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 同边绝联

    随雨正发呆中,看来卫轻尘和米粒已经认出自己来了。

    旁边胡老板疑惑的问:“道长,认识的?”

    米粒已经离开桌子走了过来,围着随雨转了一圈上看下看,然后也疑惑的问道:“青龙道长?你的龙呢?”

    随雨打了个稽首:“无量寿佛,贫道正是青龙真人,道号法玄,青龙已回山门修炼,这位姑娘,可要看相算命?”心想否认也不可能了,还不如一起认了下来,暗骂自己撒谎不够谨慎小心。

    米粒撇了撇嘴:“我才不要,青龙不见了,不好玩。”说完就自己回桌去吃包子去了。

    胡老板倒是心里疑惑想什么青龙白龙,也不去管他,把随雨拉到一边,说:“道长,帮小店门楼上写副对联吧,这个数!”还冲随雨比了个手势。

    随雨一看,五百两,心想老子现在家财万贯,还在乎你这几两银子?再说肚子里墨水也不多,要是写出来被卫轻尘她们笑话了可不值。

    于是说道:“贫道自幼所读不多,万难接受此重任,还请老板另请高明。”

    胡老板一看,心想法玄道长今天改xìng子了,赶紧把随雨拉到一个更角落的地方,凑近随雨耳边轻声道:“道长,那两个女子旁边还有一间空房,墙壁很薄,一时没造好,上面还留了个小洞,不知道道长要不要住进去。”

    随雨耳边被胡老板吹的痒,一听这话,立马捉住胡老板的胖手道:“对联是吧,贫道等下就帮你写,先安排房间给贫道洗漱一下如何,你看贫道上还是湿的。”

    “来人啊,伺候道长上楼沐浴更衣!”胡老板挥手叫过来两个小丫鬟,送随雨上楼了。

    就在随雨上楼还往卫轻尘瞥的时候,刚好卫轻尘正在吃东西,一动一挪间,随雨看见了卫轻尘雪白的脖子上挂的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小姐,那道人好像在这里很受欢迎啊。”米粒冲卫轻尘道。

    卫轻尘正被随雨看的心里恼怒,冷冷的说了三个字:“别多事。”

    那蓝衫男子也接口道:“眼睛贼溜溜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随雨被两个丫鬟伺候着沐浴,心里却没有了什么杂念,一门心思全放在卫轻尘脖子上挂的那玩意。

    那是一块石头大拇指大小,呈不规则的椭圆形,红润光滑半透明状,里面还隐约看的到有一股七彩的光华在里面流动,听老白龙说过,应该就是女娲石了,此时却被卫轻尘像个普通装饰品一样戴在脖子上,应该还不知道这是什么。

    “法玄道长,洗好了吧,快下来帮我写对联。”却是胡老板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在水里泡了半天的随雨等丫鬟为自己扎好道髻,赶紧换上胡老板准备的真丝道袍,镶玉莲花冠,金丝步云靴,从里面走了出来,心想这胡老板倒也是个心思细密的人,为自己准备了这么好的一,只是鞋子有些不配

    楼下依然吵闹喧哗,门紧紧闭着,随雨赶紧摆了个仙风道骨的样子跟着胡老板下了楼,却发现卫轻尘她们已经不知去向。

    胡老板一看随雨发呆,赶紧凑过来说:“道长,她们回房去休息了,明天才会走,别急。”

    随雨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赶紧扯开话题说道:“胡老板,请把文房四宝摆上来,贫道这就为你写一副对联。”

    只见胡老板拍了拍手,从大厅侧室中走出了四个丫鬟,手里一人举着一件来到大厅中间,放于已经安置好的桌子上。

    随雨心想还真够正式的,听的胡老板介绍说:“这都是托人从京城带回来的上好文具,这是雷狼毫笔,这是金汁墨,这是紫竹宣纸,至于这个,可是前朝古物,皇帝用过的炎龙纹砚台,小芽,给道长磨墨。”就见一个绿衣的漂亮丫鬟上来给随雨开始磨墨,这黑sè的砚台磨出来的却是金sè的墨水。

    还让不让人有点退路了?老子要是写不好岂不是面子丢尽?随雨心想你这老板,弄这么正式干什么。

    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提笔沉思。

    周围看的胡老板小二丫鬟全部都屏声敛息看着随雨眼睛都不眨,连顶住门的六个壮汉都看了过来。

    沉思良久,随雨开始动笔了。

    几个丫鬟跟着随雨的笔写的字一个一个的读着,合音清脆响亮。

    天—底—美—酒—佳—肴—应—有—尽—有

    地—里—山—珍—海—味—该—上—就—上

    横批:胡—吃—海—喝

    写的一手漂亮的楷书,二十四个金sè的大字,应了大天地的名号,还把胡老板的姓嵌了进去,虽然有些俗气,但在此边陲之地也不失为一副好联。

    随雨抹了抹汗,心道老子说不定能去考个状元,随着最后一个喝字的一捺结束之后,猛的听见周围掌声响了起来。

    转头一看,却是胡老板带着一帮手下带头鼓掌,二楼楼道上一些住宿的旅客也走了出来看着楼下,里面甚至还有卫轻尘一行人,只听见掌声不断。

    随雨不沾沾自喜,得意之溢于言表,恨不得哈哈大笑几声,高呼老子文才武功天下第一。

    装作清高的样子,朝众人连连拱手,随雨嘴里还说着:“贫道献丑了,献丑了。”心里得意不已。

    却听见楼上传来一个男子声音:“土气的对联,市侩的字体,唉,这种破地方也就这么点水平了!”

    随雨抬头一看,正是那和卫轻尘一起来的蓝衫男子,只见他慢慢的踱了下来,走到桌边,用笛子轻轻的敲着桌子上的对联,还用挑衅的眼光看着随雨。

    随雨正想发难,心说你行你来写一个给老子看看,却被胡老板拉到一边,轻声说道:“他是离本地不远的竹叶谷的曲移竹竹公子,才气武功天下有名,家族实力雄厚,远近闻名,可惹不得啊,道长来之前我本来是想请他写的,结果被拒绝了。”

    你个老狐狸jīng,原来老子是备胎啊,随雨气恼不已,心想被挑衅了,反击估计也不好对付,又不能丢了面子,斗文以自己这点墨水也困难,斗武人家人多势众。

    心里转念一想,有了计较,面带笑容的转向曲移竹作了个揖道:“原来是竹叶谷鼎鼎有名的曲一猪猪公子,贫道失礼了。”故意把发音给读错,楼上的米粒一听,不捂嘴偷笑,却被卫轻尘敲了一下脑袋。

    曲移竹一听,正想发怒,却又听的随雨道:“久闻猪公子才华横溢,才高八斗,在下五年前从家中旧书里翻出一幅上联,至今还未对出来,还请猪公子赐教。”

    这称呼倒是隐晦了些,曲移竹也不好发作,冷笑道:“你这乡里道士能对出什么来,尽管出来。”心里在想,什么联是我竹公子对不出来的?

    却看见随雨在纸上一字一字的写着,上去一看,越看冷汗越冒了出来,直到看完,踱步沉思半晌未见嘴里蹦出一个字,只好拱手道:“容在下思考片刻。”便蹭蹭蹭上楼了去。

    众人一见,纸上写着:涛涛江河,汹涌澎湃汇湖海。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