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 追风落日

    随雨看着这老头沉吟了半晌也没说个三四五出来,便道:“老白,你的白虎shèrì弓呢?”

    白虎神也没计较他的称呼,摊开右手默念几句,就看见一阵蓝光亮起,手心里化出了一把古sè古香白虎花纹弓蓝丝弓弦的弓道:“这就是。”

    随雨盯着看了半天,突然笑出声道:“老白,你这是什么小孩玩意,哈哈哈哈。”

    原来这白虎shèrì弓竟然只比巴掌大点,引得随雨大笑不已。

    白虎神踱步走到洞口,转头冲随雨说道:“小子,你过来。”他的称呼也改了,估计还在记恨随雨连杀他二十把。

    “看见那个山头没有?”白虎神指着远处一个被冰雪覆盖的高大山峰道。

    “看见了,怎么了?”随雨疑惑道。

    白虎神轻念口诀,shèrì弓嗡嗡作响,蓝光闪过,shèrì弓突然变化成了三尺长,外形却没变。

    白虎神便拉起shèrì弓作挽弓状,随雨急道:“老白,你的箭呢?”心里还在想这老头是不是老糊涂了,shè空气出去啊。

    “追风落rì!”白虎神轻吟一句,就见一股强大的气息凝为蓝光四shè的实体,化成了弓箭摸样。

    “帅……”随雨一个字刚蹦出来,白虎神手一松,瞬间远处足有数里的山头一团白雪石块爆裂开来,好一会而才听到数声炸裂声传来,回在山崖边,把随雨惊了个目瞪口呆,心想要是冲老子来这么一下,老子万万避不开。

    白虎神收弓捻须笑道:“内息为箭,一瞬千里,穿山落rì,无人可挡,只是每一箭需要消耗非常多的内息,嗯,你小子一天能shè出一箭就算不错了。”白虎神一手捏住随雨的手一股内息探了进去。

    随雨心想你自己玩就行了,这么危险的东西,我能shè几箭关你什么事,嘴上却严肃道:“老白你这么厉害,看来魔界入侵对你老人家简直是小菜一碟,我们这就去把魔界人全部干掉吧。”

    白虎神盯着随雨看,看的随雨心里发毛,就听白虎神说道:“老朽老了,对抗魔界之人是你们年轻人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随雨道:“哪里哪里,老白你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强力壮,满面红光,只要你一出手,魔界中人肯定闻风丧胆,不战而溃,白虎shèrì弓一摆,敌将授首,老将出马,一个顶两……”

    白虎神挥手止住了随雨的一通胡说八道,说道:“老朽还有几天的寿元,就将坐化传承去也,这几天就教你shèrì弓的用法,你再顺便陪老朽下几盘棋吧。”

    随雨心里郁闷,心想老陪你个臭棋篓子有什么好下的,却又不得不从。

    几rì后,山洞中,又发生了一场惨烈的争斗。

    “说不让,就不让,别的可以让,下棋这种最公平合理的竞赛,不能悔棋,不能耍赖,连环马,将军!”随雨大叫道。

    白虎神已经连败九十九局,无一胜绩,此时老脸惨绿,恨不得掏出shèrì弓一箭把随雨shè成一团灰尘,眼看这盘已经大势已去,急忙咳嗽了一声把桌面棋子弄乱,转移话题道:“小子,你为什么那样对待山上的动物,好好和他们说不行吗?”

    随雨冷笑道:“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哪有工夫平心静气的谈判,我这不是把你出来了吗,再说了你那帮徒子徒孙是讲道理的么?”

    白虎神一时语塞,摇了摇头道:“小子你做事真是率xìng而为,不择手段。”

    “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达到目的就是一切,自古成王败寇,老头你不会没听过吧?”随雨道。

    白虎神看着眼前这个恶鬼道:“你有理,既然小子你这么有能耐,看来这对抗魔界之事真非你不可了,老朽也可以安心的传承去了,记住,这白虎shèrì弓只是先存放在你这里的,以后看见下代白虎一定要交还给他。”

    随雨诺诺不已,心里却在想,等老子用熟练了还你个鬼。

    白虎神和随雨再次来到洞口,随雨默念白虎神教的口诀,shèrì弓便化了出来,运起全内息,就见心境中风,火,水,佛力四股颜sè各异的内息汇聚到一起,在随雨手中化成了一根一尺长的弓箭,随雨只觉得全力气好像被抽干净了一样,怒喝一声:“追风落rì!”

    就见彩sè的弓箭急速无比的shè了出去,远方山头再次爆裂开来,巨响震天。

    白虎神道:“速度差了好多,破坏力却是差不多,努力练习,达到天人境初阶以后应该一rì就能shè出两箭。

    随雨此时已经全瘫软在地,心想这弓用是好用,就是太费力了。

    “那我们就来下最后一盘棋吧,这次我一定要赢你,不然老朽就算去了做鬼也要跟着你!”白虎神声sè俱厉的道。

    片刻过后,白虎神再次陷入危机,只剩下一士一象一炮一车两个小兵还没过河,随雨却只丢了三个小兵和一炮一马。

    “看,那是什么!”白虎神眼见不好,急忙一指随雨后。

    随雨转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回头过来发现自己突然少了好几个棋子,心里暗笑一声,却也不点破。

    “哈哈哈哈,老朽终于赢了你一次,安心去也,rì后有缘,一定会见!”白虎神终于用卑鄙手段将死了随雨,面带微笑坐下,双手合十道。

    随雨眼看着白虎神上蓝光闪起,体渐渐的化为透明,消失在空气中,急忙大声喊道:“老白再见了,以后有机会再一起下棋吧。”

    一阵听不见的音波了开来,苍穹山上的动物齐齐感到内心一阵,心里都已经明白自己的老祖已经去了,纷纷泪流不止,冲着白虎神居住的断崖跪下,默念哀悼。

    随雨只觉得疲劳不已,便坐了下来调息,默默的恢复着体内的气息。

    此时由白虎神在断崖附近设下的结界一阵激,也已经消失,天上一阵鹰鸣响起,在苍穹山搜索了好久的一伙人都感觉到了白虎神离去的这一股气息,纷纷向断崖赶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