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 横江战死

    随雨赶紧缩回了头,心道这下不好,逃都没地方逃了。

    就突然听见一声尖锐的鸟鸣划破空际,一个黑sè的影迅速飞了过来,停在半空,清叱一声:“碎羽千针。”

    周亦亭和楚横江回头一看,大惊失sè,只见眼前一大片羽毛带着嗤嗤的风声迅疾无比的shè了过来,楚横江急忙站了起来,银枪横空一挥,一股气浪呈半月形挥出,击落了绝大部分的羽针。

    随雨在车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头顶有响动,几根羽毛穿透了车厢顶,直直向二人shè了过来。

    随雨赶紧一把把小太子抱在怀里,运起罗汉金,就听见当当几声,羽毛shè在随雨上,缓缓飘了下去,随雨只觉得一阵刺痛,心想哪来的鸟毛?

    小太子抬头看看随雨,说了声:“谢谢。”

    而有一根羽毛,穿过了楚横江仓促发出的银枪气浪,扎在了一匹马的股上,眼见的羽毛就扎进去了一点,马却前蹄扬起,一阵长嘶,便轰然倒地,全发黑,口中吐出大把的黑沫,一阵挣扎,便不再有动静。

    拉车的两匹马去了一匹,瞬间便失去了平衡,一边歪着撞向了山崖,马车轮在山路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楚横江一枪挥下去,划断了死马的缰绳,跳到马车前,一手拉住仅剩的一匹马的缰绳,一声大吼,生生的便把马车拉转了一个方向,然后跳到车厢里,冲随雨和小太子单膝跪地,抱拳道:“太子请保重,空难大师,护送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说完楚横江便跳下了马车,随雨嘴巴张开又没来得及接话,心说,老子真要拒绝了,虽然你的眼神那么坚毅和信任,但是老子真没这个本事啊!

    天上飞来的正是巴蛇的小徒弟晓羽,她是巴蛇的朋友鸩妖和人所生之女,天生便为人形,能够飞翔,全上下无一不剧毒无比。

    晓羽见马车径直去了,就要从楚横江头顶飞过去,楚横江大喝一声:“哪里走!”银枪朝天一划,一阵气浪堪堪划过晓羽面前,晓羽只好连连后退,落了下来。

    此时后面的追兵也追了上来,几个骑兵猛的前冲,想冲过楚横江去追那马车。

    但是山路本就狭窄,楚横江丈长的银枪左一挥,右一挥,几个骑兵连人带马纷纷倒地,口吐鲜血,眼见是活不成了。

    剩下的骑兵见状,纷纷勒马,一阵马嘶之声,全都下马抽出了兵器,跟在晓羽的后面,和楚横江对峙。

    晓羽手一挥道:“上!”自己便凌空而起双手化为翅膀一扇,又是一阵羽针冲楚横江shè了出去,十多个骑兵提起枪剑等武器就冲楚横江杀了过去,后面的几个还张弓搭箭,几支劲矢带着破空之声直袭楚横江眼前。

    楚横江枪一横,大吼一声:“繁星万点!”正是楚横江从师数十年,所学的破阵枪法的绝招。

    十多个骑兵只觉得眼前一花,一片白茫茫的枪影,瞬间就被长枪贯体,一个接一个的倒地,晓羽的羽针和shè过来的弓箭更是毫无用处,纷纷落地。

    楚横江脚一点,提着枪就朝晓羽和几个弓箭手杀了过去,一枪直指晓羽,却突然看见晓羽冲他神秘的一笑,一股强大的威压从晓羽后面传了出来,枪势不由一滞,就看见一条奇长无比的手臂直直的向自己面门袭了过来,竟然还在伸长!

    楚横江摆枪一竖,当的一声,长手臂的拳头正中枪杆,楚横江只觉得一股奇大无比的冲击力从枪杆上传来,被打的倒飞了出去,飞了十多丈才止住退势,双手抱枪站定于地上,喘息不已,而楚横江的银枪枪杆,竟然被打弯了。

    一阵yīn测测的笑声,就听见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不愧是横江神将,竟然接下了本国师这一拳,厉害,厉害。”

    一个绿衣影从晓羽后走了出来,正是齐天国国师巴蛇。

    楚横江大怒:“巴蛇!你们何必赶尽杀绝,楚风国国土已经全部给了你们齐天国,难道为逝去的国主保留一点血脉也不成吗?”

    巴蛇道:“本来并无不可,只是我国国主怕将来有一天象他那样,东山再起,后患无穷,所以,你们必须,死!”

    死字出口,巴蛇又是一拳击了出去,就看见手臂蓦的伸长,快速无比,楚横江避无可避,站定双手擎枪运起内息,想要硬挡下这招。

    就听当的又一声,巴蛇这拳又打在了银枪上面,把楚横江打退了一丈来远,楚横江心道这下力道小很多了,却突然看见巴蛇的手臂再次伸长,突然间已经连人带枪缠在了楚横江上。

    楚横江大惊,奋力一挣,却丝毫动弹不得,一阵怒吼,内息迸发,一阵银sè光亮从楚横江上四shè出来,却还是没有丝毫用处,巴蛇的手臂越缠越紧。

    “通天神将被我杀了,横江神将你也和他一起去吧,哈哈哈哈。”巴蛇又是一阵yīn测测的笑声,细长的眼睛中目光一凝。

    就听见一阵卡勒卡勒之声,楚横江的体被越勒越紧,骨头都已经在碎裂。

    巴蛇道:“晓羽,去追马车。”

    晓羽拱手应了声是,便腾空而起,向马车奔去的方向去了。

    楚横江目呲尽裂,双眼通红布满血丝,只觉得铺天盖地般的压力压了过来,一口鲜血喷出。

    片刻过后,巴蛇冷笑一声,放开了楚横江。

    只见楚横江已经全骨骼断裂死去,口中依然大股大股的冒着鲜血,却双目圆睁依然怒视着巴蛇,手中紧紧的握着银枪屹立不倒。

    “哼。”巴蛇走过了楚横江,后几个弓箭兵也跟了上去。

    周亦亭此时驾驶着东摇西摆的马车迅速的向前冲去,也不知道奔了多久,已经rì上三竿,眼见渐渐的出现了一个大关隘的影子,心想这应该就是到云龙国的南口关了。

    随雨在马车里被颠的七荤八素,心道老子是坐马车享受的,结果是在受罪,大叹其气。

    而后面空中,晓羽双手化为翅膀,疾如流星般的紧紧缀上了马车。

    巴蛇却不紧不慢,一步便是两丈距离,沿着山道走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