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 溪畔奇闻

    随雨一路走的腰酸背痛腿抽筋,终于在傍晚时分,眼前出现了一个大镇子的轮廓,心想离这西乡镇终于不远了,算是赶上了饭点。

    正想走到镇子里面好好休息一下,却突然听见道边树林里面传来一声“道长,救命”。

    转头看了看四周,这里就一个道长啊,随雨仔细一看,却看不见黑漆漆的树林里面有什么东西。

    心想,逢林莫入,关我什么事,拔腿就要走,却又听见有人喊:“道长,救命啊,有人抢钱了!”

    随雨大怒,朗朗乾坤竟然有人抢钱,也不分本道长一点,闪进了树林,只见前面两个黑影往树林深处跑去。

    便一路追了上去,几个起落就已经拦在了两人前面。

    只见两人黑衣蒙面,见随雨追了过来,唰的齐齐拔剑出鞘,恨声道:“道士,总算等到你了!”

    随雨一见两人的剑,剑缨正是绿sè的,心里已经明白这两人已经就是竹公子的那两个随从了,把自己骗到这来,绝对不会是要分钱给自己。

    还没来得及接话,就见两道剑光闪过,剑尖瞬间就到了眼前。

    好快的剑,随雨心想,脚一蹬,立时飘退了一丈来远落定,堪堪闪过了两人攻过来的剑。

    “不要以为老子怕了你们,咦,竹公子,你怎么也来了。”随雨摆了个姿势,冲两人背后说了声,转立马拔腿就跑,两个武道境以上的,难对付。

    这招屡试不爽,等的两人回过头来,已经不见了随雨。

    “分头追!”两人怒火冲天,一个往左一个往右一路追了过去,穿林跃溪,不时的跳到树顶,却怎么也找不着随雨的踪影了。

    随雨此时潜进了溪里摸索着向上游走去,上的银票又打了水漂,暗自问候了竹公子一家人,心想这两人心狠手辣,要不是自己修为比两人都高了一些,小命就真丢这了。

    不知过了多久,再没听到半点声息,随雨从溪里钻了出来,喘了口气,坐着就开始骂娘,自己这衣服又湿漉漉的了。

    正坐着歇息,却听见旁边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公子,你回来了!”

    回头一看,就看见一个着绿衫,黑纱蒙面,戴着头巾只露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的女子冲自己扑了过来。

    随雨温香软玉在怀,心里好不舒坦,没去计较什么,莫非是暗地里仰慕自己的女子,心里一阵暗爽。

    只见的女子伸出一只莲藕般的玉臂,抚摸着自己的脸,手冷冰冰的,随雨却感觉一阵暖洋洋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

    “公子,公子你可算回来了,莲儿好想你!”女子颤声说着,眼睛里泪水已经在打转。

    随雨心说,我不认识什么莲儿啊,又一想,本道长威名远扬,有几个仰慕者也是应该的,但这好像有点亲密的过分了。

    这时听见不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举着火把跑了过来,走进一看,却是一个劲装打扮的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道长,抱歉,这是我朋友,她jīng神有点问题,惊吓到道长了!”年轻人跑了过来喘着粗气对随雨说道。

    随雨吓了一跳,赶紧放开了女子,被年轻人接住。

    “无量寿佛,贫道晚上修行游泳至此,就见这姑娘扑了过来,和贫道没有半点关系啊!”随雨心想这桃花运原来是个疯子,不打了个哆嗦。

    “唉,此事不怪道长。”年轻人看着怀里的女子说道。

    “公子,公子你不要走!”女子挣开年轻人又要扑向随雨。

    只见年轻人一指点在女子的后颈,女子立时晕了过去,瘫倒在年轻人怀里。

    随雨一**的好不难受,想着这里有人应该有村落之类的,便稽首道:“无量寿佛,请问这附近有地方可以让贫道歇息换衣服的吗?“

    年轻人道:“此地离镇上甚远,就只有我二人居住在此,如果不嫌弃的话请到我们那烘干衣服,休息一下如何。”

    于是随雨便跟着年轻人来到了一间临溪而建的木屋内,木屋虽小,却五脏俱全,让随雨想起了三好老人云千山的房子。

    随雨擦干了子换上了年轻人的衣服,总觉此事有蹊跷,好端端一个女子怎么会发疯,她嘴里的公子又是谁?

    于是问道:“施主,贫道看你们好像有什么隐,能否告知贫道一二。”

    年轻人把女子放于内室上,出来帮随雨换好了衣服,正在想这道长好年轻,听的此话,沉思了良久,叹息了一声道:“此时本不该与外人道,在下看道长一派正气也不是本地人,但请得知以后千万不要说出去。”

    随雨心里一阵高兴,老子原来也是一派正气之人。

    遂两人在地炉前坐了下来。

    年轻人道:“在下名为易耀,原是离此不远的西乡镇人,自小无父无母,被镇上一位易姓独居老人收养,五年前老人去世,我便投于镇西郊外的正气武馆做事边学点武功。”

    易耀停了一下,见随雨听的认真,接着又说道:“那个女子是正气馆馆主杨复的女儿杨莲儿。”

    接着便有点哽咽说:“小姐自幼不习武,每rì就是舞文弄墨,十八岁那年,她偶然认识了千竹谷的三公子曲移湖曲公子,对他一见钟,两人后来就交往上了。”

    随雨心想,三公子,不就是那竹公子的三弟么?

    “一年前,正气武馆不知为何,突然起了一场大火,那时是晚上,我当时去武馆旁边的湖边看星星,结果睡着了,回来一看,武馆竟然成了一片焦土,我从废墟里把小姐扒了出来。”易耀边说眼泪边掉了下来。

    见随雨有些疑惑,易耀又接着说:“小姐被藏进了一个水缸里,只是头皮和脸部被烫伤,头发被烧去了一大半,其他人,老爷夫人,少爷,还有几个丫鬟下人,全部被烧死了,呜呜….!”

    随雨听的也心里黯然,道:“你们老爷不是武馆的么,武功不高也不至于被烧死啊?”

    易耀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怕是有人杀了小姐全家,还放火焚尸灭迹,只是事后,官府立刻派人来把尸体带走了,后来宣布这是一场意外事故,就不了了之。”

    “而小姐当时已经晕倒,被我带到了这里,我怕被凶手追上门来,就和小姐藏于此处,后来小姐jīng神一蹶不振,也再没见过竹叶谷三公子,渐渐的就疯了…..”说着易耀开始嚎啕大哭。

    哭了一阵,易耀抹抹眼泪,起对随雨说:“道长请守口如瓶,我去给你弄些吃的。”

    此事必有蹊跷,杀人灭门,不是为财物,便是为仇,总不可能是曲移湖为了甩掉杨莲儿干的,随雨陷入了沉思。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