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临江奇事

    钱氏夫妇给了随雨十两银子,并派了两个家丁驾驶马车目送随雨上路,心里都在祈祷着盼望这小道士能斩妖除魔,救回他们儿子的魂魄。

    早上出发,翻山越岭直到中午时分,随雨一行人才到了临江镇,随雨全给颠了个七荤八素,暗自骂娘。

    家丁很快找到了一家尚有空房的酒家,安顿了车辆马匹,听候高人的差遣,随雨一个铜子没掏,全部由家丁掏腰包摆平,想来钱氏夫妇应该准备了银两给家丁处理。随雨想了想,叫二人在酒家等候,自行出去打探消息。

    此镇已有上千年历史,因临chūn娥江建造而得名,据说古时有一女子名唤chūn娥,在此江羽化成仙而得名,江中有江龙王,所以此处并不像青树村那边那样干旱,倒是一派繁荣景象,街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北边出口衔接着一条大道,通向外地。

    现今却有一些愁云惨雾笼罩着这个镇子。

    有了银子,随雨赶忙到绸缎铺开始花他这辈子第一笔钱,好歹也得换行头,不要丢了龙族的脸面。

    经过一番和老板激烈的口舌争辩,随雨终于从骨头缝里挤出来五两银子购买了一蓝sè白条劲装,薄底快靴,以及一条花花绿绿的皮革腰带,自己的破烂倒没舍得扔,包了起来放进随袋里,所谓人靠衣装,随雨这廉价装备一穿出来,还真迷到了街上不少大姑娘,老娘们,老太太,外带大男人们嫉妒的眼光,随雨得意不已,恨不得再去买把折扇也学学街上文人来潇洒一把,却不知道他一的便宜货,别人看他大都是因为这条奇怪的腰带,不是人长的好点谁会看他一眼。

    “算命,算姻缘,算财运。”一个正儿八经的中年道士在路边一株柳树荫处摆了个算命摊,旁边插着一面布幡,写着“铁口神断张道成”。

    随雨见着正牌道士,不来了兴趣,想着怎么着也得上去学习学习,说不定以后可以靠装道士来混点收入。仔细一看,发觉道士这般行头可真是不少,莲花道冠,道袍,道靴,桃木剑,八卦镜,铜盘指南针,布幡,辟邪驱魔符,竹筒竹签等等,想着什么时候能把这道士这一给弄过来。

    道士不知道他在打他吃饭的家伙的主意,只知道一双明亮的眼睛贼贼的盯的他浑不自在,实在忍耐不住,对随雨招手道:“施主,贫道张道成,云游至此,有何事请过来一叙。”心想这小伙子蛮奇怪的,但看来又没油水可捞,还是早点打发了事。

    随雨嘻嘻笑着,问道士:“张道长,收徒弟么,在下随雨,从小仰慕道家文化,对道家久远渊博的历史向往不已,苦于没有机会进入道界,今rì得见道长峨冠博带,仙灵之气溢于体表,不心生拜师之念,还请道长成全!”先拍马后成事,骗了装备再跑路,随雨打着如意算盘。

    张道成行走人间界多年,却不曾见的这样一上来就拜师的人,不一时反应不过来,心里有点发蒙,仔细一看随雨虽然穿的和个街上的混混一样,但也骨骼清奇,自有一副灵心慧质的摸样,心里想着如果真能收个这样的徒弟,也很不错,只是看着随雨贼一样的眼光实在心中发毛,不知道他打的什么鬼主意,也不好一口应承下来。

    正在张道成疑惑间,一个老妇人急步走了过来,边抹眼泪边抓住了张道成的袖子,哭着说:“道长,道长救救我儿!”说着就跪了下来,张道成连忙一把拉住妇人说:“大娘,莫要如此,有事请说,贫道自当尽力。”

    周围的行人大都停了下来,看着这边窃窃私语着。

    “那不是东头陈大娘么,她怎么了?”说话的是一个胖胖的中年妇人。

    她旁边一个同样年纪的矮小妇人回答道:“孙嫂,你还不知道啊?陈大娘的儿子前几天傍晚去南郊扫墓拜祭,却昏迷在他爹坟头,已经在家躺了几天了,镇上的大夫都没有办法,别家还有好几家的青年失踪的失踪,昏迷的昏迷,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你家小孙最近可千万别出城啊。”

    孙嫂大惊:“啊,最近我在家刺绣,外面什么事我都不知道呢,我赶紧回家和儿子说一声。”说着胖妇人离开回家去了。

    随雨把这些听入耳中,心里已经有了些计较,明白镇上的事和青树村钱家有很大关联。

    陈大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抓着张道成说:“道长,我家小儿昏迷数rì不见醒转,镇上大夫都束手无策,还请道长前去看看,老感激不尽。”说着又要跪下。

    张道成赶紧托住,说:“大娘,贫道这就和你去看,哎,大娘,请放开贫道,贫道的衣服….”张道成一件好好道袍下摆衣袖被陈大娘抹成了灰sè。

    挣脱来陈大娘,张道成赶紧收拾家伙,生怕陈大娘又扑上来,并对随雨说道:“施主请随我一同前往如何?”想着好歹带个帮手,却不知自己的吃饭家伙被随雨盯上了,要是知道,估计会飞一般的逃离此地。

重要声明:小说《化龙奇侠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