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次杀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笑诸侯 书名:摇翼通天
    看着这个光头大汉的一掌刷来,江左却是心毫无波澜。

    随手一挡,整个子一侧往这光头大汉的口靠去,顺势右手关节一曲击向他的太阳位置。正是一招老熊蹭树使的绝妙,不多一毫也不少一毫。

    随着江左的这一招打去,这光头大汉瞬间感觉头昏眼花,毕竟太阳这个重要的要害部位受到重击。整个子也在江左一靠之下向后飞去,江左顺势两脚猛退背靠着飞起的光头大汉向他追击而去。

    “砰!”的一,江左的背部再次狠狠的靠向了光头大汉的口,江左再次连退两步将这个光头大汉向矿洞的洞壁压去。

    “啊!”这光头大汉此时已是无路可退,整个子被江左猛的压到这个矿洞的洞壁之上。肺腑被狠狠的震,整个人都陷入暂时xìng的昏厥状态当中。

    江左左手屈肘,右手握住左手拳头,猛地向这光头大汉的心口部位,连击四次。

    感觉背后再也不挣扎的躯,江左出奇的平静,江左知道这个光头大汉已经死了,被江左这样的健境2层的人物连续用肘部击打心脏数次。这个大汉的心脏必定已经破碎停跳,也就是说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跟我作对的人,我不会放过的,即使比我强大一万倍以及我永远不可企及!”

    到了此时,光头的两个同伙才反应出这一切,看着倒下的光头。两人脸上除了诧异还有惊惧还有巨怒。

    要知道他们三个从小就是同一个山寨里长大的伙伴,感深厚,互相都是可以砍三刀的关系,相约同生共死。两个月前正在山下的绿林里干起吃饭的伙计打劫不想却是官府的饵,把他们整个山寨全两百多号好汉全部抓走,本想必是死路,不想被卖到这江家的东南矿场逃出生天。本以为会生不如死,不想这里照应可以做起打劫的买卖,而且不用担心官府的走狗,只是没有陪睡的小妞有点不美。

    却想不到今天老三竟然被这个黄脸小娃眨眼之间打晕。

    “你竟然敢趁老三不备将老三打成这样,今天必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你知道某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老二一起上干死这小子!”老大看着老三不动,只以为老三被打昏,还有点气愤老三太怂,他万万不会想到现在他们兄弟已经是生死相隔了。

    随着老大的号令,早已怒火勃发的老二跟老大一起挥起手中的矿铲向江左冲去。

    看着气势汹汹冲过来的两个大汉,江左只是静静的看着,从竹筐中慢慢提起矿铲。此时江左的心中满是平静,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江左虽然抱负远大,但是遇事易乱。不想这次却是意外的冷静,丝毫不失分寸。

    看着这两个大汉毫无技巧只有力气的冲击,江左嘴角不由得牵起了一丝冷笑。果然是不习功夫的莽夫,自己虽然“巨熊拳”才练两次,但是之前的两个月也听过其他小教头教习格斗的技巧和一些格斗的招式并且好好习练过。

    这毫无技巧的冲击在江左眼中就是送死,江左在两个大汉即将冲到江左跟前的时候猛地加速一个转从两个大汉合围的空隙当中钻到两个大汉的背部。这两个大汉有余地冲的太猛没有留下余力,只能看到江左轻轻闪过。

    “这正是强大格斗的最大优势阵地,在这个方位正是只有你打人没有人打你的最佳方位。遇到这种况你就不用犹豫了,瞅着他的背部要害拿爽的打!这种傻×不打他打谁!”之前的一个小教头的训语在江左的耳海中响起。

    江左不由微微一笑,将手中的矿铲猛的拍向刚刚稳住心神的老大的大好头颅。

    “啪!”就仿佛开了五颜六sè的染坊,这名老大的头上红的白的黑的黄的哗啦啦就将他旁的老二溅一脸。被溅一辆的老二不由得楞在那里,这实在跟他刚刚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啊!这个面黄肌瘦的小子竟然敢反抗!

