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 经阁老僧

    第二天凌晨,随雨的厢房门就被敲响了。

    “金刚经一卷,六祖坛经一卷,妙法莲华经一卷……”随雨看着眼前这十多本在外面地摊上面到处都买的到的经书鼻子都气歪了。

    “我善你个哉,我阿弥你个陀佛,你们这群激ān诈小气的秃驴!”空难大师好像忘了自己整个脑袋半根毛没有,比人家还要秃的多。

    随雨光明正大想进入藏经阁的计划就此破产,心里急的火烧火燎的,要是澄清小和尚恢复过来,被师傅师兄一追问,非得竹筒倒豆子一般全交代出去了不可。

    于是大师在房中沉思了几个时辰,别的和尚都认为空难大师正在书海遨游,喜不自胜。

    傍晚时分,大师苦研经书,终于大彻大悟,走出了房门径直来到了后院厨房中。

    “阿弥陀佛,空难大师到此有何贵干?”掌厨的大师傅见着空难大师来了,赶紧迎了出来。

    此地只有三四个武功差劲的大和尚和十多个帮厨的小和尚,随雨道:“来几个馒头,贫僧饿了,善哉善哉。”

    “灵明,给空难大师包几个馒头!”大师傅吩咐道。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股细小的旋风包裹着一团火气飘到了厨房后面的柴房里。

    “救火啊!!”

    “柴房着火了,来人啊!!”

    一群和尚四处乱跑,叫声不断。

    “阿弥陀佛,这位大师,这是给守三进间和藏经阁的大师们送的伙食吧?还是贫僧帮你送去吧!”随雨冲着一个手里拿着大托盘放着馒头包子之类的食物的小和尚说道。

    小和尚赶紧说:“不劳烦大师了,我还得赶紧去送完然后回来救火呢!”

    说着就要走,就觉得脚下一拌,咚的一声栽到地上晕了过去。

    “小师傅,醒醒,你怎么了,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喂!”随雨接住了托盘蹲下子喊道。

    就看见几个和尚赶紧过来,随雨说:“这位小施主突然摔倒晕过去了,几位师兄赶紧把他送去医治,这送饭的事就交给贫僧了,善哉善哉。”

    一个和尚赶紧道:“那就有劳大师了!”

    另几个和尚嘴里还念叨:“事真多,又是起火又是晕人的!”

    说着几人就把晕倒的小和尚抬走了,rì已西沉,寺里现在乱成一锅粥,到处都是跑来跑去救火的和尚,谁也没注意一众慌乱的和尚中竟然有个冒牌货。

    半夜时分,三进间的门口。

    “师兄,我突然觉得好困,你呢?”左边的和尚打着呵欠问右边的和尚。

    右边的和尚却没答话,只听见一些细微的鼾声,左边的和尚一看,原来他早就靠着墙睡着了。

    “师兄,醒…….”扑通一声,两个和尚睡在了一起。

    随雨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况,寺里的和尚只怕因为劳累都已经睡下,只听的到些微的风声和虫鸣声。

    随雨推开窗子,扔了个馒头出去,又仔细听了一会,才放心下来。

    一阵风掠过,随雨终于过了三进间那道坎,仔细一看,这里是处悬崖,靠着悬崖便是那挂着三个大字金匾的藏经阁了,心想,这些秃驴哪里是本大师的对手。

    咚又扔了个馒头到楼上,却没有听到任何回音。

    摸到阁楼下面,只见楼下大门紧闭,一个纵便到了二楼,仔细推了半天,才找到一处窗户是虚掩着的,闪便跳了进去,心里大骂,这些和尚也太敬业了,晚上闭门闭户的干嘛?这里又不会有贼来。

    只见里面一排排的檀木书架,一个房间里足足有几十个,好在书架上都有贴着白纸目录。

    “嗯,大乘经藏经室,不对。小乘经藏经室,也不对。”随雨把二楼几个房间仔细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房间。

    于是又转了一圈,发现了下去的楼梯,正要下去,却被吓了一跳,只见楼梯口书桌旁正呼呼大睡着一个和尚,桌上的油灯已经灭去,地上还掉着本打开的书。

    随雨双手合十,念道:“阿弥陀佛,大师苦读之心令人敬佩,但是为何要研究这样的经书呢,上面还有女子半的插图,善哉善哉。”

    蹑手蹑脚的下到二楼,心里长出一口气,正要开始翻找,却突然听见吱呀一声,接着就觉得一股强大的吸力袭体,自己不由主踉踉跄跄,脚下一空,掉进了一个刚打开的地窖里面。

    随雨大惊,这吸力,没天人境中阶以上绝对办不到,接着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小施主不是本寺中人,为何到我藏经阁来,有何贵干?”

    随雨转头一看,这里是个两丈方圆的小房间,弥漫着一股檀香味,一个书桌旁正坐着一个一尺多长白眉毛,干干瘦瘦的老和尚,还戴着个老花镜在油灯下看书。

    “呃,那个,小僧来贵寺旅游,不小心就迷路了,找不到方向,于是就到这里来了。”随雨道。

    老和尚抬起头看了看随雨道:“是吗,你走的什么路?能走到这里来,你是欺负老衲年老糊涂了吧?”

    随雨赶紧正sè道:“不是不是,我看大师你慈眉善目,法力无边,德高望重,有佛光护体,一时急才胡言乱语,还望大师海涵。”

    老和尚也在奇怪,这满头没一根毛也没戒疤的和尚是哪里来的,却不知道眼前这和尚全上下一根毛都没了。

    “说吧,来干什么的?不说就陪老衲在这里聊天看书解闷如何?”老和尚话语温和。

    “那个,我说迷路你肯定不相信,别动手,君子,呃,不对。”随雨又满口胡言,老和尚手已经抬了起来。

    “不知大师可知道,这里是否有金佛念珠的消息?”随雨立刻明白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道理。

    老和尚楞了一下,抠了抠脑门,想了想说道:“此等上古奇宝早已没了踪迹,本寺中虽佛门宝物不少,却没有那等奇宝。”

    随雨转道:“那就不打扰大师看书了,小僧这就回去睡觉。”

    说着就提步要走,却听老和尚轻念一句:“探手擒龙。”

    一阵巨大的吸力把随雨连人带伸出去准备跑路的脚全吸了回来,随雨连连倒退凑到了老和尚面前。

    一股磅礴的佛力气息探进了随雨的心境,老和尚盯着随雨看了半天,惊讶的说道:“武道高阶。”

    接着老和尚又掰开随雨的嘴看了看,然后又仔细摸了一遍随雨上的骨头,把随雨吓了个半死,以为自己遇上了变态,心道老子的贞cāo就要不保了。

    却听见老和尚说道:“三十岁不到,能进入武道高阶,这……”

    老和尚一时间也摸不着头脑了,心想以这个年龄进入武道高阶的人只怕几千年来也绝无仅有了,心里起了一个念头。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