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九 雪满轻尘

    “尘儿,你以后要嫁个什么样的人啊,告诉妈妈好吗?”

    “娘,我以后要嫁给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这很困难的噢,还是嫁个值得依靠的人比较好,因为娘以后不能照顾你了。”

    “娘,你为什么不能照顾我了?”

    “因为娘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可能要很久很久才能回来。”

    “噢,那,娘,什么人才是值得依靠的人?”

    “就是任何时候,你都可以相信他而绝不会后悔。”

    “什么是后悔?”

    “……”

    这里一年到头基本每天都会下雪,这是一个银白sè的世界,这就是卫轻尘居住的雪满谷。

    卫轻尘的母亲逝世后,卫轻尘便变的沉默寡言,除了一起长大的丫鬟米粒,和谁都说不过三个字,每天除了看着远方发呆,就是努力练功,这也就是她为什么二十岁就步入武道境的原因。

    白衣胜雪,黑发披肩,材纤细修长,面如月宫仙子,没有人见过她的任何表,但这并不影响她的气质,反而更添一种神秘冰雪之美。

    “小姐,有人来提亲。”

    “小姐,今天有三个帮派的少帮主来提亲。”

    “小姐,今天又来了十多个提亲的人。”

    “小姐,今天提亲的人排了好远!”

    ……

    从十六岁起,来苍穹派提亲的人就络绎不绝,却连卫轻尘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打发回家,渐渐的本来可以排个几里路的提亲队伍也越来越少。

    卫轻尘坐在自己的小屋外面房檐下,一只手拿着把白sè小扇子,一只手托住脸颊看着远方又开始发呆,细细的雪花渐渐的又覆盖住了谷中的梅花,却掩盖不住梅花的香味。

    卫轻尘脚边摆了一个小火炉,煮着一罐子药,还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气泡。

    “小姐,那道士醒了!”米粒跑出小屋大叫道。

    随雨一直在无边的黑暗中挣扎,好不容易看见眼前有一丁点光亮,挣扎着醒了过来,只觉得全骨头筋络好像都被抽了去似的无力,缓缓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躺在一个白sè墙壁白sè屋顶的房内,一股清香传进鼻中,如梅花融雪般的好闻。

    随雨努力偏头一看,一个扎着两个圆形发髻的熟悉的脸出现在眼前。

    “米粒?这是哪?”随雨刚出声问道,米粒就尖叫着跑了出去。

    随雨正想起,稍一动弹,一股刺心裂肺的痛觉从四肢百骸传了过来,连惨叫一声的力气都没有。

    “别乱动。”一个熟悉的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卫轻尘站在边吐了三个字。

    “是你们救了我?我这是在哪里?”随雨道。

    米粒的大嘴巴又开始工作:“我和小姐去后山采药发现你半死不活的挂在树上,就把你救了回来,这是苍穹山雪顶峰后面的雪满谷,是小姐居住的地方,你睡的就是小姐的,还有什么要问的没有,哎哟!”

    米粒又被卫轻尘敲了脑袋。

    “那真谢谢了,我昏迷多久了?”随雨躺在温暖的被窝里,却总觉得卫轻尘像座巨大的冰山一样,不打了个寒颤。

    米粒始终不吸取教训,又开口道:“十多天了,这些天都是小姐亲自熬粥熬药喂你,哎哟。”

    “去外面看着药!”

    米粒吐了吐舌头,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随雨稍稍偏头,只见卫轻尘依旧一袭白衣飘飘,瓜子俏脸不施脂粉,柳眉如画,唇若涂朱,此时脸颊有些许红sè,真如月宫仙子一般俏丽动人,不由得一时间看呆了。

    “看什么看!”卫轻尘又吐了四个字把随雨砸的全发抖,赶紧闭上了眼睛。

    随雨便四仰八叉的躺在卫轻尘的绣上舒服的被两个大美女伺候着,不飘飘然,连自己负重伤的事都忘了个一干二净,只觉此地如同仙境一般美好。

    “道士,小姐让我问你为什么受伤?”

    “被人揍了。”

    “道士,小姐让我问你上为什么有那么多毒药迷药,你是不是出去害人被人打伤了?”

    “行走江湖,保命所需。”随雨翻了翻白眼。

    “道士,小姐让我问你为什么要抢她的石头,真是没见过你这样的人,不送小姐东西反而去抢小姐东西。”

    “这个,为了你家小姐的安全。”

    “道士,小姐让我问你……”

    “行了,有完没完,要问什么让你家小姐自己来问不行吗?倒是我有些问题能告诉我吗?”随雨被问的不耐烦了。

    米粒开心的道:“你问吧问吧。”估计是米粒成天和卫轻尘这个沉默寡语的冰山在一起背憋坏了。

    “我的衣服是谁脱的,上是谁包扎的?”随雨上的衣服全换了,还包成了个木乃伊。

    “是小姐,哎哟……”

    卫轻尘赶紧走了进来止住了米粒的大嘴巴道:“是我找人给你换的。”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不打扰你了,出去,你给我出去!”卫轻尘提着衣领把米粒扯了出去。

    十多天又过去了,随雨涣散的气息渐渐凝聚,龙晶也时刻不停的散发着柔和的气息,修复着随雨受伤的骨骼经络。

    随雨的心境在龙晶的作用下再次扩大,离天人境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其实这家伙早就能下地走路了,只是一直享受着温柔乡的幸福感,故意赖在下不起来,除了上茅房让米粒背着去一下,其他时候都饭来张口,实在是艳福无边,只是全的绷带缠的太过糟乱全面,失去了应有的触感,让随雨叹气不止。

    “石头能还给我吗?”卫轻尘坐在边问随雨道。

    随雨心想现在我还不是任你宰割,女娲神石怕是不保,只有等养好伤再慢慢想办法弄过来了,嘴里却道:“唉,卫仙子,放你上真的很危险,你相信我好吗?你看我弄成这样……”

    卫轻尘看着随雨的眼睛,一股冰冷的视线让随雨再次如坠冰窖,却突然说道:“那好吧,我相信你。”

    “你为什么受伤,还有那副对联的下联是什么,那天你和火龙说了些什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字,卫轻尘说的小脸微红。

    就算是冷月仙子,女人的好奇心一上来也是挡不住的,一时间把随雨问了个目瞪口呆。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