大嘴一张,一股烈焰便喷了出来,两方一撞,地上的的人只觉得眼前一片白光红光四shè,睁不开眼睛,紧接着就是一声巨响,然后就是一连串的噼啪轰隆之声,气浪冲了过来,地上的众人纷纷倒翻出去扑在了地上站着的没剩下几个,一阵阵哎哟呼痛声和女子的尖叫声,甚至还有婴儿的哭声传了出来。

    攻上去的四人只觉得眼前一红,一股强力无比的(热rè)浪势如破竹的破开几人的护(身shēn)罡气袭了过来,几人都被这股(热rè)浪冲的倒飞出去十多丈远,只有曲无心手持神剑堪堪站定,脚下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其他几人都躺倒在地,一阵喘息,脸上一片漆黑毛发都被烧焦卷曲,曲断海和曲连城的兵器都飞了出去,钟如意的衣服被烧掉了一边,几人头上都黑烟直冒,完全已经成了煤矿山里出来的工人。

    噗,曲连城还吐了一口鲜血助兴。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