    “哈哈!傻×,竟然发愣竟然发愣,自己送死那我也收了你的小命吧!”看到那个老二竟然仿佛一个初哥一样楞在那里,江左不由的心中发笑,这却是江左误会了,实在是这三个哥俩关系实在太好。刚刚还在谈天说地,畅想未来,不想老大就看了染坊,一时呆愣。

    “啪!”瞬间呆愣的老二也被开了一个染坊,只来得及从脑中闪过一条思绪,他怎么这么快,这儿快我们三个人就全部交代在这里了。

    转眼间,三条人命就在江左的手下终结。直至此时江左的心神才恢复正常,看到老大老二满脸满都是那五彩的颜sè,鼻间还隐隐的有点血腥气飘过。

    江左不由的犯抽,一股恶心之意从心底涌起,强烈的呕吐感一阵阵袭来。不过江左肚子里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可以吐出来的东西,今天已经在矿洞里面劳作一天可以消化的东西全都被消化好几遍了,而且盘古之肝仿佛能瞬间将食物消化掉转化成可供肠胃吸收的营养物质和那可以疗伤的神奇灵气。这样的转化率基本是百分之百,所以江左基本上是没有排泄物了。

    只是干呕出一点胃液,江左心有些激

    “这可是三条人命哈,不想如此简单就在我手中终结,原来人类如此脆弱,要害部位受到重击即使像这样的三条大汉就转瞬间死了。”活在这个通天世界里,江左早已对自己的生死看淡,更何况是别人的生死,只是对于生命的脆弱又有了更深的理解。

    大概几分钟之后江左的心略有些平复,开始在这三人的上细细搜索起来。

    “没想到这三个人虽然不通武艺,只是力气略大,上好东西却委实不少。”不大一会儿,江左已把这三人的衣服脱的光光,也不怕恶心,细细搜索之下,竟然发现三四十两的银子还在那老大上搜索到一支jīng钢匕首。

    这支匕首,不过两指来长,黑sè的刀锋上在这昏暗的山洞中丝毫不显锋芒,握柄上也被细细的绕了一圈黑sè的棉线和蚕丝线。江左握在手里感觉非常舒适。

    “这样的设计,即使出了汗也不容易脱落”,江左心中想到。

    江左用大拇指轻轻的擦拭了一下这匕首的侧面,大拇指上瞬间出现了一个细细的划痕,一滴鲜红sè的血珠渗透出来。这匕首竟然如此锋利,跟这把匕首刀锋山不显锋芒的刀刃所表现的完全不同,正是一把上好的杀人之刃。江左用老大上的布料将这匕首包好放进袖筒里面方便随时取出。

    却不知道这几人却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带入这东南矿场的,看这几个人的体型,江左就知道他们必是江家从官府里买来的死囚。不过想来这几人也是从别人手中夺来的,江左收拾了一下东西,从那老大的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料,将这些银两一包,上面扯出两个布头来拴在自己的腰间。

    “等我有一天出了这东南矿场,这些东西还是很有用的”,对于自己能否离开这东南矿场的绝地,江左从来不曾怀疑的。

    转到矿洞外的江左发现,这几个人确实是自己的福星,门外竟然停了一辆两轮的板车,上面已经放了两筐的矿石,而且看上去品质很高。这两轮的板车可是个好东西,如果没有这家伙,即使你采出再多的矿石,运不走也是白费,这东西在这东南矿场里面江左是没看过几辆的。

    兴高采烈的江左将自己采来的矿石也放进了板车里,往山下换取食物的地方拉去。

    这次江左换的食物是这一个月来最多的,江左颠了一颠感觉大约有六、七斤的重量,拉着板车江左带着食物和板车回到上次自己住的窝棚里面。很早就回来的江左发现整个窝棚里面除了昨天晚上的那个胖子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

    江左没有犹豫的坐下来开始吃起这红薯玉米糕来。

    发现江左手上拿的六七斤重量的大红薯玉米糕,这胖子不由的眼里一亮。暗暗下定了决心,这胖子给自己鼓了一把劲,走到江左旁边跟江左搭起话来。

    “哇!竟然有这么大的红薯玉米糕!大哥是怎么弄来的!”这胖子对江左夸张的道。

    正在眯着眼细心体会着体里的食物被盘古之肝一点点分解成为营养和灵气,将这些灵气在全受伤的部位慢慢移动,随着灵气的减少,江左感觉这六七斤的食物吃完之后,五脏六腑的伤应该就大半都能好了。而且到那个时候自己的肺腑经过破坏再恢复,它的强度应该更加强大了。

    正在体验着曼妙境界的江左突然被胖子的声音吵醒,不由得有一股烦躁的心

    眯着眼,冷眼歪着头看着猥琐的对自己献媚笑着的胖子,江左说道,“你想分享一份吗?”

    “小人只是想跟您分享一下在下的一个小小的想法?”

重要声明:小说《摇翼通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