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人工呼吸

    夜sè已深,整个竹叶谷从一片喧闹中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一些细微的风声,竹林簌簌作响,虫鸣蛙叫,连鸟儿都已经睡去。

    二更过去,随雨从住的地方爬了起来,换了黑衣偷偷穿过竹林翻越过竹叶谷周围的矮墙,在谷口附近树林里藏了起来。

    等了一会,始终没有看到曲移湖出来,正等的不耐烦,却突然听见后面不远处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道:“道士,你在等什么?”

    随雨回头一看,三丈来远处一株大树上斜躺着一个女子,这不是那蓝尽染又是谁?

    蓝尽染见随雨不答话,纵跃下树来,莲步轻移迈到随雨跟前站定,弯腰脸往前凑,一阵香风熏的随雨头昏眼花。

    “本姑娘睡不着在树上吹风乘凉,你在这里东张西望干嘛?难道约了女孩子在这里相会?”蓝尽染声音滴滴的,一个字一个字砸的随雨心里如吞了二十五只耗子,百爪挠心。

    随雨心想,你别再靠近了,老子不是那样的人,你再过来,再过来老子就非礼你!

    嘴里却道:“贫道夜晚无事,出来遛弯,没想到姑娘也睡不着,麻烦你把脸拿开一点,无量寿佛。”

    其实心里在想,你再过来一点,再来我就亲上去。

    蓝尽染轻笑一声,道:“道士现在蛮正经的嘛,那为什么我在擂台上的时候感觉你眼光sè眯眯的?”

    随雨心道老子那么正直大义凛然的眼光怎么就sè眯眯了,正想开口接话的时候,忽然感觉谷口有了动静。

    只听的一阵衣襟破空之声传来,心道不好,来了!

    低声道了句:“别出声,有人来了。”一手捂住了蓝尽染的嘴。

    就见的两个黑影从谷里出来,直奔右竹山山上而去。

    呼了口气,却感觉手一阵疼痛,轻声哎呀了一声,转头一看,手被蓝尽染咬住了。

    随雨忙挣脱开来,抱拳冲蓝尽染道:“姑娘,贫道一时急,冒犯姑娘还请恕罪,贫道有事先行离去,姑娘快请回去休息吧,千万不要跟来!”

    心里还在想,这美女够狠的,牙比那利爪狼还厉害。

    说完转就朝山上奔去。

    却不知道蓝尽染满脸通红,心想这道士竟然捂本姑娘的嘴,实在可恶,追着随雨的背影就跟了过去。

    远远见着两人钻进了山洞,随雨跃到树顶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那黑鸟的踪迹,连忙三步两步跃到山洞上面不远贴住,缓缓游了下来,静静的听着。

    只听的曲移湖说道:“传令使大人,我明天的对手就是卫轻尘,请大人传些功力与我,明天擂台上我故意不小心打伤她,然后再去探望,趁机下手偷取女娲神石。”

    传令使说道:“这可行吗?别人不会戒备?”

    “我可以肯定,卫轻尘一行人根本还不知道神石的价值,可以轻松得手。”曲移湖斩钉截铁的说道。

    仇老板也说道:“正是,老夫观察多时,也和曲公子一样的想法。”

    传令使又说道:“还有一事,那天你们和手下去正气武馆清理后患的时候,是不是全部都处理完了?”

    “这,好像还有一个女子没能找到尸体,但是那女子从小就未曾学武,只是喜欢舞文弄墨,构不成威胁,还请传令使放心。”曲移湖不敢撒谎。

    “正是,正是,这都快一年多了,也没有任何事出现,请放心吧!”仇老板接着说道。

    随雨听到这,已经知道了端详,正在思考间,突然感觉洞里一阵魔气迸发出来。

    听的曲移竹一阵嘶吼,渐渐的就没了声息。

    “曲公子,本人已经将两朵神火和一些功力注入了你体内,神火能不用就最好不要用。”传令使说道。

    曲公子喘息一阵,声音嘶哑的说道:“谢谢传令使大人,在下一定不负大人之望,取到女娲神石献给大人!”

    传令使道:“这样就最好,什么人!!!”

    随雨此时已经缓缓的往上游去,听的此话大惊,却听见一阵风声传来,一看原来是蓝尽染落在了洞口附近,东张西望却没能看见什么人。

    传令使猛然冲出了洞口,二话不说一掌向蓝尽染印去。

    蓝尽染躲闪不及,只生生挪了半步,双手交叉在前硬接了传令使一掌,只听啪的一声,蓝尽染尖叫一声,打飞起一丈来高,摔到了地上,口中溢出鲜血。

    此时曲移竹和仇老板也冲了出来,曲移竹怒哼了一声,就要上前去给蓝尽染致命一击。

    却只见半空中急速飞来一个黑球,落地砰的一声炸了开来,一阵黑烟腾起,一个影急速无比的掠过,再一看,已经失去了蓝尽染的踪迹,只在地上留下一滩鲜血。

    好快的速度,传令使心想,也感觉到了一丝魔气,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招呼了两人一声就往影追去。

    狂奔到山脚,随雨抱着蓝尽染潜进了溪水里面。

    躲了一会,就听见上面溪岸上传来声音,曲移竹道:“传令使大人,找不着了,血迹早就断了,他们应该也不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却是随雨早就用手捂住了尚自在流血不已的蓝尽染的嘴。

    “废物!被人跟上来了都不知道!黑羽又去了别的地方执行任务,你们两个没用的东西。”传令使恨声不已。

    两人都不敢接话,只是唯唯诺诺低着头。

    幸好是漆黑的夜晚,几无光亮,他们都不知道脚下的溪流里面潜着随雨和蓝尽染两人,溪面上甚至还腾起了一小股血花,待见的追击已经没了希望,便纷纷离去了,

    听的声音远去,随雨还是没有冒出头来,偷偷的又往上游回走了一会,才冒出头来仔细听了一会,爬上岸来找了棵大树把蓝尽染放了下来靠在树上。

    刚才的地方又闪过来一条黑影,却是传令使去而复返,仔细探察了一番,却没有什么发现。

    随雨一看蓝尽染,已经晕了过去,心想不是被打死也得给自己淹死了,赶紧点了蓝尽染上几处血脉经络,撬开蓝尽染的牙关,喂了几粒从陈祥那搜刮来的各种疗伤丹药进去。

    一手按在蓝尽染的头顶,探了一股气息进去,却感觉她没受什么很大的伤,只是被传令使魔气所震伤,晕倒的原因却是被自己淹的。

    一阵内息帮蓝尽染治疗了一会,就此停手。

    蓝尽染一直昏迷着,随雨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是看着蓝尽染渐渐的发了呆。

    只见她现在脸上血气全无,满面苍白,却另有一种病态之美。

    随雨心想,你快点醒吧,再不醒来,老子就要人工呼吸了。

    等了好一会,蓝尽染悠悠醒转,却感觉口一阵气闷疼痛不已,睁眼一看,一张大脸嘟着嘴正凑了过来,吓的正想大叫一声,却被随雨捂住了嘴,于是又一口咬了下去。

    随雨吃痛,却不敢放开手,怕出了声音,心里暗自恼怒,你这丫头,老子今天这一会工夫被你咬了两次了。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