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 谋夺神石

    无聊的很,随雨心想。

    看着台上力成境的一僧一道剑来铲往的,都收着劲道,只是在招式上想赢过对方。

    下面倒是一阵沸腾,叫好之声不断。

    “来来来,下注了,押圆方和尚赢的这边,押出云道士赢的押这边。”却原来是擂台旁边已经开起了赌桌。

    随雨不一阵心痒,赶紧挤了过去,只见除去赌桌上押单场胜负的,后面还立了块牌子,上面挂着最后总冠军的赔率:

    苍穹山卫轻尘:一赔一点二

    幽山蓝尽染:一赔一点五

    竹叶谷曲移湖:一赔三

    ……

    随雨一想,虽然卫轻尘赔率低,但是凝霜神剑这等神兵在手,就算是力成境高阶,自己要对付只怕还很困难,二话不说就把仅有的几两银子押到了卫轻尘上。

    然后挤出人群,大声冲坐在前排的卫轻尘大喊:“卫小姐,贫道的全部家全押在你上了,你要加油啊!”

    一白衣的卫轻尘只是美眸轻斜瞥了随雨一眼,一股寒气把随雨冲了个哆嗦。

    米粒倒站起来转冲随雨挥手大喊:“道长,小姐一定会赢的!”

    又见曲移竹伸出头来横了随雨一眼,嘴里还吐出来几个字没听清楚,绝对不是夸奖随雨大侠的。

    原来曲移竹这家伙大献殷勤特意坐到的卫轻尘旁边的座位上。

    随雨大怒,你这头猪,老子早晚把你做了火锅!

    天空中一只黑乎乎的不知道什么名字的大鸟飞过。

    随雨忽然听见噪杂声中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低声说着:“阿成,看好赌桌,老夫出去一趟。”

    转头过去,只见赌桌附近的贵宾席上一个矮胖子在一个壮年人耳边说着,仔细一看,这不正是那天在问香楼上的仇老板,换了紫袍,一直没注意到,那双绿豆般的小眼睛可忘不了。

    仇老板吩咐过后,朝周围一抱拳道:“老夫钱庄中有点要紧事,就先回去处理一下,失陪失陪。”

    说完便一个人往谷外走去,众人都沉浸在比赛的气氛中,没谁去留意这个仇老板。

    随雨悄悄跟了上去,只见仇老板走出谷口,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了右竹山上,本来一摇一摆一步三喘,见他转头四周看了一下,脚尖一点,速度突然加快。

    随雨赶紧也加速跟了上去,穿过一片树林,就只见一只黑鸟飞进了一个溪边的小山洞,仇老板回头看了看,也钻了进去。

    随雨此时飘到了树顶,见仇老板进了山洞,赶紧贴到山洞边,竖起了耳朵。

    这个山洞只是由原本山体上破裂开来的一块大石滚下了山而形成的,倒不是很深。

    “黑羽,去外面看看!”听的一个yīn沉的声音传出,一阵翅膀扑棱扑棱的声音,一只黑鸟飞了出来,飞上天空,盘旋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扑拉扑拉的落到了山洞口一棵树顶上。

    原来随雨及时飘下了地潜进了溪水中,却依然能把洞里的形听的一清二楚,只是上的衣服又遭了殃。

    “传令使,小人已经看过那块石头,应该就是女娲神石错不了。”仇老板的声音。

    yīn沉的声音道:“很好,况如何?”

    仇老板道:“现在谷中人多眼杂,卫轻尘苍穹山一派来了几个高手,不知如何下手,还请传令使指使。”

    传令使道:“谷中高手太多,现在只有两个办法,一是让曲移湖晚上找机会下毒迷倒卫轻尘后进行盗窃,二是只有等大会结束以后他们回苍穹山的路上进行抢夺。”

    “是,传令使,小人这就去催促曲移湖寻得机会下手。”仇老板道。

    “恩,不管得手没有都通知曲移湖今晚三更时分一个人到这里来。”传令使道。

    “是。”就听见仇老板的脚步声出了山洞,向山下走去。

    随雨只觉得头顶岸边一阵魔气传来,就看见一个黑sè的影迅速向山上去了,想要追赶已经来不及了。

    那大鸟也腾空而起,扑闪着翅膀飞向了山顶。

    中午时分,正是饭点。

    “道士,谁要你来这桌的,给我走开!”说话的正是曲移竹曲公子。

    却见随雨凑在贵宾席卫轻尘一桌赖着不肯走开。

    席间本只有曲家三个公子,卫轻尘,米粒五个人,此时刚换了烘干的道袍出来的随雨挤了过来,还说自己出来晚了没有位置了。

    “就让他坐着吧,这里倒也宽敞。”卫轻尘轻启朱唇说道。

    随雨心里暗笑,然后扫了一眼曲家三位公子,眉眼间都有些相似,曲移湖倒坐到了卫轻尘旁边,再过去是曲移竹,然后就是随雨还没见过的二公子曲移山,生的高大健壮,倒是威猛不凡,比另两位公子高大了不少,此时也是偷偷的瞄卫轻尘和米粒。

    “哟,这位就是下午要出战的曲移湖曲三公子啊,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容贫道和三公子好好一叙,卫小姐,你往旁边坐一点。”只见随雨搬了把凳子硬生生的插到了曲移湖和卫轻尘中间。

    “你…..”曲移湖心里恼怒,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无从发作,只好换了一副笑脸。

    随雨坐定,一脸媚笑的拱手道:“贫道久仰曲三公子大名,今天下午就能一睹三公子手,还望请教三公子拿手功夫为何。”

    曲移湖暗自恼怒,却不得不应付这烦人的道士,暗中藏在手心里的药粉也没了用处。

    曲移竹也是脸sè不好看,还不得不摆着笑脸起去四处敬酒。

    只有天生无城府大大咧咧的曲移山只顾着猛吃猛喝,完全没理会这道士。

    “道长,你今天怎么老掉进水里,你的龙呢,什么时候带出来看看?”却是米粒在吃喝之余和随雨说道。

    随雨见曲家公子都尖起耳朵听了过来,故弄玄虚的说道:“贫道的龙正在闭关修炼之中,再过不久就可化为神龙飞天遁地,贫道就可以上天下地四处云游,怎么样,米粒姑娘,以后有空贫道带你去玩玩。”

    “好啊,到时候你记得叫我啊,哎哟,小姐你又打我!”却是米粒高兴的拍手,却被卫轻尘敲了一下脑袋,捂着头叫着。

    “切,吹牛不打草稿。”曲移湖道。

    曲移竹不屑的说:“飞天遁地的神龙,哈哈,你到时候能带出来给我看我输你一万两银子。”

    随雨赶紧站起来握住曲移竹的手:“那就这么说定了!”

    曲移竹还没来得及甩开随雨的手,只见曲移山也站了起来,一嘴油腻的盯着随雨,盯的随雨心里发毛,心想你这大个子要找老子麻烦不成?

    却听的曲移山道:“我也要坐龙去玩。”

    随雨顿时撅倒。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