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初遇轻尘

    “龙大哥,龙爷爷,龙祖宗,小弟看你已经累了,还是下来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眼袋也越来越严重,你看,胡须都开始分叉了,这对你英俊潇洒迷倒万千少女龙的帅气面容的保养有诸多坏处,怎么样,想去哪家高档酒楼只管吩咐小弟,小弟一定为你办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青龙没有理他,呜咽了一下便倒挂在随雨上开始打瞌睡。

    随雨念及临江客栈里的几百两纹银和氤氲神剑还有九龙鼎,横下一条心沿着chūn娥江回向下游走去,一边不停的开导围着他脖子始终不肯松开的青龙,希望能得到解放。

    随雨一路上可吃了这条龙不少苦头,不敢见人,更不敢下水怕被水怪寻着,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离临江镇有多远,只有一直寻着密林深山走着,饿了就找几个野果打几只野物。

    青龙一饿了,就嗷呜嗷呜叫着,然后勒随雨脖子,随雨不得不四处找寻食物贡献给青龙,就算青龙在随雨上睡着,只要随雨一动手扯他,他就醒来越缠越紧,连洗澡解手都未曾离

    随雨心里已经把青龙家里十八代女xìng问候了一个遍。

    在得到吓倒五个伐木工,七个药农,十多个路人,三头老黄牛的辉煌战绩,并且因为偷别人村里农家挂着晾晒的过年腊,被村里二十多条大狗追了十几里路以后,随雨大侠终于突破重围来到了江边一座云雾缭绕,绿树葱葱,鲜花青草遍地,仙灵之气四溢的高山之上。

    随雨找了棵大树,靠着准备休息,忽然听见上山的路上传来了声音和两人的脚步声。

    随雨躲到树后探头探脑一看,只见山路上走来两个年轻女子。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穿白衣,背白缨三尺长剑,头插一根玉簪挽了个发髻,鹅蛋脸,柳叶细眉,樱桃小嘴,面容艳丽无双的女子,后面则跟着一个背药篓脑袋上扎着两个球形发髻的紫衣女子,也非常漂亮。

    随雨眼睛都直了,就差没留下口水了,只是觉得白衣女子全散发着一股寒气,面容也如千年冰川一般令人不可亲近,面无表的有一句没一句的接着紫衣女子的话茬,倒是紫衣女子叽叽喳喳的不停问这问那,还弯腰摘了一些药草丢进背篓里面。

    从两人对话中随雨得知紫衣女子应该是白衣女子的丫鬟。

    随雨正躲着不知道该出去问候一下还是藏的更隐蔽一点,只听的青龙嗷呜一声,又开始勒随雨的脖子,估计是饿了。

    “什么人,出来!”白衣女子擎剑在手,向随雨所在之处大喝道。

    随雨脑中转过万种思绪,也不过片刻的事,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硬着头皮走了出来,随雨拱手道:“两位姑娘莫要害怕,在下乃是离这里十里之遥的乌崖山紫云仙府的青龙真人,来此采摘药草,如有打扰,还请见谅。”骗人不打草稿,一下子把乌崖山搬到这附近来了。

    待看的随雨出来,紫衣女子尖叫一声,倒还没昏过去,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脖子上是个什么东西,啊,妖怪!”

    青龙此时正好奇的睁着一双大眼看着面前的两个女子,两人虽也见多识广,但几时见过脖子上围着条会动的龙的怪人。

    白衣女子也给吓了一跳,手里的剑越握越紧,只怕随雨只要一动,就一剑刺了过去。

    随雨大怒,心说,你才是妖怪,你全家都是妖怪,老子堂堂一代大侠,英俊帅气无比,不就脖子上多了条围脖,到你嘴里就变成妖怪了?

    随雨忍住怒火,稽首道:“无量寿佛,贫道并非妖怪,乃紫云仙府修行的道家弟子,此乃贫道师门奇兽四爪青龙名为小青,两位施主请放心,此兽通灵能懂人言,绝不会伤人,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两位是何许人也,贫道以前从未来此,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其实随雨很想给小龙取个乌龟王八之类的名字以泄心头之恨,但深知脖子上这位爷不是好惹的,只好作罢。

    只见青龙冲两个女子点了点龙头,紫衣女子放心下来,见随雨很有礼貌,又见青龙小巧玲珑,十分可,不心喜,也不再害怕,凑上前说:“原来是修行的道长,这里是苍穹山后山,这是我家小姐,名为卫轻尘,是山前苍穹派的掌门之女,我是小姐的丫鬟,叫米粒,嘻嘻,道长,你的龙好好玩。”

    随雨还没来得及回答,卫轻尘横了米粒一眼,怒道:“你这丫头嘴真多,一下子把底全兜出去了,等下撕烂你的嘴!”

    “没事的,小姐,这位道长是修行之人,说给他听也不会有什么坏处的。”米粒看小姐生气了吐了吐舌头道。

    青龙听的不耐烦,又嗷呜嗷呜开始勒随雨脖子,随雨准备说的话一下子全憋在了嘴里吐不出去。

    米粒见随雨脸sè难看,关心的问:“道长,你怎么了?”

    随雨动了动脖子,把话挤了出来:“无量寿佛,请问两位可有吃的,能否施舍给贫道一点,小青饿了。”心想再不给吃的非被这条臭龙勒死不可。

    米粒赶紧从怀里掏出几块黑糊糊的不知道什么做的饼子,说:“这是我们带来的干粮紫薯饼,道长不嫌弃的话就请拿去喂小青吧。”

    随雨接到手里只闻见一股少女的体香扑面而来,不心驰神往,又开始胡思乱想。

    青龙倒不客气,嗷呜嗷呜几口吞掉,差点没把正发呆的随雨的手给咬下来,瞅了瞅眼前的女子,不感兴趣,嗷呜了一声又挂下来打瞌睡。

    米粒见青龙的可模样,不自的伸出手去就要摸一下青龙,还没碰到,青龙便有了感觉,抬起头来冲米粒怒吼了一声,米粒吓的赶紧把手缩了回去。

    随雨轻拍了一下青龙,心想不知好歹的家伙,这么漂亮的姑娘摸你你还生气,姑娘你要愿意的话尽管来摸我好了,我保证不会咬你。

    卫轻尘在旁边看了良久,少女的天xìng让她觉得青龙是蛮可的,这个挂着青龙的人看起来很年轻,长的也不错,只是一双眼睛sè眯眯的,让人很不舒服,不想多事,于是冷着脸说:“米粒,该走了,道长,我们后会有期。”

    说完拉着依依不舍的米粒就向山上走去。

    随雨目送二人离去,心里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人长的漂亮一点吗,冷的跟座冰山似的,一定嫁不出去。脚却还不由自主想跟着上去多看一眼是一眼,和以前见过的女子比起来这卫轻尘简直是天界仙子,冰死也值得了,却转念一想这里是人家后山,要是人家喊起非礼来弄来一大派的人老子岂不是要被追杀到天涯海角,于是只好放弃作罢,继续沿江寻路往chūn娥江下游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