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八 水遁脱险

    随雨眼珠一转,提了提裤子朗声说道:“诸位,诸位,请听小弟一言!”

    众人的议论声慢慢的小了下去,随雨便道:“贫僧本是佛门之人,法号空难,此次来这人间界也是奉了师命入世修行,贫僧心无旁骛,只一心入世钻研佛法,体会百味人生,谁料这女子纠缠不休,非要做贫僧老婆,还一直强行要求贫僧非礼她,这次竟然想强行非礼贫僧,还把贫僧的股咬伤,这叫贫僧如何是好?”说着还念了声佛号脚一踩化了一朵红莲出来。

    众人一听,一看,心想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解救了万千难民的空难神僧吗?纷纷大声斥责晓羽,还有几个汉子穿着睡衣提着武器就跳了下来拦在了随雨前面。

    晓羽本就面红耳赤,此时一张俏脸更是红艳yù滴,一张嘴也辨不过这几十号人,哼了一声,带着哭腔颤声道:“烂股和尚,你欺负我,我叫五师兄来收拾你,你给我记住!”

    丢完狠话晓羽脚一跺,化出两个翅膀冲天上飞去,竟然还有呜咽声传来。

    众人一阵惊叹,心想不知是哪族的女子,竟然还会飞,转头一看和尚,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随雨心想什么几师兄的,老子股要紧,赶紧回去包扎一下,不要给毁了容。

    回到客栈撕了块单擦干净了血,洒了些药粉,随雨又开始呼呼大睡。

    不老峰脚,此时巴蛇的三个徒弟已经回到了这里,毕竟这里视野开阔,整个南定县城尽收眼底。

    佘不害此时已经就地睡觉,另外两人也坐在了地上,空中晓羽歪歪斜斜的飞了过来,两人心里大惊,不会受伤了吧。

    却见晓羽落地一阵哭泣,双手捂着脸就蹲了下去,朱不远看了一下晓羽上好像没有受伤,赶紧问道:“师妹,怎么了,别哭啊,有事跟师兄们说啊!”

    晓羽没管又哭了好一阵子,才抬起头如带雨梨花般的抽泣道:“都怪你们,你们没用,都变不g rén形,不好进城活动,我,我,我被那个和尚欺负了!!”

    两人大惊,吴不厌镰刀一摆,大怒道:“竟玷污我师妹清白,老子跟他拼了。”说着就往城里冲去,却被朱不远蛛丝一缠,拉了回来。

    晓羽大怒,脸上泪痕还没擦干,一手化翅敲着吴不厌的脑袋叫道:“谁给玷污清白了,再说一次!”

    吴不厌莫名其妙捂着头就蹲了下去,却见躺在地上的佘不害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却装作睡觉,一张蛇脸笑着,于是大怒,心想你敢嘲笑我,挥手一道金光铲起一捧土喷到佘不害脸上,就见佘不害咳嗽连连赶紧站了起来道:“别闹,别闹,还是听师妹认真说一下。”

    几人认真听晓羽诉说,都憋的一脸通红想笑又怕惹晓羽生气,实在是难熬之极。

    就听的远处一声长啸,一个影疾驰而来,晓羽开心的说道:“五师兄来了,让五师兄进城去收拾那和尚,你们几个太没用了!”

    一个相貌俊朗,肤sè微黑,眉毛有点勾曲,后面长了一根褐sè长尾的褐衣青年几个纵越就到了几人边微笑道:“几位师兄,师妹,我来晚了。”

    来人正是巴蛇的五徒弟,金背蝎王与人间界女子的后代,名为谢不忘,生来便为人形,只是一条带着巨大银针的尾巴尚存。

    谢不忘一看晓羽满脸泪痕,大惊问道:“师妹,是不是这几个家伙欺负你了,告诉师兄,师兄帮你做主!”

    朱不远叹道:“师妹不欺负我们就已经不错了,我们还敢欺负她?她是被那和尚欺负了!”

    谢不忘道:“这和尚这么厉害?你们几人都没有办法?”

    朱不远道:“我们进城都不敢活动,毕竟城里还是有些高人在,要把我们当妖怪打了可是麻烦的很。”

    谢不忘怒道:“师妹别急,师兄这就进城帮你收拾了那和尚。”

    “小心一点,那和尚滑溜的很,尽量把他往城外赶!”几人应道,佘不害倒下又开始睡觉。

    谢不忘和晓羽便一起向城里奔了过去。

    随雨正呼呼大睡呢,只听的轰隆一声,刚修好不久的窗户又被破了开来,随雨一惊,心想又来了,这不是要老子破产吗?

    被子一掀,就见的一根三尺多长锐利无比的银sè巨针刺了过来,扑的一声刺透了被子,离随雨的脸只有几指的距离,一阵腥味刺鼻而来。

    随雨急忙把被子一卷,抽出氤氲神剑一剑砍下,就听当的一声巨响,银刺竟然纹丝不动,心道不好,觉得手中一紧,银刺横扫了过来,眼见又见两个巨大的褐sè钳子已经到了鼻子跟前。

    随雨连忙运起全佛力,一阵金光闪起,当当两声,随雨只觉得两股巨大的冲击力打在前,人已经倒在上,内息一阵紊乱,扑的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去,正中来人的脸上。

    来人正是谢不忘,一股红sè喷来,只觉得眼前一阵血糊糊的,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摆起双手化成的巨钳,一阵乱扫,打的房里一片凌乱,木屑四溅,待的谢不忘擦去脸上血迹一看,已经不见了随雨的踪影。

    晓羽此时飞在窗外的天空,见的随雨从窗户里掠了出来,急忙一阵羽针shè了过去,一阵金光闪起,羽针又打了水漂,正待追过去,就看见随雨落地几滚,一个纵,扑通一声跳进了河里,一股血迹冒了上来。

    谢不忘冲出房间问晓羽道:“人呢!?”

    晓羽往河里一指,怒道:“给那家伙逃到河里去了,我们找!”

    谢不忘道:“叫大师兄来,我们几个水xìng都很差!”

    随雨落到河里游出了十多丈,就觉得全无力,一阵阵的刺痛感从前传了过来,差点连肋骨都给打断了,只好慢慢躺下随着水流慢慢的飘去,心里暗骂,这该死的巴蛇有多少徒弟啊,看来客栈是不能再去了,就算不危险,那房里的东西只怕也是赔不起了。

    他却不知道,更大的危险向他袭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