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二 卑鄙手段

    `随雨大惊失sè,心想你也太快了吧,怎么着也要循序渐进,先做朋友,再做好朋友,然后开始谈恋,见过双方父母家长以后才谈婚论嫁吧,你就完全跳过了中间的一些步骤啊!

    “成交!”随雨一拍桌子道,反而把蓝尽染弄了个面红耳赤,不过心里倒是甜丝丝的,她哪知道随雨在想,我又没说什么时候做你相公,等救出人来自己就赶紧跑路,结婚的事就等几十年后吧,心里还一阵激ān笑。

    片刻后,幽山派掌门居所,幽静斋内。

    “放开我的胡子好不好,乖女儿!”一个浓眉阔口英武不凡三缕黑sè长须的黑袍中年人胡子被蓝尽染揪了个结实,不苦笑道。

    蓝尽染继续揪着不放嗲声道:“爸,好不好嘛,我那几个朋友都是修炼之人,只是有事路过这里,只要放过了他们他们一定即刻离开这里回南方去,放不放!不放胡子就别要了!”

    蓝尽染的老爸,也就是幽山派的新任掌门,蓝尚启拿这宝贝女儿没办法,夫人去的早,自己一手把蓝尽染拉扯大,又当爹又当妈的,派里事务繁杂,疏于管教,当然就算管教也是溺加放纵……

    蓝尚启实在没了办法,自己派里为了抓这几个人受伤了好几个弟子,就这样放走派中弟子肯定会心有怨言,但现在眼看自己胡子不保,心念电转,急忙咳嗽了一声道:“这样,乖女儿,你去问爷爷和nǎinǎi,爷爷nǎinǎi要是说放,我绝不说二话!”

    “好,我这就去找爷爷!”蓝尽染终于放开了蓝尚启的胡子。

    蓝尚启摇了摇头看着蓝尽染的背影心道,老爹老妈,别怪我把你们出卖了,谁叫你们那么溺这丫头,管教不严全都是你们的错。

    山后观云阁里面修炼的老掌门又倒了大霉,一阵鸡飞狗跳过后,蓝尽染的爷爷蓝可忍的白花花的一把大胡子被揪了个结实,大叫道:“老婆子,快把你孙女拉开,哎哟,我的胡子掉了,掉了!”

    蓝尽染揪下几根胡子不依不饶,死扯着蓝老头的胡子起了秋千,蓝尽染的nǎinǎi王云英此时盘膝坐在佛龛前默念阿弥陀佛,完全装作没看见,心道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这样,这样好不好,孙女乖,你先放开爷爷的胡子,爷爷出个主意。”蓝可忍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我们幽山派自古以来就有规矩,只要谁能破解我们派的九幽鬼火大阵,就可以答应对方的一个不伤天理的要求,你看怎么样,你那朋友不是二十岁吗,我们就派九个二十岁的组成大阵,这也很公平吧,只要他能解开阵势,就放他们走,这样门下弟子也不会说什么。”让人家一个打你家九个,还说很公平。

    王云英一听,心想,什么时候派里有这么个规矩了,我怎么不知道。

    蓝尽染想了半天道:“只要他能够出阵就行了是不是!”想着姓随的那么滑溜,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蓝可忍说道:“可以,这样要不行的话你就把爷爷的胡子扒光吧,爷爷也没有办法了。”说完下颚一抬,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两颗老泪从眼角渗了出来。

    蓝尽染心想我才不要你的破胡子,转便回去和随雨商量了。

    蓝尚启听到这个办法,不心里佩服,抚着自己的胡子就想,姜还是老的辣啊,以后有什么麻烦事就全推到您老人家那里去了。

    随雨一听这个规矩,心里有些发毛,但现在又骑虎难下,看蓝尽染的样子只怕也是已经使出了全闹腾的本事,能有这么个结果已经不错了,只好一口答应了下来,还问清楚了是哪些门下弟子负责组阵。

    于是次rì凌晨,负责煮早饭的伙夫只觉得一阵清风拂过,自己脖子一痛,就已经不省人事,待得醒过来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看!让开!!”蓝尽染在演武场地门口大声嚷嚷。

    几个从其他分派山头特意调来的膀大腰圆的女弟子还不知道蓝尽染的可怕之处,都齐齐弯腰躬道:“大小姐,这是掌门的命令,说都知道这次比斗的那方是你的朋友,门下弟子看到你会不敢出力,所以让我们守着门口!”

    蓝尽染怒哼一声就要往里面冲,却被一窝蜂挤上来的几个壮女抱住抬走了。

    演武场内一片喧哗,本来幽静的幽山上就冷清非常,难得有这样重大闹的场面出现,要不是门规深严,只怕早就开了赌场了。

    随雨冷冷的站在场地zhōng yāng,冷冷的双手抱怀,冷冷的冲周围按九宫位站立的九个幽山弟子说道:“哼,我不用手,你们来吧。”

    顿时观众席一片沸腾,随雨成为了众矢之的,香蕉皮烂苹果纷纷向随雨砸了过来。

    “哪来的家伙,脸都不敢露还在这里狂,师兄们揍扁他!”

    “就是,赶快趴下投降!”

    “大小姐不在这里,没人罩你了,赶紧认输吧!”

    随雨又冷冷的竖起了三根手指,冷冷的避过了扔过来的垃圾,就听见演武场内噪杂声逐渐减小。

    随雨道:“三……二……一……”

    扑通扑通,九宫位站立的九个幽山弟子纷纷倒地,连观众席上都倒下了不少弟子。

    随雨低下头单手高举剩下的一根食指,姿势显得那么威武有型。

    正想接收胜利果实,却见幽山派掌门蓝尚启掠了过来,一探倒地的弟子的鼻息,咳嗽了一下朗声道:“这次比斗到此中断,因为弟子们今天早上吃的早饭不干净,所以比斗推迟到明天举行!”

    随雨大怒,却见蓝尚启比他还冷的盯着他,一阵威压迫了过来,不打了个寒颤,灰溜溜的只好回到了尽染小院暗自神伤,心想老子这没有犯规啊。

    蓝尽染此时被几个壮女团团抱住抬进了房间里正烦闷呢,就听见丫鬟进来说比赛结束随雨回来了,赶紧挥开壮女走下楼问道:“雨哥哥,赢了吗?”

    随雨苦笑一声道:“我赢是赢了,但是你爹说不算数!”

    晓羽此时也赶了过来奇怪的问道:“赢了就是赢了,怎么不算数的!”

    随雨满腹委屈义正词严的道:“就是,我不就是早上上厕所的时候顺便给你们派里的早饭下了点会睡上半天的安宁散吗,真是太不公平了!”

    “呸!”蓝尽染和晓羽呸了随雨一脸。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