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四 轻灵居所

    爬过两座山头,随雨把卫轻尘往旁边一立,扑的就趴到了草地上大喘气不已,一休和尚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我说八筒,快到了没有。”随雨休息了一阵斜着眼瞟着一休。

    一休一愣,说道:“阿弥陀佛,小僧法号一休,不是八筒。”

    “那你头上烧这样的戒疤,别人都是六个,九个,你偏偏烧八个。”随雨没好气的说。

    一休仔细想了一下说道:“噢,那天,师傅给我烧戒疤的时候好像打麻将来着。”一休指指旁边立的肥脸眼泡浮肿的老和尚雕像道。

    随雨翻了翻白眼,心道有这样做师傅的吗,要是老子肯定给你烧个五筒,整齐美观。

    “到了没有,八筒!”

    “小僧不是八筒,小僧是一休,到了,那里不是有个大花圃么。”

    随雨放眼一看,只见下山面阳坡处一片绿草地上另有一片方圆几亩的花圃,七彩斑斓,一股清香混杂在空气中飘了过来,令人心旷神怡,两人顿时觉得心头一轻,疲劳也减轻了不少。

    两人嘿哟嘿哟的扛着石雕下了山,来到花圃zhōng yāng的一座小木房前面,听见一阵呼喊声传来,木屋前立着一道木栅栏,开了一道木门,门上一块木匾额,写着:轻灵居。

    此时正有一男一女带着一个小孩子的雕像站在门口,男的女的都大概三十来岁,男的一深紫sè紧背一柄长剑,长的还算俊朗,剑眉星目,右脸上一道寸长的刀疤从嘴角划到眼角,平添一种严峻煞气,女的一袭绿衣腰间挎着一根皮鞭,眉眼清秀,只是眼角微微有些皱纹,小孩子约莫七八岁的样子,双手放在眼前似乎在哭泣。

    随雨和八筒齐齐心道哪有这样的,让小孩子变成了雕像自己却没事,不由一阵鄙视。

    男的瞥了瞥来的二人,却没有理会,继续叫着:“墨大师,墨大师出来一下。”

    里面却没有丝毫动静,女子也大叫着:“墨大师,我的孩子被石化了,请帮忙看一下。”

    没有反应,一休和尚也凑上去朗声道:“阿弥陀佛,墨大师,我师傅被石化了,请您老人家帮忙看看,善哉,善哉。”

    只有回声飘在山间,没有任何回应,随雨问道:“是不是不在家啊?”

    紫衣男子说道:“不会的,墨大师足不户,只是不想见我们罢了。”

    随雨冷笑一声道:“你们太没有礼貌了,一点礼节都不懂,这样人家大师怎么会理睬你们呢?闪开,看我的!”

    “姓墨的,你再不出来我们就放火把你这块地方给烧了!”扑通扑通,周围的三个人全倒。

    眼看还是没有用,随雨大怒,鼓起内息,就见一阵狂风肆虐,花圃内的花朵被吹的乱七八糟,倒了一地,随雨大叫道:“啊,八筒和尚,你怎么跳进去踩别人的花,这样不好!花全踩死了,快停下……”

    一休立时呆住,却听的房内木门吱呀一声,打了开来,走出来一个虽然满头白发,面容却如同少女一般的蓝裙女子,妙目一盼,顿时怒火冲天,叉着腰就骂道:“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敢来我这里撒野。”

    随雨和两夫妻心有灵犀似的,同时一指一休和尚。

    一休和尚顿时满脸通红,正想说话,却被随雨一把捂住嘴说道:“行了,行了,大家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墨大师,帮忙救救我们的朋友亲人吧,来,我们大家给您行礼了。”说完按着一休和尚的头就鞠躬下去。

    墨轻灵余怒未消,大叫道:“给我把花圃里的花弄成原样,我就帮你们治!”

    四人大眼瞪小眼,一休念了声佛号道:“让贫僧来吧。”

    就见一休走进了被随雨摧残的花圃里面,双手合十默念着什么,就见上一阵白sè夹杂着淡红的光芒四shè出来,一休大声念道:“慈……航……普……渡!”

    一朵巨大的淡红sè莲花化了出来,腾空而起,带起一阵嘶嘶的声音,转了一阵,哗的一声以一休为中心,光芒夹杂着点点雨露般的透明水滴四散开去,落到花圃内的花上面。

    几人惊叹不已,随雨在想这招这么好看,什么时候看能不能学过来。

    等了一会,却见园内倒伏的花朵没有丝毫动静,等着看奇迹发生的几人顿时心里一阵失落,心想原来是个绣花枕头。

    一休和尚大喘气不已说着:“墨大师……小僧……刚学这法术……不久,不能一下……治好,但过两天这些花草一定……一定会慢慢好起来的。”

    墨轻灵蹲下一探花草,感觉是有一股生气在逐渐泛发,站起搓了搓手恨恨的道:“把石化的人扛进屋子里来。“说完瞪了一休一眼,哼了一声转走进了屋内。

    几人连忙扛起了雕像进了屋里,只见里面也是木质结构,只是全部铺上了一层蓝绿相间的薄毯,不大的房子被木质墙壁分成了几个小隔间,进门便有一股药香扑面而来。

    墨轻灵示意几人把雕像扛进了最里面的一个大点的房间,然后就把几人赶了出来。

    几人在房前的屋檐地板上坐下,紫衣男子微微抱拳道:“二位真是有办法,在下紫穹宇,这是内人陈香,还未请教二位称呼?”

    一休心说我有什么办法,正想开口回答,就听随雨说道:“在下随雨,这是八筒和尚。”

    一休赶紧说道:“阿弥陀佛,小僧法号一休,不是八筒,请两位施主不要听他乱说。”

    紫穹宇微笑道:“听说墨大师很少帮人治病的,据说有人在这前面等了三天三夜也没见到她,这次多亏了两位了。”

    随雨心想三天三夜,老子等一会就会烧了她的房子,还等那么久。

    又等了好一会,墨轻灵走了出来,几人连忙站起来关切的看着墨轻灵,只见她开口道:“好治,就是药没了,这有一张地图和药方,你们去把这上面的五味药材弄来,我就能替你们治好他们,只是记住,他们还有七天时间。”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