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 合谋行骗

    “我说小白,你不是鹰么,下水去捉两条大鱼来啊,什么?我,我刚抢的一新衣服,弄湿了多麻烦,你看这钓半天也没什么收获,你给我死开,两条小鱼你还要吃。”

    山间的一条阳光灿烂花遍地怒放的小河边,随雨正穿着一路人甲装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抢来的钓竿在钓鱼,旁边一个篓子里放了两条寸长的小鱼,正被白尾偷吃。

    随雨扛着卫轻尘带着白尾跋山涉水准备去寻找一个有人的地方看有没有办法解开卫轻尘的石化状态,上血迹斑斑又累又饿,只好在小河上游打晕了一个可怜的垂钓者来到了下游……

    “什么,回去苍穹派?杀了我吧,要被苍穹人知道我把你们家小姐拐了出来再送个石雕像回去你觉得我还会有命在吗?现在只有到处找找看有没有办法了。”白尾鸣叫着,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能和白尾沟通了,聊的正欢。

    白尾飞到高空中,环视了一周,大声鸣叫着。

    “噢,那边有个小村庄啊,好,我们这就过去。”随雨把鱼竿一丢,扛起卫轻尘的雕像就向村子走去。

    “小白,你说你家小姐还真要面子,变成石像了也要捂住自己的眼睛。”随雨感到了卫轻尘体内的一股绪波动,急忙说道:“我嘴臭,仙子莫怪,我说你,白尾,你给我滚开自己飞!你家小姐已经够沉的了你还要给我增加负担!”

    白尾停到随雨头上歇脚,还不时的啄啄卫轻尘的手,发出几声悲鸣。

    这是一个叫河岸村的小渔村,一眼看去也不过几十户人家,到处都晾晒着渔网,干鱼等,一股鱼腥气四处弥漫。

    此时村子里的老人小孩全跑了出来看着村外来了个怪人,肩上扛着一座仙子雕像,背上背着一把白气丝丝直冒的剑,头顶上还停了只大黑鹰。

    “各位,各位,其实我是一个石雕匠,这就是我的作品,怎么样,是不是惟妙惟肖,美丽动人,但这是不卖的!我要卖的是这只大渔鹰,对,就我头上这只!”随雨做起了买卖。

    “我们这都是穷人,没有钱的,你还是去上游山凹镇去卖吧。”一个渔民道,众人纷纷应和。

    一人一鹰一石像只好再次踏上了寻路的旅程。

    “这没钱真没法活啊,小白,等下你要配合好,卖出高价你再跑路,实在不行,不如先把卫仙子卖了放别人家里吧,能卖钱也不会抗的这么累了。”一阵强烈的绪波动传来,随雨赶紧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山凹镇坐落在两山之间,面河背山,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人口虽然不多,面积也不是很大,镇上人靠捕猎打渔以及耕作为生,还有几座矿山在开采中,一派生机勃勃的繁荣景象。

    “瞧一瞧,看一看了,特大号猎鹰,乖巧听话,rì行万里,力能生裂虎豹,小白,来给大家表演一下!”

    镇上广场zhōng yāng来了个卖猎鹰的年轻人,猎鹰是黑羽白尾,威武神骏,站在地上个头比一个人也小不了多少,不过大部分人的眼光都是被年轻人边的一座雕像吸引来的,只见这座雕像细致无比,连头发丝,衣角等都清晰可见,甚至眼睫毛都隐约可现,雕的是一个绝代风华的大美女。

    众人纷纷围看,赞叹不已,还有人带着浓重的地方口音问道:“卖银的,你的雕像为什么要刻成手捂眼睛的样子?”

    随雨心道你才是卖银的,你全家都是卖银的,嘴里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这是艺术,残缺之美,就是要藏起来一部分,不然你们怎么会去想象她全部的样子呢?”

    “住手!只能看不能摸,摸坏了你们可赔不起!”随雨大呼道,原来镇民纷纷伸出手去想摸一摸卫轻尘,随雨出声大叫却止不住镇民的罪恶之手。

    白尾大怒,竟然敢碰我家主人,一声鹰鸣,展翅飞到半空中双翅一挥,一股巨大的风力刮了过来,镇民纷纷被吹的站不稳脚,踉踉跄跄的倒退出去,几个人还一股坐在了地上。

    这下众人才把眼光从卫轻尘上收回来,惊奇不已的看着这只特大号海东青,心想自己家的猎鹰万万不及此鹰威武霸气。

    一个中年男子举起手问道:“小哥,你这鹰怎么卖,买回来会不会跑了?”

    随雨举起手,大拇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了个竹节做成的扳指,上面还特别刻了几个染成红sè谁都不认识的字,神神秘秘的说:“大家请看,这个扳指,就是控制这头神鹰的法宝,只要带上了,它就能听懂你的话,不信?不信我试给你们看。”

    众人议论声逐渐小了下来,都认真看着。

    “小白,飞一圈,叫三声!”白尾果真绕着广场飞了一圈,叫了三声。

    随雨把扳指摘下来,又说:“小白,飞一圈,叫三声!”

    这下白尾飞下来停到随雨头上啄啄自己羽毛理也不理。

    “好,这位大哥,你来戴上扳指试一试。”随雨把扳指递给站在前面的一个中年人道。

    中年人带起扳指,学着随雨说:“小白,飞一圈,叫三声。”

    白尾果真再次依言做了一遍。

    众人哗然,纷纷表示一定要买下这只神鹰。

    “二十两,有没有高的,五十两,好,那位大伯出了五十两,还有没有更高的。”随雨大喜,急忙开始喊价。

    “让开,闪开,赵少爷来了!”随雨只见围成一圈的镇民中出了个缺口,几个家仆模样的人排开人群簇拥着一个着花袍,脚蹬金丝靴,手中还摇着一把折扇,长相平凡,脚步虚浮的青年哥儿走了进来停在了随雨前面。

    一个家仆走上前去道:“卖鹰的,我家少爷问你这鹰一百两卖不卖,还有这雕像,开个价!”

    随雨一听一百两,笑的合不拢嘴,但听到雕像面容就凝固了,忙冲赵少爷赔笑道:“赵少爷,小人卖的只是鹰,这雕像是别人预定好的,卖完鹰凑了路费小人还要赶路给别人送去,请少爷别为难在下如何?”

    这时一个仆人凑到赵少爷耳朵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却被随雨听的一清二楚,那人说道:“少爷,我们先把鹰买下来,再趁他带着雕像出镇子的时候找人把钱和雕像一起抢回来,他带着雕像肯定走不快。”

    赵少爷折扇一合,冲随雨说道:“那就不为难你了,把钱给他。”

    随雨心里冷笑着,脸上却笑的灿烂无比,连忙接过了银子把白尾和竹扳指给了赵少爷。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